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73.魔帥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 宋智見到來人,臉色不由一沉,這幾人皆是不可多得的武功好手,那為首男子更是深不可測,莫非一番謀划,終究只能成空? 趙德言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地道:「是你們自裁還是我來動手?」 宋智身旁...

這人最令人一見難忘的不是他高挺顧瘦的身形,晶瑩如玉的皮膚,又或帶點蒼白算得上好看的臉容,而是永遠眯成一條縫,冷冰冰如刀刃的一對眼睛,賦予他冷酷無情,無論什麼事都敢亡命去干,勇於冒險的性格。

魔門三巨頭之一的「魔帥」趙德言抵達!

破空之聲再起,又有五人人緊隨其後落入場中!

五人中最吸引人注意的一人瘦磁如鐵,容貌清瘤,身子像長槍般筆挺,右手執一把突厥人愛用的鋒快馬刀,左手持盾,頗有鶴立雞群的特級高手氣度。

落地之後,那人看著插滿長劍的可達志屍身,憤怒的道:「誰幹的!?我康鞘利定將他碎屍萬段1

此人正是頡利大汗的心腹康鞘利,此人智謀武功,均為上上之選,不在當初羅凡遇見過的突利之下。

其餘四人則是趙德言的四個師兄弟,雖然計謀武功皆不如趙德言傑出,但也皆是先天後期的高手!

宋智見到來人,臉色不由一沉,這幾人皆是不可多得的武功好手,那為首男子更是深不可測,莫非一番謀划,終究只能成空?

趙德言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地道:「是你們自裁還是我來動手?」

宋智身旁一名宋閥年輕高手上前喝道:「你是何人,敢如此大放厥詞!?」

一道寒光從袖內射出,說到就到,事前無半分徵兆,等眾人反應過來時,那年輕高手額頭已經多了一道血洞!

這才緩緩地道:「鄙人趙德言。」

宋智面色頓時陰晴不定,魔帥趙德言,雖然在中土並不算特別出名,但誰人都無法否定他的實力!

正在宋智心中盤算是否要放棄這釁金的時候,一抹藍光猶如一道藍色的流星,自天外飛來!

「錚1

斜插在地,兀自顫動不止。這是一柄造型優雅猶如柳葉般的湛藍長劍!

一道藍灰色的身影自趙德言身邊掠過,輕如鴻毛般落在劍柄之上。

在朝升的陽光之中,猶若劍中之仙。

「瓊華派慕容紫英。」視線斜斜落在趙德言那張蒼白的臉容上,淡淡地道:「魔帥是么?正好今天降妖除魔。」

旋即轉頭道:「你們帶人走吧,這裡我來應付。」

康鞘利冷哼一聲道:「好大的口氣1

宋智的視線掃過羅凡,知曉此時並非猶豫的時候,點了點頭,沖眾人喊道:「我們走1

康鞘利對於幾人這種並不將自己放在眼裡的做法極為不忿,斜沖而上,希望能給這人一點教訓。

一掌擊上羅凡胸口。

內力止不住地狂涌而出!

趙德言瞧得情況不對。百變子菱槍再從袖內射出。銀光一卷。猛地也感到內力朝對方狂泄!

但他不愧為魔門大宗師級別的人物,內力渾然一體,槍身往旁邊一帶,康鞘利隨之跌飛出去。

羅凡從長劍之上落下。長劍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入掌中,劍鋒斜指地面,羅凡淡淡地開口道:「不自量力1

趙德言陰柔的聲音開口道:「凝聚體內真氣,動手1

在魔門中,早流傳有吸取別人功力的各種邪功異法,是以趙德言也並非全無抗力。

只是不論施術者如何高明,吸取他人真氣只屬輔助或暫時性質,從沒有人能真的把別人數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據為己有,並大幅和無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就算能辦到。由於真氣本質的差異,只會是有害無益,動輒有走火入魔之禍,是以方法雖然高明,但並不似吸星**那般讓人聞風喪膽。

也因此石青璇當初見到羅凡的吸星**。也並沒有太大的驚訝。

羅凡只手單劍立於胸前,繼而向左側旋轉。

四人攻上之時,羅凡身前劍芒正好完成一個完整的圈。

怪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四人所有的招式皆被牽引至一起,繼而劍光一錯,四人悉數吐血飛跌出去,他們的武功招式,全部攻擊在了自己人的身上!

「天魔功?」趙德言那陰柔的聲音開口問道:「你和陰葵派什麼關係?」

所謂萬象歸心,乃是一切有無法,皆瞭然於心,有法無法,皆隨心所化,這便有些像當年獨孤求敗敗盡天下高手,通透世間武功而創獨孤九劍。

當然他不是獨孤求敗,劍法亦非唯快不破。

唯有心境通透如聖,無物不照,才能萬象歸心,做到心外無法,心外無理,心外無物的最高境界。

心中自有萬象天地,何須心外方圓?

這便是他的心劍之道。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是以太極之一生兩儀之二以為鞘。

自從悟出心劍之後,羅凡所走之路本就與他人開始不同,但三千大道,殊途同歸,宋缺刀道乃有意無意之道,而羅凡的劍法卻是有法無法之劍,心有萬象,有無隨心,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只是宋缺的刀道已經趨於圓滿,而羅凡的劍道才剛剛啟始,還沒有化繁為簡,真正將所有武學凝練通徹。

「真是天魔功么?」羅凡兩指輕拭劍鋒,繼而劍尖急轉直下,一頭怒龍自劍鋒跳出,威壓天地,排空朝趙德言撞去!

爪影翻飛,趙德言立時述看門本領「歸魂十八爪」最厲害的殺著「青龍嫉主」,雙手卷纏變化地往氣龍攻去!

劍鋒一引,氣龍身軀翻卷撞擊在趙德言雙爪之上,龍尾掃過。

爪尾交擊!

「轟1

無匹的巨力將趙德言推出數丈之外,才將其中力道化解!

氣龍迴旋,隱沒劍中。

趙德言神色泠然,在羅凡三丈開外站定,殺氣劇盛。

重重氣勁,由趙德言身上,急波疊浪般向羅凡涌去。

只見羅凡絲毫不為之所動,心中感應著對方氣機虛實分佈,腳下一踏,一道鋒銳的氣勁貼地往對方腳踝削去!

自氣勁薄弱之處截其根源。其氣自散!

趙德言再也維持不住氣浪攻勢,不得不主動出擊,兩道黑黝黝幼加尾指的鋼,從趙德言左、右袖內毒蛇般鑽出,子頭是菱形尖錐,疾如流星的向羅凡戳來,陰損毒辣至極點。

這對奇門兵器在魔門與兩域均名懾一時,名為「百變菱槍」,可軟可硬、變化無窮,有鬼神莫測之機。是趙德言仗以成名的兵器。非但不懼神兵利器劈削。還是刀劍的剋星,給他以特別手法纏上,幾乎難逃甩手被奪的厄運。

羅凡不過簡簡單單地一劍,只見陰陽二氣繚繞劍鋒之上。兩道菱形尖錐撞上之後,皆向旁一滑,勁道泄向一旁,而羅凡的長劍依然去勢不減地直貫對方胸口!

這看似簡單的一擊,實則太極卸力與破槍之道便悉數蘊含其中,精妙異常!

趙德言不得不收回菱槍,一掌封住羅凡長劍的進勢!

這一掌看似平平無奇,其實乃趙德言畢生魔功精華所在。把敵手完全緊鎖籠罩,五指箕張。似緩似快,拙中見巧,變化無窮,乃趙德言壓箱底的本領「歸魂十八爪」的起手式「朱雀拒」。所謂「朱雀不垂者拒,如山高昂。頭不垂伏,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

與此同時,呼喝之聲四起,勁風大作,康鞘利等人自四面八方疾攻而來!

氣隨劍轉。

「鐺」地一聲長劍與趙德言互拼一擊,劍身回蕩,盪開一爪一掌之後,上身氣勁隨之一滑,另兩人的攻擊直接被卸開去,左手再一撥,康鞘利的一掌竟收止不住,直往趙德言攻去!

以一敵六!

幾人戰在一團,場面火爆眩目,勁交擊之聲連串響起。木石紛飛中,數條人影兔起鶻落的展開激烈無比的劇戰,魔門宗師級的絕頂高手,外加數名先天後期武功好手,奇招絕學層出不窮的作殊死決戰。

雖然幾人刻意收束內力,又同時有趙德言這個絕頂高手的牽制,羅凡無法安心吸功,但幾人只覺擊入對方體內的內力常如泥牛入海,毫無效果,而羅凡卻幾乎全不消耗內力,甚至內力越打越多!

另一邊,石之軒與宋缺的身影再次分開。

「今天就到這裡吧,來日再見1

人影一閃,以沒有人能看得清楚的高速迅速向遠方掠去,其速度比先前要更快上一籌,可以肯定對方之前的輕功根本沒有動用全力!

一聲冷哼,宋缺收刀入鞘,方才對方的不死印破綻隱現,但遺憾的是對方恰到好處地脫出戰圈離開了。

這一戰,可以說還未打完。

但宋缺知曉殺他的機會已經不再,是以轉身離去。

東城之外,羅凡竟是越打越精神,體內的氣愈加豐沛,即便在幾人的圍攻之下,也一直占著上風!

一陣銀鈴般的嬌笑從遠方傳來:「沒想到言帥也有如此狼狽的時候。」

趙德言以一記極為精妙的手法與羅凡互拼一擊,撤爪後退,哪知羅凡的長劍矯若游龍地劍鋒一轉,竟順勢剜在另一名高手的心臟上!劍光猶如秋風落葉般疾掃,轉瞬間另四名高手盡皆受傷!

趙德言問道:「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言帥連竟陵城仙師慕容紫英都不認識,實在是孤陋寡聞哩,難怪會吃這樣大的虧。」另一道溫柔好聽的聲音響起,羅凡認得是婠婠的聲音。

ps:

感謝aa120aa789、咪咪小鳥、浪雲、jwzi童鞋的月票

感謝危機頭童鞋的評價票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