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66.前往關中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28 03:53  |  字數:3814字

師妃暄這時步至,環目四顧後,美目深注的凝視潭水。

婠婠整個嬌軀靠到他懷中去,輕輕道:「人家現在受傷,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哩,能再幫人家療傷一會么?」

有外頭瀑布聲音的遮掩,倒不怕被師妃暄聽見,最妙的是浸入水中連香味都能夠遮掩掉。

羅凡瞥了她一眼,心中暗忖自己巴不得將真氣輸入她體內探索天魔大法的奧秘,她這麼做不是正中自己下懷么?

但偏偏她這麼主動要求,羅凡卻又猶疑不定起來,心中暗暗思索是否有什麼陰謀,同時又用眼光的餘暉瞥向師妃暄,以免她心生感應,引起注意。

師妃暄忽然朝水瀑瞧來。

若換了是一般好手,這時不免駭得心跳加速,使師妃暄生出警覺,但二人都是內外兼修的特級高手,身體內的機能沒有半絲反應變化。

羅凡頓時也不再多想,將內力輸入她體內,繼續幫她療傷。

當然,免不了再探查一番天魔大法的行功路線。

羅凡並不怕師妃暄進來查探,因為那時候羅凡完全可以突襲出手將師妃暄擒下,他忌憚的是了空而絕非師妃暄。

這時候,只見師妃暄忽而輕嘆一聲,朝遠方追去。

二人並不急著出去,只因無法斷定師妃暄是真的離去還是打算詐二人出來。

涫涫「噗哧」嬌笑道:「你似乎很忌憚師妃暄哩。」

羅凡淡淡答道:「人家都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了,能不忌憚么?」

婠婠微嗔道:「拿人家當三歲孩童么?人家能感受到你的內力比師父還要澎湃哩,是否直到此刻仍要瞞我?我會懷疑你合作的誠意。」

羅凡打了個哈哈道:「在下確實無懼師妃暄。婠婠可知道了空那老和尚實力幾何?」

婠婠露出一個引人遐思的思索表情,繼而答道:「了空禪師極少出手。但毋庸置疑定是一位修為精深的高人,應當不會遜色於寧道奇多少吧。」

羅凡冷笑一聲道:「你們太錯估佛門的實力了。昨日我已試出他的真正實力,他的『浮屠金剛身』這世上大概無人可破。」

同時在心中加了一句道:「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不滅金身那樣的竅門破綻。」

婠婠顯然沒有聽說過此種武功,訝然道:「那是什麼?」

羅凡解釋道:「應該相當於金鐘罩鐵布衫一類的武功,連我全力一擊也破不開。」羅凡實際上並不知曉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破不開只是根據當時的情形憑空猜測而已。

此時即便以婠婠的心境也不由面色微變道:「那他豈不等於另一個石之軒?」

羅凡苦笑一聲道:「石之軒並不可怕,就怕他比石之軒還強。」

羅凡並沒有與石之軒交手過,因此也不敢貿然下定論說孰強孰弱。

等了許久,師妃暄並沒有再回來,也確實難以想像會有人受了這麼重的傷仍舊躲在潭中泡澡。

羅凡緩緩收功。不悅地道:「婠大小姐打算賴在在下懷裡不出來了么?」

雖然婠婠確實誘人至極,但羅凡可不敢對她大意。

對石青璇大意最多鬧得個灰頭土臉,但對婠婠大意卻很可能落得身死道消!這也是為什麼羅凡敢對石青璇親近甚至放肆,而婠婠這個大美人即使投懷送抱亦不敢消受的原因。

綰綰微嗔道:「不要吵!人家這麼累,也不讓人家休息一下!」

羅凡將她推開道:「要睡覺咱們去客店開房慢慢……」羅凡忽然覺得這話有點不對,連忙改口道:「開兩間房慢慢休息。」

婠婠作為一個古代人,並未覺得話中有什麼不妥,輕輕湊在羅凡耳邊,呵氣如蘭地道:「奴家要先行一步哩。羅兄如果有心,來長安找人家吧。」

佛門的實力有變,她自然要先行一步通過陰葵派的特殊渠道通知祝玉妍,而這卻不便讓羅凡知曉了。

羅凡心道正好。自己正要回竟陵召集人手開往關中。

兩人分道揚鑣。

數日之後,羅凡回到自己的領地。

羅凡本打算將吸星大法教給小龍女等人,卻意外地發現他人學後竟無法融功。差點出了岔子。

原來修鍊吸星大法,散功後再吸收來的內力。本就具有吸星大法的特性,可海納百川。與任何真氣融合,而羅凡的長生訣本不屬於武功,這通過天道而生的內息亦是包羅萬象,是以融功並無阻礙。而其他人則是不行了。

至於腐仙掌的解法,羅凡早已想好了——只需用吸星大法吸出來便可。

對於羅凡這種不負責任地將她擱置了數個四十九天的做法,辛娜婭敢怒卻不敢言,還好她體內劍氣被羅凡的真氣慢慢溫養,早已不復先前的攻擊性,否則羅凡現在回來見到的只能是屍體了。

而現在段玉成已經加入神劍山莊,她是回大明尊教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心中矛盾不已。

直到羅凡刻意為二人做媒,表示不久後將為二人辦一場婚禮之後,又將辛娜婭給留了下來。

羅凡打的確實是好算盤,在古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入神劍山莊之後自然是沒得跑了。

將所有事務處理完畢之後,羅凡出發往關中。

這次去關中,羅凡僅帶小龍女一人,同時「北斗營」打散分開進入關中。

宋閥自然是另行一路,並不與羅凡同路。

現在高手的多寡對羅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他的吸星大法完全可以以一人之力抵擋數名高手。

而趙敏這邊,則蓄勢待發,若羅凡此行收服陰葵派未成。則需要強攻被陰葵派所控制的襄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