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7.大明尊教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這般地步。 羅凡問道:「龍兒方才使的可是六脈神劍?」 小龍女點頭道:「當年在華山之巔,我便將這套劍法記了下來,又有中沖劍作參考,推衍出其他幾劍倒是不難。」 羅凡笑道:「這是...

小龍女被羅凡飽含情意的雙目看得嬌俏如花的雙頰微微一紅。

一隻柔軟的手輕輕撫著他的臉頰,小龍女迎上他的目光,柔聲問道:「這兩年過得可好?」

羅凡輕輕將她擁在懷中,輕嗅她那熟悉而清淡的發香,感受著懷中玉人柔軟的嬌軀。

即使是在冰冷的雨夜,似也能讓人感到無盡的溫暖與溫馨。

過了良久,羅凡聲音輕且溫柔地道:「本是很好的,但因為想龍兒了,所以不好了。」

小龍女聽得羅凡這話,心中歡喜之下,笑靨如花,容光好似那冰雪聖峰之上盛開的無暇之花,明艷無方。

小龍女掏出懷中錦帕,替羅凡擦去嘴角殘餘的鮮血,小龍女年紀漸長,越加出落得清麗無倫。

古墓派玉女功養生修鍊,有「十二少、十二多」的正反要訣:「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此十二少,乃養生之都契也。多思則神怠,多念則精散,多欲則智損,多事則形疲,多語則氣促,多笑則肝傷,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脈不定,多好則專迷不治,多惡則焦煎無寧。此十二多不除,喪生之本也。」

原本她與羅凡一起大悲大樂,這少語少事、少喜少愁的規條便漸漸無法信守了。

但這兩年左右的時間羅凡不在身邊,她重行修鍊那「十二少」要訣,不但將一身功力練得精純至極。這十二少更暗合道家「自然之道本無為」的思想,身心靜定包天地。神氣沖和會坎離。

而被完善的九陽神功又是陰陽調和,生生不息。加上她本身天賦極佳,是以僅僅兩年時間,她的功力便成長到了現在這般地步。

羅凡問道:「龍兒方才使的可是六脈神劍?」

小龍女點頭道:「當年在華山之巔,我便將這套劍法記了下來,又有中沖劍作參考,推衍出其他幾劍倒是不難。」

羅凡笑道:「這是因為我家龍兒天資卓絕,否則換做他人,那幾個老和尚的劍法能不能看懂還是兩說,更別說推衍其他幾劍了。」

接著羅凡向她說起這兩年間的諸般經歷。從籍籍無名,一路打下根基,再到盜得重寶和氏璧,逆天改運,洗筋易髓,改換資質,同時在寇徐二人的指引之下同習兩路長生訣,又吸取了不少跋鋒寒的劍道經驗,武功得以大進。遭際繁複無比。

但小龍女素來不關心世務,只求見到羅凡便萬事俱足,縱是最驚心動魄的際遇,她聽著也只淡淡一笑。猶如春風過耳,終不縈懷。

……

另一邊,正在突利與李神通對跋鋒寒形成合圍之勢的時候。

突利仰天長笑道:「要喝酒還不容易。今天不打哩1

跋鋒寒和李神通為之愕然。

李閥想要對付跋鋒寒的大好機會頓時因為突利的離去而告破。

一艘小艇自跋鋒寒不遠處的小河中緩緩駛過。

李神通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最終恨恨離去。

跋鋒寒凌空躍起。輕輕鬆鬆的落在小艇上,坐在船頭處。淡淡道:「該是還艇給人家的時候了。」

徐子陵有點尷尬的道:「你怎知道我跟在你背後?你明明從沒有回頭張望的。」

跋鋒寒手掌翻開,原來掌心處暗藏一面圓鏡。

徐子陵這才恍然,跋鋒寒問道:「你全聽到了嗎?」。

徐子陵俊臉微紅,邊划艇邊道:「我還以為你們會以本國的方言交談,那知說的竟是漢語,嘿!對不起1

跋鋒寒點頭道:「我是為你模何用介懷。因愛成恨的女人有時比洪水猛獸更可怕,最大問題是你怎都不忍心對她下辣手。我本以為當時她這麼年青,對什麼事都不會太認真的。現在才知道錯得很厲害。噢!小心點1

徐子陵早聽到破浪之聲,忙把小艇划往一旁。

接著徐子陵道:「看師父的樣子,只怕與你打的是同樣的主意。」

跋鋒寒點頭道:「羅兄的武功是我們幾人中最高的,他的安全我倒是不擔心,只不知道找上他的是曲傲或者李密?」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前去一觀便知。」

……

寇仲見到房間內的燈依然亮著,屋內顯出一個曼妙的身影出來。

寇仲一個閃身,躲至窗檯底下。

只聽得屋內一道熟悉的聲音道:「辛娜婭,有沒有寇仲與子陵的消息?咳咳……」

「是玉成1寇仲心中一喜,沒想到自己這位兄弟真還在人間,只是聽其聲音虛弱,顯是重傷未愈。

寇仲正欲起身與其相見,旋即只聽得屋內一陣女子的聲音冰冷地道:「你還惦念著他們么?若不是寇仲與你們分開行動,你那三位兄弟如何會死於非命?」

聽得此話,寇仲心中一驚,連忙將頭再次低下。

他沒注意到的是,窗內那道剪影驀然消失不見!

過了半響,就在寇仲疑惑屋內為何再也沒有聲響,再次將頭伸至窗前之時。

心中沒來由地一寒,窗戶大開,一道銳氣照面襲來!

寇仲連忙一個后翻,一線寒光自寇仲額前劃過,繼而如毒蛇吐信般沒入窗后,

寇仲在離窗丈余之處立定。

背後冷汗涔涔,若非方才心有靈犀般的一個后翻,只怕當即就要交待在這裡!

一道閃電劃過長空,整個天地間皆是雪亮一片。

從寇仲這個角度,並未看到段玉成,但半掩的窗戶後邊,一名身著漢服的女子如幽靈般只露出半邊嬌俏艷麗的臉蛋,眉眼間風情萬種,顧盼生姿,豐潤的紅唇一角卻是露出一絲冰冷的微笑。

寇仲這才明白為什麼玲瓏嬌還有羅凡皆讓他小心行事,大明尊教「毒水」辛娜婭比他所想象的還要厲害!

即便他此時身體已經和氏璧改造,武功比以前高出了許多,依然一陣頭皮發麻!

未想到這樣突如其來的一擊竟會被對方躲過,辛娜婭一張俏臉上稍顯訝異,美目透出冰冷的神色問道:「你是誰?來這做什麼?」

寇仲仰天打了個哈哈道:「在下寇仲,不知我那段玉成段兄弟是否被美人兒所救?」

辛娜婭美目上下打量了寇仲一眼,冷冷地道:「原來你就是最近鬧得整座洛陽城滿城風雨的寇仲,我正好欲得和氏璧獻給大尊,交出和氏璧,可留你全屍1

寇仲嘻嘻笑道:「哪有你這樣威脅人的,反正都是個死,誰會將寶貝交給你?」

洛水岸邊,兩道身影從天而降。

正是徐子陵與跋鋒寒二人。

落地之後,兩人同時一呆。

才不過約莫半個時辰沒見,羅凡身邊便多出一名清雅絕俗,清逸無雙的美女!這實在有些突兀了。

兩人也並非沒有見過美女,但此等美貌與氣質的美女,除去師妃暄之外,確實再沒有從別處見過!

而這女子還似乎與羅凡頗為親密的樣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羅凡笑道:「小陵,來見過你龍師娘。」

「師娘!?」徐子陵與跋鋒寒同時一驚,隨即跋鋒寒哭笑不得地道:「羅兄,你何時給小陵找了個師娘。」

這種事情,連徐子陵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羅凡解釋道:「在收小陵小仲兩個小子之前。龍兒不大愛涉足凡塵俗務,只因此次我們惹的麻煩確實不小,所以龍兒才來幫忙。實際上方才若非龍兒出手,你們現在估計要去凈念禪院尋我了。」

跋鋒寒驚道:「莫非今夜來的是師妃暄?」

羅凡苦笑道:「不僅如此,連了空都來了。今天差點就搬石頭將自己的腳給砸了。」

兩人再吃一驚,若能助羅凡在師妃暄與了空手中全身而退,這女子的武功該有多高?

而人不由同時面露異色看著小龍女。

但二人畢竟還是心境上佳的青年好手,很快便回過神來,徐子陵上前抱拳道:「子陵見過師娘。」

小龍女點頭道:「我知道你,你還有個兄弟叫寇仲對么?」

二人只以為羅凡說過二人之事,也並不奇怪,徐子陵點了點頭,答道:「仲少去處理一些私事,過一會師娘應該能夠見著。」

就在幾人會面之時,寇仲正遇見他人生中的又一次危機!

人影一閃,辛娜婭兩把短劍盤旋飛舞,幻化出重重劍影,從上方壓頂而至!

寇仲早蓄勢靜待,嚴密戒備,但仍想不到這看來動人撫媚的美女那雙欺霜賽雪的縴手能使出這麼有如疾雨狂風般的可怕劍法。

最令寇仲頭疼的是她的劍氣不斷轉移,攻無定點,寇仲全然無法把握,只一瞬間,便陷入絕對的困境!

寇仲的身影驀然一分,分成九道身影,九陰真經螺旋九影的身法已經被他運使至極致,手中長刀暴起一片雪亮的刀光,從四面八方撞入對方的劍影之中!

「鐺1

兩人的兵刃硬拼一記,龐大的氣勁將四周雨珠悉數陣碎,漫天的雨粉飄散,寇仲悶哼一聲,退後數步,寇仲吐出小半口鮮血!

寇仲一雙虎目之中露出震驚的神色,心中卻是沉靜一片,他知曉此刻若不使出十二分的實力,絕對無法從這看似嬌美柔軟的女子手中走脫!未完待續……

PS:感謝子鈞、仙劍-太子二位童鞋的月票,感謝☆清溪流泉☆、沉睡的人生二位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