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5.陽神陰神,戰神殿?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聳算了哩。」 「劍心通明?」羅凡聞言一楞,也顧不上打擊對方,失聲道:「怎麼會這麼快?」 「只能說她是千百年來少有的奇才。」幽幽輕嘆一聲,婠婠秀眉輕蹙道:「千百年來我慈航靜齋與聖門的斗...

再也尋不到對方身影的了空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暗忖道:「方才那人到底是什麼?有些像陽神,但又好似不盡相同。」

隨即又面色凝重地道:「此人竟僅憑一些基礎劍招,便將貧僧『浮屠金剛』逼出,絕不能小覷1

另一邊,羅凡回憶著記憶空白之前的印法,低喝一聲道:「即身成劍1

除去心境更為穩定以外,再無其他反應。

一連試了數次,皆無結果,羅凡終於放棄。

好不容易找到一處山洞避雨,羅凡盤膝而坐,一邊運氣療傷,一邊思索了空話中的意思。

羅凡記得自己恢復意識之後,了空回答他那「浮屠金剛身」是在戰s……

羅凡不由心中念道:「戰s?戰s?戰神?難道是戰神殿?」

羅凡心中不由震驚起來,心道莫非這個極少與人動手的老和尚早年曾到過戰神殿?

但隨後羅凡又更加疑惑了,這老和尚到戰神殿不學戰神圖錄,為什麼會出來一個勞什子「浮屠金剛身」?

提到金剛身,羅凡頓時聯想到廣成子破碎金剛后留下的身體,不正是金剛質,萬年不毀的肉身么?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關聯?

而他說自己是第二個在他「金剛身」上留下痕的,那第一個是誰?羅凡忽然想到一個人——邪帝向雨田。

「莫非這老和尚練成金僧后,與向雨田干過一架?」羅凡不由想到。

如果說他所言數十年未曾與人動手屬實的話,只怕也只有向雨田這麼一個解釋了。宋缺在幾十年前估計還沒這個本事。

只是這老和尚似乎隱有入道的境界了,為何還未破空而去?

這實是羅凡想錯了。入道境可以破碎虛空,但並非入道境就一定能破碎虛空。實際上在這個世界,破碎虛空有兩種方式:

一是以無比強橫的攻擊力劃開虛空,需要的是攻擊力,防禦能力、內功層次再高,攻擊力沒達到也破不開虛空。

二是天地心三佩合一,遵循這方天地的規則破空。燕飛的仙門劍訣與戰神圖錄的破碎虛空都是走的這一路。

這也是為什麼在《邊荒傳說》燕飛即便領悟了仙門劍訣,能夠破開虛空,卻依然被天師孫恩虐的原因,一方是攻擊力達到極致。一方是防禦、內力達到極致,燕飛仙門劍訣剛成時,只能斬出一道完全不能容人通過的裂縫,而孫恩卻能接下數道這樣的招式,孫恩勝利便是必然的了。

雖然羅凡暫時還未想到這一點,但也知曉自己或許確實將這個世界低估了一點,以席應那種境界,達到先天的巔峰境界,依然能被人越級挑戰。若是換做石之軒、宋缺、寧道奇等人,絕無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羅凡猜測這或許這些人或許不但內力已經達到先天至境,其武學境界更是已經走在了入道的門檻上。也就是羅凡低算了半個境界。

而羅凡對於了空的了解本身就少,竟沒想到他到過戰神殿,或許原著中劇情不需要。因此並未提到了空的這些信息,但羅凡卻是不得不引起重視了。

而對方所說的另一句話是有關陽神的。

羅凡暗忖道自己那種狀態莫非是陽神在作怪?

羅凡記得《邊荒傳說》中記載燕飛陰神陽神尚未合而成為金丹大法時遇到危險。神通廣大的陽神只好向日常行事的陰神示警,透過蝶戀花作出警告。勉強解說。陰神或可稱為後天的我;而陽神則為先天的我、生命的本源和最神秘的部分。

這樣看來,莫非自己當時將先天陽神給替換出來了?

但了空又說有些不對,到底是什麼?

但畢竟羅凡沒有那一段的記憶,一時間也想不明白,只能理解為某種與陽神類似的東西亦或與眾不同的陽神。

便好似道心種魔的道種與魔胎。

而了空的肉身強度如果真已經達到廣成子那種程度,自己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擊敗他呢?

就這般思索了許久,直到身上之傷好得七七八八,羅凡卻依然沒有多少頭緒,這時候,只聽得洞外一陣兵刃交擊聲傳來,似是有人打鬥。

羅凡收功步出洞外。

「叮!叮1

只見涫涫的天魔雙斬剎那間先後點中師妃暄的色空劍,間不容髮的盪開只差半寸便搠入胸口的利器,然後行雲流水的往一側飄退,羅袖疾射出天魔帶,撤出一片綿密的帶網,令師妃暄無法乘勢追擊。

這陰癸派的超卓傳人美目瞳仁中泛起一圈奇異的藍芒,正是天魔功運行至顛峰時獨有的現象。

師妃暄似乎一點不把這密不透風的帶網放在心上,色空劍脫手射出,仿似一道閃電般破空而去,所到處雪花激飛!

婠婠一雙夢幻般的美目忽而大睜,似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這一劍竟破盡帶網,直朝婠婠胸口射去!

羅凡走出山洞時,恰好見到這一幕,但他距離婠婠還有十餘丈遠!

當胸貫入!

色空劍去勢依然不減,直帶著婠婠的嬌軀釘向身後一顆大樹!

一道灰影閃過,將她接過,幾個起落間,消失在遠處的密林之中。

婠婠此時似感覺全身力氣都被抽空了一般,連抬起雙眼看對方一眼也似乎沒有力氣。

忽然只感到一股攜著極強生機的內息傳來,繼而又有另一股吸力將她體內肆虐的先天劍氣吸走,這才將她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

數裡外的一處潭邊,二人掌心相對,長生訣真氣不斷注入婠婠體內筋脈,不僅治癒著她胸口與筋脈嚴重的傷勢,同時探索著天魔大法的奧秘。

探索天魔大法是他早在得到吸星大法時便想做的事情。

太極在化而不在吸,吸星大法又必須有媒介在手才能吸取對方內力,只有天魔大法可吸人吸物吸功,如果羅凡能夠將它研究透徹,到時候再加上不死印法,羅凡有信心將吸星大法成為一門真正的神功,隔空吸物之類傳說亦絕不再是空談。

長長的睫毛顫動,婠婠緩緩睜開她那雙如夢幻般的美目,入目的是那張猶如丹青聖手筆下意境獨具的臉龐,婠婠訝然道:「是你?」

羅凡收撤內力,看著她此時蒼白的俏臉,淡淡道:「沒想到昔日不可一世的婠妖女,也有落在我手中的時候,不知婠婠小姐你有什麼想說的?」

婠婠眼中閃過複雜難明的神色,柔聲道:「是你救了人家對么?沒想到師妃暄已經將慈航劍典練至劍心通明的至境,婠婠此趟失算了哩。」

「劍心通明?」羅凡聞言一楞,也顧不上打擊對方,失聲道:「怎麼會這麼快?」

「只能說她是千百年來少有的奇才。」幽幽輕嘆一聲,婠婠秀眉輕蹙道:「千百年來我慈航靜齋與聖門的鬥爭,皆是我聖門以一線之差落敗,婠兒無能,今次只怕又是如此哩。」

羅凡冷笑一聲道:「若非魔門內鬥不斷,哪輪得到佛門猖狂。」

綰綰挨近少許,在他耳旁呵氣如蘭的道:「現在擺明了是佛門勢大,我們皆處於下風,羅兄現在可願與奴家的師門合作呢?」

羅凡好整以暇地看著她道:「否則你以為在下救你做什麼?」

綰綰美目像深黑夜空的亮星般一閃一閃的睜開朝他仰視,嘴角逸出一絲笑意,神態動人,柔聲道:「羅兄果然是識時務之人哩,婠兒這就帶羅兄去見家師,商談合作事宜怎麼樣?」

羅凡淡淡點頭道:「為今之計,也只有如此了。」

而心中卻是想道:「正好一網打荊」

他畢竟還是信不過魔門,因此只能以強硬手段收服,合作壓根沒考慮過。

而婠婠則在心中想道:「你借想窺探奴家天魔大法之密,奴家又何嘗不是借你的長生訣將天魔大法推向至境呢?」

二人這般各懷心思,表面上卻絲毫也未表現出來,綰綰伸出縴手拍拍身邊的位置,輕輕道:「坐婠兒身邊來咱們好好說說話好嗎?」。

羅凡忽然坐到她身旁嗅了嗅,婠婠誘人的體香,倚在身上的嬌軀更穠纖合度,曲線美妙的豐滿肉體,實具無限的誘hu力,再配上她那如夜間精靈的美貌,著實誘人至極。

但羅凡並沒有心思欣賞,而是忽然開口道:「我說婠大小姐,你生得這麼香做什麼?只怕師妃暄已經追來了。」

涫涫嬌憨地微聳香肩,淺笑道:「先前人家受傷哩,哪能注意到這麼多,況且你會保護人家對么?」

「保護你妹。」羅凡心中不由誹腹:「要了空來了就把你扔給佛門好了。」

神色一變:「有人來了。」

一把攬過婠婠的纖腰,沒入水瀑之中,噗通一聲,有著水瀑飛落之聲的掩蓋,在遠處卻是聽不到二人入水的聲音。

靠貼光滑的山壁,水瀑像一把扇子般把他們隱蔽包藏,除非有人穿過水瀑,否則休想可以發現他們。

師妃暄注足谷口處,秀雅的瓊鼻輕嗅。

羅凡附在婠婠耳邊輕聲道:「還不快把全身氣息收斂起來,不然把你扔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