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58.天魔琴現,九空無界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8-25 05:39  |  字數:3474字

斷浪心中大喜,原本他因為血劫爪的熱力難以遏制,是以不敢動用太多的力量,但現在帝釋天的聖心訣竟能將其副作用大大減輕,這無疑能讓他毫無顧忌地使用血劫爪!

斷浪心中一陣盤算:「帝釋天所學頗多,但我若裝出一副被聖心訣所克制的樣子,他一定會多番使用聖心訣來與我交手……」

「哈哈!帝釋天,你的死期到了!」只見斷浪被帝釋天以聖心訣再次擊中之後,頓時露出一絲動作凝滯,真氣流轉不靈的狀態。

帝釋天的聖心訣連龍都要受制,此時斷浪受其制約,實則亦是自身的真實情況,是以並未引起帝釋天的懷疑,聖心訣連運,掌力附帶這龐大的寒氣朝斷浪攻去!

斷浪似是因為受了帝釋天兩掌之力,氣海已經受創,內力不濟之下,更是連連敗退,被打得潰不成軍!

帝釋天見此情形,登時大笑道:「兩顆龍元又如何?凡俗之物,怎可與天匹敵!」

「現在變讓老夫解決你吧!看我聖心訣十成功力,雪血爪!」只見一股寒氣迅速覆上帝釋天雙手,緊接著玄冰凝爪,划出一陣刺耳的尖嘯,直朝斷浪心臟要害抓去!

正在這時,斷浪嘴角忽然浮現出一絲邪笑!

帝釋天登時心道不好,但此時招式已經用老,又是全力一擊,竟是收招不及!

更令駭然的是,此時他將全身功力都用在了雪血爪上面,就是為了給斷浪致命一擊,要收回功力施展七無絕境已經來不及了!

「血劫爪十成功力!」斷浪一聲狂嘯,爪上烈焰熊熊燃起,炙熱的氣息似要將腳下的大地都蒸發!

雪血爪還未與斷浪的血劫爪相觸,其上附著的寒冰便已經被汽化一空,斷浪迅若奔雷的一爪隨即攻上!

兩爪一觸,斷浪只感到一股沁涼的寒意沒入爪中。再帶動體內被帝釋天打入的聖心訣內力,內外相輔之下,血劫爪上果然不再炙熱難當!

而帝釋天卻只覺整條手臂都似被一顆隕石撞中一般,臂骨頓如竹子般爆裂開來。斷浪血劫爪十成功力之下,其功力已達數千年之高,幾乎是帝釋天的兩倍,這樣極致的差距,豈是武功招式能夠彌補的?

斷浪毫無花俏的一爪,竟是勢如破竹般先廢掉帝釋天的手臂,削鐵如泥的烈焰利爪更余勢不減地划過帝釋天的咽喉!

帝釋天的頭顱立刻衝天飛起,頭顱落地之後,仍死死盯著自己的身軀,雙目圓睜。全未想到自己竟就這樣死了!

帝釋天頓時想到自己命中的一劫,他原本一直以為讓自己應劫之人不是風雲變是羅凡,但他千算萬算,卻仍未能算到自己竟最終死在自己曾經最看不起的人手中!

他更是至死也不明白,為什麼對方的功力可以一瞬間提升到如此地步。如摧枯拉朽一般強行轟破自己的攻擊,甚至連逃跑都來不及!

「哈哈哈哈……」斷浪見得帝釋天授首,登時仰天狂笑,「我斷浪果然是天下無敵,這天下,還有誰能阻我!」

笑罷,又自語道:「只可惜。這聖心訣終究與我這魔爪不合,我自身卻是無法習練,否則……呃!」

斷浪忽然感到血劫爪一陣炙熱,沒想到方才聖心訣的寒氣內外相輔之下,仍沒能徹底壓制住血劫爪的副作用,斷浪連忙尋得附近一處河流。直到整隻手沒入其中,這才感覺好過些許。

……

十餘日後,中原以南的海面,一艘商船正熊熊燃燒,照得海上一片通紅!

四海錢莊。乃是中原最大的東南錢莊衍生,願意是替水路商旅託管銀兩,以減低被劫的風險。

然而今夜,四海錢莊亦自身難保!

只見海面船隊一片熊熊烈火,其中更是處處橫屍!

原來斷浪近期橫行武林,每向一些富戶殺戮搶劫,形如盜賊,不斷聚斂錢財,作為南方最大的錢莊自難倖免!

而另一邊,趙敏的傷勢終於恢復完全,破除天命十劫的獎勵克邪丹自是交予她服下,雖然趙敏自認以她現在的境界完全無需服用這勞什子克邪丹,但畢竟也不願讓羅凡為自己擔心。

而系統給出的即時任務寶藏獵人亦在此刻尋得了無求易訣、始皇劍、大邪王之後得以完成,而敗亡之劍未被歸為此列,或許是因為知道它的人實在太多了些,又或許是因為它的開發價值實在不高,因此沒算在「秘藏」一列。

任務完成之後,羅凡得到兩個寶箱:神兵寶箱與奇珍寶箱,羅凡見到這兩個寶箱竟能開到最高價值一百五十萬的物品,當即一咬牙,花費四十萬氣運能量,全加在臨時福運之上,然後開啟。

神兵寶箱在系統中顯示是一個紅光閃爍的華麗箱子,羅凡將其打開,只見一張古色古香的古琴靜置於羅凡手中。

天魔琴:流落凡間的至寶,原名八龍琴,乃以八條龍筋為弦,琴身為海地萬年陰木,若能駕馭此琴,其威力將難以想像!

「你倒是讓我駕馭駕馭呀!」羅凡一看這琴,立即知道不練成「天龍八音」是彈奏不了此琴的,當即沖著系統不滿地道。

但他也知道這實在不關係統什麼事,只是似乎自己加了幾十萬氣運,仍然氣運背了一點,因此也是當場發了點牢騷。

看著這張琴,羅凡默然無語,而諸女則是面帶異色地看著這古琴,只是此時也不好打擾他。

羅凡仍抱著不死心的態度順手撥弄了兩下琴弦。

「錚——錚——」

琴弦震動,正坐在其身旁的小龍女等人陡然聽到琴音,即便是心境最好的小龍女竟也當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