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2.被掩蓋的真實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四人皆面帶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寇仲。 羅凡淡淡地道:「仲小子。若是不喜歡。不必勉強。」 寇仲苦笑一聲道:「其實我早該想通了,我想爭霸天下,想出人頭地,一是想向世人證明我寇仲不比別人差,...

不得不說大唐世界之人多是還沒開打便先想著跑,譬如說「影子刺客」楊虛彥。

還未等跋鋒寒等幾人趕上,楊虛彥早已沒入黑暗之中,沒了身影!

經過羅凡的一番震懾,接下來敢窺伺和氏璧之人漸漸地少了,或者感到對羅凡等人的實力估計嚴重不足,重新布置也有之,但暫時來說,已是風平浪靜了。除去妖道避塵前來試探了一番之外,幾乎鮮有敢再來挑釁者。

幾人並排坐在河岸邊,羅凡朝緩緩流過的河水中扔了顆石子,接著兩岸的燈光,只見石子一路漂出無數個旋兒,直到河心才沉入水底。

沈落雁並肩坐在羅凡左側,輕嘆一聲道:「不知不覺間,你似乎已經越來越超乎落雁的想象了,這在以前,落雁是全然不敢相信的,和氏璧看來真是你們偷的,不但如此,你們還得了不小的好處,對吧?」

羅凡聳了聳肩道:「是,並且還砸了。」

寇仲伸了個懶腰哈哈道:「還是師父厲害,今天若讓我對上師尼姑,只怕還沒開口鬥志先弱人七分。」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我看這和氏璧還真是與我們有緣,說實話羅兄這話我是信了。」

寇仲哈哈大笑道:「你當時是沒看了空老和尚的臉色。」

徐子陵不悅道:「你再這樣我可走了。」

羅凡淡淡地道:「小陵是否依然對此心懷愧疚呢。」

徐子陵淡淡答道:「這倒沒有,事實上從我能聽到和氏璧的呼喚起。對於師父所說和氏璧與我有緣,我也信了幾分。只不過我認為既然和氏璧是從對方手中所得,我們實在沒必要去取笑他們而已。」

徐子陵一個仰身,雙手攤開躺在身後的草地上,望著漫天的星斗,繼續問道:「師父覺得師小姐他們做得不對嗎?師父對他們的偏見似乎很大哩。」

羅凡同樣向後躺道,兩人之間還隔著一個寇仲,羅凡轉頭看著徐子陵笑道:「這個問題問得好。其實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對錯之分,有的或許只是立場不同而已。站在她的角度立場來看,她也只不過為師門,為心中的信念奮鬥而已。但對於我來說,她卻是阻擋在我的信念,我的事業之前的一塊絆腳石,這樣說你們能理解么?」

徐子陵淡淡笑道:「若說絆腳石,仲少似乎也是哩。」

寇仲頓時嚷道:「胡說八道。從今天起,我決定跟著師傅打天下了。」

「什麼!?」此言一出,四人皆面帶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寇仲。

羅凡淡淡地道:「仲小子。若是不喜歡。不必勉強。」

寇仲苦笑一聲道:「其實我早該想通了,我想爭霸天下,想出人頭地,一是想向世人證明我寇仲不比別人差,二是確實想為百姓做點事情,但我終究發現我喜歡的是這其中刺激的過程。而並非其結果。無論是為師父爭天下還是為自己,這都不相衝突不是么?」

徐子陵皺眉長嘆一聲道:「但凡爭霸天下者,多是薄情寡義之輩,我不希望看到你們最終自相殘殺。」

羅凡欣然笑道:「小陵你多慮了,至少小仲絕非那種人。否則在陰葵派圍攻之時,小仲也不會讓我先走。」

徐子陵擔心地道:「哎。未來的事情,誰又說得清呢?」

羅凡搖頭笑道:「我總覺得,我們不必像他人一般,哎,不過有些事情也確實說不清楚。」

跋鋒寒道:「說不清楚便不要說了,今晚咱們喝酒去,如何?」

徐子陵道:「免了吧,我覺得還是好好休息,應付明天的戰鬥。」

寇仲頭疼地道:「沒想到偷和氏璧不麻煩,偷完了麻煩才開始,我本還想去找上官龍的麻煩,哪知道麻煩先找上我了,我們不如先趁此機會出城如何?」

徐子陵淡淡搖頭道:「不妥,我們跑了便等於畏罪潛逃,之後再追來像避塵這種高手,便不會再是試探這麼簡單了。」

羅凡淡淡笑道:「若你們肯隨我去竟陵城避避風頭,我倒同意這個辦法,到時候即便是寧道奇來,保管也叫他來得去不得1

寇仲頓時反對道:「成天縮在城裡,那還不得悶出個鳥來!師父你別告訴我你不打算爭霸天下了。」

羅凡失笑道:「那今天就好好睡一覺,明天咱們一起去尋上官龍的晦氣。」

寇仲苦笑道:「好是好,但若到時候祝大妖婦找上門來,咱們豈不是都要完蛋大吉?」

羅凡露出一陣高深莫測的笑容道:「祝大妖婦明天絕不可能出現。」

幾人連忙齊聲問道:「為什麼?」

羅凡哈哈笑道:「祝大妖婦既然愛擺高手架子,那便讓她擺唄。她將傷勢壓下去,又強行避開你們三招,傷得只怕比我更重,少說這兩天也無法與人動手。」

寇仲一雙虎目中露出仇恨的神色道:「好!明天我寇仲一定要擰下上官龍的狗頭祭奠幫中幾位兄弟1

沈落雁若有所思地道:「難怪今日你會問婠妖女那樣的問題。」

這夜,洛陽城某處的一間不見半點光明的房間中。

死寂一片,似乎房內並沒有人。

忽然,燭火次第燃起!

「聖君,不知來此何事?」一道溫和的聲音傳出,說話的人背著光,完全看不清面容,只能見到他頭頂光滑一片,料來是個和尚。

來人頭頂竹笠,垂下遮陽幕,即便如此,亦能感到一股迫人的氣勢傳出,攝人至極!

來人沉聲道:「雙龍命格之人那邊似乎遇到了一些變故?」聲音渾厚而有力,一股極具壓迫力的威嚴氣息貫穿其中。若是一般人,只怕光聽聲音便會生出一種臣服感。

那和尚以一種特有的溫和嗓音道:「確實有點小小的變故,但不足為慮,無需聖君費心。」

那頭戴斗笠之人沉聲問道:「何人阻撓?竟連大師也無法處理?」

和尚淡淡答道:「和氏璧之傷還未痊癒罷了,讓他再多活幾日吧。那人倒是說得不錯,我們皆與和氏璧無緣,否則何必如此麻煩?」

「哦?」頭戴斗笠之人似是有了點興趣,問道:「對方是什麼人。竟比大師將因果緣法看得更為透徹?」

和尚淡淡答道:「不過是瞎猜罷了,但此人的確奇怪,命格平平,天資極差,原本貧僧以為昔日相救雙龍命格之人的因才造就今日之果,但見過他后才隱隱感到似乎並非如此。」

頭戴斗笠之人低沉著聲音道:「既然是個變數,趁早解決了吧,本君可不願見到第二個石之軒。」

和尚平淡的聲音中首次透出絲絲怒意道:「當年若非碧秀心那賤婦將我們的謀划泄露出去,石之軒又有什麼能力破壞我們的謀划?我們亦無需等至今日1言語間。竟是完全不將石之軒這魔門第一人放在眼中!

頭戴斗笠之人沉聲問道:「此次師妃暄這女人靠得住么?」

和尚皺眉道:「無法盡信,且梵青慧似已有脫離我們的心思。」

頭戴斗笠之人冷哼一聲道:「當年若非我們,哪有她梵青慧今日?當年她害死碧秀心嫁禍石之軒之事的證據不是都掌握在你手中么?好好敲打一番。我相信她會作出明智的選擇。」

接著頭戴斗笠之人問道:「還未尋到石之軒那隻老鼠么?」

和尚淡淡答道:「那小子有多狡猾聖君應當心中有底。聖君上一具肉身不就是毀在他手中么?」

頭戴斗笠之人似乎不願再提及此事,沉默了下去。

……

第二日,曼青院。

「轟」!

寇仲的井中月與上官龍的龍頭杖相觸,發出一陣極為奇異的沉鬱幽悶的一下激響。

霸道的長生訣內勁捲入龍頭杖內,再沿上官龍雙臂的經脈強攻進去。

上官龍那敢怠慢,張口噴出一蓬紫黑的血雨。從衣袖露出來高舉著龍頭杖的雙臂立時變得紫紫黑黑的,非常嚇人。

四周嘩聲紛起。

如此邪門的武功雖沒有多少人見過,但誰都可肯定非是正宗功法。

寇仲給他震得借力翻往他身後,腳未觸地,已反手一刀。向雙目紫芒大盛,舞起千萬道杖影狂攻過來的上官龍擊去。

寇仲手中長刀一刀接著一刀。整個大廳內瀰漫的皆是陣陣龍吟,每一刀都強過前一刀許多,至,弟十八刀之時,刀尖一旋。

「噗通」!

龍頭杖滑離上官龍雙手,掉進池內。

上官龍皮膚紫黑之色盡退,代之而起是病態的蒼白。

一陣椅后,上官龍跪倒地上,不住喘氣。

寇仲目眥欲裂地道:「上官龍,你殺我兄弟之時可曾想到有今日?」.

上官龍嘿嘿冷笑道:「宗主不會放過你們的1

羅凡冷笑一聲道:「祝妖婦自己都自顧不暇了,她該求神拜佛讓我們不找她麻煩才是1

井中月透胸而過!

染血的刀鋒抽出,上官龍仰天跌下樓去,繼而發出一聲重重的悶響。

一道久違而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小仲,小陵?」

幾人轉頭一看,是一名瀟洒英竣風度翩翩,正是許久未見的宋師道!

羅凡有修笑不得地問道:「宋兄難道不認得在下了么?」

宋師道盯著羅凡仔細打量一番,才驚問道:「羅兄?」

ps:

感謝不能玩耍了童鞋的打賞,感謝jwzi童鞋的月票和打賞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