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10.心劍、心術、心法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 羅凡道:「我感到你與燕南天任何一人的武功都不足以令我滿意。但若是你們二人一齊出手呢?」 憐星宮主搖頭嘆道:「你不會殺小魚兒的。」 羅凡笑道:「邀月宮主與燕南天是否敢賭...

嘴角露出一絲計謀得逞的微笑。

就在邀月攻來的一掌僅僅距離羅凡後腦寸許這電光火石的當兒,邀月的心中忽然感到一絲不妥。

但已經來不及了!

「鐺1

鐵劍竟從羅凡手中跳起,便好似天生為克制對方的招式一般擋住這一擊!

同時,右肩背後輕輕撞在鐵劍的劍柄上,鐵劍竟似活過來一般,借雙方之力,好似劍上生了眼睛,極為精確地刷刷斬出三劍!

這三劍無論是力道還是精準亦或是時機的把握,皆是登峰造極,不但封死了她所有閃避的空間,而且恰到好處地截在她氣機流轉的薄弱之處,竟使她一時間難以回防!

這該是分出勝負的一瞬間!

只聽得邀月一聲清嘯,一雙雪白無暇的靴子如穿花蝴蝶般交錯,整個身軀化作一道旋風般旋轉起來,地面捲起了狂風,幾乎颳得人睜不開眼睛!

但奇怪的是這狂風並非往外,而是往內,全部聚向邀月!

千千萬萬的掌影自旋風中擊出,鋪天蓋地地塞滿這片狹小的空間,不但將羅凡以絕妙的手法攻出的那三劍化去,無窮的掌影更朝羅凡覆壓而來!

「吼1

兩條氣龍咆哮而出,盤旋護住羅凡周身,對方几乎化成一堵牆般的萬千掌影,竟無法寸進!

「去1陰陽二氣一個迴旋,再次沒入劍中,與此同時。整個空間恍似陷入一個無窮深潭一般,四周空氣像全被這一劍吞了進去!

狂風戛然而止!

劍掌相擊。山崩地裂!

「嚓1

整座山發出一聲巨響,便好似什麼東西斷裂了一般。緊接著山搖地動,幾度讓人站立不穩!

再沒有人去關心勝負如何,在這宛若天威般的山崩中,拔腿便往外跑!

劍鋒,已停在邀月宮主那白皙頎長的脖頸!羅凡依然鎮定從容!

從邀月那慘白的臉色可以看出,方才那一擊,對她消耗已是極大!

「走吧。」羅凡收劍轉身,便好似全不將這山崩放在眼中!

幾人跟著羅凡出了甬道,轉過一處大廳。再拐過幾處小室,期間落石不斷,皆被羅凡一劍劈開!

……

一番周折,幾人終於來到入口的漆黑洞穴,一步躍出!

「轟隆隆1

伴隨著整耳欲聾的聲響,待得幾人再回頭望時,只見整個山體山腰處數十丈皆塌陷下去,整座山陡然間矮了一截!

看著這猶如天威般的山崩,即便早有心理準備。羅凡心中依然震撼不已!不禁想到若是有人留在裡面,只怕不管武功如何之高,也要被壓成肉泥!

羅凡的目光飄然落在此時一語不發的邀月宮主玉容之上,只見她緊咬著下唇。一時間也呆在那裡。

其他人更好不到哪去!

小魚兒喘著粗氣罵道:「你們真是瘋了1

羅凡笑道:「天地萬物皆有其氣,氣不斷則山不塌,我們看似險死還生。實則早在我的計算之中,只有邀月宮主才真是瘋了。」

憐星宮主怒瞪他一眼道:「姐姐還不是被你氣的1

羅凡迎上她的雙眸。笑道:「瞪著我是沒有用的,心劍。心術,心法,這三者組成的便是我的無上心劍劍法。武學之道,何須拘泥於實實在在的招式?人只要有憤怒便容易衝動,邀月宮主真以為從一開始便擺出輕蔑的姿態是因為看不起宮主么?哎~看來邀月宮主還有待磨練呢。」

邀月宮主不由再次呆了一呆,原本就沒有血色的面頰更加蒼白了。

憐星宮主飄然上前,將其扶住,跺足道:「姐姐被困在這裡幾天不吃不喝,打不過你也實在正常。」

羅凡微笑看她一眼,失笑道:「好吧,算你比你姐姐聰明。」

邀月宮主向憐星怒道:「你怎麼現在才來?」

羅凡淡淡地道:「如果我不讓她來,你以為她來得了嗎?」。

邀月宮主目光轉向羅凡,眼眸中射出怒火道:「你為什麼處處都要與我作對,我與你有仇么?」

羅凡拿出一袋食物和水遞給她,見到她依然遲疑,不禁道:「莫非你想讓我像那些下人一樣恭恭敬敬地遞給你才肯吃?這種事情,等你打敗我之後再想吧。」

邀月宮主那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凝視他半響,終於接過食物。

這時候小魚兒與蘇櫻也餓得直發昏,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這邊。

羅凡毫不吝嗇地再度拿出一些食物分給他們,既然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全都知曉,自然不會沒有準備。

一陣狼吞虎咽,這種時候,連蘇櫻都不再顧及形象。

但邀月宮主卻全與他人不同,即便在這種時候,依然保持著自己的身份,便如平常用膳一般自然。

可敬,亦或可悲?或許正是她這種驕傲至極的性格,才是一切悲劇的源頭,甚至連她自己都未能逃脫。

待得幾人都吃飽喝足,羅凡才終於緩緩開口道:「我並非與你作對,而是你足夠可以當我的對手,若我想殺你,你根本沒有可能突破到明玉功第九層。」

隨即又道:「但我發現這樣仍然不夠,不過也好在你已經突破了。」

邀月宮主疑惑道:「什麼意思?」

白影一閃,小魚兒瞬間落至羅凡手中,同時被點住穴道!

「你要做什麼?」小魚兒叫道。

羅凡道:「因為我的武功,包羅萬象,比你們全面太多太多了。因此你與燕南天任意一人都不可能對我造成威脅與足夠的壓力,最好的結果也就是平局收常」

隨即向小魚兒道:「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吃飽么?因為那樣我點住你的睡穴,幾天內你也餓不死。而我不點你睡穴,你一定會與我搗亂1

一指點住小魚兒的睡穴。

一個人聰明又如何。如果他的聰明才智完全發揮不出來,也只能徒嘆奈何!

邀月宮主花容失色道:「你要做什麼?」

羅凡道:「我感到你與燕南天任何一人的武功都不足以令我滿意。但若是你們二人一齊出手呢?」

憐星宮主搖頭嘆道:「你不會殺小魚兒的。」

羅凡笑道:「邀月宮主與燕南天是否敢賭一賭,賭我不會殺他?」

忽然目光一轉,落至蘇櫻方向道:「小丫頭,你的毒對我是不管用的。三日之後,請邀月宮主與燕南天大俠赴望仙崖一戰,否則便只有賭一賭在下的人品了1

幾人相顧愕然,全未想到事情竟會如此演變!

對方所做每一件事都好似天馬行空一般無從琢磨,導致所有人連提防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接著羅凡又向憐星宮主道:「我指點了你不少時間。如果這一戰你也能夠參與,我想我會很高興看到。」

憐星宮主緊咬櫻唇,眼神複雜地垂下頭去。

此時她心中愈加斷定了羅凡不會傷害小魚兒,但正如他所說的邀月為了小魚兒與花無缺的最後一戰,已經忍受了二十年,絕對不容有失!而燕南天,亦不會允許小魚兒身處危險之中,因此就算告訴他們實情又怎樣?他們確實不敢賭!

人影一閃,羅凡與小魚兒便消失不見!

……

邀月宮主目光轉向憐星宮主。冷聲道:「他教了你一些什麼?」

還未等她回答,呼地一掌朝憐星拍去!

一個橫移,與此同時,一隻玉掌凌空虛划。憐星宮主竟如提前預料到一般借力將這一掌避開,且最大限度地限制了對方真氣漩渦的作用!

憐星宮主輕嘆一聲道:「他說得沒錯,他的武功足夠讓他將任何情況都應附好處。真不知道一個人要天才到什麼程度才能將武功練至他那種地步。」

邀月宮主一陣默然,片刻之後才冷然道:「你竟能通過移花接玉僅僅以明玉八層的內力化去我這一掌。這即便是創派祖師也不可能做到,看來你確實學到不少東西。」

憐星宮主雙眸凝望著羅凡離開的方向。幽幽道:「我很奇怪,他的武功見識古往今來亦是僅見,他使用的武功更是以前從未聽說過,亦不知他從何習得,就好像憑空冒出來似的1

邀月宮主冷冷道:「照理說這樣的高手,該有名師教導,但他卻似乎沒有1

憐星宮主嫣然笑道:「他說過武功大成並非一套武功的終點,只有融會貫通,推陳出新,將他人武學化為己用,才能最終達到武學至境,所以我才能將移花接玉更上一層樓1

邀月宮主變了變臉色,冷冷道:「也就是說明玉功第九層並非終點?」

憐星宮主點頭道:「正是如此,明者,日月也,玉者,天地之精也,奪天地之造化,取日月之精華,才可稱之為明玉。」

「他……他真是這樣說的?」邀月宮主失聲道。

憐星宮主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是如此,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說到這,兩人皆是一陣沉默。

此時蘇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本是極為聰明之人,奈何被抓走的是小魚兒,這讓她也不禁芳心大亂,患得患失起來,再加上她本就不喜愛練武,哪會在意二人說了些什麼,只自語道:「該去哪兒找燕大俠才好呢?」

隨即又道:「對了,將消息放出去,燕大俠一定會趕去救人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