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50.以彼之道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道:「她連我的話都不聽,就那麼走了。」 羅凡:「……」 宋魯忽然道:「昨天你還有話沒有說完吧?」 羅凡點頭道:「確實有。」 宋魯淡淡掃視左右,問道:「是關於『楊公寶庫』...

以排山倒海般的內力將羅凡手中這條火龍拍退,震散之後,定世鞭竟從左袖飛出,覷准羅凡咽喉,疾點過去!

他對鞭的特性清晰至極,長鞭經過他內勁這樣一震,附著其上的內勁無法連貫,而對方的內勁亦無法以最短的時間傳至鞭梢,這一瞬間正是他最好反擊的時刻!

驚呼聲起。

只見羅凡手中鞭柄一滑,右手反握在鞭身之上,竟將鞭柄掄了起來,如一個風輪一般,呼呼作響!

這樣的變故再次出乎王薄的意料之外,因為羅凡使的根本不是鞭法,此時的鞭柄便如一根短棍連在鞭身之上!

險而又險地挑開王薄的長鞭,呼嘯的風聲之中,無數棍影猶如狂風掃落葉一般向王薄襲去!

這完全是雙截棍的耍法!

雙截棍這門兵器是由宋太祖趙匡胤所創,無人見過的兵器招式,陡然而生的變故,天馬行空般的創意,無不讓王薄措手不及,被羅凡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攻勢打得節節敗退!

王薄神色一冷,另一條定世鞭從袖內鑽出,先溜到地上,再竄往對手,猶如一條靈蛇伏地而行。到離敵雙腳五尺許處時,有如毒蛇昂首吐舌般,電疾的朝羅凡小腹戳去,角度極為刁鑽,讓人防不勝防!

卻見羅凡面色依舊泰然自若,左腳化出無數腿影迎上,渾然不懼!

強勁的掌風撲面而至,王薄數十年精純至極的內力灌注雙掌之中,以排山倒海的威勢推出!

羅凡三指捏著鞭身,鞭柄輪轉間,陡然射出!

「嗖1

以點破面,破氣式!鞭柄如一柄利箭,又如一柄飛刀,轉瞬穿過重重掌勁氣牆,朝王薄胸口電射而至!

才不過短短數息時間。羅凡已經換了數種無人見過的武功,一把長鞭在他手中變作諸般兵器,看得眾人直欲眼花繚亂,似是在證明寇仲所說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並非胡說。

王薄連忙撤掌回防,卻見羅凡右手捏住鞭身一抖,鞭柄的軌跡立時變得詭異莫測起來,路線怪異猶如波浪一般!

「定世鞭!?」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

似王薄這等鞭法武功。在羅凡九陽、乾坤、長生三大奇功的龐大基礎面前,幾乎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當年張無忌對戰空性時,僅僅過了幾十招,便能將對方的少林絕學龍爪手使得對對方更好,深得其中精髓。羅凡自然也能做到!

王薄強壓住駭然的心思,一連打出十餘掌,掌影在他身前連成一片,終於將羅凡的定世鞭鞭法給遏制住,自己也被逼得連退數步!

這時候,榮鳳祥站起身來,插口道:「二位武功皆是精湛無比。這一場比試亦是精彩絕倫,讓人嘆為觀止。但若再打下去,刀兵無眼。二位便賣我榮某人一個面子,暫且作平手論如何?」

今日是榮鳳祥壽宴,自然無人去忤逆他的意思,羅凡淡淡抱拳道:「承讓。」

王薄此時也只有裝出豁達大度的模樣,鞭收袖內,呵呵笑道:「長江後浪推前浪。王某老啦1

掌聲、叫好聲如雷鳴一般響起,這時候已經無人敢再質疑羅凡的武功,他確有躋身老一輩強者之林的實力!

並隱有天下年輕一輩第一人之勢!

羅凡長鞭一抖,化成層層疊疊的鞭圈收回,幾步踱至榮鳳祥身前道:「物歸原主1

榮鳳祥哈哈一笑道:「羅小兄的鞭法,實在讓人大開眼界,這條銀龍鞭。收在我這也是明珠蒙塵,不如贈予小兄,也算是寶物擇明主了。」

羅凡臉上一片榮辱不驚,淡淡地道:「這如何使得。」

這時。王世充也站出來幫腔道:「羅兄弟,這便是你的不對了,寶物贈英雄,豈有推辭之理,你若再不收下,榮兄怕是要生氣了。」

羅凡抱拳道:「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銀鞭一抖,龍頭帶著龍身圍繞羅凡盤旋環繞,最終盤在腰間束成一條銀色的腰帶,龍頭咬入鞭尾,契合異常,白袍銀帶,更為羅凡增添了一分神采。

不知是不是巧合,羅凡這一席美女似是較其他席都要明顯多上一些,小龍女、尚秀芳就不說了,除此之外還有白清兒、玲瓏嬌、雲玉真、鄭淑明等,而董淑妮、榮嬌嬌也在臨近席位,當羅凡回到席位上時,諸女的目光皆是一片異彩漣漣。

鄭石如似全然未見羅凡到來,仍隔著幾人向尚秀芳表現他的才情,不過他確是博學多才,從講唱文學如變文、經文、詞文、詩、書、賦等到樂舞、百戲、酒令伎藝,以至乎曲詞的創作,傳奇的興起,敘事詩的發展,隨手拈來,均說得生動入微而有見地。

侯希白不知何時已經離席,致使尚秀芳旁邊空出一個座位來。

而這時候,榮鳳祥已經出席應酬,宋魯駕臨,與眾人打了個招呼,接著對羅凡道:「我們去那邊說兩句話。」

羅凡隨他步出側門外的半廊處。

陣陣喧鬧聲,從前兩堂的方向傳來。宋魯憑欄而立,凝望魚池,沉聲道:「那位龍姑娘真是你妻子?」

羅凡點頭道:「正是如此。」

宋魯苦笑一聲,嘆道:「哎,年輕人的事,我還是不多管了吧。」

羅凡忽然問道:「宋小姐已經走了?」

宋魯點頭道:「她連我的話都不聽,就那麼走了。」

羅凡:「……」

宋魯忽然道:「昨天你還有話沒有說完吧?」

羅凡點頭道:「確實有。」

宋魯淡淡掃視左右,問道:「是關於『楊公寶庫』的?」

羅凡點了點頭,又道:「不過不止如此。」

宋魯饒有興緻地道:「哦?難道小凡你還有何事需要我們幫忙的?」

羅凡嘿嘿一笑道:「可以這麼說。」只見羅凡不知從何處摸出一塊銅鑲的小圓鏡來,遞給宋魯道:「魯叔覺得這東西如何?」

即便以宋魯的見識,也不由為之一驚道:「這上面鑲的是琉璃吧,好純凈的琉璃1

羅凡聳了聳肩道:「確實是個寶貝,但我很快可以弄到很多,需要魯叔幫忙賣出去。」

宋魯笑道:「有多少?」在他看來,羅凡能搞到幾十件琉璃器便已經差不多了。他自然不甚在意。

羅凡道:「至少能堆幾個屋子吧。」

「什麼!?」這句話,差點沒把宋魯驚得從欄上栽進池子里去!宋魯湊到羅凡耳邊嚴肅地道:「你不會是將整個洛陽富人家中的琉璃器全偷來了吧?」

羅凡搖頭失笑道:「魯叔想到哪裡去了,這裡人多眼雜,咱們明日找個地兒好好談談怎麼樣?不過今後的琉璃估計沒有這麼純凈。」

宋魯滿目狐疑地看著羅凡,隨即哈哈笑道:「好啊你小子,還學會跟我賣關子了,也好。明日午時我單獨在董家酒樓訂個包廂,倒看看你小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

羅凡的腦海中忽然靈機一動,如果自己兌換大量的鏡子拿來出售,那豈不是發達了?

這時只聽得系統那似乎顯得有些懶洋洋的聲音從腦海中傳來道:「不要妄想了,你低價兌換的那些東西都是上一任宿主留下來的,本系統只有寶物。」

羅凡一口老血噴在池子里。

隨即問道:「還有上一任宿主?男的女的?是啥樣兒的?他連船都帶身上?你確定沒騙我?」

系統沒好氣地道:「人家有空間系寶物當然什麼雜七雜八的東西都收了進來。至於上一任宿主。你問這麼多幹什麼?」

羅凡:「我說你一個系統不傲嬌會死么?」

接著將系統物品欄打開一翻。

系統問道:「你想幹嘛?」

羅凡嘿嘿一笑道:「想知道是男是女還不簡單,有哪個女人不帶梳妝品的。」

系統:「……」

……

堂內依然人聲喧沸。

羅凡回到席間,侯希白此時也已回來,此時只見他的摺扇張開少許,露出一位躍然於扇上的美女圖像,氣清蘭麝馥,膚潤玉肌豐。雖只是水墨之作,不著半點顏色而自具五彩之艷。最難得是把美女那「身輕委回雪,羅薄透凝脂」的驚人美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又恰到好處。

尚秀芳「氨的一聲愕然道:「侯公子何時將妾身寫到扇上去?秀芳蒲柳之姿,怕會污了公子的寶扇。」

誰都從尚秀芳的神情看出她被侯希白的畫藝深深打動,而事實上席上男女亦無不為侯希白妙絕天下的畫筆動容。

鄭石如眼神中射出嫉妒的神色,接著眼珠一轉。向羅凡問道:「羅兄對候兄的畫藝又有甚麼高見呢?」

他這話完全是不懷好意了。

這時候,席間所有人的視線也由這句話從侯希白的美人扇轉至羅凡身上。

若是羅凡避而不答,或是顧左言右,亦或是一味追捧奉承,自然會讓所有人大失所望,若是批判指責,則更中他的下懷。坐山觀虎鬥。

只見羅凡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繼而從容自若地道:「在下對書畫之道只是外行,但天地自然大道卻同時包含了書畫之道與武學之道,可見其中定共通之處。便說太極陰陽之道吧。」羅凡指著扇面僅有黑白二色的水墨之作道:「太極之道。正所謂有白化天地,有黑分陰陽,諸位再看候兄畫作是否亦是如此呢?」

「好1

還未等眾人自羅凡所說道理中回過神來,便聽到侯希白大讚一聲。

皆因花間派講究的正是以藝術入武道,藝術與武道是否共通,在場沒人比他更為清楚了。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侯希白看著由黑白化成,躍然紙上的人或物,似乎明悟到了什麼,嘆道:「羅兄每一句話都是這般發人深省,希白拜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