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3.蚍蜉撼樹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空身後是一顆大樹,月兒正好從遠處的山頭升起,掛在樹梢。 「我佛慈悲1一聲佛號宣起,小鍾脫手飛出! 輕輕一掌拍出,一道黑白太極氣勁驟然衝出,二人凌空互拼一擊! 「1 還...

……

清冷的月光灑在他朦朧的背影上,他最終還是選擇了離去。

而她最終卻選擇了留下。

輕輕拿起手中玉簫。

一段凄迷婉轉的簫音自茫茫夜色中升起,漸漸傳去遠方的大地。

他忽然感到一絲愧疚,在這一刻,他忽然看不清自己的本心了。

他只知道他當時這般想,便這般做了,但這到底對她是傷害,亦或是其他?

夜風拂起塵沙,他忽而有寫不清前路。

或許他本就是一個矛盾體,壞,壞得不夠徹底,好,卻也好得不純粹,他,依然是一個凡人,依然有無奈,依然有迷茫,也依然會落入俗套。

這便是他的本我,他做不來濟世救民的大俠,因為他做好事的時候永遠都懷著私心。

他也做不來窮凶極惡的魔頭,因為他做壞事的時候依然保留有善心。

羅凡不由一陣苦笑,果然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到底如何做,他依然還沒有頭緒。

但他知道,他會一直走下去,或許,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

十餘日來,即便羅凡已經見過獨尊堡堡主,「武林判官」解暉這位巴蜀第一人數次,但依然沒能將這位讓整個巴蜀馬首是瞻,武功亦已經達到宋缺那個級數的頂尖人物拉入自己陣營。

但倒也並非全無成果,解暉還是答應暫且保持中立。

只是如果羅凡不表現出足夠抗衡李閥的實力的話,巴蜀倒向李閥只是遲早的事。

但羅凡缺的是時間。而並非實力。

一隻白鴿從遠方飛來,落在羅凡手中。

是從竟陵來的消息,李世民打算進兵洛陽。

在李世民的視線被洛陽吸引時,正是進入楊公寶庫的最佳時機。皆因為李閥只有一個李世民被羅凡放在眼裡。

而宋閥對此亦是大力支持,宋缺更是打算親自出手!

只有一個理由:此行或許能遇到石之軒。

夜晚深黑的荒原中,一道白影飛速往東方掠去。

正是羅凡。

「當1

羅凡聞聲,頭皮發麻的在荒原止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下對別人來說仿如暮鼓晨鐘充盈祥和之氣的敲鐘.於他則不啻摧魂攝魄的符咒。

沒想到自己不過暴露身份去了一趟獨尊堡,對方便沿著這條線索尋了過來。

完全可以肯定獨尊堡內滲透了李世民的人,但此時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最頭痛的事情來了,雖然避了這麼久,但麻煩依然找上門來!

只有達到了現在的境界,羅凡才能明白一些以氣御鐘的了空到底有多麼的可怕!

因為吸收席應的內力之後,他幾乎達到了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先天至境,但他依然對於以氣御物沒有多少頭緒!

果然了空的聲音在後方響起道:「了空參見羅凡統領。」

羅凡緩緩轉過身來。面對此位凈念禪宗的主持聖增.在星空輝映下。了空大師法相莊嚴。右手托著金光燦燦的小鍾,雙目射出神聖的光采,牢牢瞧著自己。

羅凡取下面具。看來近距離下,人皮面具對這位佛法精深的禪師毫無作用。羅凡嘆道:「大師慧眼如炬,羅某佩服,不知大師深夜尋來,所為何事?」

了空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柔聲道:「羅統領功力大進,可喜可賀。」

繼而垂眼平靜的道:「罪過罪過,出家人本不應理塵世事,但事關天下蒼生,老衲又受秦王所託,務要勸統領退出這場紛爭。」

羅凡淡淡地道:「這樣看來,大師是不肯善罷甘休咯?」

了空淡然自若道:「阿彌陀佛,統領如果成功立國,天下勢成南北對峙之局,戰火延綿,生靈塗炭,外族乘勢人侵,中土將重陷四分五裂的亂局。統領既有救世盪魔之心,何不全力匡助秦王,撥亂反正,讓萬民能過幸福安祥的好日子?」

羅凡訝道:「大師的話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要我羅凡向李世民投誠,而非李世民向我稱臣?說到底大師就是徹頭徹尾地偏袒袒更不公平。」

了空淡然自若道:「老衲肯為秦王來向少帥說項,並沒有偏袒秦王的意圖,只是就眼前的形勢.對統領作出最佳的建議,希望兩方能息止於戈,免禍及百姓。阿彌陀佛1

羅凡不悅地道:「大師可曾聽過後來居上這個詞?或許在他李世民南攻之前,形式已經逆轉,大師是否會轉過頭來幫我呢。」

了空搖頭道:「統領是否太過小看秦王亦或太過高看自己了?」

羅凡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戰爭最終仍是憑武功解決,而非在談判桌上,大師請出手吧。」

荒原上,鬱鬱蔥蔥的野草已然剛沒過膝蓋。

夜風一吹,發出沙沙的聲響。

二人分立兩邊,了空身後是一顆大樹,月兒正好從遠處的山頭升起,掛在樹梢。

「我佛慈悲1一聲佛號宣起,小鍾脫手飛出!

輕輕一掌拍出,一道黑白太極氣勁驟然衝出,二人凌空互拼一擊!

「1

還未等氣勁散開,羅凡如流星一般劃過兩人之間十餘丈的距離,就在經過二人氣勁交擊處時,只見羅凡整個身體便好似一股能量黑洞一般,將所有氣勁吸收一空!

雙手劍光亮起,無數寒如冰霜的劍氣以一種奇異的折線攻向了空!

小鍾再次脫手飛出,鍾影一分,了空身前頓時現出千千萬萬道小鍾,將身前防得密不透風!

只聽得叮叮噹噹鐘鳴不斷,每一道劍氣皆被反彈而回!

羅凡雙手一圈,四面八方攻來的劍氣悉數被羅凡圈入兩手之內。黑白二氣現出。

不但將所有劍氣收束其中,更凝成一道幾成實質的劍影「嗖1地一聲從中射出!

以了空的修持,仍禁不住露出訝色,銅鐘移往胸前.似緩實快.其時間拿擔自具一種與天地同其壽量。與聖真齊其神通靈應的玄妙感覺,吟唱道:「統領單刀直人,直了見性。若能一念頓悟,眾生皆佛。」

「鐺1

一聲聲震荒野的鐘響。劍氣竟未消散,而是高高彈飛空中,沒入深深的黑夜,消失不見!

一道劍影自天外飛來,繼而經過羅凡手中,再次折出!

羅凡的一招一式皆似包含著天地方圓至理,黑白二氣流轉,無數劍氣縱橫切割!

攻,迅捷如風。守。不動如山。

煙塵四起!

才不過短短一會。席捲肆虐的劍氣幾乎已將地面颳去一層。

沙塵散去,只見方圓數丈內再無生機!

除去了空身周數尺!

「阿彌陀佛。」了空再宣一聲佛號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1

就在這瞬間。似乎整個夜空都似沾上了詳和之氣,份外幽邃探遠。

手中銅鐘鎮壓而下。禪鐘的來勢不但飄忽不定,更以一種奇異的方式旋轉,便好似刻意為針對羅凡的太極與吸星而生一般,竟讓羅凡生出一種琢磨不定、無處借力的感覺!

腳步交錯,羅凡身形晃動,化作一片幻影,連退數步,不得不暫避其鋒!

「轟1

泥土四濺!

待得塵埃落地之後,只見羅凡方才立足之處,竟現出一道米許的深坑!

銅鐘如一個陀螺般再次朝羅凡攻來,非守非忘,不收不縱,無增無減,自自然然神通變化,每一擊都充滿莫大威能,讓羅凡不由懷疑上回這個修為已經達到返老還童的和尚是否未盡全力!

羅凡不知道的是那日了空才剛將體內和氏璧異力壓制下去,若非他一招腐仙掌將對方傷勢再次引發出來,那晚羅凡絕無可能走脫!

而現在的他卻已是傷勢盡復!

月色之下,黃橙橙的小鍾在羅凡身周劃出無數道光影,如流星隕石一般攜著巨大的勁風攻向羅凡!

「鐺!鐺……」

一連串猶如爆竹般的炸響,了空巍然不動,但羅凡卻被逼得連連後退!

「轟1

一聲巨響,羅凡被銅鐘撞得高高飛起,再也止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如雨般的血水飄下,銅鐘滴溜溜地回到了空手中!

一步前跨,便是數丈距離,猶如縮地成寸,不過數步,已距離羅凡極近!

讓羅凡無法逃離。

只見空中羅凡的身體毫無章法地翻轉幾次,忽而雙臂一展,頓時將身形穩祝

左右各持一劍,便如一隻展翅大鵬停在空中!

左手陽而右手陰,陰陽二氣流轉!

了空背後的月兒在這一刻似乎失去了顏色,羅凡手中雙劍散發出炙亮的光芒,猶如日月!

一如辯雨來臨之前,整個空間的空氣都好似凝固一般,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無數氣勁如狂風暴雨般落下,一陰一陽,一寒一熱,氣勁在空中交織成一片密不透風的巨網,將了空籠罩其中,絲毫未有躲閃空間!

正是天外黃河劍第九式,日月同輝!

但這一刻,羅凡不知是否產生了幻覺,銅鐘在懸於了空頭頂時,忽而就如一座山嶽一般將他罩住,所有氣勁皆擊在銅鐘之上,不漏一絲一毫!

以他現在的修為,竟依然在心中生出一種無力感,就好像螻蟻面對大山,浮遊面對海洋!

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ps:

感謝聖影、書友130810131455181兩位童鞋的月票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