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48.定世鞭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皆遠及不上這充滿男性魅力的虯髯大漢那麼引人。 羅凡微笑道:「原來是伏騫王子,久仰大名,如雷貫耳」 來人正是吐谷渾王子伏騫。 吐谷渾本是人名,出自遼東鮮卑慕容氏,乃單于慕容涉歸之...

在王世充和榮鳳祥的領頭下,他們沒有停留的穿堂越廊,直抵只接待最重要貴賓的後堂。

途中羅凡一行人自然是惹得眾人紛紛側目,似小龍女這等冰潔無暇的氣質,清麗無倫的容顏,猶如弱柳臨風般的體態,無不引人之極,更加讓眾人互相猜測打聽羅凡這群人的來歷。

與前堂同樣寬敞的空間,只設十席,其中四席居中,六席平均靠邊分佈兩旁,突顯出堂中四席的尊貴位置。

能被安排到內堂的賓客若非是洛陽最有頭臉的人物,就是像李世民、突利那類身份尊貴的外來客人,不夠斤兩的只能在其它兩堂參宴。

進入內堂,首先入目的是裝扮得像彩雀般眩人眼目的董淑妮,正與另一姿色與她難分軒輕卻別具一格的美麗少女,在一群七、八個貴介公子簇擁下言笑甚歡。

此女當然是與董淑妮並稱「洛陽雙艷」的榮姣姣,確是天生麗質,美貌誘人。顧盼間雙目艷光流轉,奪魄勾魂,以是脈脈含情,又若含羞答答。舉止更是嬌巧伶俐,儀態萬千。比董淑妮要高出少許,亭亭玉立,冰肌雪膚,亦讓人神為之奪。

董淑妮見到羅凡到來,一雙美目亮了起來,隨即掃至他身旁的小龍女,便撅撅小嘴,將視線移開了去,沒有再上前來。

反是榮姣姣的妙目在羅凡身上打了幾個轉,才抿嘴淺笑,垂下螓首,動人的神態迷人至極。

羅凡淡淡地瞅了她一眼。帶著幾人繼續向內走去。

入門處的左方有一隊十八人的女妓,均頭梳低螺髻。窄袖上衣,束衣裙。披巾,分三排站立演奏。

從箜篌、琵琶、橫笛、腰鼓、貝等傳送出迴響全場的歡樂悠揚音韻。

在席間的空地處聚著十多組人,認識的有突利、李世民等和他們的手下親信。

宋魯也來了,正與一名年五十許,身材修長,腰板筆直,唇上蓄著一把刷子似的短髭的男子談笑。卻並不見宋玉致。

羅凡與宋魯對視一眼,宋魯朝羅凡微微點了點頭,視線移開。

寇仲早尋他的龜茲美女玲瓏嬌去了。這時一把雄壯嘹亮的嗓音自後方響起:「前面可是羅凡羅兄,小弟伏騫,特來要向幾位結交和請安問好。」

羅凡等幾人回頭一看,只見此君年約三十,身穿胡服,長了一臉濃密的鬍髯,身材魁梧雄偉,雖是負手而立,卻能予人隱如崇山峻岳。卓爾不凡的氣概,並有其不可一世的豪雄霸主的氣派。

被鬍髯包圍的臉容事實上清奇英偉,顴骨雖高,但鼻子豐隆有勢。雙目出奇地細長,內中眸子精光電閃,射出澄湛智能的光芒。一邊向前走來,一邊不斷打量著幾人。

與他同來的還有一位二十五、六間。身材瘦削修長,濃髮粗眉。舉止從容的青年高手,與兩位美麗的胡女。

但在幾人眼中,皆遠及不上這充滿男性魅力的虯髯大漢那麼引人。

羅凡微笑道:「原來是伏騫王子,久仰大名,如雷貫耳」

來人正是吐谷渾王子伏騫。

吐谷渾本是人名,出自遼東鮮卑慕容氏,乃單于慕容涉歸之庶長子,后率所部西遷上隴,止於罕,以此為據點,子孫相承,侵逼氐羌,成為強部,其部便以吐谷渾相稱。

在伏騫引見下,才知兩女較高的芳名莉安,另一叫花娜。都是充滿異國風情,更帶點中土美女罕有的野性和大膽,瞧幾人時比他們看她們的眼光更要肆無忌憚。

……

一番簡單的交談過後,正巧侯希白到來,這位風度翩翩的男子見到幾人便迎上前來抱拳道:「我昨天見過妃暄,她說已解決了和氏璧的事。在下與幾位也算不打不相識了,那日多有得罪,還望見諒。」

羅凡轉過視線,看著這位幾是全場最有魅力的男子,只見他充滿男性魅力的面容上掛著一絲歉意的笑意。

而他則瞥見羅凡身旁的小龍女,只見她清麗秀雅,莫可逼視,神色間卻冰冷淡漠,當真潔若冰雪,卻也是冷若冰雪,實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樂。

侯希白全身劇震,竟說不出話來,雙目射出難以置信的激動神色。

所有旁觀者皆能從他的眼睛讀出「天下間竟有如斯絕色」這句話來。

回過神來,侯希白見到兩人相牽的雙手,喟然長嘆一聲,侯希白那富有男性特有磁性的聲音頹然道:「羅兄真是好福氣。」

羅凡淡淡地道:「侯公子比起令師,卻是差得多了。」

侯希白聞言先是一愕,繼而悚然一驚,最終苦笑一聲道:「羅兄教訓得是。」說罷徑自去了。

伏騫哈哈一笑道:「我曾聽聞『多情公子』侯希白每當見到驚絕天下的美女時,皆會繪於一柄美人扇上,為何今次卻是徑直離去呢。」

侯希白轉身回首,再看了一眼小龍女,輕嘆一聲道:「若將姑娘繪於在下的兵刃上,才真是對姑娘的褻瀆,希白實是下不了筆。」

小龍女忽然轉過頭來,看向身旁的羅凡,一雙脈脈含情的澄澈雙眸中似帶著詢問的意味,彷彿在問,我真有那麼漂亮么?

羅凡原似淡看世間一切的雙眼中透出些許溫柔的意味迎上小龍女的目光道:「這世間,有何物何人能與龍兒相比?」

小龍女聽得羅凡稱讚自己美貌,心中喜歡,嫣然一笑,此刻的她,宛若寂靜而歡悅的雪溪,從遙遠的冰山裡融化,露出一種脫出凡俗的美態來,令在場無不動容!

這是侯希白自師妃暄之後,第二位無法將其繪於扇上的女子。

……

能與榮鳳祥同席者當然都是有份量的人,包括李世民、突利、王雹宋魯、柳菁、伏騫、歐陽希夷等洛陽有頭有臉的人物,卻不見榮鳳祥的夫人。

羅凡並未與榮鳳祥同席,而是被安排在了近旁的一席,與侯希白僅隔一個座位。

此時榮鳳祥長身而起,欣然舉杯道:「今天是榮某人五十賤降的日子,難得各位貴賓大駕光臨,其中更不乏遠自千里而來的好友,令榮某人備受榮寵,謹借一杯水酒,聊表敬謝各位的心意。」

眾人紛紛起立回敬,氣氛登時熱烈起來,恭維與斗酒之聲不絕於耳。

好一會後眾人才坐回原位。

榮鳳祥神秘一笑道:「在菜肴上桌前,榮某人先送給各位貴賓一點驚喜,有請尚秀芳小姐。」

眾人一齊嘩然叫好聲中,樂隊起勁地吹奏起來,廳內洋溢著一片歡樂的氣氛。侯希白更是一改先前的頹態,目射奇光,聚精會神的等待這名妓出場獻藝。

尚秀芳甫一登場,登時令董淑妮、榮姣姣這等美女也失去點顏色。

若論容光艷態,眾女是各有特色,頗難判別高下,可是尚秀芳那種別具一格的風韻儀態,卻把諸女比了下去。

尚秀芳那對勾魂攝魄的剪水雙瞳,配合著身段表情滴溜溜的轉動,不住朝席上掃去,弄得把持力稍弱的年青一輩更是神魂顛倒。一曲既罷,立時掌聲如雷,采聲震耳。

餘音仍是縈耳不去之際,榮鳳祥親自離座迎迓,令羅凡沒有料到的是,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次榮鳳祥又將羅凡安排在了尚秀芳旁邊。

而其另一邊,正好與侯希白接軌。

介紹過後,尚秀芳坐下,榮鳳祥這才離開。譬如「河南狂士」鄭石如等尚未坐穩便視羅凡如無物般向尚秀芳不停口地讚美她的色藝。

一番應酬之後,尚秀芳才找到機會湊到羅凡這邊低聲道:「後天秀芳便要到關中去了,不知在此之前是否能夠有幸欣賞到曾令竟陵名動天下的一曲呢?」

羅凡剛欲說話,尚秀芳似露出些許嬌嗔的意味道:「昨日王公府上羅凡兄有意藏拙,妾身可都是看在眼裡哩,可不許說不會哦。」

羅凡不由一陣尷尬,回道:「在下實是不敢獻醜。」

尚秀芳頗顯幽怨地瞧了羅凡一眼道:「依妾身看,羅公子是瞧不上妾身這蒲柳之姿罷。」

只因昨日羅凡說得確實很好,見解獨到而又別具一格,是以令這曲道大家也生出些許誤會來。只是她哪知道這皆是因為二人的眼界不同,文化見識也不同,自然讓言談理論生出了些許差異。

羅凡再次尷尬道:「只要秀芳大家不嫌在下見識淺薄便好。」

尚秀芳不禁莞爾道:「妾身住在曼清院,假若明天有空,可否找點時間來見見妾身呢?」

羅凡只得點頭。

這時候,王薄忽然發出一陣笑聲,向羅凡道:「聽聞羅兄武藝高超,不知可否下場陪老夫玩兩手呢?」

羅凡神色間頓時露出一陣愕然,他這樣公然向自己挑戰,似乎沒什麼道理吧?

但隨即想到只怕是有人想要借他之手試探自己的實力是否真如傳說中那般登峰造極。

王薄聲名之盛,尤在李密、杜伏威等人之上,手中「定世鞭」,更被譽為天下第一鞭,也確有與羅凡一戰的資格。

而這眾目睽睽這下,榮鳳祥壽宴大喜之時,礙於場面,羅凡也定然不好下重手,確實不失為試探的絕佳時候。

羅凡洒然一笑道:「聽聞王公以一手『定世鞭』鞭法名聞天下,恰好在下也曾學過一手微末鞭法,請王公指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