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06..劍無雙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鶴故意長長嘆了口氣,道:「雙雄難以並立,你我不能並存,你這『大俠』若活在世上,哪裡還有我這『大俠』立足之地1 他咬了咬牙,大聲接道:「方才我見到那些人瞧見你后,便不將我放在眼裡,我已下定了決心...

就在距離幾人不遠的一家客棧,一齊尋找江小魚的燕南天與花無缺二人似乎皆已喝醉。

一旁的江別鶴見到此種情況,雙眼中頓時泛出光彩!

一步竄到桌前,鐵掌直擊下去!

誰知燕南天竟比他還快了一步。

江別鶴手掌擊下,燕南天鐵掌已迎了上去!

只聽「啪」的一聲,江別鶴身子已被震飛,重重撞到牆上,只覺滿身骨節慾裂,一時間竟站不起來。

花無缺怔了一怔,失笑道:「原來你是假醉1

燕南天大笑道;『這區區幾杯酒,怎能醉得倒我?我也正是要瞧瞧這廝,喝了又吐,吐了再喝,究竟是何用意?」

他倏然頓住笑聲,大喝道:「江別鶴,你現在還有何話說?」

江別鶴慘笑道:「罷了……我苦練二十年的武功,竟接不了燕南天的一掌,我還有何話說?」

燕南天厲聲道:「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暗算我?」

江別鶴故意長長嘆了口氣,道:「雙雄難以並立,你我不能並存,你這『大俠』若活在世上,哪裡還有我這『大俠』立足之地1

他咬了咬牙,大聲接道:「方才我見到那些人瞧見你后,便不將我放在眼裡,我已下定了決心,要除去你!如今我武功既然不敵,夫復何言?」

燕南天怒道:「你武功就算能無敵於天下,就憑你這心胸,也難當『大俠』二字。」

江別鶴道:「你….你要怎樣?」

燕南天厲聲道:「你虛有大俠之名,心腸竟如此惡毒,手段竟如此卑鄙,燕某今日若不為江湖除害,日後還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你手上1

江別鶴道:「你要殺了我?」燕南天道:「正是」

喝聲中,他一掌閃電般擊出。

江別鶴就地一接,避開了他這一掌。突然大笑道:「你若殺了我,普天之下再無一人知道江琴的下落…。』這一輩子就休想再能找得到他了1

燕南天一震,失聲道:「你你知道江琴的下落?」

江琴乃是「玉郎」江楓的書童。江琴少年時出賣待自己親如兄弟的主人江楓,使江楓與其妻子花月奴遭到十二星相追殺。直接造成二人慘死,是以燕南天對其恨之入骨,誓要找到他為江楓報仇。

兩掌再次交擊,四周圍瞬時騰起一片氣浪。

飛沙走石!

江小魚剛來到門前,便哎喲一聲被這股強勁的氣浪掀翻在地!

「鏘1

長劍出鞘!

在燈火的映照之下,鐵劍便如同一道絢爛的火焰流光,當劍光亮起時,其他光源便好似全都失去了應有的顏色,又像是所有亮光被這一劍全部吸走,凝聚而成這登峰造極的一劍!

這一劍的招式極為簡單。卻讓邀月感受到了一種避無可避,擋無可擋的感覺,她只得再次運起移花接玉,但另她難以置信的事情立時發生了,因為她的玉掌一觸。便發覺對方的劍勁上同樣有一道不斷流轉的卸勁之力,兩兩抵消之下,兩人硬碰硬地再拼一招!

內力剛剛相觸,邀月便發覺一冷一熱兩股氣勁同時進入自己經脈內,此時根本沒有時間給她思索明白為什麼對方竟能匯聚兩種無法共存的內力於一身,連連將明玉功發揮至極限來化解對方的內勁!

「嗖1

一道劍氣猶若細針一般自陰陽二氣中吐出,只見邀月蓮步交錯間。靈動、縹緲的身軀不斷旋轉,一道銳利至極的劍氣自左掌吐出!

「嗤1

地面陡然間多出一道幽深黑暗的小洞!

劍影再動,猶若跗骨之蛆一般追擊而上,似不給對方一絲一毫的喘息機會!

劍,好似有種無形的威壓,讓空氣也為之凝滯!江小魚感到似乎連呼吸都吃力起來。唯見劍影重重將邀月籠罩,劍掌交擊,邀月竟被逼得連連後退!

二人自一條街道打到另一條街道也不過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沿途建築紛紛炸裂,無數石屑隨著劍風盤旋飛舞。其聲勢幾可比天地傾塌!四周圍的燈火早已吞沒於風中,再也瞧不見半分影響,只餘下耳中的一片呼嘯風聲與氣勁、砂石相撞之聲!

小魚兒追上前去。

燈光再次亮起,小魚兒瞧見一個長發披肩的黑袍女子將邀月扶住,她面上也戴著個死眉死臉的面具,卻是以沉香木雕成的,小魚兒驟然見著這麼樣一個人,仍不禁駭了一跳。

但這還不是罪讓他震驚的,因為他見到銅先生竟然負了傷,而那名叫羅凡的劍客卻是毫髮無損,持劍傲立於前!

絕世劍無雙!

這幾乎將他的所有認知都顛覆了!

「等你將明玉功第九層練成,再來找我不遲。」長劍緩緩歸鞘,羅凡淡然自若地開口,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到思想有些轉不過來了!

「你-…你1面具之下,邀月宮主一口鮮血噴出,亦不知是傷的還是氣的。

「他是誰,竟連你也不是對手?」女子的聲音嬌柔清雅,但語氣也是冰冰冷冷,和銅先生一副腔調。

另一邊,江別鶴微笑又道:「你若真的想要我說出江琴的下落,除非答應我兩件事。」

燕南天怒道:「你還要怎樣?」

江別鶴緩緩道:「我要你答應,非但今日好生送我出去,日後也永不傷我毫髮1

燕南天默然半晌,狂吼道:「好,我答應你…。我不信除了燕某之外,世上就再無別人能傷你1

江別鶴微微一笑,道:「還有,我說出江琴的下落後,你必定要嚴守秘密,絕不能讓第四人知道江琴在哪裡。」

燕南天大聲道:「這本是我自己的事,我正要親手殺死他,為何要讓別人知道。」

江別鶴嘴角泛起一絲詭秘的笑容,道:「很好,但你若不能殺死他呢?」

燕南天忽道:「我若不能親手殺死他。別人更不能殺他1

江別鶴轉過頭道:「花公子你呢?」

花無缺長長吐了口氣,道:「這本是燕大俠的事,他既已答應,我自無異議。」

江別鶴仰天大笑道:「很好。好極了。」

燕南天道:「江琴究竟在哪裡?」

江別鶴緩緩頓住笑容,瞧著燕南天,一字字道:「就在這裡1

燕南天身子一震,道:

江別鶴大笑道:「我就是江琴,但你卻已答應,永不傷我毫髮1

燕南天就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踉蹌後退,雙拳緊捏,全身都顫抖了起來,花無缺也不禁為之怔祝

江別鶴狂笑道:「你一心想知道江琴的下落。所以才答應放了我,如今雖已知道江琴的下落,卻永遠不能殺他了。」

他笑聲聲嘶力竭,彷彿覺得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笑的事,燕南天目光盡赤。突然狂吼撲上去,道:「你……你這惡賊,我豈能容你1

江別鶴瞪起眼睛,厲聲道:「堂堂的大俠燕南天,難道是食言背信的人1

燕南天身子一震,整個人都呆在那裡。

他大笑著揚長而去,屋子裡立刻變得一片死寂。只有燕南天沉重的呼吸聲,屋頂也沉重得像是要壓了下來。這黑夜中本就寂靜,而因為羅凡的實力太過出人意料,導致所有人一時皆找不到該說的話語。

夜,顯得更加寂靜了。

恰好在這個時候,一陣長笑劃破夜空的寧靜。不遠處的小院里,閃出一條人影。

小魚兒驚呼道:「江別鶴?」

客棧內的花無缺忽然道:「我似乎聽見了小魚兒的聲音?」

「我出去看看。」說罷閃出門去。

「小魚兒?」燕南天立即隨之出門。

突見人影飄動,江別鶴身前忽然多出一名白衣青年,雙目緊緊盯著他問道:「你是江別鶴?」

江別鶴見到眼前這白衣年輕人,先是一楞。隨即謙恭有禮地一拱手道:「鄙人正是江別鶴,少俠可是遇上了什麼困難?若有能夠幫忙的地方,江某在所不辭1

羅凡打了個哈哈道:「果然是江南大俠,好一副俠義心腸1

當然,羅凡若真相信他一副俠義心腸,那就有鬼了。

他早知道江別鶴與岳不群是一樣的偽君子。

而岳不群,卻仍是為了振興華山派,從另一種角度來說也未嘗不是為華山而獻身。

但江別鶴,任何人留著他都是個禍害,因為他總會想著怎樣踩在你頭上,好讓自己這天下第一大俠的名號永存於世。

江別鶴謙虛地道:「過獎。」

羅凡道:「在下確實想向江大俠打聽一個人……嗯?」

羅凡忽然神色一凝,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接著冷然道:「你可以去死了1

江別鶴頓感愕然,心中大覺不好,拔劍出鞘!

劍光閃過,江別鶴的劍不過才剛剛拔出半截,便好似石化了一般,呆立不動!

一股血箭從喉管中噴出,接著長劍一聲脆響,斷成兩截!

倒地時喉嚨中仍在發出「」聲響,臨死,他也不知為何會飛來此等橫禍!

風聲響起,兩人趕至現常

羅凡雙目如利劍般掃過,花無缺被他雙眼這麼一掃,不由心神一震!

隨即羅凡的目光停留在另一名漢子身上。

只見他身上穿的是件已洗得發白的黑布衣服,腳下穿著雙破爛草鞋,一雙筋骨凸出的大手長長垂了下來,幾乎垂過膝蓋.腰畔扎著條草繩,草繩上卻斜斜插著柄早已生了的鐵劍。

他的雙眉特別濃重,骨架奇大,一雙眼睛平時永遠半張半閉,彷彿有好幾天未睡覺的模樣。

就在這時,他雙目一張,那目光有如夜空中擊下的閃電一般迎上。

羅凡問道:「你是燕南天?」

燕南天咧嘴一笑道:「正是,多謝閣下助我誅此惡賊1

長劍直指,羅凡淡淡搖頭道:「你不必謝我,因為,我是來殺你的1

羅凡這話倒也並未說錯,因為他出手便不會留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