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30.慈航靜齋與魔門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個男人對師妹子的傷勢毫無關心哩。」 羅凡興緻缺缺地看了師妃暄與其身旁的「護花使者」一眼,聳了聳肩道:「不缺我一個吧?」接著視線再次轉回婠婠處道:「倒是你這小妖女竟仍敢在在下面前晃蕩,當真不怕在...

師妃暄輕輕嘆息一聲道:「在與羅兄交手之前,妃暄從未見過如此精彩而玄奧的武功,羅兄的劍法,妃暄佩服!只是羅兄『太極』之鞘雖已趨於完美,幾不下於陰葵派天魔**,一些神妙之處,甚至猶有過之。但『無上』之劍卻還差了敘候,否則妃暄今日早已輸了1

羅凡輕輕一笑道:「是么?再嘗嘗在下的下一招如何?」

師妃暄深深凝望羅凡一陣,才秀眉輕蹙地道:「羅兄接下來定是一招驚天動地的招式,否則斷不會保留至此。」

長劍斜指地面,師妃暄繼續道:「妃暄正想見識一番。」

一把年青男子的悅耳聲音在側旁響起道:「這一招讓在下代妃暄接下如何?」

一位說不盡風li倜儻、文質彬彬,宛如玉樹臨風的年青英俊男子從南方上空斜斜飄落下來,手持畫上美女的摺扇,正輕柔地椅著,一派悠然自得之狀。

羅凡瞅了對方一眼,淡淡地道:「來人可是侯希白候兄?若是候兄接不下在下這招,是不是可以勸說幾位退去呢?若是不能,還請不要插手。」

師妃暄柔聲道:「候兄的好意妃暄心領了,但今日妃暄與羅兄一戰乃是公平決戰,因此這一招還是由妃暄來接吧。」

「阿彌陀佛1了空高宣一聲佛號道:「和氏璧因貧僧而失,這一招便讓貧僧來接吧。」

羅凡不由失笑道:「大師內疚丟失和氏璧,師小姐內疚讓大師破了閉口禪的功夫。依在下看來,不如相互抵消,正好此事作罷。」

他長身直立,款款而談,那份瀟洒俊逸之下卻仍改不了一絲無賴而頑劣的氣質,讓原本緊張的氣氛忽然為之一松。

了空一步踏上前來,淡然道:「施主請出招。」

羅凡淡淡道:「大師接下來又如何?之後是否還要出手?若是如此,此招不出也罷。」

接著羅凡轉頭對師妃暄道:「若大師出手。在下確實奈何不了師小姐,想必師小姐也沒有把握拿下我們,還要再打么?」

「阿彌陀佛。」了空再宣一聲佛號道:「施主既然不願貧僧以大欺小,那麼便以十招為限如何?若十招之內,貧僧不能將羅施主逼落下風,便算貧僧輸,屆時貧僧自會退去。」

寇仲頓時皺眉道:「這根本不公平,方才師父與師小姐動手,大師皆看在眼裡。而師父對大師的武功卻一無所知,這十招看來是胸有成竹了吧。」

跋鋒寒笑道:「要打一起打,跋某早就手癢了。羅兄你一個人過癮可不厚道1

這時連一向性情淡雅的徐子陵也附和道:「我同意老跋的意見。」

羅凡啞然失笑道:「師小姐覺得如何?」

就在師妃暄面露思索之色的時候。

「當」!

了空再次敲響銅鐘。發出警告。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從左方樓房箭矢般射下,朝師妃暄撲去。

整個空間的空氣都似被突然抽盡了似的,令人難受之極。

如此可怕的武功,舍天魔功外那還有其它。

素衣赤足的婠婠,像從最深邃的黑洞夢裡鑽出來的幽靈般。人未至,右手袖中飛出一條細長絲帶,像毒蛇般向微微分神的師妃暄捲去,聲勢凌厲至極點。

偏是不覺有半點風聲或勁氣破空的應有嘯響。

身子仍在凌空的時間,另一手亦以曼妙的姿態輕揮羅袖。射出三道白光,襲向作勢欲撲的徐子陵、寇仲和跋鋒寒三人。令人完全不曉得她是如何辦到,又是那麼迅疾準確。

在眨眼的功夫間,這兩位分別代表正邪兩道的傑出傳人,正面交鋒。

劍尖點上絲帶的端頭。

師妃暄嬌軀輕震,橫飛往河面。

四道人影隨著叫聲怒叱,分別從河流這邊兩座高樓之巔及附近相對的房舍瓦頂竄起,赫然是凈念禪院的不嗔、不懼、不貪、不痴等四大護法金剛。

在夕陽映照下,他們的禪杖因背光特別粗黑,帶起了呼嘯之聲,威勢十足。

寇仲幾人心中悚然大驚,若方才對方答應群戰,那真是麻煩大了!

羅凡依然鎮定自若,似對方這種名門正派,本身就偏愛公平決戰,又要作出一副慈悲為懷的樣兒,是以群戰幾乎打不起來。

雖對方確實如羅凡所料這般沒有打算圍攻,但羅凡卻並未料到對方實是另有目的。

四大護法雖可防止其它人闖到附近插手助戰,但卻防不了婠婠這個特級高手。

了空大師口喧佛號,流星趕月般全速飛掠過來。

整條長達三丈的絲帶在反震的力道下先現出波浪似的曲紋,然後變成十多個旋動的圈環,隨著婠婠微如影附形的凌空去勢罩向錯飛開去的師妃暄。

兩女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空劍來帶去,氣勁飛散,激起無數水花飛濺,宛如繁弦急管,在剎那間拚過十多招。

時間雖短,卻是一場激烈無比的戰鬥,每招都是全力出手,兇險凌厲,又是以快打快,只見在劍光帶影間,兩女從河面上打到對岸,人影倏進忽退,兔起鶻落,旁人連她們的臉目身形亦難以分辨,更是難以插手,只知隨時會出現有一方要血濺屍橫的結局。

婠婠和師妃暄倏地分開。

師妃暄飄上一處橋欄,色空劍指向婠婠,俏臉抹過一陣不尋常的艷紅。

婠婠則以一個曼妙的姿態,騰身而起,落往另一邊的橋頭處。

在她足未沾地時,不貪和不懼兩根重逾百斤的禪杖,凌空掃至,帶起的勁風壓力,吹得她衣衫全緊貼身上,強調出她無限美好的體態線條。

婠婠那對晶瑩如玉的赤足輕點橋頭的石板地,隨即斜沖而起,剎那間破入兩僧的杖影里去。

矯笑聲中,不貪不懼蹌踉橫跌開去,婠婠則繼續升騰,然後斜掠到了洛水之上,回眸笑道:「妹子劍術果是不凡,婠婠領教了1

就在此時,異芒驟閃,一道光芒由河岸邊的綠柳旁斜斜向上衝出,奔雷掣電似的向空中的婠婠擊去。

婠婠再發出一陣悅耳若銀鈴的嬌笑聲,右袖拂出,掃正扇尖,笑道:「侯兄再非惜花之人嗎?」

侯希白悶哼一聲扇勢被挫,觸電般下跌尋丈,才止勢掠往堤岸。

婠婠則借力斜飛,隱沒在遠方的樓房處。

來去如風,有若鬼魅幽靈,予人夢魘般的不真實感覺。

不貪、不懼這時才足踏實地,雖再沒有蹌踉之狀,但足音沉重,顯是吃了暗虧。

寇仲等人亦在此時趕上。

侯希白搶到師妃暄面前,關切地問道:「妃暄是否貴體無恙?」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這淡雅如仙的美女身上去。

師妃暄露出一絲微笑,油然道:「天魔功不愧是魔門絕學,千變萬化,層出不窮。」

全程之中,只有羅凡與沈落雁二人冷眼旁觀。

婠婠似是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噗嗤」嬌笑道:「羅兄果然是無情之人,全場似乎就你一個男人對師妹子的傷勢毫無關心哩。」

羅凡興緻缺缺地看了師妃暄與其身旁的「護花使者」一眼,聳了聳肩道:「不缺我一個吧?」接著視線再次轉回婠婠處道:「倒是你這小妖女竟仍敢在在下面前晃蕩,當真不怕在下與你算賬么?」

婠婠秀眉緊蹙,一雙鳳目露出驚疑的神色凝視羅凡半響才道:「這兩日羅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導致羅兄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羅凡輕描淡寫地道:「不過是武功上有些突破而已,令師還好吧?」

就在眾人皆不知羅凡為何會關心起祝玉妍來的時候,婠婠那張迷人至極的俏臉上忽然露出一絲極為複雜的神色,但她很快便將這絲神情掩飾了過去,嬌笑一聲道:「羅兄這次真讓師父生氣了哩。」

羅凡淡然自若地道:「生氣又如何,不生氣又如何,難道令師不生氣便會與在下化干戈為玉帛不成?」

羅凡聲音平淡地繼續道:「債多不壓身,想要在下性命之人多的是,但在下不但活得好好的,並且還活得精彩無比。」

他神色間的平靜一言語間的從容,證明他這番話絕不是逞能說出,而是真沒有將這些事情放在心上。在場諸人也不得不被他的這種豁達所打動,心中暗自叫好。

婠婠美目深注地看了羅凡一眼,繼而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動人嬌笑聲道:「現在人家也不知該說你什麼好了哩,不過此次人家是來幫你的不是么?」

羅凡有修笑不得地道:「那還真是要謝謝了。」

「羅兄似乎對妃暄有些偏見?」師妃暄忽然開口相詢。

甫一開口,幾乎所有人的目光皆轉向羅凡。

羅凡好整以暇地道:「在下只是有些奇怪,師小姐身為佛門中人,何以竟不剃度?在下記得魔門有個門派名為花間派,旨在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該派傳人每一出世便要傷盡天下女人心,師小姐不覺得貴齋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么?在下可不願做下一個傷心男人,是以還是與師小姐保持一點距離為好。」

ps:

感謝jsdfl童鞋的月票,感謝大城小寇童鞋的打賞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