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64.登天龍樓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手! 相較來說,斷浪卻是風輕雲淡,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但皇影卻是毫無退讓,無所窮盡的戰意更盛,這一戰,不但為自己而戰,亦是為好友聶風而戰,勇者無畏,即便知曉自己很可能不是對方敵手...

就在羅凡等人進入無天煉獄的同時,天下會之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經過連月趕工,登天龍樓終於如期完成。

而風雲與斷浪決戰的日子也終於來臨!

被邀請的名門大派俱已到場,並被安排環坐於登天龍樓之下,一個新建的觀武場上。

大家皆鴉雀無聲,屏息以待風雲二人出現。

「咚!咚!咚1

四周戰鼓雷鳴,聲聞九天!

各人不禁隨著滔天鼓聲,仰頭張望。

只見登天龍樓之頂,一人端坐其上。

正是斷浪!

斷浪端坐於樓頂最高之處,感受著萬人敬仰,亦同樣靜候著風雲之戰。

其實,無論是帝釋天還是羅凡,皆非斷浪最想戰勝之人,一直以來,斷浪心中最大的敵人都是一起成長,一起習武,卻永遠都像一座山一般壓在斷浪上頭的風雲二人。

他要以今日這一戰,來雪洗他半生的恥辱!

但見他雙目微閉,聆聽著腳下傳來的戰鼓之聲,感受著風與雲在他身旁穿插,彷彿天上的風和雲,亦在簇擁著他這個未來的霸者!

那種人在高處,萬物皆在腳下的超然感受,絕非尋常之人可以感受得到,一種唯我獨尊的感覺在斷浪心中油然而生!

就在這時,戰鼓聲戛然而止,斷浪同時感到,四周風雲由徐轉疾。

而就在此時,一道人影突如狂風般掠至!

來人出手不但快狠奪命,身形之快。更已朝登天龍樓飛射而上!

眾人心中大驚道:「好快的身手,是否聶風已至?」

斷浪睜目一望。一道寒光赫然已向他勁劈而來!

但斷浪立即發現並非風雲二人中的任何一人,只見一柄長刀赫然劈至眉睫。來人竟是拜劍山莊與羅凡辭別之後的皇影!

見到勁刀臨頭,斷浪毫無半分懼色,血劫爪自龍座之上伸出,伸掌一握,便將驚寂神刀握在掌中!

驚寂神刀之利,可分金斷石,斷浪竟是赤手硬擋其鋒銳,更將其硬生生地反彈開去!

但此時見識過逆天一戰與邪王十劫,並從邪王十劫這全天下最為可怕的刀法之下活下來的皇影。在刀之一道上早已今非昔比!

只見刀光一轉,不但將斷浪血劫爪上巨力化解,更借力發力,刀光如匹練般回斬!

慘白的刀光攜著刺耳的厲嘯排空而至!

歷經人世悲歡苦,六道輪轉斷浮生!

自驚情七變之後,皇影終於使出更在七變之外的第八變輪迴轉!

有情之外乃無情,最是無情是天道!

斷浪的血劫爪再次與驚寂相觸,斷浪只感到對方刀上竟攜著一股非是任何凡人能夠頗巨力,猝不及防之下。斷浪亦無法完全將其接下,身下龍椅首先經受不住,與斷浪一齊從登天龍樓之上砸向地面!

「1

龍椅被摔得粉碎,斷浪兩腳踏入地面數寸之聲。才堪堪穩住身子,雖然沒有受傷,但在天下群雄面前鬧得如此灰頭土臉。斷浪亦覺面上無光!

但皇影知曉對方功力奇高,雖一招已佔上風。但根本未能對其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不敢怠慢。劈出他驚情七變之精髓融為一體的一刀驚神破日!

刀未發,澎湃的刀意已將重重雲層狠狠斷開,大有撕天破日之勢!

方才短兵相接,斷浪的功力明顯遠勝,但皇影的刀法似乎早已今非昔比,方才那一刀便已有損他無上的霸權威勢,他必須趁早將自己的威勢重新樹立起來!

不能讓他發招!

如奔雷,如驚電一般,皇影的驚神破日猶在將發未發之時,斷浪已經疾風般衝上,欲將其刀勢強行遏制!

若是以前的皇影,這一刀只怕沒斬出來便要被斷浪所制住,但現在的皇影卻是早已今非昔比!

只見皇影刀還未出,刀意先至,金黃如至尊般的刀氣猛地轟在斷浪的血劫爪上,斷浪身形一頓,皇影的驚神破日隨即斬下!

「1

驚寂刀與血劫爪在空中相撞,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兩人最終仍是硬拼了一記!

皇影只感到對方力道奇大,不過相觸一瞬,皇影已有種拿捏不住手中之刀的感覺,虎口發麻,驚寂直欲脫手!

相較來說,斷浪卻是風輕雲淡,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但皇影卻是毫無退讓,無所窮盡的戰意更盛,這一戰,不但為自己而戰,亦是為好友聶風而戰,勇者無畏,即便知曉自己很可能不是對方敵手,亦全然無懼!

驚寂高懸於頂,攜著刀道最高的刀氣黃金刀氣以開山之勢一斬直下!

驚濤翻湧乾坤轉,塵寰碎滅蒼穹斷!

這是皇影又感於與天一戰的無上戰意而創出的一式刀招蒼穹斷!

斷浪自恃功力果然,雙手伸出,以撐天之勢硬接一招!

「轟1

隨著一聲巨響,斷浪所在之處竟被斬出一道鴻溝般的巨大刀痕,斷浪更是半截身軀被壓入地底,不但一時行動受制,更是因這一刀而受了些許內傷!

「好厲害1驚呼聲起,眾人這時才回過神來,不禁連連感嘆。

斷浪今日在此舉行決戰,本就是為了立威,沒想到威還沒立起來,便率先被人一番猛攻,打得如此狼狽,心中怒意大盛!

血劫爪六成功力!

斷浪立即將血劫爪的功力提至六成,衝天而起,一爪朝皇影猛攻而至!

雖功力只提升了一成,卻也相當於常人數百年苦修的功力!

只見血劫爪上火光迸射,爪未至時,皇影便從其爪上感到了一股難耐的酷熱!

「不可力敵1皇影心中頓時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但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斷浪不過以純粹的力量與速度。便讓皇影擋也不是,躲也不是!

高手過招。容不得半點猶豫,皇影將心一橫,一式亂情斬隨之使出!

人乃萬物之始,人心有知,有知則有情,有情則心亂。

只見無盡的刀影從四面八方斬向斷浪的血劫爪,這一式驚情七變的刀招,在此時使來,又是另一番意境。似亂非亂,亂中有序,與血劫爪一觸即分,不斷地消磨著斷浪血劫爪中龐大的力量!

雖這一瞬間,皇影已不知斬出了多少刀,但仍是無法完全抵擋斷浪血劫爪的威力,只見一道爪影從重重刀網中破出,猛地印在皇影胸口!

「噗1

一口鮮血噴出,皇影吃不住這股巨大的力道。立時飛跌出去!

「就憑你還沒有資格向我挑戰1斷浪冷哼一聲道,「既你不自量力,今日便將你碾壓成肉醬1

皇影不過剛剛起身,還未站穩身形。只見斷浪一個縱身,血劫爪自高空如泰山壓頂般覆壓而下!

「終式,刀問浮生1血劫手鋪天蓋地地覆壓而下。躲閃已經來不及了,但皇影渾然不懼。使出了他集畢生之精華所得的最終一刀!

這刀意似痴、似愁、似亂、似怒……七情皆蘊其中,意有情。而刀卻無情,天意如刀,屠戮萬物!

以有情之意駕馭無情之刀,兩種極致分別蘊含在這一式刀法之內,卻絲毫不顯得違和與突兀,更令這一招升華到了一種世所難及的高度!

斷浪彷彿從這一招之中看到了人世蒼生,眾生百態,亦似乎見到了在這滾滾俗世中不斷掙扎,不服屈服於蒼天不屈服於命運的自己。

血劫爪不由為之一頓!

就是這微微的一絲停頓,皇影的刀已經斬上了斷浪的脖頸!

若是身首分離,別說是龍元,即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斷浪性命,必死無疑!

斷浪慌忙抽身急退,斷浪有兩顆龍元相助,內力在當今天下無可匹敵,因此他雖沒有練就什麼上乘輕功,但其速度仍是快到了極點,竟在電光火石之間避開皇影這必殺的一刀!

脖間一涼,刀氣帶起的利風竟是割開斷浪的脖間皮肉,將其咽喉割斷!

若是方才再晚上那麼一絲,斷浪定要落得個身首分離的下場!

斷浪連退數丈,伸手捂住脖頸,咽喉雖斷,但其脊椎未斷,對他來說還算可以承受,內力運轉間,傷口漸漸癒合。

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斷浪此刻已經出離了憤怒,沒想到服下兩顆龍元,竟仍被人傷至如此地步!

「剛才那一招,應該是你最後一招了吧1斷浪面目猙獰地道,「現在,給我死吧!邪血凌遲1

這一回,斷浪猛地提起血劫爪七成功力,施展出邪血凌遲,勢要將皇影化作一團碎肉!

而此刻的皇影在方才的連番強攻之下,已經消耗極大,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再加上內力空乏,此時無論精氣神都是最低谷的時刻,即便勉力抵擋,亦難逃敗局!

漫天的爪影之中,只見血肉橫飛,不過眨眼之間,皇影全身竟已多出百餘道傷口!

斷浪似是還不解恨,更是一爪抓向皇影心臟,大喝道:「我要將你的心挖出來1

利爪及身,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道身影如急風突至,化作一道無比巨大的漩渦撞向斷浪!

兩方接近時只見無數腿影自旋風中射出,竟是將斷浪凌厲至極的爪勢抵擋了下來!

「是聶風!?」斷浪立即認出了來人的身份。

ps:感謝end色in、電一呆瓜、釘宮病の患者童鞋的月票

感謝delgnze、遠方的樓、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