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90.皇龍爭霸!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聽李世民神色淡然地道:「我本以為這柄劍我一輩子都不會再次動用,直到遇見了羅兄你,咦~羅兄似乎認識此劍?」 羅凡面色平靜地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劍上所刻。是否為秘族文字?懷古劍,對么?」...

只聽宋缺忽然吟道:「人所稟軀!體本一無,元精雲布,因氣托初。陰陽為度,魂魄所居。陽神日魂,陰神月魄;魂之與魄,互為居室。神者,魂也,可見人人皆具陽神,陛下所說陽神不死,著實讓人無從理解。」

羅凡訝然看了宋缺一眼,笑道:「閥主好見識,不過道家有言,識神死,元神生,識神便是陰神,也就是後天之我,元神便是指陽神,是先天之我,它通常是不管事的,而某些修為驚天的武者卻能通過陰神溝通、甚至融合陽神,同時修鍊它,讓陽神管事,這便是道家所說的金丹,魔門所言魔種,亦或是閥主所言之無意,只是稱呼不同而已。但陽神行事便如天道般飄渺難測,雖人有陽神,但非大智慧,大神通者難以駕馭。」

雖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但實則封建社會本就是君權神授,這些事情雖然在他人眼中虛無縹緲,但也不會像現代一般覺得封建迷信。

「識神死,元神生」並非指真箇死亡,而是指摒棄心中雜念與不純的念頭,才有空隙讓元神出世,這便是人的靈感為什麼總出現在不經意間。

所以宋缺的無意,也並非毫無章法地亂打,有意無意其本質便是陽神陰神的分工協作,可以這樣理解,陽神是陰神通往天地的橋樑,而陰神則掌管陽神通往人體的門戶。

因此陽神陰神分工協作便可稱之為於天人合一。

……

古代《詩經》稱「嵩高維岳,峻極於天」。嵩山是歷代帝王將相祭岳封禪的主要活動場所。

整個天下間,亦只有此處才夠資格讓二人作為一爭天下的決戰場地!

嵩山,峻極峰。

地到無邊天作界,山登絕頂我為峰!

李世民一身黑衫,腰挎長劍,背負雙手,瞭望腳下壯闊無邊的雲海,旭日東升。金雲騰祥,放眼望去,只見萬里雲濤如浪,便好似有蛟龍藏匿其中。興雲布雨!又好似有仙即臨,霞光裊裊,勝景全然不似人間!

就在這一時刻,李世民身旁極為突兀地多出一個人來,就好似憑空長出來的一般!

一襲白袍,便好似取雲氣之精而成,肆意而瀟洒。

烏黑如墨的頭髮隨意地散落肩頭,不加以任何贅飾,卻勝過任何刻意的裝飾,漆黑而幽深的眸子似能將整個雲海裝入其中。比這無邊無際的雲海更為廣闊無垠!

「行到山窮處,坐觀雲起時」寫意中,又包含著胸納天地的豪情!

「極少見到李兄佩劍,未想到今日竟以劍來與在下竟逐天下1羅凡淡然的聲音率先開口道。

羅凡這話看起來平平常常,並沒有什麼不妥。但卻是藉此引出他心中爭奪天下的不純粹的念,讓其心有旁騖,高手之間過招,本就是毫釐之爭,若武念不純,其結果可想而知!

只見李世民將長劍從鞘中拔出,乍看時平平無奇。但見劍上刻上一行像十多條小蟲爬行的古怪文字,卻又是古怪至極,只聽李世民神色淡然地道:「我本以為這柄劍我一輩子都不會再次動用,直到遇見了羅兄你,咦~羅兄似乎認識此劍?」

羅凡面色平靜地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劍上所刻。是否為秘族文字?懷古劍,對么?」

李世民哈哈笑道:「看來羅兄心中早已有底,是否因為《邊荒傳說》已經落到羅凡兄手中呢?倒是無需向某多費一番心思!羅兄是否想聽聽在下的事情?」

《邊荒傳說》本就被記載而流傳於世,最終落於南北朝時宋帝劉裕之手,雖無人知曉是否流傳至此時。但對方有如此懷疑也並不奇怪。

而此人竟正是傳聞中已經走火入魔或已經飛升而去的一代「邪帝」,數百年來魔門第一人向雨田!

羅凡點頭道:「這不失為我今日來的一個目的,只是讓在下不解的是向兄當初不是毫無告知在下的興趣么?」

向雨田微笑道:「若只是螻蟻之輩,如何能引起向某多費唇舌的興趣?」

接著又聽向雨田道:「雖然不知羅兄破碎金剛這四個字從何聽來,但破碎虛空的秘密想必羅兄也知道不少。」

羅凡點頭道:「確實如此。」

向雨田道:「既然羅兄已經知曉邊荒集發生的事情,那向某便從那之後說起。自邊荒集之後,我雖未達到燕兄那樣想走便走的境界,卻也有把握破空離去,也因此,向某反倒不著急起來,開始遊歷天下,不斷探尋這世間的秘辛。而當這世界的面紗亦一層一層逐漸被我揭開,亦讓我一次一次地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趣味與快樂,只是日復一日的探索,持續百餘年後,慢慢讓我感到失去了以往的樂趣,我當時也以為該是我破空而去的時候了,但卻因為一次意外的遭遇,讓我繼續留了下來。」

羅凡略一沉吟,問道:「莫非是戰神殿?」

向雨田點頭,雙眼四射著湛湛的神光道:「確實是戰神殿,當年我追殺了空,結果二人卻誤打誤撞進入其中,那是向某一輩子也未見過甚至沒有想到過的奇景,我本以為這世上再也沒有能夠引起我情緒波動的事物,但身處其中,才知道自己錯得何其離譜!那便好似是另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地底湖更像個無邊無際的大海,充滿各式各樣的生命,例如發光的怪魚群,在掩映紅光的湖水裡,成千上萬的聯群出沒,又或似蛇非蛇的怪物,有無數觸鬚的大圓球形,擦身而過的巨形怪鰲,甚至還有人首魚身的怪魚,恰如傳說中的鮫人,千奇百怪。但最使我震驚的卻並非於此。」

接著向雨田一雙虎目迎上羅凡眼中奇異的神光道:「羅兄既然知曉破碎虛空與破碎金剛,可知何種更為精要?」

羅凡不假思索地道:「破碎虛空既然連虛空都能斬碎,應當更為精要才對。」

向雨田不由一陣大笑,隨即一字一字地道:「原本向某亦作如此想,但實則能令黃帝之師廣成子都留字以作紀念的破碎金剛,怎同凡響?蛻去凡體成仙身,打破虛空可見神,成與見一字之差便造就了天壤之別,這絕非是一般的坐化,乃是成就了廣成仙師金仙果位的重要一環1

「向兄的意思是說……」羅凡忽然想到《邊荒傳說》中明確記載了破碎虛空時肉身將被毀滅,且以元神形式進入另一個空間,原本羅凡以為飛升都是這樣一種情形,但現在聽來,並非完全如此。

隨即只聽羅凡淡淡地道:「這便是向兄為何一定要爭奪帝位的緣由對么?這卻更令在下想不通了,帝位與破碎金剛之間又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呢?」

向雨田油然道:「帝位確實與破碎金剛沒有必然的聯繫,有關係的是整個天下的皇龍之氣。」

隨即向雨田又道:「羅兄只需贏得向某手中之劍,不單天下唾手可得,向某亦將真正破碎金剛的方法告知於羅兄如何?」

羅凡不由仰天長笑道:「我道向兄為什麼告訴我這麼多,原來卻也是為了『攻心』二字。可惜向兄的算盤打錯哩,心外之物對於羅某皆屬虛妄,根本無法令我心動,倒是現在的你,無法發揮當年最巔峰時的實力了吧?看劍1

卻原來向雨田這番話亦是為了讓羅凡心中生出挂念,以致武念不純,令他有可趁之機!

「鏘1

長劍出鞘,依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劍,卻猶如將整個雲海朝陽乃至天地納入其中,不過一記直刺,竟能令人生出一種「小天地萬物眾人,唯我獨尊」的感覺來!

卻原來在對話的這一小段時間裡,羅凡已經將整個人的勢蓄積到了巔峰!

二人說話皆是虛虛實實,虛中帶實,實中有虛,真正是否有被外物影響到,只有觀其出招才能知曉!

「當1

兩劍像磁石吸鐵般黏在一起,接觸時爆起耀眼的火花,兩人立處的山頭像被暴風刮過,土屑往四外激濺。

劍擊聲回蕩於整個山巔上的廣闊空間,讓天邊的雲海朝陽也似黯然失色!

劍分。

向雨田往後移兩步,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再不是先前的友善模樣,雙目精芒閃射,逐步把體內真氣的運轉推上高峰,這預示著對方亦未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懷古劍遙指羅凡,不住顫震。

魔種!

羅凡清晰無誤地感應到他的魔種。在向雨田催發魔功下,魔種似從沉睡中蘇醒過來,開始活躍,同時主宰了向雨田的靈智,令他變成了無情的魔君,一個可怕的對手。

這方是「邪帝」向雨田真正的本領!

無窮無盡的魔功威壓之下,羅凡便好似面對一頭蓋世魔龍的凡夫俗子,渺小得讓人絕望!

但羅凡竟是夷然不懼!

何謂屠龍之術?人在巨龍面前何等渺小,是以非以小搏大,以弱勝強之蓋世神通不可稱之為屠龍之術!

此時羅凡便如驚濤駭浪中的飄萍,一襲白袍被狂卷而來的颶風吹拂得獵獵作響,一頭烏絲更是雲卷而起!

他的形式看似危險,卻實則或飄無定點,或因勢利導,讓對方猶如驚濤駭浪般的氣勢威壓全無著力之點!

ps:

感謝天&*&古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