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46.宋閥之約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高貴秀麗的動人韻味。 柳菁瞥見羅凡與寇仲,美目亮了起來,嬌笑道:「小凡變化好大哩,小仲也竟長得這麼高大。」 宋魯目光落在幾人身上,站起來呵呵笑道:「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我宋魯一向...

? 歐陽希夷哈哈大笑道:「沒想到羅兄弟還有這樣一番見地,孔子也曾說過因材施教,看來樂曲也該因人而異,否則難以達到應有的效果。」

尚秀芳興趣頓生,嬌笑道:「看來羅公子對樂曲也頗有研究哩,羅公子對秀芳方才一曲有什麼看法呢?」

羅凡輕笑一聲道:「在下實是未有什麼研究,皆是慕容兄言談中提及,在下不過是照本宣科罷了。」

獻醜不如藏拙,在尚秀芳面前賣弄自己的那點音樂知識,實在是班門弄斧,羅凡索性先將一切都推到這個假身份上面去,這樣即便自己說得不好也不甚打緊。

接著羅凡才緩緩說道:「在下想來,音樂和舞蹈,當旨在將心中的情感展現出來,無論美好亦或悲痛,若能讓他人也感同身受,那便成功了。尚小姐所唱之曲,想必已經無需在下多作評價了,看大家的反應便已瞭然。」

歐陽希夷登時撫掌贊道:「說得好。」

尚秀芳卻聽得芳心微顫,點頭道:「羅凡公子這番話極有見地,秀芳尚是初次聽到如此深刻的評說,羅公子實在太過自謙了。」

羅凡打了個哈哈道:「在下實非自謙,在音樂方面,在下只能稍作欣賞罷了,倒是龍兒比我懂得多了。」

羅凡直接將小龍女拉出來當擋箭牌。

尚秀芳頗顯訝異地看著小龍女道:「原來姐姐姓龍,姐姐也懂這些么?」

小龍女點頭道:「懂一點。」琴是她當年在古墓唯一的娛樂方式,她自然知曉一些。

尚秀芳嬌笑道:「依秀芳看,姐姐怕是此中高手罷,秀芳是否班門弄斧了呢。」

見到對方如此客氣,小龍女報以微笑道:「沒有,只不過小時候師父曾傳授過一點琴藝而已。」

這時候寇仲向相隔不遠的玲瓏嬌笑嘻嘻道:「嬌小姐究竟是那裡人。照我看嬌小姐也像是個樂舞的第一流高手。」

玲瓏嬌輕聲嬌笑道:「奴家是龜茲人,對樂舞只是九流低手,以後不要再亂說了1

尚秀芳欣然道:「原來嬌小姐是龜茲人。真想不到哩!幸好秀芳沒有班門弄斧,否則定要惹姐姐發噱。」

……

氣氛漸漸熱鬧起來。連一向不愛說話的小龍女也偶有參與,而另一邊,師妃暄泛起憐憫的神情,嘆道:「《長生訣》雖令你步上一流高手之列,但仍差點火候。徐兄仍不肯將和氏璧交出來么?」

徐子陵頹然道:「坦白說,假若和氏璧在我手上,說不定我真會還給你。可惜和氏璧已完蛋了1

師妃暄玉容不見半絲波動,靜靜的注視他好半晌,最後嬌嘆道:「想不到千古以來,經過無數賢人聖士殫思竭慮都解不開的兩個秘密。先是《長生訣》,接著是和氏璧,都給你們揭破了,這不是緣份是什麼呢?」

徐子陵大訝道:「只這麼一句話,你便相信了?」

師妃暄柔聲道:「早在橋頭初遇時。我已生出感應,卻是難以置信,到現在始能證實,還有什麼話可以說的?即使殺了你又是於事何補。」

徐子陵奇道:「師小姐似乎無意再追究此事?」而心中卻是暗道:「最厲害的當是師父才對。」

師妃暄輕嘆一聲道:「追究又如何,不追究又如何。徐兄是一名難得的人才,事已至此,妃暄也不願再毀去徐兄這樣一名人才,徐兄請走吧1

對方肯放過自己,徐子陵本該額手稱慶才對。但這刻他卻彷有寧願被她痛打一頓或狠狠教訓一番的渴求,苦笑一下,施禮離去。

師妃暄定睛瞧著他孤傲不群的背影,似自語道:「玉陽子?清虛元妙真君?到底是你在故弄玄虛,還是向來不理俗事的道門隱者也欲插手這場紛爭呢?哎~」

相談甚歡。

羅凡幾人步出王世充府後,只見一輛馬車停在府前,那馬夫瞧見幾人出來,連忙上前躬身道:「幾位爺,這邊請。」

羅凡頓時一陣愕然,一經打聽,才知曉是宋閥派來的馬車,宋魯在董家酒樓設宴接見幾位,那一日被羅凡一打岔,宋玉致卻是忘記告知了。

這種場合,跋鋒寒自覺沒自己什麼事,徑自逛街去了。

羅凡隨著人流走過天津橋,來到董家酒樓的院門前,正要入去,後面有人叫道:「羅兄請留步1

羅凡回頭瞧去,赫然是突利和一眾突厥高手,正甩蹬下馬。

羅凡不禁有些奇怪,怎麼說也是今早才打了一架,怎知現在突利讓手下牽馬,像老朋友般來到羅凡身旁,微笑道:「幾位若還沒訂好位置,不如一起坐下來吃頓便飯如何?」

羅凡淡淡地道:「可汗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我們幾人已經有約了。」

突利洒然笑道:「我們這麼說下去,定要再次針鋒相對。坦白說,我對幾位的行事作風非常欣賞,希望大家能化敵為友。至乎看看彼此有否合作的可能性,那對雙方均有利無害。」

羅凡頓時眉頭一皺,心道你不是李世民的盟友兼好友么?

不過突利與頡利可汗的仇怨羅凡也清楚,對於合縱連橫、分化挑撥這種政治策略羅凡也懂,是以暫時沒有將話說死,只淡淡地道:「若以後真有這種可能性,再來商議吧。」

突利欣然道:「羅兄果是識時務與形勢的人,將來必大有可為。時機成熟時,我自會專誠拜訪。」

宋魯訂的廂房位於董家酒樓頂層的南端,與南翼其它廂房以一個小廳分隔開來,益顯出宋閥在洛陽的聲望和地位。

通道由五、六個宋閥的年輕高手把守,他們見到羅凡等人,神態恭敬不在話下,骨子裡亦透出心悅誠服的崇慕意味。

事實上幾人皆是白手起家,一路打拚到今日的地位,也確實比那些含著銀匙出世的門閥子弟更使人覺得難能可貴。

此時他們已經成了天下有數的英雄人物,早是武林年輕一輩的欣羨目標。

當然,在見到小龍女時,免不了些許失態。

幾人皆出身低微,也不擺什麼架子,由宋閥幾名青年高手領著進入包廂。

原可擺設十桌酒席的南廂只在臨窗擺著一席,窗外就是橫過洛陽南北,舟船往來不絕的洛河,若坐在靠窗的椅子,探頭下望便是有洛陽第一橋之稱的天津橋。

跨入門檻,只見長著一把美髯的「銀龍」宋魯風采如昔,而與他形影不離的柳菁也出落得更迷人,像顆隨時可滴出醉人汁液的蜜桃。

這不禁讓羅凡想起當年因寇、徐兩個小子與幾人相遇時的情形,心中一陣唏噓。

未想到徐子陵此時也到了。

一名五十來歲,胖嘟嘟,滿身珠光寶氣,似個大商賈模樣的男子,正立在宋魯身旁喁喁細語。

柳菁則小鳥依人般在另一邊半挨在宋魯身上,側耳細聽兩人說話,間中發出銀鈴般的嬌笑聲。

宋玉致背門而坐,秀髮以乎經過悉心梳理,宮髻雲鬟,自有一種高貴秀麗的動人韻味。

柳菁瞥見羅凡與寇仲,美目亮了起來,嬌笑道:「小凡變化好大哩,小仲也竟長得這麼高大。」

宋魯目光落在幾人身上,站起來呵呵笑道:「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我宋魯一向自負目光過人,亦對幾位看走眼,倒是羅小兄眼光高明。」

接著見到小龍女,鎮定如他也不由眼中流露異色,但很快便恢復如常道:「這位姑娘便是羅小兄那位紅顏知己吧,幾位請坐。」

那一身俗氣的大胖子眉開眼笑的施禮道:「羅爺肯賞面光臨,乃我董家酒樓榮幸。」

宋玉致紋風不動,也沒有回頭瞧誰或與誰打招呼。

宋魯離座迎上羅凡,伸手握起他兩手,雙目電芒爍閃,同時透出深刻的情懷,嘆道:「自當年一別,幾位已是名震一方的人物了,人生的際遇果然無常,當年又有誰能想到呢?」

幾人一番寒暄引薦之後,宋魯向羅凡問道:「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羅凡微微一笑道:「不知當年在下與宋二爺的約定是否還作數呢?」

宋玉致盯了羅凡一眼,似在表示瓦崗寨還未攻破,就談什麼約定。

羅凡冷笑一聲道:「李密中了在下的腐仙掌掌勁,離死不遠,甚至晁公錯也快了。」

「什麼!?」宋魯與柳青相視一眼,眼中驚色已無需掩飾,即使是宋玉致,一張俏臉上也終於露出除冰冷外的其他神色來。

宋魯驚問道:「這是什麼掌法,為何在下從未聽說過這種功夫?」

羅凡解釋道:「這是在下自創的一門掌法,中掌者如萬劍噬身,暫時來說,無藥可救。」

這時候,宋玉致才終於開口不屑地道:「只知說大話,若真如此,你豈不天下無敵了?」

她本不想開口的,但不知為何,見到羅凡就氣不打一處來,只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羅凡聳了聳肩道:「若大家比武過招都只知硬拼,確實如宋小姐所說,但實際情況是一般人還是會躲的。」

羅凡沒有說的是,若是宋缺那種高手,羅凡一掌還未打完,只怕自己已經成了兩瓣了。

ps:

感謝sdicsn童鞋的打賞,感謝ht3515童鞋的更新票 本章結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