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32.被掩蓋的真實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1 02:34  |  字數:3624字

不得不說大唐世界之人多是還沒開打便先想著跑,譬如說「影子刺客」楊虛彥。

還未等跋鋒寒等幾人趕上,楊虛彥早已沒入黑暗之中,沒了身影!

經過羅凡的一番震懾,接下來敢窺伺和氏璧之人漸漸地少了,或者感到對羅凡等人的實力估計嚴重不足,重新布置也有之,但暫時來說,已是風平浪靜了。除去妖道避塵前來試探了一番之外,幾乎鮮有敢再來挑釁者。

幾人並排坐在河岸邊,羅凡朝緩緩流過的河水中扔了顆石子,接著兩岸的燈光,只見石子一路漂出無數個旋兒,直到河心才沉入水底。

沈落雁並肩坐在羅凡左側,輕嘆一聲道:「不知不覺間,你似乎已經越來越超乎落雁的想像了,這在以前,落雁是全然不敢相信的,和氏璧看來真是你們偷的,不但如此,你們還得了不小的好處,對吧?」

羅凡聳了聳肩道:「是,並且還砸了。」

寇仲伸了個懶腰哈哈道:「還是師父厲害,今天若讓我對上師尼姑,只怕還沒開口鬥志先弱人七分。」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我看這和氏璧還真是與我們有緣,說實話羅兄這話我是信了。」

寇仲哈哈大笑道:「你當時是沒看了空老和尚的臉色。」

徐子陵不悅道:「你再這樣我可走了。」

羅凡淡淡地道:「小陵是否依然對此心懷愧疚呢。」

徐子陵淡淡答道:「這倒沒有,事實上從我能聽到和氏璧的呼喚起。對於師父所說和氏璧與我有緣,我也信了幾分。只不過我認為既然和氏璧是從對方手中所得,我們實在沒必要去取笑他們而已。」

徐子陵一個仰身,雙手攤開躺在身後的草地上,望著漫天的星斗,繼續問道:「師父覺得師小姐他們做得不對嗎?師父對他們的偏見似乎很大哩。」

羅凡同樣向後躺道,兩人之間還隔著一個寇仲,羅凡轉頭看著徐子陵笑道:「這個問題問得好。其實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對錯之分,有的或許只是立場不同而已。站在她的角度立場來看,她也只不過為師門,為心中的信念奮鬥而已。但對於我來說,她卻是阻擋在我的信念,我的事業之前的一塊絆腳石,這樣說你們能理解么?」

徐子陵淡淡笑道:「若說絆腳石,仲少似乎也是哩。」

寇仲頓時嚷道:「胡說八道。從今天起,我決定跟著師傅打天下了。」

「什麼!?」此言一出,四人皆面帶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寇仲。

羅凡淡淡地道:「仲小子。若是不喜歡。不必勉強。」

寇仲苦笑一聲道:「其實我早該想通了,我想爭霸天下,想出人頭地,一是想向世人證明我寇仲不比別人差,二是確實想為百姓做點事情,但我終究發現我喜歡的是這其中刺激的過程。而並非其結果。無論是為師父爭天下還是為自己,這都不相衝突不是么?」

徐子陵皺眉長嘆一聲道:「但凡爭霸天下者,多是薄情寡義之輩,我不希望看到你們最終自相殘殺。」

羅凡欣然笑道:「小陵你多慮了,至少小仲絕非那種人。否則在陰葵派圍攻之時,小仲也不會讓我先走。」

徐子陵擔心地道:「哎。未來的事情,誰又說得清呢?」

羅凡搖頭笑道:「我總覺得,我們不必像他人一般,哎,不過有些事情也確實說不清楚。」

跋鋒寒道:「說不清楚便不要說了,今晚咱們喝酒去,如何?」

徐子陵道:「免了吧,我覺得還是好好休息,應付明天的戰鬥。」

寇仲頭疼地道:「沒想到偷和氏璧不麻煩,偷完了麻煩才開始,我本還想去找上官龍的麻煩,哪知道麻煩先找上我了,我們不如先趁此機會出城如何?」

徐子陵淡淡搖頭道:「不妥,我們跑了便等於畏罪潛逃,之後再追來像避塵這種高手,便不會再是試探這麼簡單了。」

羅凡淡淡笑道:「若你們肯隨我去竟陵城避避風頭,我倒同意這個辦法,到時候即便是寧道奇來,保管也叫他來得去不得!」

寇仲頓時反對道:「成天縮在城裡,那還不得悶出個鳥來!師父你別告訴我你不打算爭霸天下了。」

羅凡失笑道:「那今天就好好睡一覺,明天咱們一起去尋上官龍的晦氣。」

寇仲苦笑道:「好是好,但若到時候祝大妖婦找上門來,咱們豈不是都要完蛋大吉?」

羅凡露出一陣高深莫測的笑容道:「祝大妖婦明天絕不可能出現。」

幾人連忙齊聲問道:「為什麼?」

羅凡哈哈笑道:「祝大妖婦既然愛擺高手架子,那便讓她擺唄。她將傷勢壓下去,又強行避開你們三招,傷得只怕比我更重,少說這兩天也無法與人動手。」

寇仲一雙虎目中露出仇恨的神色道:「好!明天我寇仲一定要擰下上官龍的狗頭祭奠幫中幾位兄弟!」

沈落雁若有所思地道:「難怪今日你會問婠妖女那樣的問題。」

這夜,洛陽城某處的一間不見半點光明的房間中。

死寂一片,似乎房內並沒有人。

忽然,燭火次第燃起!

「聖君,不知來此何事?」一道溫和的聲音傳出,說話的人背著光,完全看不清面容,只能見到他頭頂光滑一片,料來是個和尚。

來人頭頂竹笠,垂下遮陽幕,即便如此,亦能感到一股迫人的氣勢傳出,攝人至極!

來人沉聲道:「雙龍命格之人那邊似乎遇到了一些變故?」聲音渾厚而有力,一股極具壓迫力的威嚴氣息貫穿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