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15.有無之道,無中生有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 正在此時,他呼吸消失,神氣收斂,整個人彷彿濕灰死木,與萬物同化,再也沒有一絲生氣! 羅凡失笑道:「島主好沒道理,既然不肯讓我出劍,又如何讓我先出手?」 穀神通道:「有何不...

羅凡虛立半空,透過早已被洞穿的大殿穹頂,眼見萬歸藏手足不動,身子輕搖輕晃,形似一竿修竹,在夜風中婆娑起舞,攪起無邊的勁氣。碎石、塵肩、紙蝶、殘枝,還有侵染醇酒的泥土、四分五裂的方磚,一切有形之物,紛紛落入勁氣,隨之跳蕩舞蹈。

氣流一**湧來,穀神通襟袖飄揚,儼然虛無幻影。突然之間,羅凡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氣息。谷沖通消失了,他的精神氣魄,應著萬歸藏的氣勢向內收縮,凝如江心磐石,佇立激流之中,任由對手氣勢張揚,從他身邊一一掠過。

「你在煉虛?」萬歸藏的聲音冷厲空茫,彷彿來自天外。

「那又怎麼樣?」穀神通的語調一如故往,懶散中帶了幾分倦擔

「你想掏空自己?」萬歸藏嗤嗤冷笑。

「你想填滿自身?」穀神通針鋒相對。

「天地是填不滿的。」

「你卻算不上天地。」

兩人機鋒來去,氣勁充斥大殿,旋轉推擠,橫衝直撞。穀神通以外,其他人均被逼到牆角柱下,陷入苦苦掙扎。

氣勁越來越強,如山如城,向穀神通碾壓推擠,衝擊他的軀體,動搖他的下盤。穀神通隨之椅,彷彿大海中的一點漂萍,儘管外力增強,他卻隨之飄蕩,絲毫不受影響!

「咄1穀神通的精氣暴漲,勢如千針萬箭,從周身百穴中迸射而出,「哧哧哧』』穿透了萬歸藏的勁氣,活龍活蛇,如針如刺,避實就虛,在其中不住穿梭遊走。

「無相神針1萬歸藏一挺身,氣勢怒張。可已遲了,氣針一發不可收拾。無隙不趁,無孔不入,生生不息,源源不荊

神功大成以來。萬歸藏第一次陷入了守勢。「周流六虛功」遇強越強,因應氣針衝擊,勢如狂龍出海,純揭瓦,搖梁動柱,方磚片片離地,裹挾漫天黃瓦,可一衝近穀神通,又為氣針擊得粉碎,碎肩滾珠走丸。從他身邊無聲滑過。

穀神通天子望氣洞悉天機,「無相神針」更是已入化境,隨著兩人交鋒,氣針漸粗漸長,如繩索。似長纓,如千鈞勁矢,似點鋼長槍,連纏帶繞,連守帶刺,扼住了無堅不摧的龍頭,縛住了周流天地的妖龍。萬歸藏儘管后招無窮。此時此刻,居然一招一式也發不出去!

「以虛破實?好1羅凡心中大讚一聲,接著露出思索的神色,似有所悟。

「周流六虛功」由合而分,它以混沌開局,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又生六十四卦,六十四卦以後放之於天地,化之於無窮。到了交鋒的當兒,一受到對手的精氣牽引,立馬開始演化。對手內力越強,它也隨之變強,對手的精神越堅牢,它的壓迫就越厲害。

人力有時而窮,誰又能抗衡這種無窮無盡的大能?一旦萬歸藏蓄足了氣勢,天下無人可擋他一擊!

老子曰「無中生有」,有從無中來,周流六虛已是「實」與「有」之極致,是以想要抗衡它,只有「虛」與「無」才能做到。

而「無相神針」與「天子望氣」正屬於虛無!

見到有與無極致的對抗,羅凡對於有無之道的感悟又更深了一層!

劍,隱隱顫動,彷彿要跳出劍鞘!

萬歸藏的神通一且使足,西城高手周流諸勁如臣子見到君王一般,受其牽引,所受的苦頭更大,體內翻江倒海,頭頂白氣如柱,面龐漸漸扭曲變形,眉宇之間透出癲狂!

羅凡瞧得入神,穀神通的天子望去出於醫道「望、聞、問、切」之「望」,而自己的心劍照影出自「聖人之心,無物不照」之「照」,理論上來講,自己的心劍照影要更為全面,但實際上對方的天子望氣術已至登峰造極之境,無論是在運用上還是與自身武功招式的配合上都讓羅凡不得不擊節讚歎。

此時孰勝孰負只在於最終是萬歸藏擺脫對方的鉗制,龍翔九天,還是穀神通將萬歸藏遏制至死!

羅凡凌駕於大殿上空,一面從穀神通的攻守之道中汲取經驗,一面觀察周流六虛功如何駕馭萬物之氣,不自覺地距離得近了些。

不知不覺,羅凡腳下之風同樣被周流風勁引動,再加上羅凡的心神悉數放在二人決鬥之上,立即出現破綻,風勁一散,整個跌入大殿中去!

羅凡臨危不亂,手中掐了個劍訣,低喝一聲:「鎮1

以神為劍,以氣為鞘以氣養劍,而以劍御氣。他的無上心劍劍法也因此有御使天地二氣之效,正如風從虎而雲從龍!

只見羅凡額間一道細細的白色毫光透出,周流之氣頓時一滯,致使他能夠安全落地。

卻未料到勝負因此而定!

萬歸藏的心思全在穀神通身上,哪能料到還有人自身後出手相襲,更未想得對方不但讓自身周流真氣出現了一絲凝滯!

而對方竟能身隨氣動,似隱隱有看透世間萬氣之能,與穀神通應對周流六虛功的方式相差無幾!

莫非是穀神通暗藏的高手!?

萬歸藏心中一驚,分心應敵,氣場立時生出一絲破綻,這破綻稍縱即逝,可對穀神通來說已經足夠!

羅凡只感到一股鋒銳無匹的神意破空掠過,萬歸藏哼了一聲,人已泯然消失!

羅凡明顯地感到他已負傷!這陰差陽錯地一攪,直接導致這曠世大戰到此為止!

大殿里平靜下來,進而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這突如其來的人物身上。

沒有了萬歸藏周流風勁的干擾,羅凡更加瀟洒自如地落入殿中,衣袍白若飄雲,黑髮隨意地攏在身後,腰間懸挂的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鐵劍,松木為鞘,雖然式樣簡單,卻勝在乾淨雅緻。

殿中再次只剩下兩人,此次卻換作了羅凡與穀神通二人。

「是你!?」左飛卿見到羅凡。語意透著驚訝。

羅凡淡淡地開口道:「幾日不見,左兄別來無恙。」

「你認識他?」一道好聽的女聲從旁傳來,循聲看去,只見是一名女郎。碧眼桃腮,陽綠髮,竟是少有的西洋夷女。

她一身江南時興的紅羅衣裙,懷抱一隻波斯貓,通體賽雪,那波斯貓藍幽幽的眼珠瞧羅凡一眼,卻不敢有所異動,顯是對羅凡極為忌憚。

穀神通全不理會他人,只深深看他一眼,道:「陰陽二氣與天地互為流通。神意凝練為劍,以天地陰陽之氣養心神之劍,天下間竟有這樣的武功?你是何人?」語意中不加掩飾地透露著驚訝。

萬歸藏雖能感到羅凡的不凡,卻無法看透他的虛實,而穀神通卻不同。天子望氣術一出,想在他眼前隱瞞實力根本不可能!

他這一望,不但發現對方的非同尋常,且一口道出羅凡武功的神妙之處!

「羅凡。」羅凡開口答道。

穀神通又道:「神氣內斂,而神意蠢蠢欲動,你是來找我試劍的?」

羅凡答道:「可以這麼說。」

穀神通忽然搖了搖頭道:「你出不了劍。」

羅凡的所有舉動,皆被穀神通看在眼中。氣一動,神一凝,皆逃不過穀神通的眼睛,雖然羅凡的一劍或許很強,但,他不會讓羅凡出劍!

就像他鉗制住萬歸藏的周流六虛。讓他無法發揮出自身的威能一般!

羅凡右手下壓,輕輕按住劍柄,笑道:「島主何不試試?」

穀神通笑了笑,緩緩抬手。

劍,彷彿跳動得更加劇烈了。

但當真正去看它時。卻又發現它分毫未動,彷彿它的跳動只是一種錯覺。

穀神通忽然將手放下,微笑道:「還是你先請。」

正在此時,他呼吸消失,神氣收斂,整個人彷彿濕灰死木,與萬物同化,再也沒有一絲生氣!

羅凡失笑道:「島主好沒道理,既然不肯讓我出劍,又如何讓我先出手?」

穀神通道:「有何不可?」

羅凡啞然失笑道:「自無不可。」

但羅凡卻沒有出招,因為他確實無法出招!

原來穀神通已經將羅凡看了個透,他知曉自己只要一出手,便會露出破綻,對方這驚天動地的一劍便會隨之而至,只有不出手,「無」才沒有破綻,試問什麼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有破綻?

而只要羅凡一出手,他便可以瞧透羅凡的破綻,從而先行遏制他的出手,那麼羅凡便要陷入與萬歸藏同樣的僵局中去!

過了片響,穀神通冷哼一聲道:「不出手谷某可要走了。」

羅凡微笑道:「島主可以走一下試試看。」

穀神通神色更冷,冷笑道:「你莫非來此只是為了消磨谷某的時間么?」

……

兩人言語間不斷針鋒相對,過了一盞茶時間,周圍眾人不由越看越奇怪,因為兩人相對而立站了許久,竟是一招也不出!

所有人都知道其中有古怪,卻無人敢貿然上前,只因懾於穀神通的威勢!

眾人亦無不驚訝於這名不見經傳的劍客竟讓穀神通如此慎重對待!

直至第二日清晨。

二人仍然是一動不動,不但一招未出,更將眼皮闔上,彷彿睡著一般!

東方漸白,紫禁城外雞鳴聲聲,晶瑩的晨露凝聚葉尖,輕輕一震,滴落泥土,發出輕微至極的滴答聲。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二人皆已睡著的時候,只見穀神通劍眉一楊,雙目猛地睜開,神光若電!

一陣長笑自他口中發出:「果真愚蠢之輩,竟放任谷某傷勢盡復1

羅凡淡淡地道:「彼此而已,島主用『虛』來遏制萬歸藏的『實』,卻不知我這一晚的時間已經參破『虛實有無』的奧秘,我的劍法因此更上一層樓,島主是否相信已再無辦法阻止我出劍?」

對方借這一夜的時間療傷,羅凡又何嘗不是藉助這一夜消化昨日所得?

ps:

感謝朕好想射點什麼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