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88.兵道武道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7-11 04:24  |  字數:3360字

夜幕降臨,李世民的先頭部隊終於來臨!

只見這些人皆是一襲黑衣,身材魁梧,有的金髮碧眼,有的褐發黑眸,顯然不是中原人士,極有可能是突厥可汗派來的死士!

「撲」地一聲,一根疾矢飛過,那為首之人整個腦袋竟如同西瓜一般爆碎開來!

在這黑夜之中,跋鋒寒弩箭的準頭依然極佳!

這般場面,若是一般精銳,只怕早已心驚膽戰,生怕下一個腦袋爆碎的便是自己,但這群死士依然保持有良好的素質,在跋鋒寒接二連三的射擊之中,亦沒有出現太多的騷動,依舊不依不饒地向前方衝去!

黑暗中只見刀來箭往,這群死士皆是精銳中的精銳,無論是無人心理素質,亦或是戰鬥力皆是上佳,即便有跋鋒寒、李靖等人,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肅清的!

戰至正酣,無人發現的是,林旁的一處草叢中,借著半人高的野草與夜色的掩護,更有林中死士吸引李靖等人的注意力,一眾僧兵躍出叢林。

林中各處,樹枝上、大乾軍的斥候無聲無息地躺下,口鼻眼耳的血跡還未乾枯,顯是武功修為極高的高手以絕妙的內勁震斷其心脈而亡!

一襲黑色輕甲的戰士自林間魚貫而出,竄入草木之中。

「點火!」一聲呼喊,震天的蹄響猶若沖陣的號角,當先躍出的是一頭頭角綁利刃,尾上烈焰滾滾的火牛!

千牛競奔。其聲如雷!呼喝聲起,數百武藝高強的僧兵盡然有序地隨之衝上!

南陽黃牛本就是我國五大良種黃牛之一。其特徵主要體現在:體軀高大,力強持久,肌肉發達,行動迅速。

洛陽與襄陽之間本就是南陽附近,火牛陣是再適用不過了!

瞭望塔上消息傳下:西南方向有情況,是火牛陣!

命令如流水一般發下,坐鎮火藥庫的沈落雁從容下令道:「火牛陣,定是沖著我們來的。刀盾衛上前,弓箭手列後,洪水旗分取兩翼!」

黑旗飛處,五百名頭裹黑巾的洪水旗下將士搶進兩側。這洪水旗所攜家生,共是二十部水龍,又有噴筒、提桶之屬。

「噴水!」幾百名將士手持陶質噴筒,幾百股水箭向火牛身上射了過去。眾人鼻中只聞到一陣酸臭。卻見那火牛一遇水箭,立時跌倒,狂叫悲嗥,頃刻間皮破肉爛,變成一團團焦炭模樣。

洪水旗所噴水箭,乃是劇毒的腐蝕藥水。系從硫磺、硝石等類藥物中提煉製成!

黃牛尾上的火焰悉數澆熄,即便還剩幾匹未亡的火牛闖入,也被盾兵擋住!

但這些黑甲戰士個個皆是以一當百的高手,刀影重重,在戰場上橫衝直撞。

只是這些毒水猶如雨點般灑落而下。終究有不少沾在這些黑甲戰士身上,一陣慘嚎連連。即便武功高強者,也撐不了多久便往地上倒去!

……

一夜之間,李世民的攻勢猶如流水般無孔不入,而羅凡卻見招拆招,以逸待勞,戰局瞬息萬變,但任它如何變化,皆瞞不過羅凡一雙猶若洞徹虛空的雙眼,雙方便好似比武過招,以快打快在一夜之間攻守來往,攻方攻得疾迅如風,全無定勢,守者守得穩固如山,從容不迫,不過一夜之間的較量,幾乎包含了古往今來諸般兵法精髓,或奇或險,或虛或實,一眾將士只覺得今夜這一戰,遠超以往的強度與力度,說是古往今來最為豐富精彩的一戰亦不為過!

直到東方漸白。

「咻!」一支信號彈升上天空,炸出一蓬紅色的花火,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住,這是最高級的求援信號!

一支沾滿火油的火把划出一道絢爛的弧線,落往囤積火焰的營帳上,只要營帳著火,那便是再也無人能有回天之力!

森寒猶如自九幽而來的刀氣橫跨灰暗的虛空,瞬間將火把劈飛兩段!

「未想到連你了空也自甘捲入這天下紛爭之中?」紅色頭巾,紅色鎧甲,一把天刀縛於腰間。如戰神下凡般的宋缺卓立營前。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了空一襲仙風道骨的白色僧袍,立於夜色之下,俊逸不凡的面龐上露出一絲悲憫的神色道:「如若洛陽城破,我寺定遭戰火所毀,於情於理,貧僧皆有出戰的因由。」

宋缺一雙虎目掃過氣喘吁吁的徐子陵與面色蒼白的沈落雁道:「這裡便交給宋某吧,小陵,帶沈軍師下去休息。」

徐子陵恭恭敬敬地道:「那便有勞閥主了。」

「鏘!」

天刀出鞘,宋缺刀鋒直指地道:「聽陛下所言,大師的武功尤在寧道兄之上,大師可真算是深藏不露,亦同時讓宋某激動乃至興奮不已!」

與此同時,大量的甲士從城中湧出,排兵列陣,以玄甲軍為首,蓄勢而發!

警報的尖嘯聲響起,羅凡一方所有兵將,整裝待發!

大乾軍皆為白袍黑甲,虎踞中軍,宋閥紅巾紅甲,列於右翼,江淮、巴蜀二軍為左翼,火把猶如星火,點亮整個黎明之前的灰暗,嚴陣以待!

羅凡與李世民的軍隊相駐與一個安全的距離,兩軍對壘,隔空遙望,終於到了王對王的時刻!

騎兵又名離合之兵,因其能離能合,速散速聚,百里為期,千里而赴,出入無間,急疾捷奔,所以為決勝之兵也,此時李世民的主力便以騎兵為主,以速取羅凡中軍為要來遏制火炮的威力!

兩軍交戰,致勝因素有四,就是「陣、勢、變、權」四要,而以「陣列」居首。

出無窮之變,或伏或起,或正或奇,似整不整,似亂不亂。合亦成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