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58.謊言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失笑道:「這不是在下給石小姐賠罪的那支么,石小姐的簫既然不要了。在下自然是順手扔了。現在賠罪的禮物石小姐都收了,為什麼仍要生在下的氣呢?」 石青璇盯著他道:「騙人,你的騙術不靈哩,肯定是你這壞...

濛濛細雨剛開始從天上灑下來,遠近不見人蹤。

凈念禪院處處隱含禪機佛意,似任何人身處其中皆只有一片心神寧靜。

方丈院左端有一片竹林。

石道在竹林間蜿蜒伸展,曲徑通幽,在雨絲綿綿中,特別引人入勝。

竹林之後,整個空間倏地擴闊至無限,原來路盡處是山崖邊沿,不但可俯瞰遠近山野田疇,還可遠眺座落東方地平盡處的洛陽城。

萬家明燈猶若螢火點點融入漫天細雨之中,在這如詩如畫的美景里,一身儒服男裝的師妃暄正盈盈俏立崖沿,悠然神往的俯瞰著崖下伸展無盡的大地。

一道溫潤平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道:「正念止觀,諸通明力。如法調伏諸眾生力。如是等力,一切具足。妃暄可已明悟呢?」

師妃暄一雙秀眸似要穿透這蒙蒙的雨夜望向那無盡遠方,檀口微張,淡淡道:「心所有法,依止能緣多境八種識故,各各造作自業而起,依心而有。」

師妃暄轉過身來,繼而柔聲道:「多謝大師數月來的指點。」

聲音沉寂下去,半響才道:「妃暄可以離開了。」

大石寺。

銀龍鞭在羅凡手中直,三人同時失去平衡,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幾人痛得張開發喊,卻沒發出半點聲音,情形詭異至極。

羅凡一面吸收三人的內力,一面思索著方才楊虛彥的步法,他似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忽然間。只見羅凡往前走出幾步,但奇怪的是。他的位置竟往後退了數尺!

「咦?」石青璇出聲道:「你怎麼也會幻魔身法?」

接著石青璇又道:「不對,你的步法拙劣多了。」

羅凡一陣冷汗。心中吐槽道這是太空步好不好!

太空步早在唐朝就已經發明了?中國古代人民的智慧也太逆天了吧!

暗道若下次楊虛彥還在自己面前使用此步法,效用必定要大減!

只是未想到自己通過太空步看透幻魔身法,羅凡實在覺得有些啼笑皆非。

雖然沒有將楊虛彥收拾掉,但羅凡卻也一次收拾了三名魔門頂級高手,心情不由大好。

看著地上連哀嚎都沒有力氣的三人,羅凡淡淡地道:「安隆,交出天蓮宗武功秘籍,可饒你一命1

石青璇不由奇道:「你要天蓮宗的秘籍做什麼?」

隨即訝然道:「莫非你也想收集十卷《天魔策》,但好似《道心種魔大法》對你沒有用處吧?」

羅凡輕嘆一聲道:「天魔策十卷。每一卷都是前輩先人們的智慧結晶,存在即有其道理……」

看著石青璇越來越怪異的臉色,與一雙滿是狐疑的大眼睛,羅凡不得不尷尬地停止了忽悠,道:「我有收集癖行么。」

說謊也是一種習慣,羅凡因為時常要掩飾自己來自令一個世界,經常要編織謊言,卻是漸漸已習以為常,有時說謊連自己都沒有察覺。

石青璇露出一陣女兒家獨有的嬌憨神態。跺足大嗔道:「虧青璇先前還認為你是個好人,又愛騙人又愛胡扯,不想理你啦,再見1

「喂!咳咳……」羅凡連忙走上前去。卻不料再次牽動了傷口,捂著胸口停了下來。

石青璇不由回過頭來問道:「你沒事吧。」一雙寶石般的眸子中閃爍出絲絲關切。

「呵呵~」羅凡輕笑一聲道:「看來石小姐還是挺關心我這個壞人的嘛。」

「誰關心你哩?」一片綠瑩瑩的影子迎面襲來,石青璇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羅凡伸手接來一看。原來是她的玉簫。

全不理會尤鳥倦求爺爺告奶奶的求饒,這種卑鄙無恥至極的人物。若給他機會反撲,其手段亦將會是空前絕後的狠毒殘忍。

他與丁九重二人的內力沒多久便已經枯竭。躺在地上只有出的氣沒了進的氣,而安隆內力較為深厚一點,還剩下一口氣。

羅凡終於撤了吸星大法,道:「限你在一炷香之內將秘籍背出來,否則送你見閻王1

安隆似大病初癒一般慘白著胖臉瞟了羅凡一眼,虛弱的聲音說道:「安某縱橫一生,未想到栽在你這個後輩手裡,不必多言,動手便是。」

羅凡輕嘆一聲道:「若你認為不交出秘籍我不會殺你,那便大錯特錯了。」

被提起的安隆那肥胖的身軀撲通一聲再次跌落在地,一雙潔白的靴子漸行漸遠,安隆的視線漸漸模糊,眼帘闔上……

作為不死印法的傳功者,不死印卷的製作者,羅凡可不願楊虛彥從安隆處得到部分不死印的秘法,從而再現黑手魔功。

輕輕將嘴角的鮮血拭去,羅凡走出殿外,這才知曉原來外頭不知何時已飄起了細雨。

任由輕盈如飄絮般的細雨慢慢洗刷掌間因為擦拭嘴角而沾上的鮮血,不過一個跨步,羅凡輕身如一隻優雅的雨燕飛上前方佛殿琉璃瓦的屋檐,再一輕踏,迅速向月尤ァ

三位魔道大梟橫死,似乎亦無法另他心中興起半分波動。

在這漫天細雨之中,由近至遠,錯落有致的屋舍樓閣在秀美的巴山蜀水中渙洗出嬌嫩的容顏,自大石寺往外,似乎天地間皆是永遠的安寧祥和。

腳下的建築迅速飛退,很快羅凡便在前方的細雨中尋得了那道熟悉的倩影,並飄然落在她的身邊。

石青璇也不轉頭看他,只淡淡地道:「你跟來做什麼?」

羅凡嘻嘻笑道:「石小姐是否有東西忘在我這了呢?」說罷從懷中抽出一支玉簫遞到她的身邊。

石青璇玉手從羅衫中伸出,一把從羅凡手中抓回玉簫道:「你可以走了。」

羅凡聳肩道:「石小姐竟如此絕情么?在下可是幫石小姐料理了好幾個棘手無比的妖人哩。」

石青璇淡淡地道:「青璇不也將《不死印卷》交給羅凡你作為報酬么?」

羅凡失笑道:「但現在在下不想要了,能換一樣么?」

石青璇嗔道:「不要就沒有了。咦~」

石青璇忽然拿起手中玉簫一陣打量,道:「這不是我那支。我的簫呢?」

羅凡啞然失笑道:「這不是在下給石小姐賠罪的那支么,石小姐的簫既然不要了。在下自然是順手扔了。現在賠罪的禮物石小姐都收了,為什麼仍要生在下的氣呢?」

石青璇盯著他道:「騙人,你的騙術不靈哩,肯定是你這壞人藏起來了。」

羅凡哈哈一笑道:「不信的話盡可搜身。」

石青璇美目凝視羅凡半響,竟不顧男女之別,直接便搜起羅凡的身來。

石青璇此時差點把半邊嬌軀挨進他懷裡,羅凡只覺鼻內貫滿她清幽的發香,不由心神一盪,對於近在眼前的佳人。竟忽然有種將她擁入懷裡輕憐蜜愛的衝動。

腰間一輕,掛著的錦袋已經到了石青璇手中,齊腰的長發飛舞間,她頓如一隻兔子一般跳了開去,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透著狡黠的神光。

羅凡先是一驚,隨即鎮定如恆地道:「臭丫頭,居然偷我錢袋1

此時的她,似又有種女孩般的頑皮,但依然是一副漫不經意的樣子道:「你這壞傢伙竟敢小覷碧秀心的女兒。我定叫你吃不完兜著走。」

羅凡不由失笑道:「石小姐再不還在下錢袋,在下可不是吃不完,而是沒得吃了。」

石青璇一雙美眸中閃動著智慧的光芒,微笑道:「休想騙我。先前《不死印卷》便是在這袋子附近消失的,這袋子有古怪對不對?」

羅凡:「……」

黑色的雨,掩蓋黑色的遠山。融入身後黑色的城,也滲透到了楊虛彥漆黑絕望如同深淵的心。

名震天下的影子刺客。幾乎沒有人不聞其名而喪其膽的天下第一刺客,在此刻。卻是如此的狼狽。

亡命奔逃猶如喪家之犬,雨水透濕了渾身衣衫,也渾若未覺!

他不得不逃!

復國、使命、期望、仇恨……一切的一切,猶如一座山一般壓在他身上,他背負了太多的東西,為此,他必須活下去!

也為此,他丟棄了太多,或許是許多人習以為常的東西。

刺客,自從他走上這條路,便早已習慣了行走在黑暗中,沒有光明,看不到前路,好似處處都是絕望的深淵,他也依然堅持地走了下來。

但今天,上天連他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給剝奪了去,而他為數不多能夠幫他的一人,也難逃一死!

「為什麼——1楊虛彥不禁仰天狂吼,老天給了他一個不凡的出生,卻似乎從來都沒有好運眷顧過他。一路走來從來都是默默地忍受,默默地付出,現實卻似乎從來都吝嗇給他的回報,直至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他終於對天怒吼出一句為什麼,似要控訴上天的不公!

蒼白的閃電劃過漆黑的夜空,也映照出他那一片蒼白的臉,豆大的雨珠拍打在他英俊的面頰,卻澆不熄他眼中的不甘,與胸中一腔熊熊燃起的火焰!

轟隆隆的雷聲袞過整個天空,猶如他心中的咆哮,震耳欲聾!

「你是否很不甘心呢?」啪的雨點拍打在四周的地面,也拍打在楊虛彥看不到任何光明的心中,一道威嚴宛若來自九天,讓人聽之便有一種想要臣服之感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

「你是什麼人?」楊虛彥不禁驚覺回頭,竟接近他數丈之內而未被發覺,此人的武功實在是已登峰造極!

身後,空無一人!

聲音,依舊從視線難及的身後傳來:「能幫你復仇乃至光復大隋的人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