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76.爭奪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隱見緩緩流動似雲似霞的血紅色紋樣,散發著淡淡的黃光。 邪帝舍利本身就有一股吸力,其吸取內力只在一瞬間,似乎只有石之軒知曉抵抗,是以羅凡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一道雪白的飄帶自林中電射而來,...

朝陽下,一大隊騎士在林間疾馳。

為首的一人身著藍白道袍,另一人是一名身著明黃勁裝的嬌美女子,正是羅凡與趙敏。

羅凡問道:「敏丫頭,你怎麼會來的?」

趙敏嫣然一笑道:「這麼大的事情,人家總放心不下嘛,所以帶人過來看看。」

羅凡哈哈一笑道:「來得正好,我是不是該給敏敏一個及時雨的稱號呢?」隨即又疑惑地道:「只是令我想不通的是,李世民不在長安,師妃暄又憑何攔住我的運寶車隊?莫非李世民在長安還留有後手不成?」

趙敏美眸流轉,略加思索道:「不可能,即使李世民在長安留有後手,也鬥不過李建成,因此她只可能退而求其次,讓李淵親自率兵前來,這樣即便一時間看似誰都不佔便宜,但只要李世民繼位,這些財寶還不是李世民的?」

羅凡點頭道:「原來如此。」

趙敏玉手一揮,煙塵四起,駿馬嘶鳴,騎隊瞬間停止,整齊劃一,展示出極好的紀律。

只見趙敏從懷中掏出一個小銅管,前後鑲嵌的是兩塊透明鏡片。

「望遠鏡?」羅凡不由失笑道:「敏敏連這玩意都搗鼓出來了么?」

趙敏通過望遠鏡往前方扇形區域掃視一陣,得意地笑道:「這麼好的東西自然要做出來,只是現在的琉璃工藝實在不達標準,這兩塊鏡片都是用水晶磨製的,價值不菲,整個神劍山莊也就兩具。」

隨即喜道:「似乎李淵的騎隊還未抵達,各位跟我衝上去1

羅凡大喝一聲「好」,縱身而起,宛若流星般向前疾飛。

但就在這一瞬間,另一道白色身影從道旁林中閃出,爆發出不下於他的速度,而對方比羅凡的距離顯然更近!

此時師妃暄、小龍女、宋智三人混戰不休。哪料到有人會施手偷襲,那人一把將宋智制住,即刻跳出戰圈,這時所有人才反應過來,呼喝聲四起,羅凡亦看清了那人,正是石之軒!

羅凡立時在心中將師妃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要不是這女人,財寶早運回去了!

這場仗是再也打不下去了,所有人皆停下手中的攻勢。石之軒冷眼掃視四周。淡淡道:「用宋兄的命來換邪帝舍利。神劍山莊是否應允呢?」

羅凡的臉色頓時一陣陰晴不定,這時候,只聽得趙敏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轉了兩轉,嬌嫩婉轉聲音開口道:「為今之計。也只有如此了,但邪王須得答應我一點小小的要求,否則此事只有交給宋閥主來解決了。」

石之軒饒有興緻地看著趙敏道:「宋缺還唬不住石某,不過小姑娘,你可以做主么?」

趙敏看了看羅凡,羅凡轉過臉來對她報以微笑,意思是既然你有主意那便聽你的。

趙敏上前一步,嫣然笑道:「我自然能做主。」

石之軒這名幾可讓魔門任何人都聞風喪膽的邪王,此時神色淡然便好似一名儒雅而極具涵養的中年文士。微微一笑道:「說說看。」

趙敏道:「我們的主要目的是這些金銀珠寶,想必視錢財如糞土的邪王也不放在眼中,讓他們先行離去,邪王應當不會阻攔吧?」

宋智微笑點頭,對趙敏這種臨危不亂的機智顯然大為讚賞。即便身處險境,這位宋閥的頭號智囊依然鎮定自若。

「什麼視錢財如糞土。」石之軒淡笑道:「拍馬屁是沒有用的,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亦無妨,但若讓我發現你想耍什麼心機,可別怪石某心狠手辣1

趙敏微笑道:「在邪王面前,小女子哪敢耍什麼心機?」

師妃暄心知此時再無可能攔住羅凡的車隊,心中只能寄希望李淵的人儘快到來。

趙敏布置間,羅凡忽然問道:「閥主怎麼還未到?」

隨即神色一冷,狠狠瞪了師妃暄一眼道:「你讓何人去攔的他?」

石之軒淡然一笑道:「寧老道此番恰好在長安。」

「蠢貨1羅凡不由面覆寒霜地道:「莫非在師小姐眼裡,只要得了天下,任何人都可以作為手中棋子來捨棄么?」

這時小龍女將圓月彎到趙敏手中道:「敏妹,這是給你的。」

石之軒不由詫異地看了小龍女一眼,因為他分明見到的是一個男子的面貌,此時卻發出女子的聲音,這才反應過來對方有人皮面具之類的物品掩飾容貌,同時暗道失策,若自己先前擒下的是這女子,便無需將宋缺得罪得這麼死。

師妃暄訝然道:「慕容公子此言何意?妃暄不過請寧道長幫忙阻攔片刻而已1

石之軒仰天長笑道:「好一個阻攔片刻,慈航靜齋果然好算計,若能用寧道兄這不怎麼聽話的散人將宋兄這名軍略滔天的全才換掉,這買賣確實賺了1

若是宋缺與石之軒決鬥,似魔門這種自私自利者絕無可能與他人同歸於盡,更何況石之軒的不死印法這門偏向於防守反擊的武功註定了與同級高手難分生死。

但宋缺與寧道奇不同,宋缺的刀法主攻,而寧道奇的散手則是攻守均衡,因此石之軒與寧道奇兩次決戰皆是兩敗俱傷,而宋缺與寧道奇卻是在第七刀便已經出現了同歸於盡的機會!若第九刀出,兩人共赴黃泉將是最大可能的結局!

當然,這是羅凡縱觀全局作出的分析,換做他人,或許亦只有石之軒這種與二人都交過手的人能作出準確的判斷。

羅凡的臉上的寒氣幾乎凝結成冰,劍鋒直指,一字一字地道:「你佛門莫非欺我道門之人好糊弄?亦或以為我神劍山莊好欺負?若他二人中任何一人有事,我誓踏平你慈航靜齋1

宋智亦沉聲道:「此事我宋閥絕不會罷休1

師妃暄如何還想不通其中關鍵,只是她當時倉促布置,根本沒有太多的考慮時間,此事隱隱想到其中的可能性,亦不由嬌軀一震。

「噗1

正翻看刀譜的趙敏突兀地噴出一口鮮血,羅凡連忙轉身將她扶住,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頓時稍顯無措,問道:「怎麼了?」

趙敏輕拭嘴角鮮血道:「沒事,只是這門刀法確實高深無比,實在難以領悟。」

羅凡柔聲道:「不急的,慢慢來。」

繼而旋風般轉身,在石之軒前一丈余的地方站定,手一翻,一個小銅罐便出現在掌中,淡淡道:「邪帝舍利正在這其中,用水銀侵泡,是以邪王你感應不到,是否要驗貨?」

「原來還在你的手上。」石之軒訝然看了羅凡一眼,淡然點頭道:「打開。」

劍鋒一閃,罐內湧出萬千銀點,劍尖挑過,一個拳頭般大的黃晶體,離開罐內的水銀液。

晶體似堅似柔,半透明的內部隱見緩緩流動似雲似霞的血紅色紋樣,散發著淡淡的黃光。

邪帝舍利本身就有一股吸力,其吸取內力只在一瞬間,似乎只有石之軒知曉抵抗,是以羅凡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一道雪白的飄帶自林中電射而來,師妃暄的色空劍同時出鞘,她絕不會讓石之軒得到邪帝舍利!

羅凡心感掃過石之軒全身,他氣機分佈情況皆瞭然於心,氣聚雙足與左手,其勢為前,一瞬間羅凡便想明白了趙敏的謀算,既然不想失寶,又要換人,那麼便只能在亂中求取了!

而石之軒對邪帝舍利極為看重,是以絕無可能為了殺人而耽誤搶寶!並且以石之軒的自信,也相信在場沒人能搶得過他。

石之軒距離舍利的距離最近,轉瞬間左手一爪便已爪至,同時帶著宋智這個累贅,竟然速度絲毫不減!

羅凡眼中電芒一閃,早已感到對方的氣機匯聚左手,右手制住宋智不過是虛張聲勢!

正是此刻!

「鐺1

石之軒距離近,羅凡與邪帝舍利的距離更近!一劍挑在舍利之上,同時一指毫無花俏地截向石之軒右手輸送內力的經脈!

斷源截流!石之軒剩下的內力絕無可能對宋智造成威脅!

舍利頓時高高拋飛,石之軒神色驟然變冷!他確實沒有功夫與羅凡瞎耗,當機立斷放棄宋智,縱身而起迎向舍利!

羅凡將內力輸送至宋智體內,問道:「智叔,你沒事吧?」

宋智搖了搖頭道:「我無礙,不用管我。別讓石之軒得到邪帝舍利,我帶人去尋閥主,希望還來得及1

破風聲在上空響起,一道人影以任何人難以相信的高速,橫空而至,即便以羅凡現在的輕功,亦不敢說穩勝過他!

只見那人一頭金髮,金光閃閃,騰躍挪移時像一片金雲般隨他飄揚飛舞。

手中彎月刀旋飛一匝,芒氣大盛,迫開人群,變戲法般把猶在半空的舍利收進另一手提著的羊皮袋去,所有動作如行雲流水,沒有浪費半分時間。

又一道身影閃過,百變菱槍纏往來人彎刀,另一揮打其拿著羊度袋的左手,並大喝道:「雲帥大駕光臨,趙某人怎敢不竭誠款待。」

原來是西突厥國師,波斯人云帥!

邪帝舍利一出,幾乎將所有隱藏在暗處的勢力全都引了出來!

ps:

感謝傾聽向日葵呼吸的步調童鞋的打賞

感謝電一呆瓜、羅宇翔童鞋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