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8.天子望氣,心劍之道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重達百斤、樸實黝黑的重刀在宋缺手中使來,既像重逾千鈞,又似輕如羽毛,教人無法把握。 天道亦有缺,人道補其一,天人合一,實乃大道。 「當」! 聽到是一回事,設身處地地感受又是另一...

「左邊?」

「正面1忽而羅凡的左手緩緩抬起!

這一瞬間,通過對對方刀法、動作、心理等各方面的分析,於氣機最盛之處輕輕地劃出一道弧線。

刀鋒,一觸即走,幾乎沒讓羅凡借到半分力氣,黑白二色氣勁與刀芒不斷交擊,詭異的是竟沒有發出半分聲音,有若鳥飛魚游,無跡可尋的一刀再次攻上!

一連十刀,羅凡就好似經歷了十場大戰一般,心神疲憊至極!

這僅僅是第一式,名為「天風環佩」。

睜開雙眼,羅凡心中松過一口氣,有過前車之鑒,他再不敢讓宋缺主攻,淡淡地道:「果不愧為天刀的起首一式,接下來也請宋閥主接在下一式,這一式名為破刀,閥主看劍1

「鏘1

僅僅劍氣所激發的劍影,便帶起猶如寶劍出鞘的聲音斜斜向宋缺切去!

宋缺不動如山的瞧著劍氣尚差尺許就往胸脅掃至時,才錯往一側,左手天刀往胸前斜攔。

「叮1

劍氣正中刀身,滑向旁邊。

羅凡便好似提前預料一般,再一劍朝他腰眼劃去!完全沒有任何花巧,只有極致的快!

宋缺喝一聲「好」后,天刀反劈,刀光猶如霞霧繚繞,隱見水光雲影,竟是以攻對攻!

只見羅凡身形一晃,飄忽猶若飛鳥,不知其進退,又好似全然沒有任何章法,似危實安,竟讓宋缺也沒有把握在羅凡劍氣及身之前斬中羅凡,登地退向一側,再一刀遞至,刀影流轉不盡,意態無窮。

只是羅凡好似知曉他的大概攻擊方向。竟提前閃至刀光籠罩之外,依然是簡簡單單地一劍。

哪知對方的刀光便好似一片雲霞一般如影隨形地飄了過來!

「咻1

勁風刮過,二人皆是險而又險地避開對方的攻擊。羅凡再次計算起對方的氣機、出刀方位同時調整自己的攻勢。

「呼。」

再次避開對方一刀的同時,劍氣刺向對方。

不過眨眼間。八刀已過,二人八刀八劍皆是以攻對攻,毫不容情,若讓他人見到,只怕會認為二人有什麼深仇大恨,攻勢之險,即使旁人見到亦會提心弔膽!

宋缺越來越謹慎出刀。穩健的步伐在劍光中穿插自如。

忽而好似看透了羅凡的劍法一般哂道:「統領技窮哩1

一刀挑往羅凡手腕處。

刀光還未斬至,只見羅凡的另一劍已經迅疾無倫地刺往他左肩!而這一劍才逐漸隱去。

「雕蟲小技1宋缺反刀一抹,如雲霞般縹緲無蹤的刀光攻出,依然是以攻對攻的招式。

而這一刀。更像是看透了羅凡的劍招一般,后發先至,跟上羅凡的手臂!

實則宋缺並非看透了羅凡的劍招,而是以無比豐富的實戰經驗把握到了他的心理,從而從心理上預測到羅凡的下一招。接著發出這料敵先機的一刀。

刀鋒立時便要斬上,羅凡已經抽手不及!

冷汗從額頭滲出,心中知曉宋缺出刀是絕對不會留手的,用他的話說兩式都擋不住談什麼合作?

沒想到宋缺竟這麼快便能看透自己的劍招,並反過來預料自己的出招路線!不愧為百年難見的天才!

就在這決定整條手臂是斷是留的成敗一瞬。

「咦~」羅凡忽然好似發現了什麼一般。就那麼順手將手中劍氣再一轉,從左肩轉至一處看似毫無破綻,更在刀光籠罩之中的一處。

宋缺的第二式「瀟湘水雲」居然突兀地有種使不下去的感覺,收刀回退!

羅凡大笑道:「這一式可算是破了1

卻原來羅凡方才就在天刀及手時,心中忽而生出一種未名的直覺,通過心劍照影感應到了對方氣機的流動的薄弱處,從而自對方招式上的破綻處轉至氣機上的薄弱處。

沒想到就是這看似不經意的一轉,竟隱隱形成一種將對方整個功法的運轉截住的勢頭,便是這種古怪的感覺使宋缺不得不收刀回撤。

宋缺生性高傲,這句話比劈中他一刀更令他難受,登時殺氣劇盛,不怒反笑的吟道:「石上流泉1

似水流不斷的刀式,驀地化作一道碧光冶冶、穿岩漱石的清泉活水,天刀劃出一道銀芒,循某一條優美至超乎任何言語所能形容的弧度,宜取羅凡!

羅凡忽而身形圓轉,自他這一刀氣勢最強處錯開,繼而攻向他腰腹氣機薄弱的一點。

凡世間武學,有攻便有守,有強便有弱,真氣流動亦是如此,只是武功招式成於表象,容易被人看破,亦容易藉此迷惑他人。以前羅凡從來都將心劍的感應停留在對方的招式上,自然容易被對方神妙至極的招式所迷惑。

而真氣流動則成於內里本質,羅凡這靈機一動所做出的便是避開表象,即便他外在的氣機如何飄忽,本質的真氣運轉亦不會變。

這未嘗不是一種尋找遁去的一的法門,亦可以說是破氣式終極的雛形。

或者說是心劍照影大成。

或許它另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天子望氣,談笑殺人,天子望氣術!

在羅凡的劍法施展之下,宋缺似有種連內力都運使不開的感覺!

宋缺刀法忽變,高吟道:「梧葉舞秋風1整個人旋動起來,天刀似是隨意出擊,全無痕刀路可尋,更因其怪異的身法,羅凡方才還保持的優勢立時冰消瓦解。

叮叮噹噹地一陣連響,羅凡雖看透對方的薄弱之處正在如辯眼一般攻勢的中心,但苦於無法破開對方的刀招,不得不暫避其鋒。

刀止。

宋缺橫刀立定,點頭道:「羅凡你可知如論天份,天下可能無人能出你右……你似乎找到了一種透過表象來窺視本質的能力,現在我再想擊敗你,亦要大費一番工夫了。」

羅凡佩服道:「閥主真厲害,這都給你瞧出來。」

宋缺左手收在背後,右手輕垂,來到羅凡身前丈許處立定,雙目灼灼生輝,微笑道:「統領剛才那一劍,實乃有法破無法,人定勝天之劍,只是心中掛礙成規太多,過於著顯痕,仍差一線始可達真正大家之境。」

對方不愧為天下第一刀法大家,無論是眼力還是武功,皆讓羅凡佩服不已,虛心問道:「請閥主指點。」

宋缺凝視手中天刀,目光深邃而悠遠,柔聲道:「天有天理,物有物性。理法非是不存在,只是當你能把理法駕馭時,就像解牛的庖丁,牛非是不在,只是他已晉入目無全牛的境界。得牛後忘牛,得法后忘法。所以用刀最重刀意。但若有意,只落於有跡若是無意,則為散失。最緊要是在有意無意之間,這意境你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像這一刀。」

寶刀生寒,似是漫不經心的一刀劈往羅凡。

庖丁解牛乃古聖哲莊周的一則寓言,講善於剔牛的庖丁,以無厚之刃入於有間的骨隙肉縫之中,故能迎刃而解。

正思索間,那想得到宋缺說打便打,根本不容他作任何思考。

兼且宋缺這一刀宛如羚羊掛角,不但無始,更是無終。忽然間刀已照臉斬來,刀勢封死所有逃路,避無可避,最厲害是根本不知他的刀最後會劈中自己甚麼地方。

尤有甚者,是這重達百斤、樸實黝黑的重刀在宋缺手中使來,既像重逾千鈞,又似輕如羽毛,教人無法把握。

天道亦有缺,人道補其一,天人合一,實乃大道。

「當」!

聽到是一回事,設身處地地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劍氣與刀鋒相觸,羅凡雖看破了對方的虛實,但依然只是一劍擊在對方刀刃之上,繼而被他一刀反攻,刀鋒湧出森森殺氣,籠罩羅凡!

「得法而忘法?」羅凡忽而心中一動,瞬間便明悟了當初殺向霸天時的意境到底是什麼,隨心而化,隨意揮灑的一劍擊出。

「嗆」!天刀生出龐大的吸力,將羅凡的手臂牢牢吸實。

宋缺嘆道:「看來你還差點火候。」

羅凡哈哈笑道:「閥主中計哩1

另一手張開,一股更為龐大的吸力散出!

「咦?」藉助他刀上的吸力產生更大的吸力,這一下連宋缺也不由為之動容,大喝一聲好,又一刀掃來,既威猛剛強,亦靈動奇奧,無痕無跡,讓羅凡不得不撤去還未改良完成的吸星**。

「叮叮……」

一連串刀劍碰撞聲響,宋缺每一刀均是全力出手,如若一個擋格不住,就是身首異處的結局。而羅凡又何嘗不是戰至正酣,心中無圓方,亦無陰陽,劍法逐漸有如混沌初開,萬象包羅。

宋缺呵呵大笑,照頭一刀劈至,刀勢如日照中天,光耀大地,這時候,羅凡才真正有做他對手的意義。

刀光如獄,劍氣森寒,刀光劍影不斷在這不大的空間中交擊,卻詭異地不溢出一絲一毫,連一件桌椅亦未損毀。

百招過後。

「當1

劍氣斜擊在天刀的刀身上,羅凡退後兩步。

宋缺狀如天神般直身卓立,全身衣衫無風自拂,神情欣悅的道道:「看來今後的武林將是你羅凡的天下了。」

隨後又道:「來吧!不要讓他們久等哩1

ps:

感謝小劍神少爺與風匠童鞋的月票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