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24.天刃貪狼,滄海一劍!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破軍輕蔑地狂笑一聲,昂首抬頭。僅以眼角的餘暉瞟向二人道:「老子見你靈氣十足,神光似劍,是個與劍有不解之緣的人,只可惜你太過輕率自己的生命了,好!老子便以貪狼劍送你一程1 猶如一頭怒狼張開血口,...

羅凡的目光投向遠方蔚藍的天空大海,忽然道:「為什麼有的人總愛取什麼天、神之類的名兒,卻一個個都弱得可以,你說好笑不好笑?」

小龍女輕笑搖頭,卻並不說話。

忽然間,只見兩人的眼前陡然多出一道巨門,情景之突兀,便好似它從甲板上長出來的一般!

定神瞧去,只見這道門式樣古樸,門頂飛檐流丹,兩扇上印有一黑一白兩色太極圖案,它甫一出現,便帶來一股寒意,彷彿高處不勝寒的天界般的寒意,緊接著只見整座船上都煙霞繚繞,便好似整座海船已經升入了仙界一般!

門吱呀一聲開了,入目是一張黑白相間的臉譜面具,隨後才見她廣袖羅裙,天風冰寒,勁拂中凸顯出她的姣好身材,飄飛的滿頭青絲,更彰顯其不同於人間的氣度!

與此同時,隱約似有鼓點聲傳來,這鼓聲聲音不大,卻以一種奇特的節奏敲響,每一響都彷彿敲在人的心裡一般,怪異至極!

只聽得一道飄飄渺渺的聲音不知從何方傳來叫道:「天門神母駕到,見者還不跪拜行禮!?」

「小小幻術也敢在我面前裝神弄鬼?笑話1說話間,只見羅凡神色一凝,只聽得船角某處傳來一聲「嘶」的聲音,彷彿什麼事物裂開一般,鼓聲消散,眼前一切立即消於無形!

船艙一角,一名手持小鼓的小童口噴鮮血,仰倒在地!

風,果真應言而起。

羅凡與小龍女倚攔而立。身後的海風吹起他們烏黑的發,雪白的衣。髣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彷彿神仙中人!

所有人在這仙神天跡之前,都渺小得好似螻蟻浮遊於天地大海!

雙方強絕天地的氣勢在這渺滄海之茫茫的一葉扁舟上針尖對麥芒地相對!

神母雖戴著面具,卻掩飾不了那雙明眸中的震驚之色!全未料到此次的對手竟會強橫至此!

讓對手覺得自己高深莫測確實可算是一種極佳的心理戰術,無論是兩軍交戰還是強強交鋒,最不可缺的便是氣勢,勢一弱,勝算至少減三分!

雖然此刻雙方在外人看來沒有太多差異,但神母駱仙知曉她已經輸了,若非有聖心訣此等絕世神功支撐。她連咬牙苦撐的資格都沒有!

一聲斷喝,風聲陡然如爆竹般炸響,赫然見到一名魁梧漢子從天而降,他全身散發著慘烈至攝人之極的氣勢,能有此等駭然氣勢的,當今世上只怕不足十人,只見來人一頭白髮,左眼旁一塊血紅的刀疤更讓他一張臉孔顯得猙獰!

此人一現,狂風凄號。邪氣衝天!

雙方的氣勢立即因為這疤臉大漢的插入而有搬回之勢!

「好一對娃兒1那人咧嘴一笑,「準備好接受死亡了么?」

羅凡冷笑一聲道:「哼!大言不慚1

那疤臉大漢狂笑道:「好!已經十二年沒有人敢用這樣的語氣對老子說話了,老子刀劍雙絕,刀是天刃。劍是貪狼,在你臨死前老子便給你一個選擇,選刀還是選劍?」

天刃貪狼。原來此人正是天劍無名的同門宿敵——破軍!

羅凡捏了捏小龍女的玉手,柔聲道:「龍兒。待我先解決這些不自量力的傢伙。」

「嗯。」

羅凡雙目泠然射向對方道:「一起上吧1

「哈哈1破軍輕蔑地狂笑一聲,昂首抬頭。僅以眼角的餘暉瞟向二人道:「老子見你靈氣十足,神光似劍,是個與劍有不解之緣的人,只可惜你太過輕率自己的生命了,好!老子便以貪狼劍送你一程1

猶如一頭怒狼張開血口,貪狼刃一震而自動從背後鞘中跳出!

「看老子的,貪狼噬日1貪狼出鞘,迅即寒光萬丈,令人難以睜眼直觀,攝人心魄!其劍鳴若群狼嘯月,其勢如群狼撲食,帶起的烈風好似利爪劃過身軀!

就在破軍話音剛落之際,整支長劍忽然活了過來一般,化作一顆巨大的凶狼張開巨口噬咬而來!餓狼出籠,噬日吞天!瞬間將萬物吞盡,只剩黑暗!

唯在這無邊的黑暗中,羅凡只見一道毫光萬丈!

但這並非黑暗的旭光,而是匹練似的——奪目劍光!

劍光將前方照得通明一片,只見羅凡右手從寬袖中伸出,接著向前探出一爪!

「嗷——1

一條渾身散發出熊熊烈焰的焚世火龍自羅凡背後騰空而出,一聲龍嘯,滄海震動,只見茫茫大海似沸騰一般不斷跳起浪頭,整個航船都咯吱顫動,彷彿無法承受這股龐大的壓力,下一刻便要散架!

爪影一分,立即不見了蹤影,接著只見重重疊疊影影綽綽的爪痕在這黑暗的空間內閃現!

甲骨龍爪第一式,重龍深鎖!

但卻並非迎上那道劍光!羅凡就好似沒有看到那道劍光一般,反而朝前方空處前踏一步!

令所有人盡皆駭然的劍光穿胸而過,竟未帶起半絲鮮血!

原來這劍招竟只是炫人心目的幻影,而他的另一擊,早已在黑暗中醞釀!

所有人皆看到了完全無法理解的一幕!只見羅凡前踏的那一步彷彿跨得極慢,慢到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他跨步的動作,就在這時,整個世界、整條航船忽然動了,它們竟將破軍推送至羅凡身前!

這簡直是沒有道理的景象!

完全無法令人相信!

但這一幕偏偏就是無比真實地展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更令破軍駭然的是,對方的這一爪竟在他招意未滿,提氣未至的時候陡然到來,截取的更是他全身氣機的破漏之處。在他一招要出卻又未出時,這漏處截得讓人極為憋屈。因為這看似是以招換招的結局,但行百里者半九十。自己這一招內氣在最後關頭被對方這麼一截,整個招式的氣便要因此全盤崩潰,打到對方身上的最多只是一個潰不成軍的招架子,根本造成不了任何傷害!

而對方打到自己身上卻是十成十絲毫不打折扣的一擊!

若就此收招,倉促招架之下勢必亦更難討好!

一招攻出便造成絕殺之局,無論時機、勁氣、力道、精準,皆似經過極為精準地算計一般,雖然其中有破軍大意輕敵的原因在內,但這也是任何人都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此人不但以令人無從知曉的手法破除童皇的童心真經。更是一招便逼得破軍落入下風,這世間怎會出現這樣一名高手,而我天門卻全然不知?那女子似乎還未出手,但我可感到她絕非庸手,這到底……」駱仙一生中亦從未有過如此的震撼,「先前我們對這幾人簡直低估得離譜1

駱仙立即便想出手!

「再等等1因為他見到了破軍似仍有後手!

只見破軍好像完全不將這來勢洶洶的爪勁放在眼中。「鏘1

天刃出鞘,第一招不攻自破,第二招被羅凡一爪堵死,緊接而來的是來自天刃的第三招。破軍殺人最快最狠的——天殘殺月斬!

這一刀沒有任何氣勢,因為氣勢已經全部內斂在刀中!亦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形容,在未想到任何形容詞之前,一道殘月亮起。刀早已斬下!

刀后發先至撞入重重爪影,竟發出金鐵碰撞時才會現出的火花!

「1

強烈的氣勁化作一股狂暴的勁風震散,只見羅凡伸掌一拉。漫天氣勁竟皆被這一掌拉下掌中,竟沒能帶起周遭半點動靜!

一陣劇烈的摩擦聲。破軍向後滑退丈許,後腳踏在門框方才停下!

「好小子!十餘年來能讓我破軍刀劍齊出的人已絕無僅有1破軍一聲狂嘯:「殺破狼1

破軍面目猙獰猶如狂狼咆哮。甫一出手,貪狼天刃兩柄兇器已如兩顆凶星降世!翻江倒海般朝羅凡怒劈而來,刀光劍影,如同海嘯狂瀾,之間竟見不到絲毫縫隙!

但這仍不是其厲害之處,它的厲害之處在於每一道刀氣劍氣都能穿牆過器,越過一切障礙眨

如今殺破狼經過破軍十多年改進,威力更盛以前,兇猛絕倫!

「好1這一瞬間,火龍隱沒,一道白光直射天際,羅凡終於出劍!

天昏地暗,浪濤翻湧!天地將彷彿都只剩這一道亮光!整個天地滄海彷彿都歸於一劍!

道生一劍!

這本是羅凡入道之後領悟的第一劍,威力強絕之至,在他習得十強武道之後,羅凡再以天命劍道為主的十強武道招式對這一劍進行了些許改進,其威力絕非昔朝可比!

面對鋪天蓋地的刀關劍影,羅凡只有一劍,便好站在滔天巨浪、山崩海嘯之前,這一劍顯得是如此蒼白無力,乃至讓人生出它下一刻便要被吞沒殆盡的感覺!

陰陽二氣自劍身嶄露頭角,就在下一刻,它生出了萬千變化!這一劍彷彿身化萬千,就像被一頭餓狼追趕的山羊陡然間化作了一頭百獸之王猛虎!這種反差帶給人的震撼卻仍不是最讓人震撼之處,只見天刃貪狼同時斬在這柄普普通通的長劍之上,不但劍未斷,破軍更感覺一陣奇異的勁道傳至掌心,接著是一股無可憑櫱Γ那人天地人三才合一的非凡巨力!

鮮血噴洒,破軍的雙手虎口同時破裂,刀劍同時發出慘烈滲人的摩擦聲被磕飛脫手,他那魁梧的身軀更是重重地跌入船艙,發出一連串的轟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