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12.未出之劍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p> 山間朵朵白雲飄過。 卻見羅凡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雙臂張開,就好像以云為床,於雲巔一般! 山風吹起了他的衣袍,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他好像個風箏一般飄了起來!<...

只見羅凡身周數丈空間都好似向中央塌陷,陰陽二氣愈轉愈快,所有人都感到整座山峰一會冰寒徹骨,一會熱烘如火。

「轟隆1

一劍以橫掃千軍之勢斬出,竟發出雷霆震怒般的炸響!

武功稍低者甚至被這一劍的威勢駭得坐倒在地,人事不省!

羅凡的劍與燕南天那跡斑斑的鐵劍還有邀月宮主那宛若美玉的手掌同時交觸!

燕南天感覺到對方的劍不僅威勢極盛,更有種左右撕扯的奇力,使他的劍不自覺地往兩側滑去。

而邀月宮主則發覺羅凡的劍上有種化解與穿透的異勁,讓她漩渦真氣的作用降至最低限度!

劍法在不知不覺中凝練,一柄劍,一招劍法,兩人竟生出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若二人相互知曉,定會感到難以置信!

氣勁相擊,三人再次分開!

邀月宮主冷冷道:「你現在將人交出來還來得及1

眾人不禁愕然,所有人都知道邀月宮主向來心狠手辣,竟未想到此時會說出這類似放過對方的話語出來。

羅凡微微喘息片響,搖頭道:「這種程度便想讓我認輸,未免太天真了些1

「哼1一聲冷哼彷彿平地驚雷灌入羅凡耳中,隨之而來的是燕南天的第四劍!

沒有人見到他怎樣出手的,甚至沒有人發覺他已經出手了,直至羅凡將燕南天手中鐵劍架住時,眾人才知道二人已經交手!

「你該死1邀月宮主聲音如同臘月刺骨的寒風,身矯如鳳,轉瞬即至!

羅凡方才擋住燕南天的一劍已經凝聚了大量的心神,以劍御氣,力有未逮!

一掌穿過陰陽二氣的圍追堵截,倏然而至!

羅凡的長劍已經來不及收回!

就在此時,只見羅凡左手單掌立於胸前。如幻影般變化結出換日大۰法的手櫻

羅凡額頭上突然現出一道劍痕般的白芒,就好似一柄利劍即將出鞘!

雙眸陡然轉向邀月宮主,迎上那雙燦若星辰的眸子!

令人心神震動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對方的雙眸竟忽黑忽白。詭異至極!如此交換三次,眸子最終轉回黑色!

不過短短一瞬,在他人眼中看來沒有任何異常,但再見邀月宮主已是香汗淋漓,就好像剛與人打過一場曠世大戰!

「嚓1

不知為何,邀月宮主身後的三棵大樹陡然斷裂,裂口光滑平整,好似被利劍切開!

這時燕南天第五劍已出!

這一劍不但不快,更比任何一劍都要慢,慢到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見。也清清楚楚地知道它要劈下來之前,自己或許還可以在劍底下竄幾個來回!

但實際情況卻是沒有任何人動,因為在場所有人都發現自己提不起腳來,就好像有一座無形的大山向所有人壓來,壓得他們提不起腳。抬不起頭!

羅凡額上的那道劍光更盛了,白色的毫光刺得人幾乎睜不開眼!

而他手中鐵劍也同時亮起白光!

邀月宮主的第五掌同時攻出!其曼妙身姿翩若驚鴻,矯若游龍,出掌飄若浮雲,進退難期。

但沒有任何人敢懷疑這絕美且看似無害的掌勢中蘊含的殺機!

一方是淵渟岳峙無與倫比的威勢,一方是縹緲出塵無人可及的美態,雙方糅合在一起。卻無絲毫違和感,更如陰陽相合,水火相濟!

這凝聚二人畢生絕學之巔峰的一招,無法抵擋,亦無人可擋!

羅凡亦同樣不行,接下四招已經是他的極限!

「1

羅凡被重重地擊飛出去。而他身後,是百丈懸崖!

驚呼聲接連不斷,不絕於耳,這樣高的懸崖,掉下去焉有命在?

眾人皆不由在心中為此扼腕嘆息。移花宮宮主與天下第一神劍是不可戰勝的,何況二人聯手?可惜了一名絕頂天才!

山間朵朵白雲飄過。

卻見羅凡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雙臂張開,就好像以云為床,於雲巔一般!

山風吹起了他的衣袍,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他好像個風箏一般飄了起來!

鐵劍上的白光更盛,卻並不耀眼,竟好像並非亮在眾人眼前,而是亮在所有人的心中,即便閉上眼,彷彿那柄劍亦會在你心中浮現!

羅凡忽然將劍歸入腰間劍鞘。

「鏘1

敗了,他確實是敗了,因為想要直攖兩位高手之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同時他也勝了,因為……

就在方才那一瞬,所有人都感到他與先前完全不同了,他就好像整個人都融進身前這個廣博無垠的空間里去,竟令所有人都再也生不出出招的念頭!

燕南天與邀月隱隱感到他歸鞘的長劍中另藏有一劍,此劍若出,當是驚天動地的一劍!

但,他並沒有拔劍。

山間的風將他送回崖上!

完好無損!

羅凡道:「小魚兒就在山下東面十里的客棧內。」

邀月宮主別過頭去,冷冷道:「哼1

燕南天收回鐵劍,長嘆道:「罷了,罷了1

他已經無需再出劍!

平地風起,就這麼飄然而去!

飄飄渺渺的聲音從山間傳來:「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誤逐世間樂,頗窮理亂情。九十六聖君,浮雲掛空名……」

聲音越去越遠,終於也再聽不見。

這驚絕於世的一戰終於告一段落,眾人或嗟嘆,或唏噓,或高談闊論,或竊竊私語,但究竟孰勝孰負,卻從來都沒有一個定論準則。

有的人認為燕南天只是自謙與佩服對方的膽氣而作出甘拜下風之態,但能夠以一敵二,這名白衣劍客不但勇氣可嘉。其劍藝也已經達到了劍道的極致,即便不如燕南天,亦不會相去多遠!

而另一種人則認為燕南天非是自謙,那白衣劍客已經達到了一種全新的境界。這才讓燕南天直接甘拜下風!

此後,江湖上傳言紛紛,但眾人自那以後,便再也沒有人見過那名劍客,那白衣劍客便如驚鴻一現,飄然而來,飄然而去。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有人說,他已經進入了傳說中縹緲的仙界。不再食人間煙火。

也有人說,自望江崖一戰之後,他身受重傷,已然西歸而去。

但他的劍,卻永遠留在所有人的心中。

江湖上已再見不到他。卻留下來他的傳說。

劍中君王,劍君的傳說。

……

望江崖下一間小茶館之中,一名身著黑袍,頭戴斗笠的男子聽著周圍江湖人士對望江崖那曠世一戰的議論,不禁撇嘴一笑,端起杯中茶水,小啜一口。

杯上幾處淡墨春花綻放。騰起清淡的茶香繚繞鼻間。

「也該走了。」傾杯飲盡,這黑衣男子扔下一錠銀子,攜劍離開。

一隻纖纖素手忽而覆在他的劍上,一聲靈動活潑的女聲在耳旁響起道:「你打算就這樣不辭而別么?」

那男子答道:「辭與不辭又如何?我終究是個過客,今後江湖中不會再有我這個人,我亦不想留下過多的挂念。」

那女子道:「但你的足跡。你的劍,你的人,卻已經留在了每個人的心裡。」

那男子微笑道:「時間,遲早會替我擦滅一切痕。」

「你要去哪?」

「三界六道,諸天萬界。」

「你……還會回來么?」

「隨心而來。隨心而去,諸般萬相,一切由心。」

……

回到系統空間后,羅凡耗費氣運能量,進入修鍊室閉關。

經過一番勤修,終於將境界穩固,成為一名正式的入道級高手!

而同時他忽然發現一個問題,一個關於各世界的問題。

到底是著作創造了世界,還是世界成就了著作?

佛語有云,一粒沙中有三千大千世界,一部書中有一個世界也並非不可能。

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從此角度看,又是否世界本天成呢?

如果是前者,那麼世界里的所有發生的事情應該與原著嚴絲縫合,分毫不差,而如果是後者,則肯定有被記載錯漏之處。

「看來今後該留意一番了。」羅凡在心中想道。

一番思量,羅凡再次耗費氣運能量,進入的世界。

西城之主,東島之王,金剛怒目,黑天不詳。

西城東島,乃是天下聲名最盛的兩大武學聖地。

宋亡之後,天機宮被元軍焚毀,宮內餘眾為了報復元人,在一代算學大家、武學大宗匠「西崑崙」梁蕭的帶領下造出曠世利器「潛龍」,但梁蕭夫婦眼見武器威力,哀憫蒼生,臨戰而悔,攜「潛龍」遠赴海外。

正在此時,天機宮餘眾與靈鰲島島眾合流,形成了後來的武學聖地「東島」。

百年後,元末明初,梁蕭後裔梁思禽自海外歸來,助明太祖定天下,復漢室,卻因為「抑儒術、限皇權」的主張得罪朱氏,被迫離開中原,在昆崙山建立了「周天八部」、「帝之下都」,世稱「西城」。

而當時的東島涉世太深,所支持的南方豪雄,大多貪婪暴虐,梁思禽助明太祖定天下時屢次與東島交手,仇怨越結越深,終勢同水火。

當下依武林規矩,寄刀留簡,約在八月十五,靈鰲島上,比武論道,一決生死,世稱論道滅神之戰。

ps:

感謝清研諮詢童鞋的打賞

感謝恢の呔誏童鞋的打賞

感謝凌雲風上、linyufeiyang、傻b不傻、方人胥童鞋的月票

……好吧,可能沒金古黃的著名,所以劇情就短一點了ro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