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74.風波不斷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空壓至! 石之軒一腳悄無聲息地配合趙德言的攻勢擊出! 「原來如此1 「1 羅凡整個人跌飛出去,就在所有人皆以為得手的時候,羅凡忽而像個沒事人一般站起,化作一道幽影筆直...

趙德言淡淡地道:「你們陰葵派究竟是什麼意思?」趙德言所指自然是羅凡會天魔功的事情。

但祝玉妍與婠婠二人自然是面面相覷,不知趙德言話中所指。

還未等二人開口,羅凡率先開口道:「你們陰葵派不是一直想與神劍山莊合作么?在下也不需要二位出手,幫在下掠陣,別讓此人跑了便成,讓在下看到一點誠意好么?」

趙德言心中一凜,頓時有些猜不透幾人之間的關係來。

一雙狹長的雙眼在祝玉妍與婠婠二人臉上掃來掃去。

祝玉妍噗嗤嬌笑道:「言帥莫要被這小子誆了,你我同屬聖門,我祝玉妍又怎會幫著外人來對付同門。」

羅凡呵呵一笑道:「你們魔門這種關係好像從來就不靠譜吧?否則祝宗主的魔功怎會止步十七層?」

婠婠一雙如寶石般無暇的眸子瞥了羅凡一眼:「慕容兄可不要惹師尊生氣哩,否則我們只好站在言帥那邊了,現在的情況大家坐下來談談不是更好么?」

羅凡瞭然無趣地道:「說點我感興趣的吧,否則便不用談了。」

以現在的情況,如果真要動手,估計羅凡也就是將趙德言手下那幾個高手給屠了,卻沒把握解決這最重要的三人,因此興緻缺缺。

婠婠微嗔道:「是羅凡那小子派你來談判的么?怎麼你這人這樣沒有耐心呢?羅凡怎會將如此重任交給你?」

羅凡聳了聳肩道:「談判什麼的不重要,實際上他只不過讓我順道找你們喝喝茶聊聊天罷了,婠妖女你不是特別愛聊天嗎?」。

婠婠「噗嗤」嬌笑道:「婠兒倒是很想與公子聊聊哩。不過奴家手裡有個消息要告知慕容公子,只怕公子聽后便沒有聊天的興緻了。」

「哦?」羅凡饒有興緻地道:「那在下倒是該聽聽了。」

婠婠嬌笑道:「在此之前。慕容公子可否告知奴家方才幾位運走的是何物呢?」

羅凡輕嘆一聲道:「抱歉,無可奉告。看來婠小姐的消息在下是無福消受了,再見。」

香風撲面,祝玉妍如一陣風般移到羅凡面前,擋住去路,輕輕湊在羅凡耳邊道:「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知曉寶庫的位置,但你這小鬼真以為我們猜不到你是來尋楊公寶庫的么?」

羅凡神情一愕,立即鎮定下來問道:「祝宗主想要如何?」

婠婠在羅凡背後幽幽一嘆道:「我們想要什麼,慕容公子又如何會猜不到,不要逼人家公諸於眾好么?」

趙德言久未至中原。一時還沒弄清幾人打的什麼啞謎,視線在幾人身上掃過,心中不斷猜測。

「不用再裝了。」一道冰寒如獄的聲音自遠方傳來,一襲白衣的身影轉瞬飄過重重虛空,落在幾人身前,雙目閃耀著深透不可測的精芒,似要將羅凡洞穿一般地道:「邪帝舍利是你拿走的對么?能同時讓岳山與宋缺出手相幫,你們的本事果真不小,但你們真以為能瞞過石某的眼睛?」

祝玉妍一雙動人至極的美目中閃著仇恨的光芒。一字一字地道:「石之軒1

羅凡不由微微一笑道:「邪王事後裝聰明的本事倒是不錯。」隨即仔細將石之軒一番打量,只見他氣機通暢,勻布周身,訝道:「居然沒有受傷。看來邪王你這十幾年也並非白過嘛。」

石之軒雙目從幾人臉上掃過道:「先聯手將邪帝舍利奪過來如何?」

還未等幾人回答,羅凡搶先道:「舍利可不在在下手中,此時只怕已經到羅凡手中了。幾位找我也沒用。」

趙德言冷哼一聲道:「那就拿你去換舍利1

羅凡的目光停在祝玉妍那面覆重紗的玉容上道:「祝宗主的意思呢?與在下合作還是與邪王合作?」

祝玉妍默然片晌,柔聲道:「奴家倒是想與你這小鬼合作。但你該知曉我們的目的,你能做主么?」

這時候羅凡頭疼無比。如果說不,在這四大高手手中能不能跑得掉還是個問題,除非將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靈光的即身成劍給用出來。

但羅凡卻是答非所問地道:「在下想請問祝宗主一件事,當年祝宗主將魯大師打成重傷,可有後悔?」

「原來你是從他口中得知楊公寶庫的位置。」祝玉妍神色一黯,幽幽嘆道:「當年確實是我祝玉妍對不起他。」

「但如果事情重來,祝宗主依然會這麼做對么?」羅凡冷笑道:「祝宗主的心志還真是堅定,你們魔門中人總是那麼叫人難以相信,依在下看,倒不如孤軍奮戰的好。」

石之軒冷然道:「既然談不攏,那便與我石之軒合作,如果石某拿到邪帝舍利,可以幫小妍你恢復功力,如何?」

羅凡臉色一沉,心中思索是否要答應與陰葵派合作,否則定要陷入四人圍攻之中。

借力打力,以一敵多對於他們這種宗師級高手來說幾乎不可能,方才與趙德言一戰中,也就對方借力退出戰圈的時候被自己反借力殺了一人,不然以對方的境界哪有那麼多力讓你借?人家又不是傻子。

原本羅凡對付只有祝玉妍一位頂級高手的陰葵派,算是有不小的把握,但再加上一個天魔十八重的婠婠,便要開始頭疼了,此時再加上石之軒與趙德言,幾乎是必敗的局面。

「動手1萬千掌影猶如一堵牆一般將羅凡籠罩,石之軒全力出手,已是打算封死羅凡的開口機會了!

快、狠、准、辣。

湛藍的劍光迎風而動,在朝陽下舞出一片叫人目眩神迷的劍幕,氣隨劍走,沒有一絲一毫的泄露,不止羅凡能夠吸功,石之軒的不死印法同樣能夠做到,區別只是無法永久地化為己用罷了,因此羅凡同樣只能收束內力,以免對方借氣反攻。

兩人一瞬間交手數招,氣勁交擊聲在眾人耳中炸響,羅凡不由暗自叫苦,因為吸與卸的奧妙對方用得比自己更為精彩,只是一開始石之軒並未料到羅凡也會這樣的武功,因此才並未佔得上風。

實則石之軒此時心中亦大呼失策,強攻不下,其勢必弱,他此刻採取的正是強攻,卻未料到吸不到對方的內力,亦或吸到的內力被對方吸回,完全失去了他不死印法無限續航的優勢!

就在這時,只聽到婠婠在一旁嬌笑道:「婠兒要告訴慕容公子的是,婠兒方才見著師妃暄往剛剛車隊撤離的方向追去了哩。」

羅凡驀然神色一變,同時,趙德言雙爪帶著凌厲的勁風自後方攻來!

高手過招,勝負只在轉瞬之間,哪容得下一絲一毫的分神!

石之軒攻勢再次加快,雖然羅凡一瞬間便鎮定過來,但依然因此陷入守勢!

對方的氣機分佈顯於羅凡心中,羅凡忽而心中一緊,因為他發現對方腳上有一縷陰柔氣勁正悄無聲息地集中起來!

趙德言猶如鳳凰展翼一般,漫天爪影從羅凡頭頂後方上空壓至!

石之軒一腳悄無聲息地配合趙德言的攻勢擊出!

「原來如此1

「1

羅凡整個人跌飛出去,就在所有人皆以為得手的時候,羅凡忽而像個沒事人一般站起,化作一道幽影筆直朝遠方掠去!

誰也沒有料到羅凡竟提前看出石之軒的虛實,從而恰到好處地避開他的殺招,又從趙德言處借力飛退,以至於竟從這三方即便沒有提前演練,亦配合極為完美的殺局中逃脫出去!

「追1石之軒神色泠然,這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一顆藥丸塞入嘴中,羅凡猶如一隻大鵬展開翅膀,速度再次增加,竟隱隱有與幾人拉開距離的勢頭!

朝陽取代明月,升上灰藍的夜空,路左是一片宛如綠色水晶般的池塘,泛黃的荷葉邊露珠剔透,靜靜滑落引波動,溫柔地反映著金黃的朝陽。右邊是一片楓林,紅葉如火,秋風一吹,葉兒在風中流轉。

在這片動人天地里,寧道奇的聲音從後方遙傳過來,不用吐氣揚聲,甚至僅是輕聲細語,卻字字清晰地送到宋缺耳旁:「我多麼希望今趟來是找宋兄喝酒談心,分享對生命的體會。只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任我們沉ln顛倒,機心存於胸臆。今中原大禍迫於眉睫,累得我這早忘年月、樂不知返的大傻瓜,不得不厚顏請宋兄來指點兩手天刀,卻沒計較過自己是否消受得起,請宋兄至緊要手下留情。」

寧道奇此番說話充分表現出道門大宗師的身份氣魄,並不諱言自己暗存機心,憑此破壞宋缺運寶歸去的計劃,且不說廢話,以最謙虛的方式,向宋缺正面宣戰。

宋缺只要有任何錯失,致乎答錯一句話,也可成今日致敗的因素。

高手相爭,不容有失,即使只是毫釐之差。

宋智領著車隊緩緩前行。

林中,這靜靜的朝陽里把枝殘葉落的樹影溫柔地投在草地上,美得像幅任何妙手都難以捕捉的畫境。

只要有師妃暄出現的地方,怎樣俗不可耐的景況亦要平添幾分仙氣,她便猶如那畫中的仙子一般飄落凡塵,佇立在眾人面前,微笑道:「可是宋二爺駕到?妃暄有失遠迎,還請見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