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80.以劍御氣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猛地向上挑來! 色空劍劍光一旋,猶如急彎的河道,將這疾光電閃的一劍因勢利導地逆轉攻回,劍風撲面,一小片晶瑩透亮的雪花通過氣流的帶動附著於色空劍的劍鋒,滑開君子劍的劍身,橫削而至! 羅...

天空不知何時靜靜地飄起雪花。

春天的雪顯得格外地柔弱,才不過剛剛飄落地面,便已經融化不見。

它雖沒有冬雪那般天地盡白,銀裝裹素的神奇,但卻多了一份潤物無聲的溫柔。

猶若漫天飛花散落,更為春天增加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漫天飛雪之中,師妃暄凝望著羅凡,仙容複雜地道:「師尊只道你野心勃勃,但妃暄卻知曉你雄心壯志,你欲效仿當年漢武帝統一正魔兩道,統一思想,但若過不了妃暄這一關,一切皆是空談1

羅凡鎮定從容地道:「我確實不像你們,為了天下,為了大義,可以摒棄人類應有的感情,我與你們任何人走的路皆有不同,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們所走之路名為天道,而我所走之路名為人道,以人為本,今後你便會看到,我到底能不能將這條路走通,亦或我能不能帶給人類以幸福。你我之間的一戰,何時開始?」

帥妃暄現出一絲充滿苦澀意味的神情,美目掃過羅凡道:「唉!羅兄豈是如此婆媽的人,擇日不如撞日,此處景色宜人,又無外人打擾,正適合作決戰場地,就讓我們的生或死決定未來天下的命運吧!

羅凡失笑道:「在下對妃暄毫無殺心,而妃暄卻要置在下於死地,這絕對是古往今來最不公平的一場戰鬥,若在這種情況下依舊是在下勝了,妃暄是否應允在下的請求呢?」

師妃暄凄然一嘆,黯然道:「若真如此,自此以後天下再無慈航靜齋!但羅兄亦要答應妃暄,若此戰戰敗,必須退出這場紛爭。」

「好1長劍出鞘,發出一聲清越的錚鳴,右手挽了個劍花,羅凡兩指輕拭劍鋒。輕吟道:「秀水靈山隱劍蹤,不問江湖鑄青鋒。逍遙此生君子意,一壺溫酒向長空。此劍名為君子,乃在下習武有成之後最常用的兵器,便以它來與師小姐手中色空劍一決雌雄吧1

師妃暄一瞬不瞬的盯緊羅凡,柔聲道:「妃暄手中劍名『色空』。專求以心御劍,羅兄小心了1

時隔一年,兩大高手一如當年洛水之畔,僅憑以手中之劍以證心中之道!

只見師妃暄雖仍平靜如故,但秀眸卻愈呈明亮,連色空劍也似發散出燦爛的光輝。

狂風平地乍起,雪花朝羅凡浪卷而來,羅凡滿身白衫巍然不動,就如這狂風雪浪對他而言全只是不存在的幻象一般!

實則羅凡已經看透了對方氣機的虛實,從而避過對方氣勢的實處。是以任對方如何氣勢如虹,對他而言亦不過虛妄!

師妃暄人劍合一,化作長芒,猶如急電耀空,色空劍終於出招!

所謂劍心通明。便是看透一切事物的表象、虛象,還原事物最真實的本相,不為外物所迷,不為幻象所惑,是以無論羅凡如何營造氣氛,他都知曉羅凡在做什麼,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這一劍雖簡單至極。卻也精彩至極,時間、角度、速度,均是精采絕倫,無可挑剔!

羅凡左腳輕輕后移,看似閑庭信步地一個後撤,卻是將對方的劍氣滑卸向一旁的同時。閃至師妃暄氣機最薄弱的一側,劍柄輕輕朝她柔若風中拂柳的腰肢點去,與此同時,羅凡的劍柄上生出一股極強的吸力!

師妃暄羅袖輕輕從她欺霜勝雪的玉臂上滑落肘部,劍光疾轉而回。幾乎沒用半分勁力,僅順著這股吸力「叮」地一聲撞在羅凡的劍柄頂端,繼而轉劍橫划,攻守之間一氣呵成,渾然天成!

「鐺1

君子劍恰到好處地攔在色空劍上,氣勁交擊,四周圍的雪花皆爆散成粉,往四方飛射而去!

羅凡的長劍順勢向下一滑,繼而猶如湍流撞上砥石,猛地向上挑來!

色空劍劍光一旋,猶如急彎的河道,將這疾光電閃的一劍因勢利導地逆轉攻回,劍風撲面,一小片晶瑩透亮的雪花通過氣流的帶動附著於色空劍的劍鋒,滑開君子劍的劍身,橫削而至!

羅凡瀟洒從容地一個翻身,雙手撐地,衣袍飛舞,兩腳分從袍衫下踢出,招式隨意揮灑,全無常理,卻是恰到好處地在師妃暄將大部分真氣匯聚劍上之時,瞅准她回氣不及的時機攻在她胸口薄弱之處,雖這兩腿並沒有蘊含什麼驚天的勁道,卻也讓她不得不暫避其鋒!

雙掌在地面一拍,羅凡翻身而起,一聲不響的揮劍反攻,簡單樸素的一劍,毫無任何變化,但師妃暄卻是隱有一種感覺,如若自己有絲毫的應付不周,這一劍將會生出無窮無盡的變化,直至自己落敗!

劍尖顫震,似圓欲方,人和劍予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渾然天成,結結實實地與羅凡硬拼了一劍!

「1

兩人身周三丈內的雪花皆在這無匹勁氣的互撞中爆散成無數雪粉,兩人各退數步,顯然誰也沒佔到便宜。

羅凡目露訝色,喝道:「好1

春雪之夜,長江之畔,師妃暄劍鋒遙指,花容靜如止水,進入無人無我的通明境界。

而羅凡劍刃橫空,雙目淡然相視,心境通透如鏡,人影一閃,兩人幾乎同時出招。

天地之氣相互交合,這就是萬物生長的根本。氣與血合稱為『氣血』,是構成人體及維持生命活動的最基本能量,同時也具有生理機能的含義。

氣機主指真氣卻並非單指真氣,道家有所謂三元,其在天為日月星之三光,在地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為精氣神之三物,精乃一切的根本,氣乃構成一切的基本要素,而神是一切運行的基本法則。

是以色空劍雖來去無痕,式式均是妙至毫巔的傑作。無不是最能針母咼鶻U校但羅凡在對方一動時,氣機牽引之下,劍隨氣動,便能隨之作出動作,或削或截,或刺或攔,不一而足,劍勢簡單從容,卻讓師妃暄不敢有任何大意!

兩人渾若天成的招式,精采處層出不窮,斗至酣處,羅凡的劍法愈加肆意揮灑,寫意猶如名家揮灑一幅水墨山河,聖手撫一曲高山流水,時而猶若行舟西湖,時而恍若大漠觀雲,這種雋永的意境,無人能夠模仿,亦無法模仿。

這是屬於心的意境,亦是屬於心的劍法,正所謂心即道,道即天,天人本為一體,又何須合一?

石之軒重傷之後,縱觀魔門兩派六道,全無可抗之手,這一戰,何嘗不是一個絕佳的練劍之機?

查漏補缺,去蕪存菁。

成,則劍法再進,敗,則身死道消,但不得不說他在武道上與宋缺是同樣的人,從來都不會畏懼艱難與挑戰,只有勇猛,才能精進,卻又非是不自量力的魯莽可相提並論。

師妃暄閃電疾移,大有洞穿宇宙之能的劍勢一陣疾攻,羅凡便猶如在這狂風中飄零的落葉,隨風飄蕩,卻毫髮無損!

色空劍在半丈之外,驚人和高度集中的劍氣將他完全籠罩,但令人奇怪的是,一方是凌厲至極的狂攻,一方為瀟洒寫意地抵擋,守方卻絲毫沒有落入下風之勢,

任誰也沒有料到,羅凡此刻生不出殺心,若作出強違本心的舉動,以不殺之心御使殺人之劍,劍法便不會這般不著痕,此刻在對方劍心通明的攻勢之下,早該落敗,而不殺則正符合他此時心境的本意!

久攻不下,其勢必衰。

「鐺1

色空劍終於與君子劍再次真刀實劍地硬拼了一記,師妃暄便感到劍身猶如撞上了一座山壁,四散的雪花亦停止在羅凡身前尺許,恍如一道雪牆。

師妃暄攻勢頓止!

隨著師妃暄氣機回涌,羅凡一劍隨即點出!

依然是簡簡單單地一點,在劍鋒點上之前,師妃暄便已經撤身避開了去。

劍法,先有劍而後有法,就在師妃暄選擇退避之時,這一劍陡然生出變化,劍上的氣息,猶如一條蒼龍抬起了他高傲的頭顱!

劍光閃耀,猶若那生花的妙筆,點出龍睛的神光!

龍抬頭,蒼龍出水!

劍鋒上挑,不過是簡簡單單地上挑,卻給人以一種無匹的威勢,沒有任何變化,卻又與一切變化相合,勁氣卷空,驚濤拍岸,君子劍破空而至!

師妃暄雖然心知己方氣勢頹然,對方氣勢浩然的時刻不該與對方硬拼,但卻不得不與對方硬拼一記!

「鐺1

劍刃交擊,師妃暄連退數步!

劍勢又生出新的變化,有若雲海洶湧,幻夢無常,天地間美好事物似皆涵蓋其中,師妃暄拚命保持著心中的清明,在這宛若雲霞的劍光中虛虛一點。

劍光迴旋而落,雲霞皆由不見,劍風隆隆,猶若奔騰大河,劍光飛斬而下,恰如玉龍飛瀑,滾滾而下。

師妃暄憑藉著劍心通明的透徹,再擋一劍,同時再次往後退去幾步,羅凡劍勢窮攻不舍,猶如怒濤洶湧,水流湍急,應著一旁濤濤而逝的江水,聲勢凌厲至極!

劍與劍的交擊聲不絕於耳,師妃暄憑著劍心通明果然的靈覺,一連接下數十劍,就在她以為劍勢變化將盡時,只見君子劍在羅凡掌中旋轉半匝,倒提三尺青鋒,幡然下擊!

「嗷吼1

劍鋒觸地,陰陽二氣化龍而起,以劍御氣!

ps:

感謝傾聽向日葵呼吸的步調童鞋的打賞

感謝幽つ冥童鞋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