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6.潛能寶庫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股長生訣真氣貫穿他全身各大筋脈。 其中又似乎有一種奇特的異力! 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心頭! 羅凡似乎感到自己的身體就似一個無窮無盡的寶庫,欠缺的只是挖掘! 心神,在這一刻...

在這洛陽城中的另一處。

芭黛兒玉容轉趨乎靜,直瞪瞪的緊盯跋鋒寒,濃密睫毛下的一對大眼睛卻燃燒起仇恨的怒火,一字一頓地道:「我要親手把你殺死1

跋鋒寒聽得芭黛兒要殺他,臉容冷靜如岩石,不見絲毫波動,淡淡道:「黛兒回去!這是個不適合你的地方,芭黛兒只屬於積雪山峰下的大草原。」

芭黛兒柔聲道:「當我行囊內放有你的頭顱之日,就是我回去之時。」

跋鋒寒凝望她好一曾后,驀地喝道:「突利你不敢現身嗎?」。

一聲冷哼,來自左方竹林深處,然後一名身穿漢人便服,年約三十的健碩男子悠然走了出來,在跋鋒寒左方二十步許處停下,手上的短桿馬槍收到背後,槍頭在左肩上斜斜豎起,形態威武至極,風度姿態均予人完美無瑕的感覺。

……

只見無數鍾影在羅凡周身盤旋飛舞,只要羅凡露出一絲一毫的破綻,銅鐘立即撞上,根本容不得羅凡有半點紕漏!

了空再宣一聲佛號,吟唱道:「一切彼善實眾生我肩菩提持當有。彼何所因?不能善實此法本小信解者眾生聞不我見者、不眾生見者、不壽見者、不人見者。不菩薩誓眾生能聞受若、持若、讀若、誦若,無是處有。」

此時羅凡不但要以太極化解對方高絕澎湃的內力,還要同時應對對方的心神攻擊,兩人交手不似師妃暄與小龍女一般以快打快,此時也不過才交手十餘招而已。

一道閃電裂開天空。雷聲隆攏

僅僅十餘招,羅凡已經很明顯地落入下風。而這還是沒有招式限制,對方僅僅按部就班地攻擊而已!

以自己的功力。想要在十招內不被逼落下風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這是羅凡除張三丰以外欲見過最為強大的對手!

雖然危險,卻也未嘗不是機遇。

這的確是一個錘鍊武功極好的機會!

「鐺!鐺!鐺……」

一聲聲鐘聲不斷響起,羅凡不斷運起太極玄勁化解對方的力道,同時緊守本心,抵禦著了空的禪唱。

對方操控銅鐘的勁氣不斷被羅凡化去,在外人看來,羅凡幾乎已經被逼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鍾影中心,羅凡無論雙臂、腳步、身形,皆為圓轉。行雲流水,大圓接著小圓,不斷以身體各處化解對方無比洶湧的內力,並不斷將對方的勁氣積蓄。

就在羅凡的身影幾乎全被鍾影覆蓋的時候。

又一道霹靂劃過長空!

劍光,開天闢地在這寒夜亮起!

白色身影破開重重鍾影衝出!

太極,亦在此刻發揮出它遇強則強的特性!終於將對方的所有勁氣化去,轉而為自己所用!

森白冰冷的劍光在羅凡右手中成型,羅凡凜凜如天神傲立半空!

一陣狂風捲起,衣衫紋絲不動。左手緩緩撥動,一股水流在羅凡身前形成一個環形,圓轉不絕。

雙掌一合,一切皆似消散一空!

「轟隆1

雷霆遲來的炸響在眾人耳中響起!

背倚長空。借天之威!等的就是這一刻!

羅凡飛撲而下!

銅鐘重新回到了空手中!

右手托著的銅鐘似變得重逾萬斤,又若輕如羽毛;既龐大如山,又虛渺如無物。

了空僅僅隨意佇立雨中。卻彷彿融入了整個夜色!

忽然間,羅凡從深心中湧起一種自己也無法解釋的恐懼與崇敬。這是從未試過在與敵手交鋒前生出的情緒,就像登山者突然面對拔起千刃的險峰。駕舟者在浪高風急遠離岸陸的黑夜怒海中掙扎,生出不能克服的無力感覺。

還未交手,羅凡心中便生出一種這一擊絕對無法命中的荒唐感來!

羅凡隱隱覺得,對方早已看透了自己!招離手,是萬劫深淵!

但這一擊,已經騎虎難下!

成敗,盡在這一招之中!

不成功,便成仁!

雙眼,猛地合上!

了空的身影在心中竟似消失不見,原先他身處之地,除去花草樹木、漫天雨水,再無他物!

一陰一陽兩股長生訣真氣貫穿他全身各大筋脈。

其中又似乎有一種奇特的異力!

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心頭!

羅凡似乎感到自己的身體就似一個無窮無盡的寶庫,欠缺的只是挖掘!

心神,在這一刻猛地與天地連接!

羅凡頓時化作一陣風,縹緲無形,讓人捉摸不透!

全身的精、氣、神絕對地集中。

太極,劍意,天地,方圓!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阿彌陀佛1一聲佛號,銅鐘推出!

羅凡的手掌貼上,隨即與銅鐘一觸即分!

一道清晰的太極圖形自羅凡掌心閃現,一股極強的吸力從中傳來,銅鐘上的力道瞬間化去三分!

一掌無聲無息地貼在銅鐘之上!

內息如洪濤洶湧灌入自己的經脈!

羅凡撤掌飛退!

一大口鮮血噴出!

羅凡在空中翻轉數次,繼而一步踏上地面,整個身軀順勢旋轉,腳步交錯間,一掌灌入路邊柳樹。

「1

碗口粗細的柳樹應聲而折!

了空依然只是淡然佇立雨中。

一縷鮮血順著他嘴角溢出。

羅凡眼中一陣驚疑不定。

按理說這一掌即使祝玉妍中上也絕不至於如此淡然,到底是對方心志太過堅定還是……

羅凡感到自己依然看不透對方的虛實。

了空瀟洒俊逸的面容寶相莊嚴,淡然自若地道:「無相而有相,有相而無相。若我色見。若我聲求,邪解脫行。不我見彼。」

與此同時,寇仲在這雨夜之中。落在一處土牆之上,腳步輕得似一隻貓。

奇異的步法每踏出一次,皆帶出一道幻影,只見他出了一處長街,繼而翻上一處樓閣,接著飄飛而下,幾個起落間,落在一處小院外。

小龍女與師妃暄同時發現另一邊的異常,互換數招之後。身影驀然分開。

師妃暄忽然鬆了一口氣。

小龍女落至羅凡身邊,眼中充滿關切之色,柔聲問道:「你怎麼樣?」

羅凡抹去嘴角血跡,淡淡道:「沒什麼大礙。」

接著轉頭對了空抱拳道:「多謝大師賜教1

與以前不同,羅凡的身體被和氏璧改造之後,每一次戰鬥,他的精氣神,還有對武功的理解、運用等,皆有明顯的提升!

特別是與了空這種級別的高手戰鬥!

再宣一聲佛號。了空溫和平淡的聲音道:「施主如此武功,絕無可能沒有名師指點,羅凡施主師承何處,可否相告?」

也無怪忽他有此一問。只因羅凡那個起手式實在太過唬人。

羅凡也不怕說出來,淡淡笑道:「在下第一位恩師王處一,道號玉陽子。至於方才與大師交手的太極,得傳自『清虛元妙真君』張三丰。」

「張三丰?王處一?天下間有這樣的高手嗎?」。師妃暄與了空頓時大為疑惑。

能教出這樣的徒弟。絕無可能是碌碌無名之輩,但偏偏二人全未聽過。再觀羅凡的神情又不似作偽,此事,怪異之極!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變數,開始無限制地增多起來。

師妃暄嘆道:「羅兄身為玄門弟子,為何偏要捲入這俗世紛爭中來呢?」

羅凡頓覺好笑道:「一來在下只是俗家弟子,二來師小姐身為佛門中人都來得,為何在下來不得?」

師妃暄一雙美目深深凝視羅凡半響,才幽幽嘆道:「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火生於木,禍發必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本;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今日妃暄確實拿不下羅兄,有緣再與羅兄相見。」

師妃暄與了空飄然離去。

直到了空離去之時,羅凡依然感受不出他的虛實,甚至連對方是真傷還是假傷都弄不清楚,即使今夜完全是在超常發揮!

而自己精心準備的一招,還是不知曉威力如何。

這時候,羅凡察覺到幾道窺視的目光。

羅凡一眼掃過四方,一聲冷哼如炸雷般在這夜空中響起,四周再無半個人影。

「鏘」!

跋鋒寒斬玄劍離鞘而出,突利的伏鷹槍則移回前方,只以單手拏著,槍鋒遙指對手,左手反負在身後,姿態從容好看。

跋鋒寒跨前一步,劍交左手,一股凜冽的劍氣,像狂風般向突利吹打過去。

突利仰天長笑,手中伏鷹槍顫震不休,發出「嗤!嗤1槍勁,把跋鋒寒發出的劍氣撞得橫瀉狂流。

霪雨被兩股氣勁衝激,變成一團往四面八方激散的霧氣,把兩人籠罩在內,蔚為奇景。

跋鋒寒劍回右手,主動出擊。

「錚」!

突利一陣長笑,槍勢展開,在眨眼的高速間,連續刺出三槍,每一槍的角度均針對跋鋒寒的反應而略有變化,兇猛無儔。

跋鋒寒一步不讓的「嗆嗆嗆」連擋三槍,接著斬玄劍化作一片光網,趁突利變招的剎那鋪天蓋地的狂攻過去。

一時劍光槍影,把兩人完全籠罩其中。

落下的雨粉,受勁氣所激,噴泉般往四方飛濺。

「當」!

槍尖刺上劍鋒。

兩人都使不出下著,倏地分開。

鼓掌聲響。

兩人仍虎視對手,不敢分神。

亭內這時多了個人出來,坐在亭欄處一派逍遙自在的笑道:「可汗的破劍槍法果然不同凡響,該是勝券在握,不過為了省點時間,何不讓我李神通也作個陪客,收拾了這小賊后大家攜手喝酒,不是更痛快嗎?」。

跋鋒寒心中大懍。

李神通乃李淵之弟,但在江湖威望卻尤過其兄,擅使三戈戟,鉤、啄、割、刺變化萬千,名震北方。若他不顧江湖規矩與突利聯手,自己只有突圍逃走一途。

雨夜中,羅凡輕輕拉過小龍女柔若無骨的玉手,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龍兒,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人了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