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75.阻攔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還能趕得及吧。」 同時不由在心中罵道:「這女人什麼事她不插上一腳便不會甘心么?」 他如何不知曉,師妃暄出手,絕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宋缺兩手負后,就在這盡染的秋景中油然漫步。...

此時正值秋季,風向西北。

羅凡收攝全身氣息,憑著他高絕的輕功帶著幾人順風往南疾飛而去。

秋風吹拂得長安城外的樹林沙沙作響,羅凡雙臂翼展,勁風吹拂得羅凡一襲藍白相間的長袍獵獵作響。

輕輕在腳下樹冠是一點,有天風相送,羅凡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達到了某個極限,只見樹木在腳下猶如綠色的湍流一般飛速向後奔涌,在極速的飛馳之下,羅凡整個人似乎都有一種融入藍天的感覺。

身邊竟有鳥兒飛過,這一瞬間,羅凡似乎感到自己成為了它們中的一員!

羅凡忽然心中一動,就學著鳥兒展翅翱翔的動作,全身心地投入天空,便好似一隻自由翱翔的鳥兒,風,是他最好的玩伴。

速度在不知不覺中加快!

飛翔,是人類最遙遠最古老的夢想。

自古人類就一直認為天空是不可侵犯且神聖的,翱翔天際的夢想一直存在於人類心中。

直到各式各樣的飛行器發明,人類終於征服了天空,但那只是器物的飛翔,人類被重重保護其中,幾乎沒有一絲一毫飛翔的感覺。

真正飛翔的感覺,是一種無拘無束的自由!

只有切身體會的人才能知曉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動,即便羅凡現在所做的只是一種滑翔,但羅凡心中仍有一種想呼喊出來的快感。

武道,亦會帶給自己如此的快樂,這是羅凡以前從未想過的,難怪有人為此而窮其一生。

亦不知何時,石之軒等人已經不見蹤影。

而他此時也不知抵達何處,只得憑著直覺往回趕去,心中不住地道:「希望還能趕得及吧。」

同時不由在心中罵道:「這女人什麼事她不插上一腳便不會甘心么?」

他如何不知曉,師妃暄出手,絕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宋缺兩手負后,就在這盡染的秋景中油然漫步。啞然失笑道:「道兄的話真有意思,令我宋缺大感不虛此行。道兄謙虛自守的心法,已臻渾然忘我的境界,深得道門致虛守靜之旨。宋缺領教啦1

宋缺的說話,就像他的刀般攝人,淡淡幾句話,顯示出他對寧道奇看通看透,證明他正處於巔峰的境界。

兩人對話處處機鋒,內中深含玄理,宋缺的心中。是強大至沒有人能改移的信心。

沒有勝。沒有敗。兩者均不存在他的腦海內。

這才是貨真價實的天刀。

寧道奇欣然道:「宋兄太抬舉我哩!我從不喜老子的認真,只好莊周的恢奇,更愛他入世而出世,順應自然之道。否則今日就不用在這裡丟人現眼。」

宋缺默然片晌。沉聲道:「道兄曾否殺過人?」

寧道奇微一錯愕,坦然道:「我從未開殺戒,宋兄為何有此一問?」

宋缺嘆道:「宋某的刀法,是從大小血戰中磨練出來的殺人刀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過程中雖沒有生死勝敗,後果卻必是如此。道兄若沒有全力反撲置宋某人於死地之心,此戰必死無疑,中間沒有絲毫轉寰餘地。我宋缺今夜為清惠破例一趟。讓道兄選擇是否仍要接我宋缺九刀。」

寧道奇雙手合什,神色樣和的油然道:「妃暄那丫頭雖只央求我攔住宋兄片響,但道奇卻知曉這片響定是生死之戰,道奇早已準備妥當。只是若道奇真能捱過宋兄九刀不死,宋兄肯否回去嶺南呢?」

宋缺仰天笑道:「當然依足道兄之言。看刀1

喝畢探手往後取刀。

「鏗」!

天刀出鞘。

天地立交,楓林荷塘再非先前的楓林荷塘,而是充滿肅殺之氣,天刀劃上虛空,刀光閃閃,天地的生機死氣全集中到刀鋒處,天上朝陽立即黯然失色。這感覺奇怪詭異至極點,難以解釋,不能形容。

無人再能看到宋缺,只有天刀破空而去,橫過兩丈空間,直擊寧道奇。

先前與石之軒一戰,宋缺懷稍有將李淵等人注意力吸引過來的目的,而石之軒則懷著借對方刀法圓滿不死印的目的,是以戰鬥雖然激烈,卻也不至如此。

而宋缺的這九刀,乃是早為寧道奇準備好的,只是苦於一直找不到借口一戰,今次有此良機,自然是一上來便拿出了全部實力!

宋智將遮掩面目的斗笠摘去,伸手示意車隊停下,淡淡道:「師小姐要出手阻攔么?」

師妃暄輕嘆一聲道:「妃暄實則並不欲與宋二爺還有龍姐姐為敵,哎~貴閥與羅兄果然好算計,致使妃暄也不得不倉促趕來,亦無法計較自己是否有此本事,只為阻攔幾位片刻。」

宋智摸到懷中一支信號煙花,陡然間迎上師妃暄那似乎能通透世間的目光。

她絕不會讓宋智放出信號求援,宋智隱隱有種感覺,自己若真放出訊號,定將為她所制。

師妃暄苦笑道:「宋二爺何必如此,連妃暄半句話也不肯多聽么?」

宋智淡淡地道:「今次不同於一般的江湖約戰,在下亦不會遵從於江湖規矩,更不會講什麼江湖道義,還請師小姐見諒。」

宋智雖看上去溫文爾雅,實則是宋閥最忠實的主戰派,他光復漢家江山的心思比宋缺更重,心智之堅,幾乎不會因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變!是以不過一開始,便已經封死了師妃暄勸說亦或江湖約斗的可能性!

師妃暄不由再次苦笑道:「看來妃暄只有勉力一戰了,還請諸位手下留情。」

宋智訝然道:「莫非師小姐想要以一人之力攔下我們所有人么?」

師妃暄一雙猶若秋水般的秀眸仰望著灰藍的天空,幽幽輕嘆一聲道:「妃暄亦知此事難以完成,但仍想勉力一試哩。」

若師妃暄執意阻攔,輜重行進緩慢,自然難以逾越她的防線一步。

「鏗1

天刀再次出鞘。

一切只能以一個快字去形容,發生在肉眼難看清楚的高速下,天刀早離鞘劈出,化作閃電般的長虹,劃過兩丈的虛空,劈向寧道奇。

周遭所有的氣流和生氣都似被宋缺這驚天動地的一刀吸個一絲不剩,一派生機盡絕,死亡和肅殺的駭人味兒。

應付如此一刀,仍只硬拼一途。

宋缺正是要迫寧道奇以硬碰硬,即使高明如寧道奇亦別無選擇。

這第五刀是緊接而來最後四刀的啟端,絕不容寧道奇有喘息的機會,勝負可在任何一刻分出來。

宋缺是毫無保留的全力出手,務要擊垮對方。

寧道奇驀地挺直仙骨,全身袍袖無風自動,鬚眉矚張,形態變得威猛無儔,與狀比天神的宋缺相比毫不遜色,一拳擊出,連續作出玄奧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變化,卻又是毫無偽借的一拳轟在天刀鋒銳處。

「轟1

勁氣橫流滾盪。

兩人觸電般退開。

宋缺一個迴旋,天刀平平無奇地再往迎回來的寧道奇橫掃。

這已是第六刀,這一刀並不覺有任何不凡處,但卻慢至不合常理。偏是作壁上觀者卻清楚掌握到宋缺此刀寓快於慢,大巧若拙,雖不見任何變化,但千變萬化盡在其中,如天地之無窮,宇宙般沒有盡極。

宋缺未能在速度和內勁上壓倒寧道奇,遂改以刀法取勝。

寧道奇卻以千變萬化的動作,似進似退、欲上欲下,雙手施出玄奧莫測的手法,迎上宋缺渾然無隙,天馬行空的一刀。

寧道奇使的實是隔空遙制的神奇招數,仿似對宋缺不能做成任何威脅,實質上亦是沒法影響改變宋缺一往無還的霸道刀勢,但是每一個手法,均以爐火純潔、出神人化的先天氣功,先一步隔遠擊中敵刃,織出無形而有實的氣網,如蠶吐絲,而這真氣的繭恰在與敵刃正面交鋒的一刻積聚至爆發的巔峰,抵著宋缺必殺的一刀。

個中神妙變化,雙方的各出奇謀,施盡渾身解數。少點阻力也要看漏。

「蓬」!

寧道奇雙掌近乎神跡般夾中宋缺刀鋒,憑的非是雙掌真力,而是往雙掌心收攏合聚的氣繭,恰恰抵消宋缺的刀氣,達致如此駭人戰果。

時間像凝止不動,兩大高手凝止對立,連四周的落葉也似乎停在半空。

風,為之凝滯。

宋缺一聲長笑,靜極思動,天刀從寧道奇雙掌間發起,直至頭頂上方筆直指向夜空的位置。改為雙手握刀,閃電下劈。

任寧道奇有通天砌地之能,在如此情況下,勢難擋格宋缺此刀。

天刀劈至寧道奇面門約尺許的當兒,寧道奇像變成一片羽毛般,不堪天刀帶起的狂風被颳得拋起飛退,以毫釐之差避過刀鋒,真箇神奇至教人不敢相信,但確為事實。

寧道奇在凌空飛矚的當兒,仍從容笑道:「柔勝剛強,多謝宋兄以刀氣相送,還有兩刀。」

其退雖妙絕天下,頗有乘雲御氣飛龍的逍遙妙況,卻仍是不得不退,已算處於下風!

關建處非是他不及宋缺,而是欠缺宋缺與敵偕亡之心。否則適才趁宋缺舉刀下劈的剎那,雙掌前擊,那宋缺雖能把他劈分兩半,宋缺亦必死無疑。

ps:

感謝v唯一本尊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