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86.兵臨城下!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便一道來投了。」 「竟有此事?」羅凡面露訝色道:「多謝突利兄告知,既然此事我已知曉,此次保管讓他有來無回1 此次李世民既與趙德言的師弟梁師都結盟,又得突厥相助,還收編了寇建德的不少軍...

就在出征之際,又有衛士來報,說是有故人相訪。

羅凡欣然道:「快快有請。」

不多時,還未見人,便聽得一聲長笑道:「如此盛事,竟不邀請我跋鋒寒,陛下莫非瞧不起我跋某人不成?」

羅凡哈哈一笑,上前相迎道:「只因老跋你神龍見首不見尾,此事可不能怪我,咦~」

只見另有二人與跋鋒寒一道,只見其中一人身形健碩,形容威武,不是突利更有何人?而另一人,則是風li倜儻的侯希白。

羅凡奇道:「突利兄何以會與跋兄一道?」

突利上前躬身行禮,繼而苦笑道:「陛下可知頡利可汗得知趙德言死於貴國之手時,大發雷霆,已經與李閥聯手,更秘密調遣金狼軍入關,為的便是給陛下致命一擊呢?現在頡利已經容不下在下,恰巧在逃避金狼軍追殺途中遇見跋兄,便一道來投了。」

「竟有此事?」羅凡面露訝色道:「多謝突利兄告知,既然此事我已知曉,此次保管讓他有來無回1

此次李世民既與趙德言的師弟梁師都結盟,又得突厥相助,還收編了寇建德的不少軍隊,幾乎等於整個北方勢力的大集合,確實是來勢洶洶。

隨即又道:「看來二位的仇怨已然化解?」

跋鋒寒點頭道:「我與突利兄並無死仇,與我跋鋒寒不共戴天者乃頡利與金狼軍,既然突利兄有意投效陛下,我又何必阻攔?」

羅凡欣然道:「沒讓跋兄難做便好。」隨即又向侯希白道:「候兄何以至此?」

侯希白洒然一笑道:「連妃暄都願意相助。可見陛下確實是一善仁君主,希白恰好遊覽至此。一來見見故友,二來也想看看是否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地方。」

羅凡笑道:「承蒙候兄不棄。若候兄有此心思,自是感激不荊」

……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舉凡在戰略上有重要意義的城市,均是城厚牆高,溝河護城,易守難攻,能以少勝多。故以孫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羅凡對此更有全面深刻的體會。竟陵一戰,他是守城者,才能夠將炸藥、火油埋於城外,以逸待勞,以弱勝強,大破杜伏威江淮大軍。

即便羅凡有大炮這等攻城利器,也沒必要如此消耗,即便再怎麼兵強器利。攻城也得用人命去填,就像當年蒙古攻襄陽,在大炮與絕對兵力的支持下,也攻了那麼久。他囤這麼多兵可不是為了消耗在這上面的。

況且洛陽乃天下著名堅城,又據水陸之險,兼之李世民武功高強。精擅兵法,攻城絕非上策。

圍城為上。攻城為下,雖然洛陽這座雄城怎麼也得圍上個一年半載。才能使其彈盡糧絕,卻終究是一種消耗最小的辦法,羅凡已經打定主意,如果李世民不敢應戰,那麼圍城將是唯一的辦法,反正他不怕關中來的援兵,大炮架上來一個轟一個,來一群轟一群,又有襄陽這個補給站,水路不過兩天一趟,可算得上一條可行之策。

兵分兩路,宋缺、趙敏、李靖等率領騎兵步兵從陸路出發,襄陽之北,洛陽之南,千里之地皆是一馬平川的平原,無任何山川險要之地可守,最適合騎兵行進。

而羅凡則與小龍女、寇仲、徐子陵、跋鋒寒等則自水路攜糧草北上,由二十餘艘置有大炮的戰船護航,陣容強大,確保萬無一失!

羅凡一襲戎裝,卓立船頭。

寇仲和一眾將領,分立身後。

大地隨西沉的太陽逐漸昏暗。

這時數艘巡船加入護航行列,使船隊更為壯觀。

徐子陵忽然低聲道:「這河面似乎靜得有點不合情理,為何漁舟都不見一艘。」

左方燈光亮起,忽明忽暗,發出約定的其中一種訊號,顯示敵人的水師正作某種部署,並沒有像預期的前來搦戰。

幾人臉臉相覷,均感覺有些不妥。

一名水軍將領猶疑道:「前方末將已經探查過,應當沒有埋伏才對。」

幾個起落,羅凡躍上附近一塊可監視下方整個河道,又頗為隱蔽的嶙峋巨石,坐了下來。

在夕陽西下的美景中,但見危崖聳峙,穎水在兩山之間流過,河中水草茂盛,濃綠的水草把河水映成黛色,尤增丹山綠水的強烈對比。

數艘帆船剛好進入他的視野內,流水潺湲,林木清翠,時間在這剎那似停頓了下來。

這是一種與眼見完全不同的感覺。

動的不是帆船,而是羅凡和整個險峰山野的氣息,而流水的氣息則以另外一種速率運動著。

身形再次落入船頭,寇仲問道:「陛下,情況如何?」

羅凡雙眸猶若可洞穿前方的山壁與林木,淡淡地道:「前方數里處有一大片蘆葦盪,若有埋伏,李世民的水軍應當埋伏於此。」

眾人問道:「是否停止前行,待得明日天明再啟程?」

羅凡淡然如昔地道:「不必,我們若就此停下,便是告訴敵人我們已經發現了他們,不如現在前去攻他們個措手不及1

太陽已經完全落下西方遠山,羅凡眼中神光一動,嘴角微微泛起一絲冷笑道:「好強的氣,似乎與那日完全不同了??」

目極遠處,隱於蘆葦中的李世民面色一沉,隨即啞然失笑道:「羅兄的秘法果然神奇,你的實力倒與我感應到的全然不同哩,這便是你所謂的屠龍之術么?」

徐子陵忽而沉聲道:「我似乎隱隱感受到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羅凡點頭道:「我們已經被發現了,準備迎敵。」

陣型陡變,整個船隊橫在江中。奇怪得讓人完全看不懂。

一艘快艇率先自蘆葦盪中鑽出,遠處旌旗影動。大艦緩緩行來。

岸邊蘆葦不斷搖動,更顯示著其中埋伏著不少伏兵!

羅凡面色沉靜地道:「李兄。別來無恙。」

李世民淡笑道:「沒想到依然瞞不過羅兄的法眼,不過羅兄曾說過再見之時,定叫我李世民授首,現在是否仍有把握呢?放箭1

羅凡卓立船頭,面容平淡地看著迎面而來恍若鋪天蓋地的箭雨,開口道:「李兄試試便知道了,開炮1

船隻邊側木門打開,一管管黑洞洞的炮口展現在世人面前!

「轟1

猶如九霄雷霆般的炸響,宣誓著熱兵器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戰打響!

現在的炮已是經過大量時間的研製。比紅衣大炮更為強橫的火炮,恰好第一炮準頭極好,擊中一艘大艦的腰身,「1地一聲從中斷成兩截!

答驚!驚得下巴掉了一地。

這種情況實在是當世任何人想破腦袋都想不到的!

一連串的轟響,直接將所有人都打懵了,炮與箭的威力完全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在這連火藥都玩不轉的時代造成的震動更是不用多想!

射向羅凡這邊的箭雨頓時變得稀稀落落,而李世民那邊立刻化為一陣流星火雨,正值秋季。恰好蘆葦極易燃燒,原本作為掩護的蘆葦盪頓時成為一道烈焰的催命符,形式只在一瞬間便已經逆轉!

「撤退!立即撤退1數年的雪藏,一出世便將李世民打了個措手不及!李世民甚至都沒想明白這是什麼玩意兒。但他只知道再猶豫片刻這數千精兵便將悉數葬送在此!

船上士兵悉數張弓搭箭,士兵用的是反曲弓,軍官用的是較為精密的複合弓。弓箭手大多是趙敏通過蒙古的特殊訓練方法訓練而來,準頭、力道皆是上上之眩不過在逃亡的短短片刻時間內,便留下了大片屍體。李世民親自率軍前來偷襲羅凡的運糧部隊,最終偷雞不成蝕把米,首戰遇挫。

但火勢卻阻擋了羅凡繼續追擊,讓羅凡不得不在江面停上些許時間,羅凡索性下令泊船休息一夜,明日再啟程。

若論內外水陸交通的便利,天下沒有一個城巿可及得上東都。航船不但可駛進城內,還可抵達任何地方,除洛水貫穿其中外,還有東瀍河、西谷水、北金水渠、南通津渠、通濟渠、伊水、漕渠、道渠、重津渠、丹水渠與大街小巷縱橫交錯,車船相接方便無此。

洛陽的外郭城已然在望,氣象肅穆,雖李世民已經將洛陽外通的水道關閉,但羅凡依然可以通過水路直達洛陽城外,炮火橫陳,固若金湯!

李世民終不敢再打水軍糧草的主意,只得轉向陸軍。

待得大軍趕至,糧草悉數運於大軍後方,此時羅凡的陸軍約有近十萬,宋缺率領八萬嶺南軍,解暉等巴蜀聯盟率領五萬巴蜀軍,杜伏威那邊亦有五萬甲士,一共近三十萬大軍駐紮洛陽十里之外,號稱四十萬,來勢兇猛!

龍盤虎踞,勢吞萬里!

似李世民這等霸主級的人物,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用兵之道,以正合,以奇勝,正面對敵,羅凡可以無懼任何敵人,但若出奇兵,那便無法保證!

羅凡步步為營,先在南面城牆紮下營寨,與水軍相互呼應,同時建立瞭望塔,有望遠鏡在手,不難探聽到敵人的虛實。

ps:感謝浪天涯客童鞋的評價票

感謝咪咪小鳥童鞋的月票

對於更新這個問題,確實行軍打仗這類對地勢、地名都得把握一下,查資料攝慢了哈,人都查傻了……各位抱歉……

今天盡量二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