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9.有傷天和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 辛娜婭再次怒道:「你憑什麼說我聖教是邪教1 羅凡神色一冷,雙目充滿銳利的神光盯著辛娜婭道:「上官龍實際上是貴教之人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騙得了他一時,騙得了他一輩子嗎?若不是因為...

安置好段玉成之後,徐子陵向羅凡問道:「怎麼樣了?」

寇仲也面露奇色地問道:「『腐仙掌』是什麼功夫,師父何時會一門這樣的功夫?」

辛娜婭頓時意識道自己是不是又被騙了,剛想將玉臂抽走,但一想到體內那神出鬼沒的詭異劍氣,卻還是忍了下來,只怒道:「你好了沒有?」

羅凡神色平淡地先回到寇仲的問題道:「這門掌勁是最近才研究出來的,當初我用來傷祝玉妍的那一掌便是這門掌勁的根基,你們不知道也實屬正常。」

接著羅凡收回內力,心中瞭然道:「原來如此。」

這門內勁若要達到最大威力,對內力、時機、經脈等各方面的把握要求極高。在將劍氣、太極化納其中的同時,又借鑒乾坤大挪移蓄積力道氣勁的些許原理,借力發力,兼之能將內息轉為劍氣,最終通過計算好的軌跡散入對方體內奇筋異脈之中,這幾乎融合了羅凡所會大部分絕學之精華,而其軌跡必須由這一掌擊中身體的位置來作出相應的調整,這些調整必須在擊中對方身體的一瞬間完成,要同時達到以上條件,一般人即使練個幾十年也絕對做不到!

若非羅凡全身內力經過反覆淬鍊全身數百處筋脈皆通又屬於實戰派,時機把握亦是極准心學心劍又將其心神鍛煉得極為強大。絕難使出這樣的內勁!

這門內勁所應用的大多是一些細微的控制,在內力上消耗不大,但卻是極耗心神。是以絕不能過度使用。

方才羅凡經過方才的查探,發現自己的劍氣在辛娜婭體內奇經八脈不斷地造成破壞,若她在這個時候運功,這種破壞力還會加劇。

而偏偏她對這些平常練功時不需要接觸的經脈並不是很了解,特別是一些偏門而又極為複雜的筋脈。試想人體經脈何其精密重要?若冒然運氣化解,一個不好,輕則筋脈走岔。內息混亂,重則走火入魔,筋脈舉!

難怪連她這種心狠手辣的女人都說這門掌法歹毒。

即使是羅凡這個始作俑者,此時也在為如何將辛娜婭體內的劍氣化解而頭疼!若換做別人來,即使是寧道奇、石之軒這種最頂尖的高手。在不玩死人的情況下能不能將劍氣化解都是兩說。

或許這種大宗師對筋脈內力的理解不下於羅凡,但在滯澀經脈這種根本沒場地給他們發揮的地方也實在難以玩出花來。

當然,這種事情羅凡自然不會說出來,過了半響,才聽到羅凡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開口道:「因為你方才妄動真氣,掌勁已經深入你奇經八脈五臟六腑。少說也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化解。」

「什麼?」辛娜婭一雙美目中滿是怒火熊熊地盯著羅凡,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羅凡無所謂地道:「嫌太快了么?正好我最近挺忙,再拖個幾十天也無妨。反正短時間內死不了。」

其他幾人全都憋著笑,特別是寇仲,看著方才還將自己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女子被羅凡整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心中不由大讚。

辛娜婭頓時大怒道:「你們全給我袞!我不需要你治了1

羅凡道:「也好。小陵,小仲,帶著你們的玉成兄弟走吧,咱們這些濟世救人的好人還是不要與邪教教徒沾上關係為好。」

辛娜婭再次怒道:「你憑什麼說我聖教是邪教1

羅凡神色一冷,雙目充滿銳利的神光盯著辛娜婭道:「上官龍實際上是貴教之人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騙得了他一時,騙得了他一輩子嗎?若不是因為你救了段玉成。信不信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

辛娜婭最終不得不妥協。

雨,漸漸地停了。

此時幾人已經回到寇仲雙龍幫盤下的那處宅子。

這夜羅凡的腐仙掌掌勁在辛娜婭體內發作,全身筋脈猶如被萬千利器切割,慘號聲幾乎響徹整片夜空。

這是羅凡始料未及的,同時也束手無策,最終只得自系統中兌換了幾劑麻醉藥給她服下,直讓羅凡頭疼了一個時辰,才將這些躁動的劍氣平穩下來,同時開始思索是否有應對之策。

腐骨噬筋,神仙難防,連一向心性冷酷的跋鋒寒見到這種情況,也不由嘆道這種功夫實在有傷天和,一向心善的徐子陵更是勸說羅凡今後少用此掌。

似這種即便離了施功者,還能如跗骨之蛆一般源源不斷地破壞敵人生機的功夫這個世界上確實罕見,這種掌勁本就是羅凡當作底牌來使用的,若是因濫用而被敵人堪破,便要失去原有的威力,因此羅凡本也沒打算多用,是以並未反對。

躺在床上的羅凡懷抱著小龍女柔軟的嬌軀。

黑暗中傳來「啵」地一聲聲響。

隨即羅凡哈哈笑道:「都老夫老妻了龍兒還害羞呢?」

小龍女頓時啐道:「你又沒看見,怎麼知道?」

羅凡笑道:「因為就在剛才,我家龍兒的小心肝正撲通撲通地亂跳嘛。」

小龍女:「……」

羅凡見小龍女不答話,又嘿嘿一笑道:「龍兒不要不承認哦,是與不是待為夫一探便知。」

黑暗中傳來半聲嬌呼,接著羅凡重重地吻上小龍女那芬芳柔軟的唇,只餘下一陣「嗚嗚」的聲音。

胸口一隻不斷跳動的大白兔也不知什麼時候被一隻大手攀上……

第二日清晨。

燦金的太陽的自這座千古名城的東頭升起,溫暖的朝陽似碎金一般灑落大地。

寇仲自房間中走出,清涼的晨風吹過庭院,穿過花園,帶著一絲花兒與雨後泥土的芬芳鑽入寇仲鼻孔之中,寇仲愜意地伸了一個懶腰,全身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昨日不過短短的一二十招間,他對武道的理解又有了更為深刻的體悟。

其身後的跋鋒寒揚臂舒展一下筋骨,笑道:「世事往往出人意表,今日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

寇仲沉聲道:「了空正避靜療傷,若此時祝玉妍傷愈,陰癸派再無任何顧忌,若今趟她們肯放過我們,太陽將改從西山升起。」

跋鋒寒知他所言屬實,微笑道:「這正是生命的樂趣。若你知道可輕取對手,那還有什麼刺激。只有置諸死地而後生,從不可能的形勢下取得勝利,才使人回味無窮。」

寇仲欣然道:「這正是我和小陵最欣賞和佩服老兄你的地方。不知我們是否逃命慣了,遇上困難,首先想起的就是如何逃避,有了你后,這思想傾向才逐漸改變過來。」

跋鋒寒哈哈大笑道:「說到此事我倒是更佩服羅兄,師妃暄與了空和尚前後夾攻之下都敢戰上一場,真不知道他還有什麼不敢的。」

寇仲點頭道:「或許正是如此,師父才能以劣等天資趕超那些天之驕子。只是他所走的每一步皆充滿了兇險,並不是什麼人都能效仿的。」接著又轉問道:「你說婠妖女美還是師妃暄美,亦或是我那大美人師娘更美?」

跋鋒寒哂道:「你竟還有此閑心。」

頓了頓沉吟道:「我確未見過比她們更動人的美女。但你那位師娘與師妃暄皆多了幾分仙逸之氣,似若高不可攀的天上女神,而婠婠比起來總及不上她們的秀氣。」

寇仲點頭道:「這叫英雄所見略同,或也只有師父這等傑出的人才,才能配得上師娘這樣的女子。」

跋鋒寒淡淡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以你寇仲的天資,假以時日成就應當也不會比羅兄差。」

寇仲哈哈一笑,油然道:「我仍未能忘懷那日師妃暄驀然現身的動人情景,只有仙女下凡差可比擬。今日我們會否再有奇遇?」

隨即一聲驚呼道:「噢!我的娘1

兩人同時看到在庭院之外的一處房舍之上,幽靈般俏立著具上絕世姿容的美女婠婠。

她不染一塵的赤足,更令人驚疑不已。

深幽的目光,緊鎖兩人。

跋鋒寒和寇仲分別躍上一處牆頭,看著院外來來往往,被她奇異的閑定和傾國的艷色所懾,偷偷看個不停的行人,仰天長笑道:「其它人都給我跋鋒寒滾開,我要與陰癸派的妖女決一死戰。」

跋鋒寒向寇仲道:「你給我押陣1

「鏘」!

斬玄劍出鞘。

跋鋒寒大步踏上橋頭,朝婠婠迫去。

路人四散奔逃。

這時候,只見羅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拉著小龍女坐在牆頭,距離婠婠僅僅數丈之遠,左手一袋花生,右手一袋瓜子叫道:「前排出售小板凳花生瓜子,過期不售啊1一副看好戲的沒心沒肺模樣。

婠婠不由「噗嗤」嬌笑,如夢似幻,像蕩漾著最香最醇的美酒般的一雙美眸掃過羅凡處,當見到小龍女時,亦不由得芳心一震,皆因對方實在太過美麗,便宛如一朵瑩白無瑕的冰雪之花,雖盛開在人間,卻全不似人間景象。

兩人獨特的氣質在此間交相輝映,不由讓人生出下一刻二人便將飄然仙去的感覺!

前一刻美目中還充滿迷離而複雜的神采,后一刻婠婠的神色已經轉為淡然,不愧為魔門新一代最為傑出之人。此刻只見她輕啟櫻唇,柔聲道:「奴家只不過來找你們說說話而已,為何一來便喊打喊殺呢?」

ps:

感謝realholyword童鞋的打賞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