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55.邪王之劫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只見大邪王在趙敏玉掌中一轉,雷劫竟如經歷了無數次輪迴往生一般,至趙敏面前之時,早已劫不成劫,散於天地之間! 漫天的雷光與劫雲忽然在這個時候沉寂下去,但並非消散,而是在醞釀著更恐怖的一擊!

就在這時,大邪王似是感受到了四人戰天的狂意,這柄逆天神兵同樣戰意大盛!

鐵匣跳動得更為猛烈,兩道紅光飛射而出,大邪王竟彷彿要提前出世!

距離此處近千里之外的一處寺廟中,一名身著黑色長衫,看起來俊逸儒雅的中年漢子正與一名白眉白髯的老僧於樹蔭下悠然品茶。

忽然一名中年和尚跌跌撞撞地闖進院中,叫道:「主持,不……不好了!佛像……佛像……」

「佛像怎麼了?帶我們過去。」那老僧見這中年僧人竟如此倉皇,連連讓其帶路,二人隨著那中年僧人步入大殿,殿門大開,只見本應無限祥和的大殿,迎面而來竟颳起陣陣刺骨的寒風!

環顧四周,只見這佛像竟不住地跳動!

就在這時,天上驚雷迭起!

那老僧奇怪地道:「這是怎麼回事?佛像怎麼會自己震動?」

「錯了,佛像並非在震動1那中年漢子聲音平淡地道,「而是,它們在顫抖1

「顫抖!?」此時,即便以那老僧的心性亦不禁大驚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竟能令佛像心生懼意1

那中年人道:「不知道,但我心中有一股不祥之兆,似有一些凶邪至極的力量,正在茁壯誕生……」

忽然間,只見眼前的金身佛像猛地炸裂開來,佛裂心崩!

與此同時,一處山林之中。一名身著短衫,打扮粗鄙的中年男子忽然仰頭東望。自語道:「這股氣息是……大邪王!?這天下竟除我之外還有人知曉令大邪王出世的方法……」

海外的孤島之上,鐵匣上的邪王印記猛地亮起猩紅的血光,隨即紅光向匣上的各處奇異紋飾蔓延,兩道紅色電芒自匣內衝天而起!

狂邪、劫王合二為一,一股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氣蔓延開來!

狂戾無道,邪惡無邊,劫禍無量,王者無敵!

邪道王兵大邪王終於現世!

甫一出現。只見它竟自行躍上高空,迎天劫而上!

刀鋒斬碎空氣,發出刺耳的咆哮,不是憤怒,而是可飽飲仇敵血的興奮!

傳說之中,大邪王乃是一柄與天地為敵,具備吞天滅地鬼神辟易的無上氣焰的絕世邪兵。關於它對天道的憎恨,還有一段往事。

在三百年前,佛門中出了一個天人共憤的和尚,這個和尚在未偏離佛道之前,法號原叫「武慧」。

這個武慧確實人如其名,在武道上的造詣與智慧相當驚人。可惜在佛學上一直慧根不深,未能悟道。

亦是如此,其師在圓寂前,反將衣缽傳給慧根比武慧更高的二師弟。

論資排輩,武慧本是首眩卻最終竟成不了掌門,武慧心中深深不忿。一番苦思冥想,終究將原因歸咎於師傅嫌其醜陋難登大雅之堂,於是在師弟成為掌門之日,公然與其理論。

武慧平日里便囂張張狂,爭論之下,竟發現自己如此不受師弟們的待見,一怒之下,竟大開殺戒!

武慧本就武力驚人,其他師弟竟無人是其對手,一夜之間,同門竟被他殘殺大半!

武慧殘害同門之舉,自然被佛門引為邪魔外道,誓要將其捉拿,施以嚴懲,雙拳難敵四手,武慧雖武藝高強,卻也不得不從此落魄江湖!

走投無路之下,武慧竟機緣巧合,誤入一處地方。

一個無人知曉,更無人能夠想象其內里是如何不可思議的魔境——九空無界!

半年時光轉瞬即逝,武慧竟活著從其中出來,這時的他,早已脫胎換骨!

一張本是奇醜的面孔,更顯猙獰可怖!

手中更多了一柄翻天覆地的凶刃——劫王!

武慧重現,更自命為「血祖」,佛門武僧立即聚眾前往擒拿,但武慧此時劫王在手,根本不需半分退避,竟將來犯之人一一屠戮!

當年被佛門逼得走投無路,武慧自是心中大恨,手持劫王,唯願屠盡天下佛門中人!

不消兩月,劫王瘋狂殺戮的消息傳遍江湖,當時最具盛名的四寺七廟被其屠殺者過千,終於引起一眾武林眾人的關注。

眾人唯恐劫王為禍武林,再殃及平民百姓,遂商議邀請當年武林的泰山北斗「雲頂天」出手,望能平魔除害!

雲頂天縱橫江湖多年,半生義薄雲天,一片丹心可昭日月,被江湖人冠以「在世關羽」的美名!

其時他已不問世事,淡出江湖多年,隱居小村與其妻兒共享天倫。

但為了天下正道,雲頂天二話不說,悍然出山,帶著他那柄名滿天下的神刀「怒劈邪」與「血祖」一決高下!

這一戰鬥得天翻地覆,更是正邪兩道百年來難逢的巔峰之戰!

這一戰,雲頂天順應天道,天命所歸,血戰數個日夜的血戰之後,終於慘烈勝出!

但他還未來得及歡喜,情勢陡轉!

事實證明,在天命之下,凡人,不過是一些供其娛樂的玩物而已!雲頂天慘勝之後,連一口氣都沒來得及喘,便接到噩耗,全家三十六口,就在他與血祖決戰之刻,悉數染上瘟疫!

當時遠近醫生束手無策,只得求神拜佛,卻哪知瘟疫蔓延迅速,神佛不佑,不消兩日,雲頂天一家竟死得一個不剩!

雲頂天一生頂天立地,肝膽俠義,更不惜性命除魔衛道,最終卻落得個天地厭棄,妻離子散的下場,這叫他如何甘心?

無窮無盡的恨意就此衍生,大雨傾瀉之下,雲頂天抱著妻兒呆立三日三夜,終感到天意如刀,殘忍無情,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趨狗!悲憤欲絕之下手中劫王與怒劈邪互斬交擊,一碰之下,怒劈邪當場為劫王所碎!

道心生魔,魔由心生!

怒劈邪的印記嵌於劫王之上,兩刀合一,大邪王應劫而生,而雲頂天亦自此踏上逆天滅佛之路,與天為敵!

自古逆天者有之,但成者身死道消,敗者更是早化黃土,唯有大邪王這邪極逆天的鬥志,歷經三百餘年,亦不能消散!

「轟1

刀與劫雷相撞,發出一聲震人心弦的巨響,竟直接將第八道劫雷轟散!

大邪王飛旋迴飛,只見趙敏伸掌一吸,立將大邪王納入掌中!

逆天之戰!趙敏明顯地能夠感受到自刀身之中傳來的興奮,凶煞之氣立與趙敏體內魔種產生共鳴,這一刻,趙敏只覺好像衝破了什麼障礙一般,凌空而起!

「下面兩道雷劫,我獨自解決1趙敏凌空虛立,長刀橫空,狂風呼嘯之下,黑髮狂舞猶若龍蛇,她那嬌俏的臉蛋卻又帶著如欺雪凌霜的堅毅,英姿勃發卻又不失其嫵媚,宛若魔中之仙!

魔仙之境!趙敏的道心種魔大法竟已達傳說中的魔仙之境!

羅凡望著不假於物,傲立虛空的趙敏,搖頭笑道:「原本我還為最後一劫做了不少準備,但現在看來倒是有些多餘了!敏敏的表現還真是有點出人意料啊1

話音才剛剛落下,只見大邪王在趙敏玉掌中一轉,雷劫竟如經歷了無數次輪迴往生一般,至趙敏面前之時,早已劫不成劫,散於天地之間!

漫天的雷光與劫雲忽然在這個時候沉寂下去,但並非消散,而是在醞釀著更恐怖的一擊!

天空,整個地黑暗下來,彷彿漆黑一片,剛才還是白晝,現在卻竟是已經到了深夜!

雲霧瀰漫在這座小島的四周,不過十餘丈,便已經無法視物,天地間,不起一絲風,靜得可怕!

遠在百丈之外的傲拜的心幾乎已經麻木了,在這之前,他完全不敢想象這世界竟有人能與天相抗!

而皇影則更為心潮澎湃,這樣的逆天一戰,乃是古往今來也無法見到的,甚至連傳說都沒有過!

而方才趙敏的那一刀,更令皇影感到了如同面對六道輪迴天地至道一般,心中竟隱隱升起一種無力感。

唯刀之外無他物,竟能讓這樣刀心穩如磐石的刀客生出這樣的感覺!

「那便是那套絕世刀法嗎?果然所言不虛1皇影雙拳緊握,心中戰意熊熊升起,即便面對無法抵抗的力量,他也全然無懼,這是屬於一名絕世刀客的無上戰意!

驟然間,天地神光乍現!

那是一道至尊無上的金色雷光,亦是一道天命所歸的至強刀光!

「轟隆1

雷聲大作,彷彿蒼穹震怒!區區凡人,如螻蟻一般,竟敢戰天!?

「咦!?」羅凡頓時疑惑地一聲,因為這最後一劫,其強橫無匹的天地意志,竟與天命劍道的招意頗有共通之處!

亦或者,這招完全能夠成為天命劍道的最後一式!

天命所歸,穹天之怒!

這乃是武無敵的先祖,武無二代表的天命最強刀招——穹天之怒!

同時也是主宰大邪王宿命的一招!

當年雲頂天入魔之後,與前來除魔的武無二決戰天怒峰,血戰十日,最終無敵於天下的雲頂天便是被這天命一刀拼得兩敗俱傷,最終雖險險勝出,卻在天降雷罰之下,無力抵擋,不得不引刀自戮!

沒想到,今日阻止大邪王出世的最終一劫,竟是當年與雲頂天偕亡的最終一式,這到底是冥冥中天命安排,還是只不過機緣巧合?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