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61.反守為攻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來! 腳下一踏,羅凡如一隻雄鷹展翅而起,腳下無數氣勁之絲交織成網,席應一個翻身避開羅凡勢無可擋的刀氣,右手一揮間,整張大網由下而上朝猶停在空中的羅凡激射而去! 羅凡右腳向下踏下,寬大的...

席應尚未有機會反唇相稽,自另一處殿頂上傳來沉雄的聲音道:「不才川幫范卓,請問那邊說話的是否岳霸主岳山和「天君」席應賢兄?」

另一聲音接下去道:「二位大駕光臨成都,怎麼招呼都不打一聲,也好讓我奉振與范兄稍盡地主之誼。」

范卓奉振,均是在巴蜀武林八面威風響噹噹的名字,但對席應這種名震天下的魔門高手,在巴蜀除解暉外,誰都不被放在心上,只露出不屑神色。

羅凡淡淡地瞥了二人一眼,答道:「今晚岳某乃料理私人恩怨,兩位請置身事外。」

范卓的聲音冷笑道:「岳霸主請放心,巴蜀武林這點耐性仍是有的。」

又一道聲音從遠空傳來道:「岳老兒你縱使練就換日,仍是死性難改,只愛大言不漸。誰都知換日乃天竺旁門左道的小玩意,或能治好你的傷勢,但因與你一向走的路子迥然有異,只會令你功力大幅減退,或許你此刻乘機逃走,還能留得性命。」

羅凡視線轉過,只見發言者是一名身形頎長的白衣文士,除卻邊不負還有誰?

羅凡右手從袖袍中伸出,一掌虛抓,跌落在地的厚背大刀頓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攝住,落回掌中!

羅凡側踏一步,怪異的步伐猶如電影中的快鏡頭一般轉瞬之間已出了廊道,來到席應面前。

「鏘1

收刀歸鞘,一雙虎目微微眯起望向邊不負道:「你最好期盼席兄的紫氣天羅不會令岳某人失望,否則下一個便該輪到你了。」

席應好整以暇地伸展筋骨的笑道:「狂妄!今日正好順手送你上路。好去和妻兒會面。」

岳山論年紀比席應大上十多年,成名時席應尚是剛出道。席應因本門和岳山的一些小怨。登門溺戰,僅以一招之差落敗,含恨下竟趁岳山不在以兇殘手段盡殺其家人,由此種下深仇,是以岳山到死之前依然念念不忘。

羅凡冷笑一聲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讓岳某人看看練至紫瞳火睛的天羅魔功,究竟能否保住你兩人的小命。」連手無縛雞之力的無辜之人亦能狠下毒手,環顧身周滿地殘屍,對方已經成功挑起了羅凡的怒火。

席應的氣勢陡然一變,兩腿撐地,頗有山亭岳峙的威猛雄姿,再無絲毫文弱書生之狀。

他站的神姿非常奇特,就算穩立如山之際。也好像會隨時飄移往某一位置。

在岳山的遺卷中,曾詳細論及席應的魔門奇技紫氣天羅,當此魔功大成時,會有紫瞳火睛的現象。

他此時眼中紫芒大起,便是這門魔功大成的跡象。

紫氣指的非是真氣的顏色,而是施功時皮膚的色素,故以紫氣稱之。紫氣天羅最厲害處,就是當行功最盛時。發功者能在敵人置身之四方像織布般布下層層氣網,縛得對手像落網的魚兒般,難逃一死。

假若席應真能練至隨意布網的大成境界。那他將是近三百年來首位練成紫氣天羅的人。

他在打量席應,席應亦在仔細觀察他,繞著他行行停停,無限地增添其威脅性和壓力。

羅凡根本不怕席應在背後出手,憑他心劍照影極強的靈覺,會立生感應。作出反擊。

寺內此時卻是與先前的慌亂景象徊異,逐漸人影綽綽,誰人也不肯錯過這場江湖上頂尖高手的生死決戰。

繞了兩個圈后,席應做然在岳山對面立定,嘴角逸出一絲不屑的笑意,雙目紫芒大盛,語氣卻出奇的平和,搖頭嘆道:「自席某紫氣天羅大成后,能被我認定為對手者,實屈指可數。但縱使席某知道岳兄仍在人世,岳兄尚未夠資格列身其中。不過有像岳兄這樣的人物送上門來給席某試招,席某還是非常感激。」

事實上席應那兩個圈子繞得極有學問,一方面在試探對方的虛實破綻,另一方則桃引他出手,豈知羅凡全身氣息圓融如一,穩如泰山,雖不攻不守,卻是不露絲毫破綻。

手輕按刀上,羅凡卻是並未拔刀,岳山研究過他的紫氣天羅,他席應又何嘗不是對岳山的霸道刀法深有研究?

若說岳山的霸刀為至剛,那麼席應的紫氣天羅便是克剛的至柔,假若對手率先搶攻,席應會誘對方放手狂攻,然後再吐出絲勁,以柔制剛,宜至對方縛手縛腳,有力難施時,才一舉斃敵。

他剛才大言不慚宜指岳山沒資格作他的對手,非因狂妄自大,而是要挑起性格狂躁的岳山忍不住率先出手進攻,從而落入他的陷阱之中。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面對的根本不是岳山,而是假扮岳山的羅凡,這不但讓他一切謀划皆成笑談,更錯估了對方的實力!

「鏘1

大刀出鞘,真氣如流水般經過體內脈穴的千川百河,匯成洪流,凝聚刀上,就在眾人還在為刀光的耀眼而閃躲雙目時,如山嶽一般勢無可擋的刀氣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重重擊在席應無形有實的天羅氣網最強大的一點上!

「蓬」!

勁氣交擊。

狂風倒卷,羅凡白髮灰袍獵獵作響,席應身前凝練至極的氣勁之絲一根一根毫光大現,氣勁散入身周地面。

「轟d1

四方炸裂!

凝聚無比的刀勁幾乎要破網而出!

席應渾身劇震,橫移一步,才將這以點破面的刀勁化去。

厲嘯一聲,席應腳踩奇步,臉泛紫氣,身形飄移不定地在羅凡身周幾次虛招試探無果后,一步搶在羅凡左側,左手疾劈,看似平平無奇,可是觀戰眾人無不感到他的掌勁之凌厲大有三軍辟易,無可抗禦之勢,不論誰人首當其鋒,只有暫且退避一途。

只見羅凡轉腰坐胯,左手伸出,輕輕沾上其腕肘,順其前進之勢而領向自己身體的左後側,右手轉刀反切!

在漫天陽光之下,眾人只見到清澈的刀光帶起如一汪月下清泉的刀幕削向席應脖頸!

身體因微微失衡而前傾的席應終於色變,擰腰一轉,右手以一種極為精妙的手法上擊,自己上身則借力下墜,刀鋒堪堪貼著他頭皮劃過,削去幾縷髮絲。

右掌迅速在地面一拍,橫移數尺,險而又險地避開羅凡斬來的數道刀影,退後尋丈方停止下來,似生怕羅凡繼續追擊,雙目凶光閃閃,冷然道:「這算是甚麼鬼門道?」

羅凡大刀前指,冷笑一聲道:「紫氣天羅不過如此,若你席應技止於此,還是趁早引頸受戮吧1

「哼!不知你接過這一招是否還敢再說此話?」只見席應雙手屈指一彈,兩道無形氣勁如遊絲一般橫跨羅凡兩側數丈虛空。

雙手五指一張,數道凝練至極的絲狀氣勁從兩面直朝羅凡捲來!

羅凡冷哼一聲:「娘們兒的玩意兒。」

「喝1

凌冽的刀氣攜著狂風斬至,卻見幾縷輕絲似乎毫不著力地滑開刀氣刮來的氣流,去勢不減地朝羅凡纏來!

腳下一踏,羅凡如一隻雄鷹展翅而起,腳下無數氣勁之絲交織成網,席應一個翻身避開羅凡勢無可擋的刀氣,右手一揮間,整張大網由下而上朝猶停在空中的羅凡激射而去!

羅凡右腳向下踏下,寬大的灰袍鼓動,竟就這麼憑空生出新的力道,自席應頭頂飛過,身體倒轉,身形交錯間刀光連閃,掌影紛飛,最後雙方各以精奧手法硬拼一招,羅凡的身軀化成一道風輪數個翻轉之後落在大殿屋檐之上,後退數步,一雙虎目俯視而下。

席應則猛地向下墜lu,恰到好處地落在氣勁之網上,雙腳沿著氣絲滑向兩側,以一個優雅的姿勢將力道化解。

青影衝天而起,借著氣網的反彈之力猶如一顆炮彈向羅凡攻來!

兩掌川蝴蝶般幻起漫空掌影,隨著前踏的身法,鋪天蓋地的往羅凡遊絲勁氣,籠罩方圓兩丈的空間,以卷、纏、刺、掃、縛各種無法揣度的變化攻向羅凡,不斷靈活至極,亦威霸至極點!

他全身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隱透紫氣,更使人感到他天羅魔功的詭異神奇!

在對方驚濤駭浪的全力進攻下,網越收越緊,便好似一隻獵食的蜘蛛,吐絲不斷將自己的獵物纏繞!

羅凡緊守本心如一片明鏡,刀光一閃,竟是在一瞬間化成七道刀影,竟是以攻對攻不顧自身地攻向席應!

席應冷笑一聲,在他看來這正中了他的下懷!

瞬間攻出數掌,將最正面的數道刀氣擊散,繼而天羅之網一卷,剩下的數道刀氣全都轟在羅凡身邊。

天羅地網已經完全布成,席應嘴角露出一絲得意而殘忍的冷笑,無形的網猛地收攏!

「轟1

屋頂忽然塌下,羅凡整個人落入殿內,頓時從席應千般算計的一擊躲過,席應面色大變,雙腳連抬,只見無數森寒的刀光自腳下突出!

這天馬行空般的招術,不但躲過了他精心計算的一擊,同時更展開了凌厲至極的反擊!

席應忽然發覺再無法了解這「老朋友」的造詣深淺,他認識的岳山,是絕無可能想出這樣創意性十足的反擊方式的!

一時無數刀光勁氣自大殿的琉璃瓦下激射而出,威勢攝人至極!

ps:

感謝暗影之葉童鞋的評價票

感謝aa120aa789童鞋的月票

感謝v唯一本尊與天古童鞋的打賞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