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41.亂象之始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5 20:25  |  字數:3630字

晁公錯心中狠聲道:「此子不除,日後必成大患!」

婠婠深深瞧了羅凡一眼,再嘆道:「羅兄本是一位超卓的人才,可惜卻有狂妄自大這個缺點,珍重吧。」

一閃不見。

曲傲踏前三步,來到婠婠剛才的位置,撩起長袍的下擺,扎到腰帶去,仰天長笑道:「冤有頭,債有主,今天就讓我曲傲來清雪殺子之恨。羅凡,今日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老夫看你往哪跑!」

四周院牆上,強弓勁弩,蓄勢待發,此時若有人敢躍上空中,立時便要被射成刺蝟!

寇仲從羅凡身後轉出來,一拍背上的井中月,大笑道:「曲老頭果然有種,只不知如若你單打獨鬥不敵師父時,其它人會否出手相援?」

長叔謀在曲傲身後得意笑道:「寇兄是真胡塗抑是假胡塗,今次豈同一般依足江湖陳規的決鬥。幾位仁兄乃人人得而誅之的奸徒,對你們何用什麼禮數規矩。」

突利哈哈大笑道:「果然是無知之徒,死到臨頭仍敢口出狂言,請將跋鋒寒留給我!」

李密看向羅凡的雙眼中滿眼殺意,鋼牙緊咬地道:「將羅凡小兒的性命留給我!」

曲傲頗為不屑地瞅了他一眼道:「對不住,羅凡的性命我收了。」

李密聽聞此話,雙手緊緊握起,十根指骨悉數捏得發白,深深吸入一口氣,半響,咬著牙道:「好!讓給曲大師了!」

曲傲頓時一陣長笑。

一陣如若狼吠的難聽淫笑聲從獨孤閥一方陣中傳出道:「這女人分給我如何?」

幾人轉頭看去。只見這人年在三十許間,臉孔窄長。雙目細長陰狠,鼻如鷹喙,唇片極薄,使人生出薄情寡義的印象,他話中所指自然是小龍女。

其餘眾人聞言皆是一陣眼熱。轉頭看向這無論是氣質還是美貌皆不輸於師妃暄的女子。剛到來時,甚至有不少人為她容光所攝,但皆自恃身份並未有所表現罷了。

這時只聽尤楚紅桀桀笑道:「小霸倒是會挑。」

不知從何處飄來的雲層掩住朝升的太陽,大地整個地陰了下來。

還未開打,所有人便已在瓜分戰利品,對羅凡等人的輕視,可想而知!

羅凡只淡淡地回頭對徐子陵說道:「看到了吧,他們這些人。有哪個不是因為想殺人而與我們結仇?在他們的世界裡,只許他們殺人,若是被殺,便是他人之罪,下手毫不容情,極盡歹毒之能!仁慈,對這些人有用么?只會讓我、你、小仲、跋兄甚至玉成他們今日全部身喪此地!」

徐子陵道:「師父說得是。」這時候,連寇仲葉隱隱感到一向性子淡然的徐子陵心中也生出了怒火與殺意!

這種事情是以前極少有過的。

徐子陵雖然心善。但從來不是個束手待斃之人,他的仁慈一向都是從實際出發的,若有人要對他兄弟親友不利。他絕不會坐視,這也是為什麼他並不喜歡爭霸天下,卻依然幫了寇仲那麼久的原因。

甚至一開始還有做過寇仲的說客說服師妃暄。

徐子陵的性格恬淡,喜好寄情山水,絕不是那種在深山古寺中坐苦禪之人。他的性格倒是更適合道家的無為與與世無爭,但奈何佛門與道門偏偏有那麼一些共通性。他原本又是個不大通世事的徐混,再被人生搬硬套地點化與有意的灌輸,最終成為了佛門的棋子也不奇怪了。

若非如此被佛門與師妃暄帶進溝里,而寇仲的性命亦能得到保證,他在最後也不可能做出勸降寇仲這種事情。

偏偏,寇仲從來都是一個感性的人,天下再大,也大不過一起歷經生死的兄弟,特別是徐子陵這個從小一起摸爬滾打的兄弟。

井中月出鞘,蒙蒙的黃光中,寶刀似能感受到主人拚死一戰的心意,微微顫動!

「呵呵……哈哈……」一陣仰天長笑中,羅凡聲音平淡地道:「今日一戰,吾等,必將名垂千古!」

朝升的太陽從雲層中露出頭來,和煦的晨風,撥雲見日,亘古永存的陽光,繼續散落大地。

朝陽的光輝為幾人的戰袍染成神聖的金色,沐浴在金色陽光中的羅凡一方諸人,男的俊逸,女的絕美,猶如降臨凡世的天神,神威凜凜!

即使身為敵人,亦不得不為幾人威容所攝!

跋鋒寒適於此時冷喝道:「曲傲你何時成了突厥人的鷹犬?」

以曲傲的老練,也為這句尖刻之極的話略一錯愕,氣勢登時減弱兩分。要知突厥勢大,鐵勒勢弱,所以鐵勒人臣服於突厥,乃合情合理的事。正因跋鋒寒這句話勾起了曲傲在這方面的聯想,才有氣勢被削的情況出現。

不待任何人有機會回答,跋鋒寒先發制人,五人組中這柄最為鋒銳的利劍率先出鞘!

斬玄劍以雷霆萬鈞之勢向曲傲劈去。

四周怒叱聲起,一道槍影從側斜刺出,劍槍交觸,發出「嗆」一聲的清脆激響,兩人倏地分開。

跋鋒寒不用看也知來人定是突利,攔住自己的這枝槍是由波斯名匠打制的,馬槍把手的地方鑄有一隻禿鷹,全槍重達六十斤,鋼質絕佳。在突厥,這枝標誌著他武技的「伏鷹槍」已是家傳戶曉,敵人則聞之膽喪。

兩人對視了好半晌後,突利露出一絲森寒的笑意,淡淡道:「你的對手是我!」

曲傲的身影如流星般橫過庭院數丈距離,直攻羅凡,那種速度,似已超出了物理的限制。

羅凡抬起右腳在身旁一顆茂密的老樹枝葉上一削,十餘片樹葉如同飛刀般朝曲傲射去!

曲傲不愧是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