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47.壽宴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8 22:30  |  字數:3782字

宋魯動容道:「我已經收到消息,晁公錯與你對了一掌之後吐血不止,我原以為是別的什麼原因,竟未想到是小凡一掌所致,小凡的掌法真有這般厲害?」

羅凡淡淡一笑,默然不語。

這種掌勁,實則就像現實世界的計算機病毒一般,剛剛出世的時候毫無解法,亦無應對之策,但等到人們開始警惕之後,便會慢慢研究預防與解除之法,其危害越大,參與研究的人便會越多,集思廣益之下,有什麼是破解不了的?

這也是為什麼羅凡一開始便同意徐子陵少用此掌的最大原因。

宋魯也隱隱知道這是人家功法之密,當即不再提及。

而這時,董方也知曉此地不好再呆,連忙起身告辭。

宋魯這才問道:「和氏璧之事你們打算如何處理。」

徐子陵聳肩道:「來之前我遇上了師妃暄,已經將此事解決了。哈!為什麼要那樣瞪著我?」

寇仲失聲道:「我的娘,你是怎麼解決的?」

宋玉致亦不解道:「但她沒理由肯放過你的?是否你把和氏璧還了給她呢?」

羅凡不由失笑道:「和氏璧都被我們吃了,怎麼還。」

宋玉致終和他四目交投,一眼瞥見他與日俱增的氣質神采,不由芳心微顫,隨後見到他身旁的小龍女,頓時沒好氣地道:「誰和你說話啦?凈會瞎扯。」

羅凡討了個沒趣,苦笑道:「為何宋小姐總在我說實話的時候污衊我胡說呢,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小陵最老實,不信你問小陵。」

眾人的目光悉數投在徐子陵身上。

經過徐子陵的一番解釋,才知道幾人身上發生了這樣的奇遇,皆是感嘆不已。

柳菁羨慕且奇怪地問道:「你們真是幸運。只是小凡為何會知道這樣的事情呢。」

羅凡苦笑道:「有些消息的來歷確實不好言明,但在下確實知曉,譬如說宋小姐對在下所說很多話都要反著來聽,否則小弟那點微末道行給宋小姐提鞋都不配,又有什麼伎倆能瞞得過宋小姐的法眼。」

羅凡見到她還是冷著一副俏臉,又道:「以前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今日便以這杯中之物向宋小姐賠罪如何。」

說罷羅凡將手伸向茶壺,與此同時,宋玉致看也不看羅凡,冷然道:「今天我不喝酒,咦~」

只見羅凡提著茶壺便給她滿上,在座相顧愕然。

一瞬間的愣神之後,宋魯和柳菁起鬨大笑,羅凡亦淡笑道:「宋小姐真是與在下想到一塊去了,在下今日也不想喝酒,以茶代酒如何?」

宋玉致完全沒料到事情會這般巧合。立時霞燒玉頰。很快便想到這只不過是羅凡玩的一個文字遊戲而已,任誰聽到杯中之物都會下意識地認為是酒,而當見到羅凡端來茶時,想拒絕已經晚了。

宋玉致立時大窘道:「你不是說我的話要反著來聽嗎?」

羅凡淡然一笑,又倒了一杯酒,擺到她面前道:「順著聽喝茶。反著聽喝酒,請宋小姐自選一杯罷。」

宋玉致一邊苦忍著笑,同時又氣得差點賞羅凡一個耳光,偏偏還無法反駁,只得端起桌上那杯茶一飲而盡,別過頭去,不再理他。

柳菁橫了羅凡一眼嬌聲責道:「小凡你究竟在什麼方面開罪了致致,累得我們都要捱受她的冷言冷語。」

宋玉致嗔道:「菁姨!」

羅凡苦笑道:「實際上我也不知曉,在下只覺得一直都比較招宋小姐恨,也不知哪裡做錯了。」

宋玉致瞪了羅凡一眼。問道:「你們師徒兩個都想打天下,就不怕到時候打起來嗎?」

寇仲苦笑道:「實際上我早已想通我只不過是想爭天下,而並非想坐天下,索性決定幫師父了。」

宋魯拍了拍寇仲的肩膀,欣然笑道。「這樣最好,你們幾個都是好苗子,說實話我也不願見到你們反目成仇。」跟著向幾人道:「放手去干吧!大兄那裡,我會為你們說好話的。大家同是南方人,比較好親近一點。」

羅凡與寇仲等恭恭敬敬地抱拳道:「多謝魯叔。」

宋魯這話的意思自然是一切只等宋缺點頭了。

柳箐奇道:「小凡似乎對此事毫不意外哩。」

宋魯笑道道:「若教胡人得天下,我們漢人還有容身之所嗎?我們支持小凡已成必然之局,小凡你這小子只怕早就猜到了吧。」

羅凡不置可否地一笑,並不答話。

宋魯指的是聲勢日大的李閥。

李家這關隴貴族,一向積極與鮮卑等於南北朝時入侵的貴族聯姻,以擴大政治、軍事實力;而南方像宋家那類士族,則婚婭自保,不尚冠冕,以保持血統及文化的純正。故南北互相猜忌,實是在所難免。

在北方胡漢通婚,乃是常事。像「虜姓」諸族,如元、長孫、宇文等都在政治、軍事上至為活躍。王世充要聲討的楊侗近臣元文都,與位列李世民天策府上將之一的長孫無忌均非漢人。自然令宋閥猜疑排斥。

若非有這種微妙的情勢,宋缺也不會許下若李密能攻陷洛陽,就把宋玉致許給李天凡的聯盟協議。皆因王世充也是胡人。

但顯然羅凡這新崛起的南人,比李密這北人更合宋閥的心意,是以當年才會應下諾言。

而現在,成王敗寇,更加不用多說。

宋魯沉吟半響,提議道「朱粲此人手段兇殘,極不得人心。不過手下兒郎達十萬之眾,卻是不可輕視。最近與曹應龍連場火拚,雖穩佔上風,但也無法擴展勢力。若你能把他手下兵將降服過來。再以仁道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