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38.腐仙掌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4 03:39  |  字數:3831字

?羅凡與徐子陵幾人等待一陣,羅凡疑惑地道:「小仲怎麼還未回來?」

他倒是完全不擔心段玉成,此子先是被寇仲賞識提拔,接著遭逢大難之後為美女所救,再後來練成奇功,到後期幾乎能與刀法大成的寇仲抗衡,這要放在其他地方,完全就是一主角。

跋鋒寒提議道:「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出去找找。」

羅凡同意道:「也好。」

井中月被一股強大的勁道震得向後高高彈飛,只見井中月在寇仲手中一個盤旋,再次帶著更強的力道從空中劈下!

刀風颳起,如怒龍咆哮!

劍光一錯,辛娜婭手中雙劍一正一反握在手中,正握手中的短劍在夜空中化作一道弧形閃電,劍尖挑起,反持的短劍卻是如一條毒蛇一般鎖定對方周身要害!

「叮!」

寇仲手中井中月被挑開的同時,對方反握在手心的短劍如毒蛇出洞一般探出!

短劍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以各種角度襲向寇仲要害,而此時他手中長刀又無法回防,寇仲頓時被逼得狼狽無比!

若非寇仲此刻的身體早經和氏璧改造,只怕早已死在了對方的劍下!

寇仲此時的心神已經集中到了極點,只想著如何躲避對方的攻擊,一連十餘招,寇仲幾乎十餘次與死神擦身而過,最後才聽得「鐺」地一聲,長刀格住對方的攻擊,借力退出數丈之外!

此時寇仲已是全身大汗淋漓,不住地喘著粗氣!

雨水與汗水浸濕了他的全身。也絲毫未覺。

正欲再次攻上時,辛娜婭的後方,傳來一聲輕響。

身影一閃,辛娜婭已經將門打開,只見段玉成躺倒在門前,虛弱的聲音道:「是幫主來了嗎?快扶我去見他。」

辛娜婭面色一片冰冷,一雙美目中卻帶著絲絲心疼。柔聲道:「他將你害至如此,你可知曉他這些日子不但偷得和氏璧,更是功力大進,日子不知道有多快活,哪管過你們的死活?你為何仍對他留情?」

段玉成緊緊盯著雨中拄著長刀一步一步走至他面前的寇仲。問道:「幫主,辛娜婭說的是不是真的?」

寇仲頓時語塞,雖然他心中不是這麼想的,但事實上確實是這麼回事。

段玉成也未覺其他,只以為他心存愧疚不敢答話,輕嘆一聲道:「幫主。我要脫離雙龍幫。」

羅凡帶著幾人在這黑夜的街道中穿行,在快到王世充府旁邊時,忽然聽到跋鋒寒開口道:「等等。」

幾人停下身形。問道:「怎麼了?」

跋鋒寒幾步走至道旁一顆粗壯的大樹旁,只見上面有幾道交錯的劃痕,似乎是被什麼利器划出。

羅凡眼前一亮道:「是小仲留下的印記。」

跋鋒寒點頭道:「我們跟上去看看。」

幾人翻過一處矮牆,再次看到一個同樣的標記。

幾人沿途出了一處長街。再次尋得一處標記,繼而翻上一處樓閣,又尋得一處標記。幾人飄飛而下,一路起起落落,終於見到前方有一座小院。

正當寇仲勸說無果,不知該如何是好之時,幾道身影從後方的夜空中現出。並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此地快速掠來!

辛娜婭嬌喝一聲道:「什麼人!?」

兩道素白飄逸的身影率先落至院中。

只見兩人男的洒脫不羈,女的清逸無倫,讓見者都不由得自心底讚歎一句:好一對神仙眷侶!

寇仲頓時喜道:「師父,你怎麼來了?」

繼而見到小龍女,心中一震,但由於此時心情沮喪,也全然沒有平常油嘴滑舌的表現,只顯出些許驚奇的表情問道:「這位姐姐莫非是師妃暄的師姐或師妹?」

羅凡有些好笑地道:「你師娘。」

「哈?」寇仲臉上露出大為訝異的表情,顯然是事出突然,有些難以接受。

羅凡笑道:「先不說這些,是否遇上了什麼麻煩?」

這時候,跋鋒寒與徐子陵同時到來。

辛娜婭頓時冷哼一聲道:「想要圍攻么?」

寇仲起身長嘆一聲道:「師父,是我對不起玉成,我們走罷,哎。」

羅凡拍了拍他的肩膀,繼而將視線轉至辛娜婭嬌艷的臉,輕吟道:「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同樣是明教,差距為何如此之大。」

大明尊教正是源自波斯明教,在大唐中的地位有點像倚天屠龍記中的中原明教,不同的是一個是抗元先鋒,一個是無惡不作的正宗邪教。

辛娜婭心中一驚,問道:「你在說什麼?」

正在這時,系統提示聲在羅凡腦海中響起:即時任務,代天伐罪,毀滅無惡不作的大明尊教,任務標準,手刃大尊許開山,殲滅狼盜,解散大明尊教。任務獎勵:氣運點60000,氣運寶箱*1。

羅凡頓時一楞,自己這個中原三十四代明教教主來替初代之前的明教清理門戶,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羅凡淡淡地看著段玉成道:「無惡不作的邪教教徒與自家幫主所說之話,你到底信誰?」

辛娜婭聽到對方竟將聖教稱為無惡不作的邪教,俏臉頓時一寒,嬌叱一聲,雙劍化作一片劍影攻上!

祝玉妍親口說過大明尊教善母莎芳的武功不弱於她,而辛娜婭的武功已可與善母媲美,雖然此時辛娜婭的武功還未練至那種地步,但也絕不會差!

只見辛娜婭兩隻纖纖玉手如兩隻翩翩飛舞的蝴蝶,無數劍影在她掌中流轉,轉眼間已經攻出十餘招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