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37.大明尊教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3 21:11  |  字數:3585字

小龍女被羅凡飽含情意的雙目看得嬌俏如花的雙頰微微一紅。

一隻柔軟的手輕輕撫著他的臉頰,小龍女迎上他的目光,柔聲問道:「這兩年過得可好?」

羅凡輕輕將她擁在懷中,輕嗅她那熟悉而清淡的發香,感受著懷中玉人柔軟的嬌軀。

即使是在冰冷的雨夜,似也能讓人感到無盡的溫暖與溫馨。

過了良久,羅凡聲音輕且溫柔地道:「本是很好的,但因為想龍兒了,所以不好了。」

小龍女聽得羅凡這話,心中歡喜之下,笑靨如花,容光好似那冰雪聖峰之上盛開的無暇之花,明艷無方。

小龍女掏出懷中錦帕,替羅凡擦去嘴角殘餘的鮮血,小龍女年紀漸長,越加出落得清麗無倫。

古墓派玉女功養生修鍊,有「十二少、十二多」的正反要訣:「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此十二少,乃養生之都契也。多思則神怠,多念則精散,多欲則智損,多事則形疲,多語則氣促,多笑則肝傷,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脈不定,多好則專迷不治,多惡則焦煎無寧。此十二多不除,喪生之本也。」

原本她與羅凡一起大悲大樂,這少語少事、少喜少愁的規條便漸漸無法信守了。

但這兩年左右的時間羅凡不在身邊,她重行修鍊那「十二少」要訣,不但將一身功力練得精純至極。這十二少更暗合道家「自然之道本無為」的思想,身心靜定包天地。神氣沖和會坎離。

而被完善的九陽神功又是陰陽調和,生生不息。加上她本身天賦極佳,是以僅僅兩年時間,她的功力便成長到了現在這般地步。

羅凡問道:「龍兒方才使的可是六脈神劍?」

小龍女點頭道:「當年在華山之巔,我便將這套劍法記了下來,又有中沖劍作參考,推衍出其他幾劍倒是不難。」

羅凡笑道:「這是因為我家龍兒天資卓絕,否則換做他人,那幾個老和尚的劍法能不能看懂還是兩說,更別說推衍其他幾劍了。」

接著羅凡向她說起這兩年間的諸般經歷。從籍籍無名,一路打下根基,再到盜得重寶和氏璧,逆天改運,洗筋易髓,改換資質,同時在寇徐二人的指引之下同習兩路長生訣,又吸取了不少跋鋒寒的劍道經驗,武功得以大進。遭際繁複無比。

但小龍女素來不關心世務,只求見到羅凡便萬事俱足,縱是最驚心動魄的際遇,她聽著也只淡淡一笑。猶如春風過耳,終不縈懷。

……

另一邊,正在突利與李神通對跋鋒寒形成合圍之勢的時候。

突利仰天長笑道:「要喝酒還不容易。今天不打哩!」

跋鋒寒和李神通為之愕然。

李閥想要對付跋鋒寒的大好機會頓時因為突利的離去而告破。

一艘小艇自跋鋒寒不遠處的小河中緩緩駛過。

李神通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最終恨恨離去。

跋鋒寒凌空躍起。輕輕鬆鬆的落在小艇上,坐在船頭處。淡淡道:「該是還艇給人家的時候了。」

徐子陵有點尷尬的道:「你怎知道我跟在你背後?你明明從沒有回頭張望的。」

跋鋒寒手掌翻開,原來掌心處暗藏一面圓鏡。

徐子陵這才恍然,跋鋒寒問道:「你全聽到了嗎?」。

徐子陵俊臉微紅,邊划艇邊道:「我還以為你們會以本國的方言交談,那知說的竟是漢語,嘿!對不起!」

跋鋒寒點頭道:「我是為你而說漢語的,何用介懷。因愛成恨的女人有時比洪水猛獸更可怕,最大問題是你怎都不忍心對她下辣手。我本以為當時她這麼年青,對什麼事都不會太認真的。現在才知道錯得很厲害。噢!小心點!」

徐子陵早聽到破浪之聲,忙把小艇劃往一旁。

接著徐子陵道:「看師父的樣子,只怕與你打的是同樣的主意。」

跋鋒寒點頭道:「羅兄的武功是我們幾人中最高的,他的安全我倒是不擔心,只不知道找上他的是曲傲或者李密?」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前去一觀便知。」

……

寇仲見到房間內的燈依然亮著,屋內顯出一個曼妙的身影出來。

寇仲一個閃身,躲至窗檯底下。

只聽得屋內一道熟悉的聲音道:「辛娜婭,有沒有寇仲與子陵的消息?咳咳……」

「是玉成!」寇仲心中一喜,沒想到自己這位兄弟真還在人間,只是聽其聲音虛弱,顯是重傷未愈。

寇仲正欲起身與其相見,旋即只聽得屋內一陣女子的聲音冰冷地道:「你還惦念著他們么?若不是寇仲與你們分開行動,你那三位兄弟如何會死於非命?」

聽得此話,寇仲心中一驚,連忙將頭再次低下。

他沒注意到的是,窗內那道剪影驀然消失不見!

過了半響,就在寇仲疑惑屋內為何再也沒有聲響,再次將頭伸至窗前之時。

心中沒來由地一寒,窗戶大開,一道銳氣照面襲來!

寇仲連忙一個後翻,一線寒光自寇仲額前划過,繼而如毒蛇吐信般沒入窗後,

寇仲在離窗丈余之處立定。

背後冷汗涔涔,若非方才心有靈犀般的一個後翻,只怕當即就要交待在這裡!

一道閃電划過長空,整個天地間皆是雪亮一片。

從寇仲這個角度,並未看到段玉成,但半掩的窗戶後邊,一名身著漢服的女子如幽靈般只露出半邊嬌俏艷麗的臉蛋,眉眼間風情萬種,顧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