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52.碧海潮生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21 14:43  |  字數:3519字

尚秀芳甜美的聲音道:「妾身每次演奏時,都會從羅公子身上感受到一種與他人不同的感覺哩,這是不同於欣賞或陶醉的另外一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實則尚秀芳邀他前來,也未嘗沒有對他本人的好奇與欣賞,並非全是為了新曲。

羅凡奇怪地問道:「有么?」

他自然不知曉他總帶有一種與現代音樂作對比的心思。

尚秀芳抬頭望著院中的風景,眉頭輕蹙道:「定是有的,特別是那日在王公府上尤為明顯。女兒家的感覺非常厲害,在一些細微的表情和反應中便能察覺到許多東西,是以男兒很易泄露出心中的秘密哩。譬如說羅公子經常將不想回答的事情往那位慕容公子身上推是么?」

羅凡尷尬地道:「這都被尚小姐發現了。」

尚秀芳頗為奇怪地道:「妾身不明白的是世人皆愛賣力將自己的才華展現出來,為何羅公子從來都是反其道而行之呢。」

羅凡不假思索地答道:「做人要低調嘛。」

「低調?」尚秀芳秀眉輕蹙,這個詞語在音樂上可理解為低聲調,但羅凡明顯不是這個意思。

不過結合現在的語境氛圍,以尚秀芳的七竅玲瓏,倒是很快理解了過來。

尚秀芳忽然美眸亮起,油然道:「羅公子以樂理借喻處世態度,果真貼切哩。」

羅凡沒想到這都能被人誇讚一番,但在古代這個詞語又確實足夠新潮,是以半響無語。

尚秀芳忽然甜甜一笑。嬌聲道:「既然已經被妾身戳穿了,羅公子是否不要再低調了呢?」

羅凡苦笑道:「在尚小姐面前,在下似乎怎麼也高調不起來吧。」

羅凡確實對音樂頗為愛好,甚至偶爾與自家媳婦兒唱唱小曲。調**什麼的也有過,但在尚秀芳旁邊就完全不是同一種感覺了。

用四個字形容便是:壓力山大。

尚秀芳美眸再往他飄來,這側眸一瞥確是媚態橫生,風情萬種,最厲害是她雙眸中有勾魂攝隗的魅力,似要將人魂魄勾去一般。

見到羅凡那有些尷尬與稍顯無措的表情。不由「噗嗤」嬌笑道:「若從一種新的曲風來談論,秀芳還只是未入門的新人不是么?」

羅凡心中忽然間開朗起來,心道再怎麼樣不也就是個妞兒,人家都不怕,難道我還怕她把我吃了不成?

想到這裡,羅凡不禁失笑道:「既然尚小姐都這樣說了,在下也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了。」

尚秀芳再次「噗嗤」嬌笑道:「沒想到昔日將師妃暄師仙子罵得狗血噴頭的羅統領,何以在秀芳面前如此拘謹,這委實讓妾身有些意外哩。」

羅凡不禁愕然道:「何人竟敢如此誹謗在下,要知道師小姐便是那戰國時的蘇秦。若讓她先開口將在下教訓一番,尚小姐想要找在下怕是只能去凈念禪院了。」

尚秀芳不由奇道:「似乎羅公子對師小姐多一分好感都欠奉?」

羅凡不假思索地答道:「世人皆以師妃暄悲天憫人,出塵脫俗,魔門歹毒狠辣,奸詐狡猾,又有幾人知曉。正魔之爭,只不過是學派思想之爭呢?仙子亦是凡人,同是捲入亂世爭鬥中的一分子,為何要對誰多出一份好感呢?」

隨即羅凡笑道:「除非是對超然物外的秀芳大家。」

尚秀芳「啊」地一聲驚呼,愕然道:「秀芳一介風塵女子,如何當得起超然物外這四個字。」

要知道這是在古代,無論尚秀芳地位多麼超然,只要與妓這個字沾上邊,總會讓人覺得低人一等,是以尚秀芳才會對此感到訝異。

實則在原著中便能看出。無論是美貌還是氣質,尚秀芳哪裡差過師妃暄半分?

羅凡啞然失笑道:「秀芳大家雖身處俗世中,卻遠離紛爭外,莫非不叫超然物外么?至於風塵女子,那又怎麼了?歌者與舞者為何不能是一種高尚的職業?它帶給人的是一種心靈上的升華與快樂。奈何世人皆愚駑,竟連如此淺顯的道理都不懂!」

一如現實世界的舞王歌后,有幾個人敢說他們的職業低賤?

尚秀芳且是首次聽到這樣的言論,她見到羅凡言辭懇切,確確實實是發自內心,絕無半點奉承討好,這種新舊觀念的衝擊,竟讓尚秀芳這位飽經世故的女子也不禁嬌軀微顫,說不出話來!

她也不禁在心中想到,這世上怎會有這樣的人出現,這放在當時便是絕對的離經叛道!

在這一瞬間,她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種莫名的感動!只為他那一句在現實世界看來理所當然的話語!

良久,尚秀芳才將心情平復下來,一雙柔情似水的秀眸深深凝視羅凡半響,輕柔地問道:「羅公子是否從另一個世界而來呢,為何公子身上總有著如此多的與眾不同?」

羅凡不禁啞然失笑道:「尚小姐猜對了,在下實是來自天外天拯救世界的仙人。」

尚秀芳不由笑得花枝亂顫,良久才道:「羅公子真會逗人開心哩,這世上哪有什麼天外天的仙人。」

羅凡心道:「跟你說大實話都不信,笨蛋。」

接著只聽尚秀芳又道:「言歸正傳,妾身是否有幸能夠欣賞羅公子獨創的新曲風呢。」

羅凡推脫道:「秀芳大家莫要誤會,這實非在下獨創。」

尚秀芳興緻盎然地問道:「那是誰人獨創?」

羅凡支吾了半天,最終解釋道:「在下小時候家門前有一道士道姑路過,瘋瘋癲癲地唱了兩首,在下覺得還不錯,所以都記了下來。」

尚秀芳俏臉上露出個可令任何男人意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