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6.前往關中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1 羅凡將她推開道:「要睡覺咱們去客店開房慢慢……」羅凡忽然覺得這話有點不對,連忙改口道:「開兩間房慢慢休息。」 婠婠作為一個古代人,並未覺得話中有什麼不妥,輕輕湊在羅凡耳邊,呵氣如...

師妃暄這時步至,環目四顧后,美目深注的凝視潭水。

婠婠整個嬌軀靠到他懷中去,輕輕道:「人家現在受傷,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哩,能再幫人家療傷一會么?」

有外頭瀑布聲音的遮掩,倒不怕被師妃暄聽見,最妙的是浸入水中連香味都能夠遮掩掉。

羅凡瞥了她一眼,心中暗忖自己巴不得將真氣輸入她體內探索天魔大法的奧秘,她這麼做不是正中自己下懷么?

但偏偏她這麼主動要求,羅凡卻又猶疑不定起來,心中暗暗思索是否有什麼陰謀,同時又用眼光的餘暉瞥向師妃暄,以免她心生感應,引起注意。

師妃暄忽然朝水瀑瞧來。

若換了是一般好手,這時不免駭得心跳加速,使師妃暄生出警覺,但二人都是內外兼修的特級高手,身體內的機能沒有半絲反應變化。

羅凡頓時也不再多想,將內力輸入她體內,繼續幫她療傷。

當然,免不了再探查一番天魔大法的行功路線。

羅凡並不怕師妃暄進來查探,因為那時候羅凡完全可以突襲出手將師妃暄擒下,他忌憚的是了空而絕非師妃暄。

這時候,只見師妃暄忽而輕嘆一聲,朝遠方追去。

二人並不急著出去,只因無法斷定師妃暄是真的離去還是打算詐二人出來。

涫涫「噗哧」嬌笑道:「你似乎很忌憚師妃暄哩。」

羅凡淡淡答道:「人家都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了,能不忌憚么?」

婠婠微嗔道:「拿人家當三歲孩童么?人家能感受到你的內力比師父還要澎湃哩,是否直到此刻仍要瞞我?我會懷疑你合作的誠意。」

羅凡打了個哈哈道:「在下確實無懼師妃暄。婠婠可知道了空那老和尚實力幾何?」

婠婠露出一個引人遐思的思索表情,繼而答道:「了空禪師極少出手。但毋庸置疑定是一位修為精深的高人,應當不會遜色於寧道奇多少吧。」

羅凡冷笑一聲道:「你們太錯估佛門的實力了。昨日我已試出他的真正實力,他的『浮屠金剛身』這世上大概無人可破。」

同時在心中加了一句道:「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不滅金身那樣的竅門破綻。」

婠婠顯然沒有聽說過此種武功,訝然道:「那是什麼?」

羅凡解釋道:「應該相當於金鐘罩鐵布衫一類的武功,連我全力一擊也破不開。」羅凡實際上並不知曉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破不開只是根據當時的情形憑空猜測而已。

此時即便以婠婠的心境也不由面色微變道:「那他豈不等於另一個石之軒?」

羅凡苦笑一聲道:「石之軒並不可怕,就怕他比石之軒還強。」

羅凡並沒有與石之軒交手過,因此也不敢貿然下定論說孰強孰弱。

等了許久,師妃暄並沒有再回來,也確實難以想象會有人受了這麼重的傷仍舊躲在潭中泡澡。

羅凡緩緩收功。不悅地道:「婠大小姐打算賴在在下懷裡不出來了么?」

雖然婠婠確實誘人至極,但羅凡可不敢對她大意。

對石青璇大意最多鬧得個灰頭土臉,但對婠婠大意卻很可能落得身死道消!這也是為什麼羅凡敢對石青璇親近甚至放肆,而婠婠這個大美人即使投懷送抱亦不敢消受的原因。

綰綰微嗔道:「不要吵!人家這麼累,也不讓人家休息一下1

羅凡將她推開道:「要睡覺咱們去客店開房慢慢……」羅凡忽然覺得這話有點不對,連忙改口道:「開兩間房慢慢休息。」

婠婠作為一個古代人,並未覺得話中有什麼不妥,輕輕湊在羅凡耳邊,呵氣如蘭地道:「奴家要先行一步哩。羅兄如果有心,來長安找人家吧。」

佛門的實力有變,她自然要先行一步通過陰葵派的特殊渠道通知祝玉妍,而這卻不便讓羅凡知曉了。

羅凡心道正好。自己正要回竟陵召集人手開往關中。

兩人分道揚鑣。

數日之後,羅凡回到自己的領地。

羅凡本打算將吸星大法教給小龍女等人,卻意外地發現他人學后竟無法融功。差點出了岔子。

原來修鍊吸星大法,散功后再吸收來的內力。本就具有吸星大法的特性,可海納百川。與任何真氣融合,而羅凡的長生訣本不屬於武功,這通過天道而生的內息亦是包羅萬象,是以融功並無阻礙。而其他人則是不行了。

至於腐仙掌的解法,羅凡早已想好了——只需用吸星大法吸出來便可。

對於羅凡這種不負責任地將她擱置了數個四十九天的做法,辛娜婭敢怒卻不敢言,還好她體內劍氣被羅凡的真氣慢慢溫養,早已不復先前的攻擊性,否則羅凡現在回來見到的只能是屍體了。

而現在段玉成已經加入神劍山莊,她是回大明尊教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心中矛盾不已。

直到羅凡刻意為二人做媒,表示不久后將為二人辦一場婚禮之後,又將辛娜婭給留了下來。

羅凡打的確實是好算盤,在古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入神劍山莊之後自然是沒得跑了。

將所有事務處理完畢之後,羅凡出發往關中。

這次去關中,羅凡僅帶小龍女一人,同時「北斗營」打散分開進入關中。

宋閥自然是另行一路,並不與羅凡同路。

現在高手的多寡對羅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他的吸星大法完全可以以一人之力抵擋數名高手。

而趙敏這邊,則蓄勢待發,若羅凡此行收服陰葵派未成。則需要強攻被陰葵派所控制的襄陽了。

要進軍洛陽和關中,東則有江都、梁都;西則是竟陵、襄陽。后兩者中。又以襄陽更具戰略意義,襄陽西接巴蜀。南控湘楚,北襟河洛,故每有戰事,必然烽火旌壘相望。三國時,魏、蜀、吳三方便力爭此城,李世民若走洛陽這條線南下,也必須再打下襄陽才能從關中進入江漢平原。

這也是為什麼羅凡當初要拿下竟陵,因為從南方攻襄陽,必取竟陵!

臨別之前。趙敏玉容微嗔地道:「走得這麼急,是否迫不及待想見到你的小情人哩。」

羅凡輕刮她的瓊鼻道:「人家是去做正事知道么?」

天下紛傳得楊公寶庫者得天下,這種廣告效應絕對比什麼斬白蛇起義好用多了。

而邪帝舍利不但能幫小龍女等人提升境界,且道家功法講究煉精化氣,雖然他已經達到先天至境,邪帝舍利中儲存的先天元精,作為突破入道境的基礎亦是極為不錯。

元精在道家功法中就等於河水的源頭,若羅凡在突破入道境時河水忽然因為源頭枯竭而斷流,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是以邪帝舍利他依然勢在必得。

這時只見紅拂女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羅凡迎向她的目光,苦笑一聲,一時卻不好說什麼好。

正在這時,李靖忽而支吾道:「統領。我想……娶素素為妻。」

「啥?」

……

揚州。

正在羅凡離開領地趕往關中時。

李秀寧衣著淡雅,玉容不施半點脂粉,只以斗篷棉袍遮擋風雪。更突出了她異乎尋常的高貴氣質和令人屏息的美麗。對寇仲來說,她就是天上高不可攀的明月。他永遠都不能把她摘下來。

寇仲目光掃過這大唐的貴女,茫然道:「柴紹呢?」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拙劣至要提趁這個人。

李秀寧垂首低聲道:「人家此次只是來見婉晶。他沒與我一起的。唉!你為何不肯見人家呢?」

寇仲腦海一片空白,苦笑道:「見面又能怎樣?」

李秀寧臉龐倏地轉白,凄然道:「你為何定要和二皇兄作對,難道不知他真的視你和徐子陵是好朋友嗎?」。

寇仲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氣,神智清醒了些兒,沉聲道:「兄弟也可以閡牆,何況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口告訴我,李秀寧究竟是幫你二皇兄,還是李建成、李元吉。」

李秀寧緊咬下唇,露出悲傷疲憊的神色,搖頭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也未料到此番來做說客,卻被對方看似無意的話語問得啞口無言。

而此時徐子陵卻被一名大漢迎上來恭敬的道:「這位大爺,我家公子請你過去說兩句話。」

徐子陵大感錯愕,循他指示瞧去,不遠處停著一輛馬車,車窗的帘子剛給人掀起來,露出坐在車內者的容貌。

徐子陵虎軀一顫,暗嘆一口氣!乖乖的走過去低聲道:「公主別來無恙。」

車內男裝打扮的「東溟公主」單婉晶沉聲道:「上來吧。」

徐子陵順口問道:「公主為何來此呢?夫人有一道來嗎?」。

單婉晶輕輕搖頭道:「子陵肯否與秦王見一次面?」

徐子陵道:「若給人曉得,秦王會多出條私通外敵的罪名,且寇仲也未必歡喜我這麼做。」

單婉晶黛眉輕蹙道:「你們似乎知道一些連秦王都不曉得的事,對嗎?」。

徐子陵道:「這是當然的事。唉!我明白公主對我們的好意。而公主曾對我們有恩,我們也不知如何報答。唉!小弟有幾句話,希望公主聽得入耳。」

單婉晶秀陣一黯,輕柔垂首道:「說罷!希望不是太難入耳。」

徐子陵道:「李世民乃雄材大略的人,一旦認定敵我,絕不容任何私人的感情影響他的決定或行動。公主看到是李世民的某一面,而我們領教過的卻是李世民的另一面。公主還是不要捲入這是非之中為好。」

單婉晶玉容數變,道:「多謝子陵的忠告,婉晶明白自己的處境。你剛才不是提到報恩嗎?我雖不當那是什麼一回事,但如果你們肯為我做到一件事,婉晶會非常感激的。」

徐子陵肯定的道:「公主請說。只要我們力所能及,必為公主辦妥。」

單婉晶狠狠道:「給我殺掉邊不負,此人一天不死,我和娘都不會安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