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33.再見宋玉致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1 20:52  |  字數:3585字

羅凡點頭笑道:「正是在下。」

只見宋師道原本烏黑的頭髮,兩鬢已有些許星霜,雙目透出幽郁難解的神色。

「最是痴情苦,一見誤終身哎。」羅凡心中長嘆一聲,這時宋師道才露出一種得見故人的喜悅,上前來作了一揖道:「當年之事,多謝羅兄了。」

羅凡打了個哈哈道:「在下亦有自己的目的,宋兄何必謝我。」

宋師道終得大笑一聲,朗聲道:「我們進去說。」對於上官龍這種事情,於他宋閥而言根本無需放在眼中。

此時幾人盜走和氏璧,惹上了天大的麻煩,連洛陽的地頭蛇王世充都不敢與幾人過多扯上關係,宋師道依然與幾人稱兄道弟,已足可見其義氣。

三人隨著宋師道登上位於北廂頂樓的廂房,廊道上盛裝的美妓俏婢花枝招展的往來於各個廂房之間,看得人眼花繚亂。見到四人,都媚眼頻送。

宋師道親自斟滿六杯酒,嘆道:「你們可真糊塗,竟闖下如此彌天大禍。」

羅凡聳了聳肩道:「富貴險中求,想成大事,若太過瞻前顧後,不如回家賣紅薯。」

「哈哈……」宋師道發出一陣長笑,繼而嘆道:「羅兄果然與眾不同,這一杯敬羅兄!」

兩杯相碰,兩人把杯中酒盡傾口內,哈哈一笑。

接著宋師道向羅凡問道:「君綽是否已回高麗?」

宋師道仰天長嘆一聲道:「也好,也罷!」聲音中透著些許無奈與悲涼。讓人不由為之哀嘆。

羅凡淡淡地道:「其實喜歡一個人,只要她過得開心便好,又何必刻意在意得或者失呢?」

眾人皆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宋師道眼中精芒閃現,盯著羅凡道:「羅兄說得好!無論她怎樣對我,我對她的情亦是此生無悔!」

接著宋師道向著跋鋒寒洒然笑道:「這位是否跋兄,即管以突厥人來說,也少有長得像你般奇偉雄悍。」

跋鋒寒正留神門外各式人等的往來情況,聞言回過神來。淡然道:「跋某人亦常感到上天待我不薄,故誓要以『不負此生』作回報。」

「砰!」宋師道完全恢復了往昔的風度,拍台贊道:「不負此生,說得好!小仲斟酒,讓我敬跋兄弟一杯。」

跋鋒寒與宋師道對視半晌後,哈哈笑道:「我跋鋒寒一向看不起高門大族的人、深信凡是豪門都會生敗家子。可是見到二公子能對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女子如此情深如海,此生不渝。令我聯想起自己對武道的刻意追求,心裡對二公子只有一個『服』字,這一杯我就破例乾了。」

……

宋玉致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羅凡你給我滾出來!」

羅凡:「……」

羅凡隨著繃緊俏臉的宋玉致到了三樓背對中園一面的走廊處。這位宋家美女倚欄而立,冷冷道:「你可知你們呆在這有多危險嗎?」

羅凡忽然露出一副憋著笑的表情,被她粉拳搗在腹部問道:「你這是什麼表情?」

羅凡憑欄而立。曼青院外車水馬龍的洛陽街道。笑道:「似乎宋小姐每次看不起在下的時候,都會有奇蹟發生,不知曉這次是不是依然如此呢?」

羅凡轉頭看向宋玉致,只見她的目光同樣落在繁華的街道之上,秀髮隨風飄揚,美得像一尊女神的雕像而從她那筆直豐隆、直透眉心的鼻管。既使人感到她堅剛不屈的性格,亦增添了她清秀高傲的氣質。

宋玉致頓時有修笑不得地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你這人真是沒心沒肺的么?看來你還沒有弄清楚你這次惹的麻煩有多大是么?」

羅凡哈哈笑道:「麻煩再大又如何?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阻止我開開心心地過每一天!他慈航靜齋、凈念禪院又算老幾?」

宋玉致急得連忙捂住羅凡的嘴。氣急地跺足道:「你想死也別帶上我!」

柔軟的玉手覆上,羅凡帶著一種怪異的感覺看向宋玉致。

一股奇異的感覺在兩人之間蔓延。

宋玉致飛抽回玉手。嬌哼一聲道:「為何壞人的命總比好人長呢?至少你羅凡總是死不了!」

羅凡莞爾笑道:「禍害遺千年嘛,所以宋小姐擔心在下完全是多餘的。」

宋玉致微嗔地別過俏臉道:「誰擔心你了?」

隨即玉掌按在他胸膛處,雙目忽地射出銳利的神色,淡然道:「只要我掌心使勁,保證你小命不保,你害怕嗎?」

羅凡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盯著宋玉致的一雙鳳目看了半響,聳了聳肩道:「恕在下直言,宋小姐眼中毫無殺意。」

宋玉致似是氣急敗壞地收回玉掌,又咬牙道:「我們宋家一向和李密關係密切,你竟敢堂而皇之地殺死李天凡,就不怕我爹派人殺你嗎?」

羅凡洒然笑道:「我可是你們宋家的下一個合作對象,殺了我你們找誰合作去?」

宋玉致白了他一眼道:「至少李閥就比你羅凡靠譜。」

羅凡失笑道:「可惜你爹不喜歡胡人。」

宋玉致冷哼一聲道:「李閥雖有胡人血統,但究其根本還是漢人,再說現在的聲勢,還有誰比得上李閥?

羅凡愜意地仰在橫欄上,欣賞著曼青院上飛檐翹角、檐牙高啄,認真地道:「你爹是一個力求完美之人,如果有得選擇,他是絕不會選擇李閥的。」

宋玉致有些詫異地看了羅凡一眼,繼而橫了他一眼道:「你又沒見過我爹,你怎麼知道?」

羅凡從容答道:「一個人的性格,其實從其武功之中亦可窺得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