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82.日月相隕,仙門劍訣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出他對方的招式變化,側身朝他足間斬去! 羅凡陡然間感到楊虛彥體內的氣甚至不走經脈,而是以一種極為詭異的方式運行著,楊虛彥的速度在這一瞬間竟讓羅凡沒來得及瞧清楚,即使料敵先機,也已經來不及了!<...

來人正是許久未曾出現的「影子刺客」楊虛彥!

羅凡此刻完全沒有驚訝與愣神的機會,退後數步,連連運起為數不多的真氣將傷勢壓制下去。

至於吃藥之類,此時楊虛彥自然不會給羅凡機會。

一劍重傷兩名絕頂高手,昔日天下第一刺客的風采似乎又再次回到楊虛彥的身上!

楊虛彥陰側側笑道:「二位已是強弩之末,若是乖乖束手就擒,在下可以給個痛快。」

只見羅凡的神色依舊淡然如昔,從容地向一旁的師妃暄問道:「你可知道如果你不替我接下這一劍,或許你一直希望的,現在已經實現。」

師妃暄神情恬靜無波,秀目銳利似乎能洞穿一切地投向羅凡,卻並未從正面回答,而一宇一字的反問道:「莫非在羅兄眼裡妃暄真是一個是非黑白都分不清的女子么?」

羅凡不由笑道:「先前還打生打死,但現在我們兩人卻不得不聯手活命,這果真是造化弄人了。」

楊虛彥冷笑道:「莫非羅兄仍要逞強不成?」

羅凡傲然道:「楊兄可以試試1

點點劍芒自羅凡面前亮起,既瞧不到劍從何方擊至,更看不到敵人。

以細碎劍氣影響對手視力乃楊虛彥的拿手本領,影子刺客之名正是由此而來。

但羅凡依然不為之所動,淡淡道:「你該知曉這影響不到我1

「那羅兄倒是可以看看這些劍氣是真還是假1楊虛彥的聲音在四面八方響起,全讓人分不清方位!

羅凡運起心劍照影心法一看,只見這一片劍影竟每一柄皆是實劍,且氣勢逼人,羅凡相信這樣的一劍此時已經沒剩下多少內力的自己只消擦上一點,都難以消受!

羅凡被這密密麻麻的劍影逼得不得不後退!

「1

楊虛彥揮手間,羅凡身後的空氣竟化作實質,猶如一堵牆,且是銅牆鐵壁。切斷羅凡的退路!

「《御盡萬法恨源智經》!?」此次輪到羅凡露出驚訝的神色,《御盡萬法恨源智經》乃是大明尊教最高絕學,石之軒親口評價其神妙絕不下於《天魔策》,可化無為有。化虛為實,詭異至極!

楊虛彥另有一重身份為大明尊教原子之一,自然有資格修習《御盡萬法恨源智經》。

楊虛彥再次冷聲道:「羅兄倒是好見識1

一道凝練至極的劍芒從側旁刺來!

雖然羅凡見不著他的身影,但他的全身的氣卻早已出賣了他,竟對眼前的劍影不管不顧,挺劍朝楊虛彥手腕直刺而去!

「咻1

一劍破空而至,正是師妃暄的色空劍,二人先前全未經過演練,此時卻默契至極。

楊虛彥亦未料到對方對戰場局勢的把握如此準確,如果師妃暄色空劍猶豫上那麼一絲。亦或羅凡這一劍的計算稍稍有那麼一點誤差,僅這一招,便要飲恨在此!

而此時他卻是發現這一劍若是刺下去,自己的手腕會先一步撞上對方的劍鋒!

楊虛彥仗著對方內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手腕輕輕一晃。似乎要就此避開羅凡的劍鋒。

就在此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竟無論楊虛彥如何改變手腕遞進軌跡,羅凡的劍尖始終指著他手腕上的命門!

楊虛彥不得不收劍變招,倏地劍往下壓,斜指羅凡,似攻非攻。右手卻朝羅凡拍去,本來白凈修長的手在剎那間由自轉紅,恍若一隻血掌,詭異邪惡至乎極點!

一股濃厚至極的血腥氣在空氣中蔓延,但見前方變成儘是楊虛彥似能塞天蓋地、邪惡可怕的邪靈之手!

不但空氣周遭的空氣變得如有實質,沉重如巨石壓體,羅凡感到似乎連全身血液都有種快要凝固的感覺!

他便好似陷入一個極為可怕的夢魘里。只覺身周血海滔天,似有無數冤魂厲鬼在他耳旁咆哮,不要說揮劍反擊,連搖頭眨眼這類動作也難以辦到!

師妃暄亦是第一趟遇上如此詭異邪惡的魔功,即使在平時的最佳狀態下。要擋楊虛彥此掌已不容易,更何況是這剛經歷一場大戰的當兒。

「蓬1

色空劍猶若洞穿一切地刺入萬千掌影之中,正中他血紅宛如一塊血玉的手掌,楊虛彥給師妃暄一劍震得一個筋斗翻回,而楊虛彥邪惡陰寒的真氣千絲萬縷無孔不人的侵進師妃暄的筋脈,眼耳口鼻同時滲出鮮血,慘烈至極!

羅凡頓從他的邪功中脫身出來,瞅准他回氣的剎那時間,劍鋒如一陣輕風往前刺去。

但終於還是慢了一絲,君子劍撞擊在楊虛彥的長劍之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鳴響,唯一一個擊敗楊虛彥的機會就此錯過!

楊虛彥劍鋒反划,羅凡卻是提前看出他對方的招式變化,側身朝他足間斬去!

羅凡陡然間感到楊虛彥體內的氣甚至不走經脈,而是以一種極為詭異的方式運行著,楊虛彥的速度在這一瞬間竟讓羅凡沒來得及瞧清楚,即使料敵先機,也已經來不及了!

「鐺1

兩劍相觸,羅凡身如電震,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倒退數步,跌坐在師妃暄身旁!

偏偏對方的真氣詭異邪惡至極,雖不夠凝練,但在羅凡化解吸收之前便能將羅凡的筋脈破壞得一塌糊塗,這種被動的吸收只能讓羅凡的傷勢越來越重!

迎上師妃暄的秀眸,只聽她輕輕地道:「羅大統領從來都是奇計迭出,是否有什麼辦法?」

羅凡不由苦笑道:「師大小姐真看得起在下,莫非連師小姐都拿楊虛彥毫無辦法了么?」

師妃暄柔聲道:「妃暄是確實沒有辦法啦,但羅兄卻是胸有成竹的樣子哩。」

楊虛彥卓立風雪之中,長劍遙指兩人,啞然失笑道:「不知羅兄還有什麼好法子,請儘早使出來好么?」

羅凡輕嘆一聲道:「楊兄這是逼在下作弊埃」

就在師妃暄與楊虛彥皆不知羅凡此話何意時,只見楊虛彥背後遠處的雪地里突兀地顯出一道綠色的人形,起時猶在極遠,雪花覆蓋之下,不仔細看幾乎見之不到,但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

倚天劍在身前劃出大大小小十多個無缺的圓環軌跡,布下一個又一個充盈著陰屬性的先天氣勁,凝聚而不散。

驀地沖前,劍化長芒,陽屬性先天真氣從劍尖吐出,把十多個圓環串連起來,一劍直貫楊虛彥背心!

只是一圈,一串,除去陰陽兩種氣勁同時使出以為,再無其他出彩的地方,在楊虛彥這種絕頂高手面前,簡直拙劣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楊虛彥不屑地冷哼一聲,本來白凈修長的手在剎那間轉紅,與此同時,漫天血影乍現!

周遭數丈內的空氣似乎都為之凝結,更厲害的是,它能讓人生出一種怪異的氣血不暢感,就好像全是氣血都凝結了一般!

羅凡趁此機會連忙掏出一顆藥丸往嘴中塞去,他知道周芷若抵擋不了多久,自己必須在這時間內恢復過來。

「喇」!

一道似能裂開虛空的閃電,出現眼前!

電光交閃,發出令敵我雙方所有人目眩的奇異劍芒和刺耳的聲響,於刃尖處爆開。

沒有人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將會出現怎麼樣的情況,包括羅凡在內。因為武林史上從沒有過這麼可怕的一劍!

閃電一閃即逝,並沒有真的破開虛空,但卻是破開這片極為邪異的空間,劍氣更如一捆烈性炸藥轟入楊虛彥的經脈之中,使楊虛彥如醉酒一般踉蹌,顯是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

即便連心境極為淡然的師妃暄,此刻也不得不露出訝然的神色,只見這女子身形修長,青裙曳地。遠觀近看都有一種神韻從骨子中沁出。凝聚了漢水之鐘靈,峨嵋之毓秀,出落的得人間而不食人間煙火。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清逸淡雅,秀麗逾恆,清麗絕俗,出塵如仙。恍若仙子下凡,是人世間極少的絕美的女子。

師妃暄不由想起了當初洛陽的雨夜,同樣是這樣一個看似必殺的局面,同樣是一個飄然若仙的女子,這之間,到底有什麼古怪的聯繫?

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手底下竟隱藏了一個實力如此可怕的女子,他到底有多少底牌?

此時連羅凡也傻了,實在是因為他召喚出周芷若,本意只不過為擋楊虛彥片刻,好讓自己恢復傷勢,但卻沒想到會發生這樣意料之外的變化來!

羅凡甚至忘記了療傷,大奇道:「芷若,你方才使的什麼招兒,怎麼沒有見過?」

方才的一劍幾乎將周芷若全身真氣整個抽空,她只感到一陣虛弱,整個人空空蕩蕩,無有著力似的,卻知曉此時絕不是休息的時候,嗔怪地扶著羅凡道:「你怎麼這般不注意自己呢?」

羅凡這才終於將藥丸塞入嘴中,只聽得周芷若緩緩地道:「這招名為『日月相隕』,乃是天外黃河劍第九式之後的最後一式變化,當然,也可以稱它作『仙門劍訣』。」

「啥?」羅凡一臉錯愕,彷彿還沒從方才一劍中反應過來。

ps:

感謝傾聽向日葵呼吸的步調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