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63.蚍蜉撼樹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26 22:04  |  字數:3660字

……

清冷的月光灑在他朦朧的背影上,他最終還是選擇了離去。

而她最終卻選擇了留下。

輕輕拿起手中玉簫。

一段凄迷婉轉的簫音自茫茫夜色中升起,漸漸傳去遠方的大地。

他忽然感到一絲愧疚,在這一刻,他忽然看不清自己的本心了。

他只知道他當時這般想,便這般做了,但這到底對她是傷害,亦或是其他?

夜風拂起塵沙,他忽而有寫不清前路。

或許他本就是一個矛盾體,壞,壞得不夠徹底,好,卻也好得不純粹,他,依然是一個凡人,依然有無奈,依然有迷茫,也依然會落入俗套。

這便是他的本我,他做不來濟世救民的大俠,因為他做好事的時候永遠都懷著私心。

他也做不來窮凶極惡的魔頭,因為他做壞事的時候依然保留有善心。

羅凡不由一陣苦笑,果然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到底如何做,他依然還沒有頭緒。

但他知道,他會一直走下去,或許,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

十餘日來,即便羅凡已經見過獨尊堡堡主,「武林判官」解暉這位巴蜀第一人數次,但依然沒能將這位讓整個巴蜀馬首是瞻,武功亦已經達到宋缺那個級數的頂尖人物拉入自己陣營。

但倒也並非全無成果,解暉還是答應暫且保持中立。

只是如果羅凡不表現出足夠抗衡李閥的實力的話,巴蜀倒向李閥只是遲早的事。

但羅凡缺的是時間。而並非實力。

一隻白鴿從遠方飛來,落在羅凡手中。

是從竟陵來的消息,李世民打算進兵洛陽。

在李世民的視線被洛陽吸引時,正是進入楊公寶庫的最佳時機。皆因為李閥只有一個李世民被羅凡放在眼裡。

而宋閥對此亦是大力支持,宋缺更是打算親自出手!

只有一個理由:此行或許能遇到石之軒。

夜晚深黑的荒原中,一道白影飛速往東方掠去。

正是羅凡。

「當!」

羅凡聞聲,頭皮發麻的在荒原止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下對別人來說仿如暮鼓晨鐘充盈祥和之氣的敲鐘.於他則不啻摧魂攝魄的符咒。

沒想到自己不過暴露身份去了一趟獨尊堡,對方便沿著這條線索尋了過來。

完全可以肯定獨尊堡內滲透了李世民的人,但此時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最頭痛的事情來了,雖然避了這麼久,但麻煩依然找上門來!

只有達到了現在的境界,羅凡才能明白一些以氣御鐘的了空到底有多麼的可怕!

因為吸收席應的內力之後,他幾乎達到了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先天至境,但他依然對於以氣御物沒有多少頭緒!

果然了空的聲音在後方響起道:「了空參見羅凡統領。」

羅凡緩緩轉過身來。面對此位凈念禪宗的主持聖增.在星空輝映下。了空大師法相莊嚴。右手托著金光燦燦的小鍾,雙目射出神聖的光采,牢牢瞧著自己。

羅凡取下面具。看來近距離下,人皮面具對這位佛法精深的禪師毫無作用。羅凡嘆道:「大師慧眼如炬,羅某佩服,不知大師深夜尋來,所為何事?」

了空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柔聲道:「羅統領功力大進,可喜可賀。」

繼而垂眼平靜的道:「罪過罪過,出家人本不應理塵世事,但事關天下蒼生,老衲又受秦王所託,務要勸統領退出這場紛爭。」

羅凡淡淡地道:「這樣看來,大師是不肯善罷甘休咯?」

了空淡然自若道:「阿彌陀佛,統領如果成功立國,天下勢成南北對峙之局,戰火延綿,生靈塗炭,外族乘勢人侵,中土將重陷四分五裂的亂局。統領既有救世盪魔之心,何不全力匡助秦王,撥亂反正,讓萬民能過幸福安祥的好日子?」

羅凡訝道:「大師的話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要我羅凡向李世民投誠,而非李世民向我稱臣?說到底大師就是徹頭徹尾地偏袒袒更不公平。」

了空淡然自若道:「老衲肯為秦王來向少帥說項,並沒有偏袒秦王的意圖,只是就眼前的形勢.對統領作出最佳的建議,希望兩方能息止於戈,免禍及百姓。阿彌陀佛!」

羅凡不悅地道:「大師可曾聽過後來居上這個詞?或許在他李世民南攻之前,形式已經逆轉,大師是否會轉過頭來幫我呢。」

了空搖頭道:「統領是否太過小看秦王亦或太過高看自己了?」

羅凡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戰爭最終仍是憑武功解決,而非在談判桌上,大師請出手吧。」

荒原上,鬱鬱蔥蔥的野草已然剛沒過膝蓋。

夜風一吹,發出沙沙的聲響。

二人分立兩邊,了空身後是一顆大樹,月兒正好從遠處的山頭升起,掛在樹梢。

「我佛慈悲!」一聲佛號宣起,小鍾脫手飛出!

輕輕一掌拍出,一道黑白太極氣勁驟然衝出,二人凌空互拼一擊!

「嘭!」

還未等氣勁散開,羅凡如流星一般划過兩人之間十餘丈的距離,就在經過二人氣勁交擊處時,只見羅凡整個身體便好似一股能量黑洞一般,將所有氣勁吸收一空!

雙手劍光亮起,無數寒如冰霜的劍氣以一種奇異的折線攻向了空!

小鍾再次脫手飛出,鍾影一分,了空身前頓時現出千千萬萬道小鍾,將身前防得密不透風!

只聽得叮叮噹噹鐘鳴不斷,每一道劍氣皆被反彈而回!

羅凡雙手一圈,四面八方攻來的劍氣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