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92.陽神示警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完成」的狀態,因此心中才生出些許想法來,這些想法或許正是打敗向雨田的契機,但是否真正可行,還需確認過才知道。 當然,羅凡心中也能夠確定向雨田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武功還未施展時便被別人給打斷了,雖...

落地之後,向雨田踉蹌後退數步,再往後便是萬丈深淵,往身後望去,只見一片雲霧繚繞,幾塊砂石在後腳的踩踏下滑落山崖,踏踏幾聲之後便再也聽不見迴響!

雙臂翼展,羅凡忽似一隻被天風捲起的紙鳶,順著爆炸的力道搖椅晃飄上高空,經過一陣穩定身形,才最終緩緩飄落。

二人再朝方才交手之處望去,只見整個峻極峰被一道極深的天坑從中分開,幾乎成了兩座山峰!

雙方心神皆震動不已,向雨田未想到羅凡竟連這樣的攻擊也能應對下來,那一瞬間虛空碎裂的力量絕非對方現階段的功力能夠受住的,但他卻又實實在在地在那全力出手的縫隙中死裡逃生出來!

若是換一個人來,或者換作他自己,亦會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但對於羅凡,這九死根本就是形同虛設,倒是這一生卻被發揮得淋漓盡致!

到底是怎樣的神通才能做到如此地步?以他近三百年的閱歷,也一時沒能想個通透!

而羅凡未嘗不比對方更為震驚,實是因為方才那一劍,是他將向雨田攻來的數百劍中,被他化解的部分氣勁吸收儲存后融為一體,接著吸取四周圍天地元氣,再加上自身真氣,三方合一的全力一擊!

也就是說這一劍是他謀劃了數百劍之後,專為屠向雨田這條魔龍的逆天一擊!

但羅凡卻絲毫沒將自己的震驚顯露出來,而是冷笑道:「這一劍如何?若是向兄你撐不住了,可以就此認輸1

向雨田冷哼一聲,反唇相譏道:「羅兄只怕比我傷得更重吧?若此時認輸,向某還可饒你一條生路。」

羅凡哈哈一笑道:「向兄中計哩,向兄莫不知曉我長生訣最大的功效便是療傷么?等在下恢復過來,便是向兄授首之時1

「羅兄以為向某會給羅兄療傷的機會么?」向雨田斜飛往上,直抵離地面近三丈的高空,下臨深達數丈的大坑。

劍光電閃。十餘丈距離向雨田轉瞬便凌空渡過,懷古劍豎斬直下!

舉劍相迎,羅凡可不會告訴他自己在這樣高強度的戰鬥中亦有同時運功療傷的能力,這都是平日里無論是走路吃飯都分心練功。經過大量的苦練而鍛鍊出來的,若換做他人,不走火入魔才怪!

只是在這時候,絕不能讓向雨田刻意以精神力干擾羅凡心神,否則真該走火入魔!

是以絕不能讓向雨田這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看出半點端倪,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只是在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中想要藉機療傷便已經很難辦到了,何況還有將向雨田騙過,這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

心念電轉間,手中亦絲毫不慢,兩柄寶劍以一種似乎全不等同於這個世界的速率不斷交擊!

「嗯?」羅凡只不過一瞬間的分神。雖然這時間極短,但已經足夠讓向雨田察覺到並加以利用!

一聲厲嘯,向雨田手中長劍生出磁石吸鐵般的強大吸力,將君子劍整個貼在懷古劍劍鋒之上,頓時讓羅凡劍勢的所有變化都使不出來。繼而平穩地一掌朝羅凡側頸削去,毫無花巧,卻有橫掃千軍的霸道氣勢!

雖然這樣的變化實在有些突兀,但仍未瞞過羅凡的雙眼,只是看出來是一回事,趕不趕得及又是另一回事,就在掌鋒及身的一瞬間。只見羅凡雙腳以一種極為細碎的步子踏動,整個身影飄忽不定、如夢如幻,給人一種恍若不在人間之感,竟硬生生地將這一掌避開了去!

只是如此一來,倉促接招之下卻是讓羅凡明顯落入下風!

向雨田寸步不讓,攻勢愈加凌厲狠辣。迅若電火的數劍已將羅凡逼至崖便,羅凡索性一步后躍,繼而飄向遠方的另一處山頭,逼迫對方比試輕功!

需知羅凡向來對自己的輕功極有信心,再加上向雨田乃是攻方。每一次與羅凡交手皆會受到反擊之力從而影響速度,即便向雨田的輕功並不比羅凡若,也不可能有能力窮追羅凡不舍!

飛出數十丈后,向雨田頓時陷入兩難處境,繼續追擊,若導致自己最終後繼無力,便要被對方當成活靶子攻擊,若不再追擊,又實在可惜了這一次機會!

但最終向雨田還是毅然作出決定,以一招極為精妙的劍式與羅凡互拼一擊,落在兩峰之間的一顆松樹之上,而羅凡則御風飄向另一處峰頭,危機頓解!

這若是在平地上,羅凡已經可以認輸了,但羅凡卻合理利用地形與自身優勢,硬生生地將局勢扳回,且找到了回氣療傷的機會!

這實在是讓向雨田有些意外,因為在輕功上,無論是速度還是閃避,他都不輸於羅凡,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但若論御風,便該輪到他傻眼了!

他哪知道羅凡的輕功中會記載專門御風的法門?而長生訣更是契合天地感悟天地的不二法門,因此又叫羅凡學到了鳥類御風的竅門,這本就不該是凡人想的東西,是以向雨田這兩百多年他也沒琢磨出多少頭緒來。

這回該輪到向雨田頭疼了,因為他若對羅凡造成的傷勢非是致命傷,那麼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將傷勢恢復過來,自己還無法阻止!

「那麼,用『血解』吧。」向雨田沉如萬載寒冰的臉上沒有發生任何錶情變化,心中卻是已經有了計算!

倏地一個縱身,十餘丈一躍而至,更在羅凡身前丈許高處強攻而來!

向雨田用劍的境界恐怕不比羅凡低,甚至猶有過之,他的每一劍皆是劍隨意轉,揮灑自如,給人一種空靈飄逸的感覺,劍到了他手中似是活了過來般!

但羅凡似乎全不放在心上,整個人的狀態似乎又回到了最初交戰一般,輕鬆寫意!

更另向雨田不敢置信的是,每次當他想以傷換傷,使用血解秘法時,羅凡都會像提前知曉他的意圖一般,避開他的謀算!

『血解』乃是向雨田獨有的秘法,能借失血催使血脈運行,倏忽間提升功力,另經過他這許多年的改良,其副作用更可延後發作!

但羅凡全不入瓮,向雨田哪還能不知道自己的謀算已被看穿!

這不由讓向雨田生出一種要不要自己砍自己一刀的可笑想法來!

但這數百年的遊歷與研究,他的底牌又何止兩百年前那些?

二人互拼一劍,向雨田倏地退出數丈開外,喝道:「雖然『七龍聖極』還未徹底完成,但今日若不讓羅兄你提前見識一番,只怕還真拿不下羅兄1

「原來向兄還留有其他的手段么?」羅凡洒然一笑道:「正好讓我試試『心劍照影』的極限在哪。」

從表面上,兩人都無法看出對方的極限在哪,向雨田即便無法發揮巔峰期的實力,但畢竟數百年的底蘊在那裡而羅凡的武功,則是遇強則強,否則若憑他本身的內功修為來與向雨田決戰,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懷古劍被插在身前,只見向雨田雙手聚攏,在身前結出七個羅凡見所未見的手印!

懷古劍劍身上那古怪至極的秘族文字便好似一個個活過來一般,遊動劍身之上,但仔細一看,卻又發現它們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這種感覺著實古怪至極!

緊接著整個天地都暗了下來,天邊的朝陽似被烏雲遮擋,抬頭一看,這哪是什麼烏雲?竟是遮天蔽日化作黑煙狀的魔氣!

不過片響,整個山頭皆化為一片鬼影惶惶的魔域,其中陰風陣陣,空氣更粘稱化不開的泥漿,羅凡的行動大受影響!

甚至身處其中,能感到連呼吸都有些困難,這實在是邪門詭異至極!

見到這種邪異的奇景,羅凡卻如同一個旁觀者一般,冷眼面對所發生的一切,同時緩緩開口道:「我道是什麼鬼東西,這類玩意兒,比起天魔氣場只怕還有不如,若向兄只會校人的玩意兒,請恕小弟不奉陪了1

向雨田不由失笑道:「請羅兄有點耐心好么?」

羅凡抱臂而立,一副悉聽尊便的樣子,似乎在說: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實則羅凡當然沒可能這樣自大,只不過因為對方言明這套武學還屬於「未徹底完成」的狀態,因此心中才生出些許想法來,這些想法或許正是打敗向雨田的契機,但是否真正可行,還需確認過才知道。

當然,羅凡心中也能夠確定向雨田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武功還未施展時便被別人給打斷了,雖然他此刻故意讓他人覺得這門武功逝過程慢吞吞的,但羅凡如果真這麼認為,只怕迎接他的將會是致命的打擊!

若非如此,他研究這門功夫還有什麼意義?

接下來的七個手印,似乎與先天的手印敲相反,印畢,向雨田忽而哈哈大笑道:「羅兄真箇愚蠢至極,竟坐視向某將整個功法施展出來,今次羅兄輸定了1

羅凡嘴角一撇,冷笑道:「向兄在動用這勞什子魔功之前,竟還要通過言語來挫在下的銳氣,看來這功夫也不過如此。」

還未動手,二人便已從言語上開始交鋒,唇槍舌劍,亦不過如此。

向雨田冷喝一聲道:「既然羅兄還兀自不知警醒,便請羅兄自行體會一番吧1

就在這時,羅凡心中突如其來地感到一陣心悸!

陽神示警,心血來潮!羅凡瞬間意識到這絕非一般的凡間絕學,若一個不好,很可能便是屍骨無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