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78.刀起驚天地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皆完好無損! 但即使是宋缺、寧道奇在此,亦無力阻攔趙敏之厄! 眼見趙敏即將命喪眾魔攻勢之下,羅凡感到趙敏體內的真氣發生了更為詭譎難明的變化! 屠龍刀在趙敏腰間不斷跳動,彷彿有靈...

與此同時,趙德言感到舍利中一股無比澎湃的吸力自槍身傳上,內力頓時如洶湧的江河一般向邪帝舍利涌去,心中大駭之下,連忙運起內力想要將舍利震開!

但這邪帝舍利冥冥中遵循的是某種玄秘的天地法則,絕不同於吸星*,因此他的內力不但沒能將邪帝舍利震開,更讓內力愈加快速地流入舍利之內!

不過片刻間,這位在魔門實力幾乎僅次於石之軒的魔頭便已內力盡失,修為悉數被邪帝舍利吸去!

趙敏體內的陰陽二氣便如一個小漩渦一般在邪帝舍利內部旋轉數匝,卻是趙德言的魔功先行湧入趙敏體內!

氣勁交擊,爆響連連,但即使羅凡使出渾身解數,又哪裡能抵擋得住如此多高手的圍攻,再加上小龍女情急之下卻是幫了倒忙,不過短短十餘招間,羅凡為擋辟守玄攻向小龍女胸口的銅簫,分心之下終於無法抵擋各大高手的攻擊,祝玉妍與婠婠的天魔飄帶分襲羅凡胸腹,而石之軒的一掌直擊羅凡額頭,師妃暄的色空劍同時電射而至!

倉促之下,羅凡如何抵擋如此多的致命攻擊?更何況他身後正是小龍女,這讓羅凡連閃避亦沒有可能!

小龍女悲呼一聲,閃至羅凡身前,欲以自己的身體為他擋下所有攻擊!

「哎!」一道輕柔的嘆息聲在眾人耳邊響起,劍光倒轉!

「鐺!鐺1兩聲,色空劍出人意料地竟為二人擋住了最為致命的兩道攻擊,祝玉妍的天魔飄帶掃在小龍女柔若細柳的腰肢上,與羅凡一齊跌飛出去!

師妃暄倉促之間連接婠婠與石之軒全力出手之下的兩道攻擊,亦不由嬌軀劇震,吐血飛退出戰圈!

只恨此時根本沒有時間去關心師妃暄為何會幫自己,還未發動攻勢的辟守玄率先出手,接著石之軒祝玉妍等亦不甘人後!

「不要1羅凡一聲驚呼,卻陡然發覺趙敏體內真氣極為異常!

舍利內的雜氣是開放的。只有元精才是封閉,與舍利內龐大雜氣交通的方法,就是通過真氣的交流。要汲取捨利內的雜氣實非困難,問題是無法控制雜氣輸來的份量和沒法子過濾隨之而來有害無益的死氣和邪氣。

舍利內的大量邪氣、死氣像永安渠的渠水般沿著趙敏經脈搭成的橋樑勢不可擋的往其丹田涌去。使她一時腦海幻象叢生,像千萬冤魂齊來索命,趙敏能做到的只有拼盡全力,力圖把舍利涌過來的異氣迫返舍利內。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皆集中在趙敏身上時,沒有人注意的是,宋缺與宋智的隊伍從不遠處的一條岔道拐了進來。

沒有人知道幾乎每戰必分生死的宋缺此戰竟出人意料地雙方皆完好無損!

但即使是宋缺、寧道奇在此,亦無力阻攔趙敏之厄!

眼見趙敏即將命喪眾魔攻勢之下,羅凡感到趙敏體內的真氣發生了更為詭譎難明的變化!

屠龍刀在趙敏腰間不斷跳動,彷彿有靈性一般,發出一陣低沉而刺耳的刀鳴!

「鏘1

屠龍刀竟自行震斷纏在腰間的繩結。跳落至趙敏玉掌之中!

原本一直盯著懷中邪帝舍利的趙敏驟然抬頭!

入石之軒等人之眼的是一片血紅!血紅的眸子猶如一汪血泉!

血紅的刀光,彎彎的,開始時彷彿一鉤新月,忽然間就變成了一道飛虹,縱使未出鞘也能透出逼人的殺氣!

所有人眼中都看到一式刀法。所有人的眼中亦只有這麼一式刀法,便彷彿整個天地,除這一式刀法之外,再也容不下他物!

這種刀法絕非人間所有,這種刀法的變化和威力,也絕不是任何凡人所能夢想得到的。

這簡簡單單的一刀,雖然沒有任何變化。卻包含了刀法中所有變化的精萃!

小樓一夜聽春雨,神刀終借邪帝舍利中無窮無盡的死氣將這一式刀法現於世間!

無人能擋!

刀起驚天地,刀落泣鬼神!

趙敏一手抓著邪帝舍利,一手橫刀靜立四人身後。

所有人視線凝視場中,表情皆猶如呆傻,不但這樣的變故。全未有人預料到,更多的是為這一刀所震撼!

「嗤1

首當其衝的趙德言與辟守玄連人帶兵器整個裂為兩瓣!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任何人都猝不及防,亦只有石之軒在倉促之間以不死印法擋下半刀,腰上陡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噴涌!

亦因此。稍落於其後的婠婠與祝玉妍幸運地免於一難,僅被這一刀重傷。

羅凡最先反應過來,喝道:「將他們給我拿下1

與此同時率先沖至趙敏身邊,因為他感到趙敏體內那異樣的氣息已經全通過這一刀排除體外,剩下的只有趙德言與她自身的真氣,想來不會再有什麼問題。

趙敏眼中神光一黯,軟倒在羅凡懷中,屠龍刀亦「當」一聲跌落在地。

邪帝舍利同時落下,卻被羅凡先一步將其收入囊中。

石之軒此刻也再顧不上邪帝舍利,半刻也不停留,縱身離去!

或許,他也只有在當年心境生出破綻時被寧道奇逼至過如此地步!

羅凡將趙敏交至小龍女手中,淡淡地道:「她沒事,或許還會有天大的好處,不必擔心。」

面上雖未露出什麼異常,但羅凡心中實則忐忑不已。

真正的魔刀刀法,真正的魔刀,惟大智大慧者、至情至性者能夠駕馭,雖然趙敏完全符合以上條件,但羅凡終究是關心則亂。

此時祝玉妍受傷最重,以致需要婠婠攙扶著才能行走,二人即將離去之際,羅凡心知不能錯過趙敏經歷極致的危險所換來的良機,一個閃身攔在面前。

婠婠一雙凄迷的美目中隱有淚光閃動,沉聲道:「你真要趕盡殺絕么?」

羅凡淡淡地道:「趕盡殺絕?我本是有這個打算的,但你該慶幸敏敏因禍得福,是以我可以暫且饒你們一命,但趁火打劫卻未嘗不可。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

與此同時,師妃暄長嘆一聲,神色複雜地道:「沒想到最終的贏家依然是你神劍山莊,哎~」

羅凡雙眸深深凝視這位美貌如仙。超塵脫俗的女子一眼,肅容道:「若沒有師小姐出手相幫,或許即便在下贏得了勝利,依然會後悔半生。」

忽然羅凡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說漏嘴了,連忙又道:「因為在下實在有負羅兄厚望,不知師小姐因何出手相助?」

眾人才剛剛從方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暫時亦沒有人多想。

師妃暄油然道:「雖然羅兄與貴庄屢次與妃暄作對,但妃暄一直都認為幾位皆非大奸大惡之徒,你們之間的情誼實另妃暄嚮往,哎。若換一種環境,或許妃暄能與幾位成為朋友也未可知。」

羅凡亦不由暗嘆造化弄人,抱拳道:「此次之事,多謝了。」

師妃暄不再多言,轉身向宋缺打聽二人之戰結果如何。

若說她對寧道奇一點不關心卻也不可能。

而羅凡則附在婠婠與祝玉妍二人耳邊淡淡地道:「只要二位肯助我拿下襄陽。在下自然放二位離開。」

……

雖然李淵兵多將廣,但羅凡這邊高手實在太多,趁著李淵大軍為至之時將其殺得節節敗退,繼而安然撤離。

撤離路上,羅凡不由向宋缺問道:「不知閥主與寧道奇一戰結果如何?」

宋缺淡淡道:「你是否很想問我究竟是勝還是負?」

羅凡點頭道:「確實如此。」

宋缺平靜的道:「這將會是一個我和寧道奇也解不開的謎。」

羅凡奇道:「莫非閥主與寧道奇之間竟仍未分出勝負?」

宋缺道:「我與石之軒那一戰實則耗去不少內力,已無法完美地使出最後一刀,他定是看出來我的狀況才故意提出罷手。寧道奇寧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我宋缺又如何厚顏再出這最後一刀?」

繼而宋缺又道:「方才趙丫頭那一刀,叫什麼名堂,連我也不得不說上精彩無比四個字,只是刀法魔性太重,該小心使用才是。」

羅凡同意道:「在下曉得。」

宋缺亦不由訝道:「你似乎對此事已經早有準備?」

羅凡點頭道:「實際上已經有一位驚才絕艷的前輩找到了破解方法。不然我也不敢將此刀法交給敏敏。總結起來其實只有八個字『刀即是我,我仍是我』。」

「好一個『刀即是我,我仍是我』。」宋缺一雙虎目神光湛湛地凝視著羅凡道:「雖然神劍山莊曾在世人眼裡只是個三流勢力,但它定然來歷不凡對么?」

「閥主猜對了。」羅凡看著宋家的運送船舶已經近在眼前,前方的士兵正不斷往貨船上運送黃金。羅凡笑道:「便到這裡吧,在下還有些事情,只能少陪了。」

白清兒乃是陰葵派聞采婷那一系,多有與婠婠爭奪陰葵派宗主位置的意思,尤其這時候聞采婷與滅情道尹祖文勾結在一起,祝玉妍與婠婠近年來又連連失利,她們自然不會再賣祝玉妍面子。

是以羅凡才讓婠婠相幫而並非直接讓其以襄陽作為交換。

長安城內的一處酒樓,羅凡飄然進入婠婠早安排好的包廂內。

婠婠的臉色依然還有些病態的蒼白,顯是先前所受之傷還未好全。

羅凡頗顯隨意地在婠婠身旁坐下,問道:「令師傷勢如何?」

ps:

感謝v唯一本尊、sdicsn、傾聽向日葵呼吸的步調三位童鞋的打賞

感謝mai仔童鞋的評價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