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91.各顯神通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無隙不窺的猛攻狂擊,整個峻極峰幾乎都被劍擊和劍氣破空之聲填滿了,但君子劍依然只是不慍不火地遞出每一劍,即使在其中經歷了數次險死還生,化解了無數潛藏的危機,依然穩固如初,便好似一快韌性極佳的精鋼,任人如...

向雨田發出如龍吟於深淵的呼嘯,起始時僅可耳聞,旋即變成如暴雨狂風般,充天塞地的驚人嘯叫,同一時間向雨田旋轉起來,懷古劍化為繞身疾走失去了實體的光束,就於此虛實難分的當兒,光芒離體而去,挾著令人如入冰窖的寒冷勁氣,橫空直擊羅凡!

身隨心動,心到、意到、手到。只見羅凡足一斜,身一偏,手中君子劍向前虛擊,陰陽二氣自劍身溢出,圍繞劍身化作一片灰色氣旋,正面觸上向雨田電射而來的長劍!

「咻1

懷古劍來勢一偏,恰到好處地在羅凡側身時貼身劃過,繼而矯若游龍般流轉於羅凡周身,卻是每每改變方向,皆被羅凡提前得知而隨之作出改變,環繞幾匝之後,絲毫沒有進攻的機會,最終羅凡長劍一盪,懷古劍電射而回!

破空一劍,緊隨其後橫削而來!

卻見懷古劍猶在空中時便已經生出了變化,劍身旋轉,正在君子劍斬上的當而,懷古劍回到向雨田手中,豎直向下,極為精準地擋在君子劍之前!

火花閃耀之後,兩劍卻是並未分開,向雨田只感到劍中一股致寒的陰氣通過劍身朝自己經脈內湧來,擋住之後,又一股炙熱的真氣接踵而至!

待得悉數擋住,又另有一股陽屬性真氣如同利箭一般直射向雨田經脈之內,竟有種模仿弓箭以陰勁為弦以陽勁為箭的感覺,射出的陽勁銳利霸道異常,才不過轉瞬之間,真氣一共生出三種變化!

但向雨田何許人也,沉若深淵的滔天魔功化作漫卷的洪濤,瞬間將所有真勁悉數絞入其中,倏忽間,向雨田便化去羅凡透劍攻去的三重真勁!

雙劍同時一震,將對方震開。兩人如潮水般退卻又旋即如潮水般湧上,瞬間交手三劍!

雖是看似硬碰硬的三劍,但羅凡手中君子劍卻每每擊在對方力道薄弱之處,讓敵手的每一擊都未竟全功。竟是絲毫未落下風!

向雨田的懷古劍橫掃羅凡,乍看似是平平無奇,可是配合他的步法劍勁,卻有令人躲無可躲的威勢,深得大巧若拙之旨!

手腕一翻,君子劍以攻對攻同時斜斬而下!

劍風呼嘯而下,劍鋒僅距毫釐,眼看兩人便要同時屍首分離,落得個同歸於盡的下場!

不知何時,君子劍劍鞘竟是跳飛起來。幫羅凡擋下這一擊!

而向雨田則手腕以一種奇異的狀態抖動,劍柄斜撞,亦同時將羅凡的長劍撞偏!

這看似兩敗俱傷的一擊,卻是以雙方都留有後手化解而告終!竟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誰都占不上分毫便宜。

向雨田疾退往三丈開外,劍鋒仍是指著羅凡,大喝道:「羅兄果可作為我的對手,更教我大感意外,連續兩次封擋我的必殺技,令我只好改變戰略,再不和你比拼招數變化。而是和你比拼速度和反應,在這方面,向某還從未輸過1

向雨田故意裝作輕鬆悠閑地朝羅凡走過來,步子緩慢,卻有一種奇特的韻律,便好似催眠師手中的水晶擺針。一波一波如潮水般侵襲羅凡的意識!

羅凡瞬間洞穿他的意圖,這並非如他所說的比拼速度、反應,而是逐漸提升羅凡精神上的壓力,攫取羅凡的心神,一步步試出羅凡的薄弱之處!

但還未另羅凡迷失在他精神的海洋中。便見羅凡雙目陡然化作兩柄直刺人心的利刃!

「鏘1

利劍出鞘的聲音瞬間蓋過了周圍一切聲音,一柄似實還虛的劍影自羅凡面前疾射而出,切割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直奔向雨田!

「意劍?」向雨田古井無波的面容也不由露出一絲訝然,向後一個翻身,劍影幾乎貼著他高挺的鼻尖劃過,與此同時,羅凡步子往前一跨,便好似縮地成寸一般數丈距離一步跨過,長劍臨身!

「1

手掌一拍地面,就在劍鋒即將刺入他背心的一剎那,向雨田左腿前屈,化作一道幻影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后發而至,以腳代手撥開劍鋒!

彷彿無論是攻是守,都已經融入他生命的本能,反應之快,速度之快,連羅凡亦不得不為之咂舌!

但這並不能影響羅凡的出擊,只見君子劍在半空猶如一條黑龍盤旋一匝,通過一個化力與蓄力的過程,再次回削向雨田,但就在這一劍攻出的途中,向雨田又有變化,且是最詭異莫名、使人震駭的變化,盡顯他數百年魔功的離奇怪誕。

「鐺1

只見向雨田整個身軀扭曲成為一個古怪的形狀,懷古劍以一種不可能的角度攔在君子劍劍鋒之前,陰陽二氣一冷一熱同時通過劍身鑽入對方體內,卻又被向雨田這奇異的劍勢帶動,在向雨田體內遊走一匝,與他的魔功一道反送而回!

「」地一聲猶如開山裂石般的巨響,山搖地動,沛不可當的內力猶如開閘的洪水往羅凡經脈中倒灌而來!

羅凡猶如一片被狂風颳走的秋葉般飛速飄退,羅凡身前的空間便好似凹陷進去一般,如爆炸般湧向周圍的氣浪竟是猛地一個收縮,有如長鯨吸水詭異至極地被吸入其中,再無聲息,其情形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向雨田似乎並不打算給予羅凡半分喘息的時間,只見他身體外露的部分,看得見的如頭臉和手,竟忽紅忽白,不住更迭,變換的速度不住加快,到最後便像迅速地以紅色和白色閃爍著,情況令人打心底生出寒意。

劍氣猶如跗骨之蛆一般攻出,他的劍氣同時生出變化,一道一道的劍勁,像重重浪濤般卷涌而至,威力不住加劇增強,驚人之極!

羅凡神色依舊淡然,彷彿這狂濤駭浪般的攻勢在他眼中全不存在似的,每一劍每一擊,皆恍似經過精心計算,卻又讓人感到渾然天成,詭異的是他的一舉一動都沒有半分或迫人或凌厲的高手氣息流露出來,若真要形容的話:游魚之於大海,飛鳥之於九天,任他狂濤駭浪,任他罡風凌冽,真箇要用水淹死游魚,風刮斃飛鳥,實屬難為!

劍擊之聲不絕於耳。

向雨田化為一個沒有實體的鬼影,寶劍可從任何角度、位置攻去的死亡威脅,以水銀瀉地、無隙不窺的猛攻狂擊,整個峻極峰幾乎都被劍擊和劍氣破空之聲填滿了,但君子劍依然只是不慍不火地遞出每一劍,即使在其中經歷了數次險死還生,化解了無數潛藏的危機,依然穩固如初,便好似一快韌性極佳的精鋼,任人如何將其壓彎,亦沒能真箇將其折斷。

向雨田退開兩步,叫了一聲「好」,重整陣勢,又一劍搠胸而至,他的魔功便好似幽深無際的北冥一般,無窮無盡,不知其深幾許,亦不知其廣幾何,懷古劍直貫而來,威勢不但絲毫不減,更越來越強,穿石走沙,搖山動岳,攜裹鋪天蓋地的沙塵,勢如狂龍出淵,咆哮而來!

在這如山似岳的氣勢中,羅凡便猶如一點風中殘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忽然羅凡整個人都空空洞洞,便好似整個身軀皆被掏空一般,緊接著一股絕強的吸力在羅凡身前產生,周遭空氣竟都被這能量黑洞一般的吸力鯨吸而空,給向雨田的感受便好似天魔功、邪帝舍利等數者合一!這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奇功!而對方卻是想使就使,將數種神功融為一體如吃飯喝水一般自然且理所當然!

他當然不會知曉羅凡下的苦功與其心法的神妙。

隔空刺來的懷古劍也在這一吸之下再次加快速度,這對一般人來說,絕對是找死的行為!

就在整個空中彌散的空氣與內勁皆吸無可吸的時候,這個空洞漸漸縮小,漸漸壓縮,最終凝聚集中於劍鋒之上,整個君子劍順勢退後,一聲低喝,手中極為龐大,彷彿完全非人力所能及的龐大動能帶動君子劍前刺,詭異的是這樣的一劍竟激不起半點氣爆聲響,便彷彿方才那一片能量空洞真將整個空氣都吸得一滴不剩,羅凡終於再次主動出劍!

且是完全硬碰硬,毫無半點花俏的一劍!

劍尖猶如兩道流星在天際相撞!

四周的光線似乎同時消失,無論是天地山川雲海,亦或是天邊升起的朝陽亦同時沒了蹤影,餘下的只有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兩劍相擊的撞響並未如約而至地響起,而戰圈中心處卻是現出一點強烈至今人不能直視的烈芒,接著是激雷般的爆響。

「啪1

兩劍的劍尖相觸之處竟陡然生出一道猶若驚鴻的霹靂,繼而轟然炸裂,那種威勢與震撼,絕非任何辭彙可描述而出!

空間好似裂開一條縫隙,激起充塞眼前天地向四方激射的烈芒,兩人同時往後拋飛,便好似無邊的黑暗同時將二人吐出來一般!

羅凡已經命人將山道的入口把守起來,任何人皆不允許上山,只是在山腳等待的所有人此刻都感到整個山體一陣搖晃,連山腳都能清晰感受,所有人的視線瞬間集中於遙遠的山巔之上!焦急地張望雲霧繚繞的山頂,卻又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芷若等雖想上山查探情況,卻又擔心因為打擾到羅凡而致使其此戰戰敗,一時間卻是猶豫不決。

ps:

感謝v唯一本尊、☆清溪流泉☆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