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59.換日大法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24 21:32  |  字數:3441字

「咦~」石青璇奇怪地道:「這袋子怎麼打不開?」

羅凡嘿嘿一笑道:「我來教你打開怎麼樣?」話音未落,一手已迅捷如閃電般向乾坤袋伸了過去。

石青璇伸出玉掌一掌封住羅凡前路,羅凡也看出對方實則並沒有惡意,是以並未用上吸星大法這種損人利己的武功,僅憑自身掌法與對方過招。

只見羅凡的手腕從側面搭上石青璇的玉腕,掤勁沾住對方,勁力以一個弧形轉回,繼而手腕翻轉,往她那欺霜勝雪軟玉般的皓腕拿去。

石青璇的玉腕忽然一滑,如一條滑溜的白魚一般滑出羅凡手心,疑惑道:「你使的什麼古怪功夫?」

羅凡莞爾一笑道:「太極,若是石小姐知曉厲害的話,便快快將在下的東西交出來罷。」一番話中自然顯得對自己的拳法頗為得意與自信。

石青璇微笑道:「是挺厲害,但是要想從青璇手中拿回你這個奇怪的袋子,還是差了些。」

羅凡不服道:「那在下是不是該出手教訓教訓你這自大的人哩?」

石青璇含笑道:「你若有本事,我們打個賭怎麼樣,一炷香的時間內,如果你能憑這套功夫從青璇手中搶到袋子,青璇便原諒你毀簫之錯,如果不能,你要幫青璇做一件事。」

羅凡搖頭道:「這也太不公平了吧,石小姐原諒不原諒在下都是石小姐的事情,在下又不少半塊肉,能換點實際的好處么?」

石青璇美目深注地凝視他半響後才道:「青璇這裡有什麼是值得你垂涎的哩。」

羅凡不假思索地道:「什麼以身相挾類都是在下可以垂涎的東西吧。」

石青璇白了他一眼道:「沒有半句實話。你是想要岳老的武功吧,只要你贏了。青璇便將換日大法與霸刀四十九式教給你怎麼樣?」

羅凡點頭道:「這個提議不錯。」

石青璇微嗔道:「你這人果真是見錢眼開。」

羅凡臉不紅心不跳地道:「還好沒有見色起意,否則石小姐有難咯。」

石青璇微笑道:「那便算你半個正人君子。那算是答應了咯?」

羅凡點頭道:「這是自然,在下可以出招了嗎?」。

只見石青璇將乾坤袋往懷裡一塞,伸出空空如也的一雙玉手道:「怎麼樣,我手上已經沒有袋子了,你輸了。」

羅凡:「我X。」羅凡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此時如何還不明白自己被人耍了,好久沒爆過粗口的他也不禁爆出這麼一句來。

石青璇微笑看著他道:「你該沒忘記說過輸了便要幫青璇做一件事,大丈夫一諾千金,可不能說過便算。」

「我智商什麼時候這麼捉急了?」羅凡一陣哭笑不得。心道或許是因為對方沒有敵意而喪失了警惕之心吧。

原來石青璇說的是從她手中搶到,而現在她卻塞到了懷中,手中已經沒了東西還怎麼搶?

羅凡卻也不惱,只好整以暇地道:「那得看做大丈夫划得來還是做小人划得來咯,反正我只是半個君子,石小姐方才是這麼評價的吧?」

石青璇平靜地道:「以你的武功,應當不是什麼難事。」

羅凡哈哈一笑道:「若是如此,在下便勉為其難做一回君子大丈夫吧。」

……

獨尊堡位於成都北郊萬歲池南岸,坐南朝北。仿似一座規模縮小的皇城。全堡以石磚砌成,予人固若金湯的氣象。

這時石青璇已經戴上了一層輕輕薄薄的白色面紗,便似雲渦的蒼翠青山,細雨中的江南小鎮。讓人能透過面紗隱約見到她臉部絕美輪廓的同時,又有一種如夢如幻般不真實的朦朧美感,讓人見之更覺風姿姊約。楚楚動人。

才通過弔橋,敞開的堡門早有人恭候。是個衣服華麗的錦衣大漢,年紀四十許間。恭謹有禮,聽得來者報上姓名,自我介紹為獨尊堡的管家方益民後,他先向石青璇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接著向羅凡道:「羅統領大駕光臨,實是我獨尊堡的榮幸,二位裡面請。」

入門處是一座石砌照壁,繞過照壁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書「忠信禮義」四個大字,接通一條筆直的石鋪通路,兩旁植有蒼松翠柏,房舍藏在林木之間,景色幽深。

石青璇淡淡地道:「青璇只是與他來取些東西,方伯可不用理會我們二人的。」

方益民點頭道:「那便不打攪二位了,弊堡主對統領仰慕已久,若有時間,羅統領可前往一敘。」

羅凡點頭道:「正有此意。」

石青璇領他經過一道橫跨自西北逶迤流來的清溪上的石橋,見前方位於獨尊堡正中的建築組群樓閣崢嶸,斗拱飛擔,畫棟雕梁。尤其是主堂石階下各蹲一座威武生動高達一丈的巨型石獅,更給主堂抹上濃厚的神秘和威嚴。

繞過主堂,踏土一道通往側園的羊腸小徑,兩旁儘是奇花異卉,在陽光下燦爛奪目,綠蔭怡人。

小徑已盡,前方柳暗花明的展現出另一個空間,在花木環拱下,一座別緻的小樓寧靜的座落在這幽雅的角落中。

拾級登樓。

樓下的小廳布置簡雅,充滿女性溫柔的氣息。

一道階梯通往樓上,二人並肩而上。

羅凡忽然問道:「石小姐不會是讓在下扮成岳山去找席應的麻煩吧?」

轉過頭來,看著石青璇訝異的表情,羅凡淡淡地道:「在下是否又猜對了呢?」

石青璇微嗔道:「你是否因為想到天君席應的名頭,生出了退縮之心,是以打算食言哩?」

羅凡哈哈大笑道:「石小姐也太小看在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