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4.小龍女VS師妃暄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般傾瀉而下的雨水。似生力軍般不斷注往街上,頗有沖奔之勢。幸好洛陽的去水系統發揮功能。否則勢成澤國。 地上雨花處處,遠近視野模糊,街上不知何時已空無一人,羅凡不由生出天地間獨我一人的奇異感覺。<...

234.小龍女VS師妃暄

一邊施施然在雨中漫步,羅凡一邊思索著將祝玉妍擊傷的那一招,似乎沒留意和更乏興趣去理會是否有人跟蹤在後。

羅凡心中想道:「若對方是祝玉妍這種級數的高手,最終的那道劍氣無論多強,都會被擋住,但若是我不求強弱,而求變化呢?」

羅凡頓時眼前一亮,右手指間亮起一片細小如針的劍芒。

右臂一圈,圈出一溜雨水,接著掌勁輕輕一吐,一圈透明的環形水流拍在道旁一顆大樹的樹榦之上。

「嘩1

水花飛濺!

表面看來,沒有絲毫傷痕。

但若有人將這顆樹截開來看,定會發現其中已是千瘡百孔!

雨如幕。

羅凡並未撐傘,但這密密麻麻的雨點卻似乎不能沾濕他一分一毫,悉數從身體兩旁滑落。

羅凡再次思索道:「雖然如此,變化依然不夠。若是要讓對方防不勝防……」

羅凡的腦海中開始模擬劍氣進入對方經脈后的情況。

半響,羅凡雙目再次亮起:「差點忘了,雖然我將全身經脈盡皆練通,但別人可沒有,若是劍氣打入對方體內之後,便以最快的速度鑽入對方體內各處滯澀的奇穴怪脈……」

羅凡臉上露出一陣冷笑。

行人道與車馬道間的渠道變成兩條小溪河,加上從兩旁瓦頂屋檐像簾幕般傾瀉而下的雨水。似生力軍般不斷注往街上,頗有沖奔之勢。幸好洛陽的去水系統發揮功能。否則勢成澤國。

地上雨花處處,遠近視野模糊,街上不知何時已空無一人,羅凡不由生出天地間獨我一人的奇異感覺。

此時跋鋒寒在尋找著自己的獵物,而羅凡又何嘗不是如此?

不知不覺間,已至天津橋前。

就在這時,茫茫雨幕中忽然多了個人出來。

那是一道可令天下男子傾心拜倒的動人身影,纖纖玉手中撐起一柄淡青色的油紙桑憑欄俯眺在橋下落雨掀起波瀾,水花幾近連成一片的洛水。

除去師妃暄,這天下間還有什麼女子有這般仙態。

這絕世美女仍作男裝打扮,說不盡的俊秀儒雅。

羅凡似乎並不驚訝,只淡淡地問道:「只有師小姐一人么?莫非師小姐以為能說服在下?」

師妃暄並未轉過頭,只聽聞一陣輕柔雅緻的聲音傳來道:「雖然妃暄知曉自己修持不夠,但依然想來試試。」

羅凡淡淡問道:「這算是先禮後兵么?」

師妃暄苦笑一聲道:「羅兄為何如此執迷呢?」

羅凡輕輕搖頭道:「這也是我想問師小姐的。這天下間,有很多事情,師小姐阻止不了,也改變不了。」

師妃暄淡淡相詢道:「羅兄是否不將妃暄放在眼裡呢,為何直到現在依然分心他事?」

羅凡緩緩抬手,一滴雨水落在掌心。將他掌心浸濕。而其他雨珠卻皆是從旁滑落下去,羅凡瞥了師妃暄一眼道:「天道酬勤,功力都是一點一滴積累來的,想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趕超他人,便要將一點一滴的時間都發揮其作用不是么?練功絕非一個任務。一個目標,而是一種習慣。一種生活,當你真正明白這一點時,它就如吃飯睡覺走路,必不可少。」

在羅凡說出這句話時,師妃暄與了空二人皆為之一楞,師妃暄柔聲道:「妃暄受教了。」

接著羅凡又問道:「師小姐可知曉為何勸說不了在下?」

師妃暄道:「請羅兄賜教。」

「因為師小姐完全不了解我。」羅凡隻身挺立這夜幕之下飄搖的風雨之中,黑白分明的身影似有一種遺世獨立的孤獨與寂寥,就像一個茫茫天道的追索者,在這條漫長而修遠的道路上,大多數人都會被他甩在後面,而她師妃暄,只不過是這條道路上的一個過客甚至是一顆石子罷了。

試問誰有會去在意一個路人的言語呢?

師妃暄用神打量羅凡好一會兒,才點頭輕嘆道:「用劍來治天下,當然是萬萬不可;但以劍來爭天下,卻似是古往今來的唯一方法。上回妃暄已經領教了羅兄的『太極』之鞘,此次正好讓妃暄看看羅兄的『無上』之劍究竟有什麼玄秘之處。」

「當1

仿如暮鼓晨鐘充盈祥和之氣的敲鐘聲在羅凡身後響起。

羅凡頗為寫意的面頰上露出一絲訝異的神色道:「師小姐莫非這般急著要置在下於死地?」

「阿彌陀佛1了空高宣一聲佛號道:「施主心中戾氣太重,且又教唆寇徐二位施主盜得本寺看守之重寶,還請施主隨貧僧走一趟吧。」

羅凡面色靜若止水地看著師妃暄道:「看來這也是師小姐的意思咯?」

師妃暄幽幽輕嘆一聲道:「妃暄向羅兄保證,絕無傷害之意,只是想讓羅兄隨大師靜修一段時間而已。」

羅凡淡淡笑道:「讓在下每日吃齋念佛,還有比這更無聊的事情么?」

師妃暄柔聲道:「或許妃暄一人並非羅兄對手,但再加上了空大師,僅憑羅兄一人,斷無僥倖之理,羅兄何必多此一舉?」

羅凡面容依然平靜地問道:「幾位護寺金剛是否已在附近呢?」

師妃暄好整以暇地道:「何須勞煩幾位大師大駕?」

羅凡臉上猶如撥雲見日一般地露出笑容,說道:「師小姐真認為在下是一個人么?」

師妃暄淡然自若地道:「羅兄說笑了,四周若真有人,如何瞞得過大師的感知?」

羅凡臉上卻並未見到任何的慌亂,更是洒然笑道:「如果今日此種情況都無法將在下制服,師小姐是否覺得這是天意呢?是否不再逆天行事呢?」

師妃暄一雙傾倒世人的秀眸掃過羅凡風雨中泰然自若的身影道:「羅兄何以會認為自己仍有機會呢?」

羅凡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地道:「大衍四九,唯余其一,可見凡事皆有一線生機,不到最後一刻,何以輕言放棄?」

師妃暄嘆道:「若真如此,妃暄以為或是時機未到,待得時機成熟之時,妃暄還是會將羅兄留下。」

羅凡長嘆一聲道:「也罷,今夜本想引出些許老鼠,卻未料到引來的竟是老虎,哎,師小姐請看好在下到底是一人還是幾人。」

一道清麗絕俗的白色身影似乎憑空出現在災校繼而以極快的速度向此方掠來!

「鐺1

了空敲鐘發出警告,卻全無效果,那道人影已經飄落在羅凡身旁。

她靜靜的一身白衣,蒼白椎拿嬡藎肌膚若冰雪,步態若弱柳臨風,冰潔似白雪之花。

她的目光澄如秋水、寒似玄冰,如瀑布般的青絲垂落香肩,除去黑髮黑眸,全身雪白,恰如從縹緲雪峰上降臨凡塵的雪中仙子,冰清玉潔而又清逸素雅。

她見到羅凡時,只因心中喜歡,嫣然一笑,真如異花初胎,美玉生暈,明艷無倫,幾令整個天地皆為之失色。

小龍女一雙美目旁若無人地凝視著羅凡道:「許久不見,我的凡郎瘦了。」

羅凡忽然心中一震,就在這一瞬間,羅凡似乎明白了精鋼可化繞指柔的涵義。

羅凡雙目中飽含愛憐,輕撫著她白皙柔滑的臉頰,聲音溫柔地道:「龍兒也清減了。」

三千繁華閱盡之後,才發現皆不及這一眼一笑的珍貴!

小龍女滿目皆是關切的神色,清雅而嬌柔的聲音道:「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阿彌陀佛1了空高宣一聲佛號。

師妃暄一雙秀眸中露出複雜的神色掃過二人,只見二人衣袂飄飄,容貌無雙,正與那神仙中人一般無二。

師妃暄嘆道:「這位姑娘可是羅兄的紅顏知己呢?可否為妃暄介紹一番?」

羅凡淡淡地瞅了師妃暄一眼道:「在下髮妻,姓龍。」

師妃暄喟然長嘆道:「羅兄似乎對這位龍姐姐極有信心,妃暄便以『色空劍』領教一番如何。」

小龍女一雙妙目瞥了對方一眼道:「師妃暄?」

師妃暄不含一絲雜質的甜美聲線柔聲嘆道:「正是妃暄。」

「鏘1

寶劍出鞘。

森寒的劍氣瀰漫,將二人悉數籠罩。

小龍女黛眉輕皺,隨手一點,一道渾厚的劍氣以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呼嘯刺出!

羅凡很清楚地看到,小龍女用的是拇指而非中指!

師妃暄色空劍尖上劍氣吐出,兩道劍氣無聲無息地在空中相撞,繼而消失於無形。

「咻1小龍女右手小指緊隨其後點出!一道細小迅疾的劍氣射出!

「嗖1小龍女衣帶飄飛,一個側身,一道劍氣在纖腰的掩護之下勁射出去!

縴手搖擺,以一個飄忽不定的角度再射出一道劍氣!

小龍女如在這茫茫雨幕之中翩然起舞,姿態曼妙如仙,凌波微步運使之間讓她的身形更為飄忽,青絲飛舞,更為她增添了一絲如夢如幻的色彩,借著衣服或身體的掩飾,劍氣不斷從她修長纖細的青蔥玉指中飛出,每一道劍氣皆攻敵必救,凌厲之極!

叮叮噹噹地擊在師妃暄手中色空劍之上,猶如大珠小珠滾落玉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