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7.「天刀」宋缺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小凡現在的武功連我也看不透了。或許是我多慮了吧。」 …… 天字型大小房偌大的空間內,一人背門而立,身上不見任何兵器,體型像標槍般挺宜,身披青灰色垂地長袍,屹然雄偉如山,烏黑的頭髮在頭頂上...

就在羅凡離開不久,趙敏又接到一道由寇仲傳來的好消息,自當年雙龍幫擊敗海沙幫之後,幫主韓蓋天已經漸漸退出幫中事務,雙龍幫在寇仲、徐子陵、沈落雁的操作下,虎口奪食開始著手海鹽業。

海鹽業本就是古代最賺錢的門路之一,這不但成就了寇仲的發財夢,更將羅凡製鹽的源頭給拿了下來,此消息一出,原本眼饞羅凡製鹽業,以斷源相要挾,想要分一杯羹的鹽商如意算盤紛紛落空。

此時雖然羅凡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但也展現出了強大的利益,四周勢力可謂是對羅凡的領地虎視眈眈,只是此時羅凡勢力已成,外有秦叔寶、單雄信等大將鎮守,內有趙敏、虛行之、魏徵等運籌帷幄,李靖、紅拂女穩坐中軍,不動如山,雖然小摩擦不斷,但依舊穩定如恆。

而寇仲那邊雖然勢力薄弱了些,但各種巧計奇謀不斷,再加上背後有神劍山莊撐腰,看似兇險異常,卻屢屢化險為夷。

長安所在處的渭河平原區之所以被稱為關中,因為束有潼關,西有大散關,南有武關,北有蕭關,居四關之內,故稱關中。

潼關為四關之首,為戰國時秦人所建。北臨黃河,甫靠大山,東西百餘里,開路於斷裂的山石縫中,「車不容方軌,馬不得並騎」,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過之險,本名函谷關,東漢后才改名為潼關。

戰國時期,六國屢屢合縱西向攻秦,但亦只落得屢屢飲恨於函谷的凄慘下常

雙峰高聳大河旁,自古函谷一戰常

就是這險峻的兵家必爭之地,令長安穩如泰山。避過關外的烽火戰亂。

李閥的勢力現在於西破去薛舉父子的西秦大軍,於東又傳師妃暄勸服杜伏威歸順的消息,有了李閥的支持,原本一蹶不振的杜伏威再次穩固下來,同時使李唐聲威大振,很多接近潼關的本屬中立的堡市紛紛歸附李唐,為大唐軍鋪好出關的坦途。

十餘日後。羅凡與小龍女來到關外大河南岸的桃林城。

一路下來,羅凡已經通過天魔**弄清楚了吸人吸物的原理與行功路線,一番改良之後,完全可以模擬出來。

接下來羅凡欠缺的只是將整個過程融合,就像一台精密的儀器,現在被拆成數份,需要羅凡將其重新組合在一起。

於小龍女來說,喬裝改扮確實是個麻煩,她的膚色白如冰雪。稍熟悉的人很容易便能看出來,是以羅凡只能特地給她弄了一身衣領頗高的黑色勁裝,同時雙手戴上拳套,作武士打扮,絲毫不露出皮膚。這樣戴上人皮面具才不會現出漏洞。

羅凡可不是寇仲徐子陵,勢力未成便表現出一副迫切想拿關中的樣子。鬧得是個人都知道寶藏在關中。

他此行根本未向任何人透露要進關中的意思,而他之前也完全沒有透露出要打關中的意向,就好像關中跟他完全無關一般。是以雖很多人認為羅凡知曉寶藏的秘密。但暫時還沒有人猜到寶藏在關中,甚至由於羅凡先去了一趟巴蜀,更有人認為寶藏在四川。

或許這天下間知道寶藏而不急著尋找的,僅有羅凡一人了。

任誰也不會想到作為一方統帥的羅凡會徑直跑到別人家裡去尋寶,哪怕是以李世民的算無遺策也不可能。

是以長安周邊城鎮的防守雖然嚴密,但並沒有到達任何人的來路都要打聽得一清二楚的地步。反正現在戰事已開,裝成逃避戰亂的平民,亦或外來武士,完全可以矇混過關。

而桃林更是名義上歸降唐室,裨仍由地方幫會把持。沒有什麼防衛,只要肯繳出入城關的買路錢,商旅不禁。

桃林城內最大的一間客棧內。

宋智苦笑道:「我應否陪你一起進去見大兄呢?」

羅凡不由一楞道:「智叔是否怕閥主拿我來試刀?」

宋智忽而深深注視羅凡一眼道:「小凡現在的武功連我也看不透了。或許是我多慮了吧。」

……

天字型大小房偌大的空間內,一人背門而立,身上不見任何兵器,體型像標槍般挺宜,身披青灰色垂地長袍,屹然雄偉如山,烏黑的頭髮在頭頂上以紅中繞紮成髻,背負雙手,未見五官輪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氣概。

羅凡在他身後兩丈處立定,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晚輩禮道:「晚輩羅凡,拜見前輩。」

言語間絲毫沒有因為半點自己的成績而自傲,亦沒有面對這被譽為天下策一刀手的超卓人物的戰戰兢兢,除卻對前輩所應有的恭敬,餘下的便是不卑不亢。

一把柔和好聽的聲音回道:「你,很好1

羅凡淡淡地道:「不知前輩所指為何。」

宋缺終於轉過身來,那是張沒有半點瑕疵的英俊臉龐,濃中見清的雙眉下嵌有一對像寶石般閃亮生輝,神采飛揚的眼睛,寬廣的額頭顯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靜中隱帶一股能打動任何人的憂鬱表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還得難以捉摸。

宋缺兩鬢添霜,卻沒有絲毫衰老之態,反給他增添高門大閥的貴族氣派,儒者學人的風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均勻優美的身型和淵亭岳峙的體態,確有不可一世頂尖高手的醉人風範。

宋缺仰首望往屋樑,淡然自若道:「自晉愍帝被匈奴劉曜俘虜,西晉覆亡,天下陷於四分五裂之局,自此胡人肆虐,至隋文帝開皇九年滅陳,天下重歸一統,其間二百七十餘年,邪人當道,亂我漢室正統。隋室立國雖僅三十八年,到楊廣為宇文化及弒於揚州而止,時間雖促,卻開啟了盛世的契機,誰能再於此時一統天下,均可大有作為。若能運作得當,開創千百年罕見的盛世也未嘗沒有可能。」

目光再落在羅凡臉上,冷哼道:「統領可知楊堅因何能得天下?」

羅凡冷笑一聲道:「不過是走了大運罷了。」

宋缺仰天長笑,道:「說得好,當時幼帝繼位,楊堅大權在握,古來得天下之易,未有如楊堅者也。楊堅自輔政開始至篡位建立隋朝,首尾只是區區十個月,成事之速,古今未見。」

事實確實如此,27歲時他接替父親做了大官,再後來女兒做了皇后,年僅三十六歲的先帝於伐突厥途中駕崩,幼帝即位,楊堅趁機奪去了大權,改國號為隋。

正巧南陳積弱,順手就南下統一全國,實現了大一統。

亦是因此宋缺連帶對慈航靜齋也頗為不屑,只因當年純粹靠投機撿了個大便宜。

宋缺聲音轉柔,輕輕道:「自漢朝敗亡,天下不斷出現南北對峙之局,究其因由,皆因有長江天險。羅統領可知關中李家本欲與巴蜀諸雄達成協議,假若李家能攻陷洛陽,以解暉為首的巴蜀就會歸降李家。若此協議成功達成,待得李閥攻陷洛陽,南方將因李家得巴蜀而無長江之險可守,只要有足夠舟船戰艦,李家大軍將順流西下,到時誰可力抗?」

隨即宋缺淡淡道:「我說你好便好在因為你先到一步,致使解暉礙於承諾而暫且保持觀望。更是等著你的下一著棋,若今次能取得楊公寶庫,聲威大震,李世民的如意算盤便再也打不響,想要南下,除了老老實實走洛陽——襄陽這一條路,別無他眩那時我宋缺便可通過解暉令巴蜀站在你的一方,以便你更快地穩定南方。」

羅凡欣然道:「多謝閥主相助。」

宋缺悠閑地把收在身後的左手移往胸前,手內赫然握有一把造型高古、沉重異常的連鞘寶刀,亦不知他何時拿在手中的。

當他右手握上刀把時,同時俯首瞧著右手把寶刀從鞘內拔出,刀鞘隨意拋開,左手揚刀,仰天笑道:「我聽聞統領在洛陽曾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力挫獨孤閥、鐵勒、瓦崗寨數大高手?」

羅凡微笑道:「聽聞近二十年都沒有人向閥主挑戰?」

宋缺淡淡問道:「你的兵器呢?」

羅凡抬手指了指胸口。

宋缺沉聲道:「你可知宋某人手上此刀的名堂?」

羅凡訝然道:「天刀?」

宋缺雙目電芒激盛,點頭一字一字的道:「這把就是宋某藉之橫行天下,從無敵手的天刀。」

宋缺的目光在刀身來回巡逕,柔聲道:「「天刀八訣」,每訣十刀,共八十刀。刀下無情,統領小心啦1

刀光一閃,手中天刀化作千百道閃爍的刀芒,把羅凡整個籠罩其中,刀法精妙絕倫,令人難以相信。

迅快飄忽至此的刀法根本是無法捉摸,無從掌握。

羅凡緩緩閉上了雙眼,陷入黑暗之中,不為外物所迷。

萬千的刀風呼嘯聲在四面八方響起,聽覺亦給不了他任何的幫助。

「在哪邊?」羅凡以心劍照影不斷捕捉分析著對方的氣機走向,只感到對方氣機亦是飄忽不定,猶如天仙在雲端乘風來去,無跡可尋!

ps:

感謝幽冥童鞋的588打賞、更新票、評價票

感謝v唯一本尊童鞋的打賞

感謝辛、月夢瑞穗童鞋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