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71.拖延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30 21:05  |  字數:3537字

李淵仰天長笑,道:「岳大哥休要耍我,無論李淵變成什麼,但對岳大哥之情,卻從來沒變。大哥練成換日大法,今趟重出江湖,擊殺天君席應,成就不朽威名。小弟衷心為岳大哥你鼓掌喝采。」

羅凡冷哼一聲道:「當年之事休要再提,今日的岳山已非當年的岳山,老夫現要去找石之軒算賬,小刀是否要攔我?」

李淵雙目亦殺機大盛,冷聲道:「不瞞大哥,小刀亦欲除他而後快,但實際卻是石之軒逃命的本事厲害得很,我們是否該從長計議呢?」

「報!」正當羅凡思考時,一道聲音自下方響起道:「報告皇上、太子殿下,東邊發……呃……」

一道森寒的刀氣跨越重重虛空,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將人劈成兩半!

「聒噪!」羅凡收刀歸鞘,露出一道冷峻而霸道的神色。

原本這人想報告的是東邊傳來異常動靜,還未說出口便讓羅凡一刀斬了。

東邊來的消息,羅凡不用聽也知道是關於什麼!

接著只聽羅凡冷聲道:「小刀說得不錯,此事確實該有一番謀劃。」話雖這樣說,但羅凡根本沒想法去殺石之軒,只因這根本就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況且他與石青璇的關係也使他沒可能取石之軒性命。

李建成臉色微變.隱泛怒容地道:「岳老無故殺我王城守衛是何意?」

羅凡並不看李建成一眼,一雙虎目只凝視著李淵道:「小刀果真生了個好兒子!」

不過一個守衛而已,李淵自然不會在意。瞪了一眼李建成,繼而哈哈一笑道:「大哥又何必與晚輩計較。回頭小刀一定好好教訓這小子一番。」

話中的意思是想息事寧人了。

羅凡本就對此事心虛,自然也不欲多作計較。轉移話題道:「小刀可知楊虛彥的真正身世?」

李淵臉容不見絲毫情緒波動,顯然作了最壞的打算,沉聲道:「他究竟是何人之子?」

羅凡淡然自若地答道:「楊虛彥實乃楊勇的幼子。」

李淵失聲道:「什麼?」

楊勇原本是隋文帝的太子,後來被廢為庶人。隋文帝病重時曾有意重新立楊勇為太子,結果被楊廣發現。楊廣假傳文帝遺囑要楊勇自盡,將楊勇處死。

因此如果沒有楊廣篡位的話,楊虛彥應該是隋朝太子。

李淵露出感激的神色,旋又雙目殺機大盛,冷哼道:「現在我既已曉得此事。他還想活命嗎?」

羅凡作出一個岳山招牌式的冷酷笑容道:「我今次探聽到石之軒似乎與無漏寺頗有關聯,我亦是因此來到關中。」

李建成既然知曉李淵與岳山的關係非同一般,自然不敢再得罪羅凡,連忙獻計道:「父皇,不如孩兒帶兵去寺中搜查一番?」

李淵略一沉吟,問道:「大哥意下如何?」

李建成頗具武勇,謀略卻差了些,李淵沉於酒色,又與岳山交情甚篤。羅凡自然樂見其成,當即便點頭道:「也是個辦法。」他本就是為了幫宋智他們打掩護,雖然此舉會打草而驚刀石之軒這條蛇,但他卻樂得裝一裝智商短路。甚至有聰明人提出反對意見他還得呵斥一番,完全一副佞臣的模樣。

所有人都看出了羅凡殺兩個人,李淵根本不會怪罪。又有誰敢反對羅凡?

世人皆以為碧秀心因石之軒而死,這種仇恨即便過了一二十年依然穩穩噹噹。有了他吸引注意力,根本沒人會去注意城外與地底那些微小的動靜。

當在羅凡的有意引導之下搜出方丈室之下石之軒的一些易容之物時。已經沒有人再質疑羅凡的話。

這時候才又有人來報,城外有賊人殺了幾隊巡兵。

此次雖然羅凡不好再出手殺人,但依然沒有引起李淵的重視,對於他來說,殺死碧秀心的兇手石之軒自然是重中之重。

李淵淡淡地道:「建成,派人去看看。」

李建成領命向身旁一名年紀不過二十五六,膚色白皙,長得英偉不凡,氣魄懾人,的年輕高手道:「達志,你帶人去看看。」

只見他一對修長的眼睛具有某種令人害怕的深逮而嚴肅的光芒,銳利得像能洞穿任何對手的虛實,沉穩的聲音開口道:「是,太子殿下。」

羅凡心中一沉,此人正是可達志,與跋鋒寒齊名的域外高手。

但他一手狂沙刀法出神入化,如果跋鋒寒沒有和氏璧相助,只怕武功還要輸他一籌,沒想到李建成竟會派他去!

長安東面城外。

宋智疑惑地仰望著東升的旭日道:「長安城內竟還未作出反應?奇怪。」

這時宋閥一名探子來報道:「二爺,李閥那邊似乎發現了石之軒藏匿之處,正調兵趕往。」

宋智不由撫掌大讚道:「好!天助我也!」

只要能趁此機會離開李閥勢力範圍,將財寶裝上宋閥的航船,順流而下,到時候還不是天高任鳥飛?

就在全部黃金都裝上車隊的時候,又一隊約有千餘人的部隊自左右圍了上來。

帶頭一人排眾而出,喝道:「鄙人長林軍都尉可達志,你們是哪來的小賊,竟敢到我長安來撒野!」

宋智抬了抬用以遮面的斗笠,看清這人身子頎長挺拔,穿著剪裁合體的深藍滾白花邊的武士服,外披白色羊皮袍,背掛長刀。

潔白、少女般嬌嫩的臉上泛著健康的紅暈,烏黑閃亮的頭髮以白中扎著髮髻,發乃血之餘,自其髮膚便能看出對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宋智淡淡地道:「擺陣。」

陣起風雲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