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05.邀月宮主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若是不敢動手呢,就不要打擾人家喝酒了吧。」 邀月狠狠地瞪他一眼,忽然又是一掌摑了出去! 接下來,讓小魚兒乃至邀月皆難以相信的神奇一幕出現了! 只見一隻手掌自袖袍中伸出,便好似...

身後鐵心蘭的聲音忽然傳來道:「你要去哪兒?」

「找江別鶴,我想他應該能告訴我燕南天在何處。」羅凡頭也不回地道。

「江南大俠江別鶴?以他的身份,幫你找到燕南天確實不難。」鐵心蘭道:「你知道江別鶴在哪兒?」

羅凡失笑道:「既然是江南大俠,這般出名的人物我去江南地帶一打聽不就知道了么?」

言罷飄然去了。

順江而下,數日之後,抵達揚州。

再臨揚州,雖然連朝代也已改換,繁華卻依舊。

夜市千燈照碧雲,高樓紅袖客紛紛。

已是夜幕降臨,夜色下的揚州,燈火通明,街道上依舊是人來人往,月照樓頭,羅凡似乎並不著急落腳,而是在整個揚州城中逛來逛去。

街道上行人漸少,明月高高升起,掛上樓頭。

這時候,只見前面一處樓上,燈光熠熠,招牌上幾個斗大的金字,也在閃閃發著光。

「揚子江酒樓,正宗川菜。」

羅凡眼中一亮,提步往前走去。

但這時揚子江酒摟上卻已沒有人了,幾個夥計,正在打掃收拾。

幾個人一抬頭,全都嚇得呆轉—一個戴著銅鬼臉的人,不知何時已走上樓來,正冷冷地瞧著他們。

此時羅凡恰好步入酒樓大門,一個白衣人影,便靜靜地立在樓道上。

只見這人長發披肩,白衣如雪,神情飄飄有出塵之概,但面上卻戴著個猙獰恐怖的青銅面罩。

而他身邊,另有一名面容俊朗的美少年。他滿頭黑髮也未梳,只是隨隨便便地打了個結,臉上有條刀疤幾乎由眼角直到嘴角,但不知怎的,這道刀疤非但沒破壞他整個面容的美感。更給人一種奇異的魅力。

正是江小魚與戴著面具扮作銅先生的移花宮宮主邀月。

只聽小魚兒笑嘻嘻道:「你們發什麼呆,這位大爺臉上戴的雖然是青銅,腰裡卻多的是金子,財神爺上門,你們還不趕緊招呼?」

那店伙吃吃道:「抱……抱歉得很,小店已經打烊了。」

銅先生冷冷瞧著他。忽然一把揪住他的頭髮。

那店伙身子就好像騰雲駕霧似的,直飛了出去,恰好飛向正門,迎頭照臉地朝羅凡砸來。

一聲冷哼,手中鐵劍一旋,那夥計的身子就像被秋風捲起的洛陽。在空中打了個旋兒,勁氣一送,夥計輕輕飄回原地,分毫不差!

就在眾人驚異的眼神中,緩步走上樓來,經過夥計身邊時,隨口道:「有什麼好酒好菜都端上來。」

再過兩步便至邀月身旁。借步上樓。

對於這位威名赫赫的天下第一宮之主,羅凡亦不禁多留意了一眼,她的眼睛就像天上最明亮的星辰一般光彩奪目。

與此同時,邀月亦在打量著他。與江楓猶若明珠美玉,時刻都綻放著他的光華的極盡華美不同,眼前之人一眼看去絕沒有那般讓人震撼,卻如一副筆墨山水,意境悠遠,只一眼便能將人的眼睛吸引住並生出繼續看下去的念頭。

更讓她驚異地是,這樣一個人走進酒樓。她竟完全沒有察覺!

邀月冷冷道:「你是什麼人?」

天下間,敢忤逆她的人都已經死了,而羅凡卻是明目張地將她扔出去的人給送了回來,這無異於在老虎嘴上拔毛,真是好大的膽子!

因而接著又冷聲道:「自斬雙手。我可以饒你一命。」

「哦?」羅凡卻半點也不覺得生氣,而是覺得有些好笑地道:「你愛斬便自己來斬就是了,何必勞煩別人?」

小魚兒見羅凡竟不怕銅先生,又見他武功精奇,想來是有恃無恐,當即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笑嘻嘻地幫腔道:「這位少俠實在說得對,若是不敢動手呢,就不要打擾人家喝酒了吧。」

邀月狠狠地瞪他一眼,忽然又是一掌摑了出去!

接下來,讓小魚兒乃至邀月皆難以相信的神奇一幕出現了!

只見一隻手掌自袖袍中伸出,便好似率先預料到一般,待得邀月發覺時已經晚了,那隻玉掌竟似不受控制地自己撞入對方的掌中!

入手冰涼,羅凡就好似抓著一塊冰玉。

邀月只感到對方手掌猶如一片汪洋大海,自身內力竟皆被納入其中,不見蹤影!

此時的她還未練成明玉功第九重,內力也沒有達到恆如漩渦,無論什麼東西觸及她,都會被這真氣漩渦卷過去的地步。

因此現在的她在內力上與羅凡相爭,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只聽羅凡聲音淡然地道:「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不用白費力氣了。」

邀月一雙猶若星辰般的眸子中射出怒火,玉手以一記精妙的手法自羅凡手中滑出,喝聲中,雙掌雨點般擊出,眼前只見到一片雪白的光影,每一拳每一掌皆似輕飄飄的,卻又恍若隱涵著莫大的威能,有種風雨驟至之勢!

這時候,羅凡才終於露出些許認真的神色,整個身子就似是一片飛舞的雨燕,瀟洒的身姿隨風而動,短短片刻時間,邀月已經攻出百餘招,卻竟奈何不得他一分一毫!這等武功,簡直是駭人聽聞!

邀月冷冷地道:「你只會躲么?」

羅凡不禁莞爾一笑道:「你且看好了1

不知從何處飄來一柄長劍的劍鞘,就那麼隨隨便便地一點。

竟讓人生出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來!漫天掌影,所有攻勢,盡皆崩潰!

邀月冷哼一聲,正當劍鞘快要及身時,只見她右掌有如蝴蝶般在身前輕輕一飄、一引,羅凡的劍鞘便如同不受控制般反攻回來!

羅凡的臉上露出一絲感興趣的表情,劍鞘一圓,一帶。竟將她的手掌一路送回,且劍鞘竟是再次往她小腹氣海穴點去!

在一旁的小魚兒心中震撼無比,要知道邀月曾親自承認自己的武功不如銅先生,也就是說她現在所扮的銅先生在他人眼中已經無人能敵!

而眼前這名白衣劍客竟能輕輕鬆鬆地接下她的所有招式!

他哪裡不知道現在是學習武功的大好機會,當即專心致志地鑽研起來。

反正「銅先生」不會殺他。因此雖然對方性子古怪了一些,也並沒有讓江小魚害怕到生出逃跑之心。

「移花接玉?1邀月幾乎是驚呼出來的,立時一步閃開,冷然問道:「你怎麼會移花接玉?」

二人相隔米許,相對而立,羅凡道:「可不是所有借力打力的功夫都叫移花接玉。」

邀月雙目中射出怒火。半響,才冷冷道:「確實有所不同,看在你功夫不弱的份上,今天就饒你一次。」

隨即偏過頭去,道:「我們走1

小魚兒道:「我不走1

邀月似已怒極,連身子都氣得發抖。厲聲道:「你又要怎麼樣?」

邀月的目的是讓花無缺與江小魚自相殘殺,自然不會殺他,不但如此,她還得保護他到與花無缺決戰的那一刻!

而小魚兒也知道眼前這位「銅先生」不會殺他,是以有恃無恐地道:「我餓啦,再不吃東西可就要餓死了。」

「你怎麼這麼煩?」邀月手掌緊握著椅背,握得那麼緊。冷漠的目光,也變得比火還熱,像是充滿了痛苦,又像充滿了仇恨。

只聽「啪」的一聲,柚木的欄杆,竟被他生生捏碎!

羅凡不禁啞然失笑,隨即道:「我們不理她,她不愛吃飯是她的事情,我點了那麼多菜,反正一個人也吃不完。我請客,怎麼樣?」

小魚兒大笑道:「愉快愉快,和你這樣的人相識,當真再愉快不過。」

邀月瞧著羅凡大怒道:「莫非你真要我殺了你么?」

羅凡無所謂地道:「要打就快動手,不然就別打攪我吃飯1

邀月幾乎氣瘋了。呼地一掌便拍了上來!

羅凡竟絲毫未動,就好像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一般!

「1

玉掌結結實實地拍在羅凡胸口,連江小魚都不禁驚呼出聲!

但邀月竟完全沒有勝了的感覺,更感到心中陡然一緊,左掌迅捷至極地往左肩一截。

「啪1

羅凡依然站立不動,所有人想破頭也想不明白,劇烈的掌勁交擊聲是從何而來!

兩人各退數步,掌風呼嘯,吹得羅凡衣袍獵獵作響!

銅面具下的邀月再露驚容,問道:「你這是什麼鬼功夫?」

羅凡好整以暇地道:「我早就說過借力打力的功夫並非移花宮一家獨有,至少我就會好幾門這樣的武功,比如說這不死印法。」

邀月強壓住怒火,不禁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羅凡隨意地答道:「你只需要知道我叫羅凡即可。」

隨即向一旁戰戰兢兢的夥計道:「還不去準備飯菜,若我料理了這人還未見到飯菜,就砸了你們這店1

「是!是1夥計怎敢忤逆這幾尊大神,唯唯諾諾地去了。

隨即對邀月道:「去外頭打怎麼樣。」

還未等她答應,人影一閃,已到門外!

邀月已經氣得完全說不出話來,利劍般射出門外,追上便是一掌!

含恨而發!

長街之上,早已是漆黑一片,唯有這家酒樓的點點燈光還能借之分辨事物。

借著微弱的燈光,只見邀月化作一片白色光影直撲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