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5.臨江仙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隱隱將羅凡的鬥志與戰意壓了下去! 羅凡心中一沉,暗道這和尚好手段! 隨即開口凝聲道:「三光之上,九地之下,心即道,道即天。此心不蔽即天理,不須外面添一分。」 即便以了空的心境修...

師妃暄的色空劍幾乎全不與小龍女指間所激發出來的劍氣作正面碰撞,但即使如此,以她的功力,依然能感受到虎口一陣酸麻!

青色的油紙傘輕輕落在師妃暄身後,繼而被夜風一刮,紙傘如一隻青色紙鳶向遠處飛走。

不得不說,自從遇見羅凡之後,師妃暄有了許多個首次。

眼前這女子使出如此奇妙絕倫的劍法,確實是她平生僅見!

且更讓她驚訝的是,這樣一門絕不下於慈航劍典的絕世武功,派中典籍竟絲毫沒有相關的記載!

雨幕破開!

師妃暄自一個教人意想不到的角度躲開數道劍氣,姿態瀟洒美至極點地往小龍女位置掠來!

無形無質的劍光橫削而過!

若是普通長劍,師妃暄還能以色空劍抵擋,但這六脈神劍劍氣形成的無形之劍卻是無方阻擋,橫穿色空劍而過,立即將師妃暄逼得身形一頓,一個空翻躲開劍氣並停在了小龍女身前兩丈余的空中,同時以劍氣還擊!

「阿彌陀佛1了空也未料到羅凡竟有武功如此高強的幫手,高宣佛號走上前來。

羅凡一步攔在他前頭道:「大師,你的對手是我。」

「當」的一聲,禪鐘鳴響,了空一聲佛號,容包平靜的道:「老衲已近十年沒有和人動手,實不願妄動干戈,老衲可否仍以十招為限,只要誰被迫處下風。那一方便作輸論呢。」

羅凡負手答道:「比武決勝,若無法盡情出手。又有何意義?大師請出招。」

了空睜目往他瞧來,眼神變得深邃莫測,聖光燦然:「施主如此好勇鬥狠,貧僧便知今日絕不能讓施主走脫,否則定當為禍天下1

羅凡哈哈大笑道:「如果這便是好勇鬥狠,大師如何不去找『天刀』宋缺的麻煩?」

了空低吟道:「阿彌陀佛,宋施主心繫天下,實非施主所能相比。」

就在這一刻。了空像忽然融人天上的夜空去,廣闊無邊,法力無窮,無處不是可乘的破綻,卻無一是可乘之破綻。

他充盈超越世情智慧深廣的眼神,似能看透對方的每一個意圖,無有疏忽。無有遺漏。

羅凡微微一笑,雙膝微屈,渾身放鬆,通天接地,胸懷宇宙。

這是身處於兩個世界高手的意境碰撞!

見到羅凡的忽然如貫通天地大道一般的氣勢狀態,即便以了空的心境亦是一陣驚疑不定!

與此同時。師妃暄與小龍女二人的戰鬥場地已由河岸轉至河面,雨點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落下,師妃暄秀足輕點在泛起圈圈漣漪的河面,淡淡的波紋向四周蔓延開去。

她那如風中垂柳般柔軟的嬌軀隨風飄起,足下帶起一連串晶瑩的水花。「嗖1一縷劍氣自她原先落足的河面沒入水中,消失不見。

又一束無形無質的劍氣劃開雨幕。斜削師妃暄在這滂沱大雨中頗顯單薄的香肩。

師妃暄那單薄的身影似被風兒吹得打了個轉兒,身形翻轉間,恰到好處地避開小龍女這一劍,色空劍劍尖沒入水中,輕輕一挑,一連串的珍珠被拋飛,河水在劍尖化出一彎如水晶般晶瑩的月牙兒飛出。

而師妃暄則以一個讓人賞心悅目的姿態借力向後斜飛。

小龍女蓮足輕晃,細碎的步子在水面踏出一道道波痕,姿影綽綽,晶瑩剔透的水花僅僅擊中幾道幻影,穿身而過,手中劍氣依然有條不紊地激發出去,每個動作皆極盡優美曼妙,如同凌波起舞的仙子。

色空劍遙遙揮舞,劍氣劃開如細碎水晶鋪就的河面,或豎或斜,以各種讓人難以預料的軌跡或角度向小龍女攻去!

兩人的劍氣漸漸沒了相交的時刻,僅憑著精妙的身法躲避對方攻擊,兩人臨於江面的身影姿態萬千,各有一番絕美的氣象!

對峙半響,以了空的修持,仍禁不住露出訝色,低吟道:「界唯心,萬法唯識,不著他求,全由心造;心外無法,滿目玄黃,一切具足。施主果然好本事1

銅鐘移往羅凡.似緩實快.其時間拿擔自具一種與天地同其壽量,與聖真齊其神通靈應的玄妙感覺!

羅凡目所見再無他物,惟只銅鐘在眼前無限地擴大!

無可閃避,唯有硬接一途!

羅凡雙臂緩緩打開,正如無極而化太極,雙臂一圈,雨如飄絮斜飛。

「嗡1

雙臂與了空佛法無邊的禪鐘相撞,發出猶如破開混沌的第一聲鐘響!

了空一聲佛號,再次吟唱道:「一切煩惱業障本來空寂,一切因果皆如夢幻。無三界可出,無菩提可求。」

禪唱之際,驀地羅凡眼前現出千百重鍾影,鋪天蓋地他泰山壓頂的迫來!

同時對方的禪唱包含著一股沛然的佛力,竟隱隱將羅凡的鬥志與戰意壓了下去!

羅凡心中一沉,暗道這和尚好手段!

隨即開口凝聲道:「三光之上,九地之下,心即道,道即天。此心不蔽即天理,不須外面添一分。」

即便以了空的心境修持,亦是詫異地看了羅凡一眼。只見羅凡雙手緩慢而堅定的以一種玄妙的弧形軌跡揮動,天地間無窮無盡的雨珠盡皆以其為中心,圍繞旋轉!

羅凡心中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了空雙手根本沒有接觸銅鐘,竟是純以其體內精純的內力遙控銅鐘進行攻擊!

單這份功力便已駭人聽聞!

雖然眼前鍾影不斷,但在心劍照影的感知下,羅凡能感受到對方的銅鐘毫無花巧地朝自己頭頂覆壓而來!

羅凡雙手圓轉,從側面觸上銅鐘。將其上洶湧澎湃的力道慢慢化而納之,連消帶打。繼而被撥至一邊,一個縱步,往了空身前掠去!

「當1

銅鐘在這一刻直似暮鼓神鐘的再發出嗚響,仿如來自縹緲九天玄界的清鳴,即便羅凡正逐漸凝練的劍心亦不由一陣晃蕩,目之所見,了空變成虛實難分的幾重人影,無數掌影。後方腦際更感到銅鐘回飛襲至!

羅凡低吟道:「聖人之心如明鏡,則隨感而應,無物不照。」

眼前虛實難分的掌影頓時在心中化為一道,明心見性,羅凡左掌從旁搭上,羅凡從中感到了重如山嶽的勁道。

手臂一圈,在身前畫出數道圓圈。這才從中借力一撥,已至腦後尺許的銅鐘緩緩轉動,繞開羅凡的身體,回到了空手中。這一擊化解得看似輕鬆,實則危險之極,若羅凡的心境再晚一絲恢復過來。遭遇對方的前後夾擊,進退無門之下當即便要落敗!

這不單是武功的較量,亦是心境的比拼!正所謂攻心為上,了空的攻擊內外皆具,心身相合。羅凡亦是頭一次遇見這樣的敵手!

了空淡然自若地繼續道:「幾所有相一是虛妄,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師妃暄與小龍女二人以快打快,早已數十招過去,只見小龍女右手小指輕輕一晃,一束鋒利無匹的無形劍氣以極快的速度切開身前雨幕。

師妃暄足尖在水面輕點,瀟洒利落地一個后翻,同時一道凌冽的劍光劃破夜空!

小龍女飄然升空,右手拇指作勢向下一按。

師妃暄一隻玉手從她那頗顯寬鬆的儒衫袖袍中伸出,纖指輕輕在水面一撥,斜斜飛出。

似有一道無形劍氣從天斬下,師妃暄方才所在河面頓被斬開一道長長的裂口,兩排水幕分濺左右。

水流覆上,很快消失於無形。

師妃暄一步踏在天津橋橋壁之上,小龍女隨之而上,半空中二人又過十餘招,劍影劍氣飛舞來往不斷,兩人本都是極美,招式身法亦是飄逸如仙,轉眼間自橋下至橋上,鋒銳的劍光劍氣肆意縱橫,在天津橋上留下道道玄妙無方的痕。

「鐺1

六脈神劍劍氣再次擊在色空劍上,師妃暄借力飛退,同時刷刷數劍,一連刺出數道劍氣!

師妃暄淡然問道:「姐姐這套無形劍氣劍法確實精妙絕倫,不知師承何處?」

小龍女避開劍氣,語氣冷淡地道:「部分是夫君所授,部分是我鑽研得來,若你識得厲害,不如趁早退去。」

師妃暄輕嘆一聲道:「妃暄實不願與姐姐為敵,若羅兄能夠為了天下蒼生,放棄爭霸天下的痴想,妃暄自會退去。」

小龍女皺眉道:「夫君所做之事自有他的道理,你管他作甚?」

師妃暄淡淡道:「為了天下太平,妃暄不得不如此做。」

小龍女道:「看來敏妹說得沒錯,『師妃暄若不自以為是,便不再是師妃暄了』。」

她不怎麼會與人交際,是以從來都是有什麼說什麼,也沒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妥。

說罷,小龍女從懷中掏出她的白綃手套戴上,檀口輕啟地道:「你還是快走吧,否則接下來我可不會留情了。」

師妃暄出道之後,還從未聽過有人這樣評價她的,是以呆了一瞬,這時候才回過神來,偏偏小龍女這副纖塵不然的模樣又讓人覺得她對任何人都沒有惡意,卻又生不起氣來,頓時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美目深注小龍女半響,師妃暄嘆氣道:「龍姐姐別具慧心,卻為何要助紂為虐呢?」

小龍女頓時頗為奇怪地道:「我不幫夫君難道幫你嗎?你為什麼又要助紂為虐呢?」

一種雞同鴨講的感覺油然而生,兩個人的思維根本不在一個維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