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29.劍名「無上」,鞘名「太極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10 07:44  |  字數:3607字

還未等師妃暄開口作答,羅凡又道:「以師小姐的超卓智慧,何以竟會道出如此牽強的理由來反駁在下呢?並且擺出一副絲毫不願給我們半點機會的姿態呢?師小姐所做所為真是為了天下萬民,而沒有半點私心么?」

師妃暄首次覺得拿眼前這人沒有辦法起來,自己才剛剛思索前一個問題,對方的後一個問題已經接踵而至,這就好比比武決勝之時,自己才出一招,對方已經出數招,並且是從四面八方攻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以對於這樣的快言快語,連師妃暄這樣優秀的說客亦生出一種難以招架之感!

羅凡聳了聳肩道:「若是師小姐今日是來尋事打架的,直說便是了,何必扯那麼多的理由與大義?正好在下也想見識見識師小姐的色空劍,請賜教。」這一番話,將師妃暄反駁的機會都悉數堵死,典型的佔了便宜就跑,見好就收的無賴姿態,若是對手心性差那麼一點,不被氣得吐血才怪!

「當」!

一下清脆的鐘音,從後方傳來,響徹整個夕陽餘暉之下的洛陽長街,餘音縈耳,久久不去。

接著一把柔和寬厚的男音高喧佛號,平靜地道:「貧僧了空,願代妃暄出戰羅施主。」

這位修鍊閉口禪功已久的僧人終於開口!

師妃暄嘆道:「這便是妃暄不得不動手的三個理由之一。只為大師因和氏璧的失竊,自毀了修行多年的閉口禪使妃暄更覺罪孽深重。只好破例出手了。」

羅凡轉頭瞧著從船艙中走出的這年輕俊秀的和尚,洒然笑道:「這便是二位的不對了吧,大師可知這是佛祖對大師的一番考驗呢?世間一切皆有緣法,那盜寶之人在大師這樣的高手看守之下,突破貴寺重重防守盜得寶貝,這便是緣法天意。此物既然與汝等無緣,又何必如此執著?為此妄動嗔念也就罷了,竟還妄圖逆天行事。當真是執迷不悟!而且竟還是以大欺小,大師怎麼說也是武林前輩,少說有百來歲了吧?正好我們四人加起來也是百來歲,要不大師一個打我們四個如何?」

師妃暄:「……」

了空:「……」

寇仲:「……」

所有人:「……」

讓別人一打四這種話也能冠冕堂皇的說出來,並且還說得這樣合情合理,眾人亦不得不露出一陣啼笑皆非的表情。

師妃暄嘆了一口氣道:「妃暄絕對不會坐視大師被幾位圍攻。」

師妃暄看似隨意的踏前兩步,登時湧起一股森厲無比的氣勢,把五人籠罩在內。

羅凡微微一笑,背負雙手。身子前傾,完全未見他有任何動作,雙腳竟是離地而起。繼而緩緩落下屋頂。飄落在師妃暄面前。衣帶當風,真有種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的意味!

淡淡看著眼前這位脫俗出塵的美女說道:「師小姐不願群戰也行,單挑,如何?」

師妃暄忽然幽幽地輕嘆一聲道:「看來今日妃暄不與羅兄一戰,羅兄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羅凡肅容道:「正是!」

師妃暄一雙美眸似帶著些怒氣又似帶著些無奈瞅了羅凡一眼。苦笑道:「明明偷了東西,還能這般底氣十足的人,羅兄是妃暄見過的第一個。」

羅凡淡淡笑道:「明明是來打架,卻偏偏先要將對方教育個啞口無言,師小姐也是在下見過的第一個。」

師妃暄再次苦笑一聲道:「妃暄確實拿羅兄沒辦法。」

「鏘」!

寶劍出鞘。

一股無堅不摧的劍氣。從劍鋒吐出,刺破空氣。向羅凡攻去。

羅凡右手只渾然天成地畫了個圓,繼而輕飄飄的一掌擊出,這道劍氣立即調轉馬頭朝師妃暄襲去!

「叮!」

師妃暄手中長劍點在劍氣之上,一切歸於虛無!

他的武功比她想像中高出很多,是她自出道以來,罕曾得遇的敵手!

她一瞬不瞬的盯緊羅凡,柔聲道:「妃暄手中劍名『色空』,專求以心御劍,羅兄小心了!」

羅凡雙手負在背後,面色平淡地瞧著師妃暄道:「劍名『無上』,鞘名『太極』,請師小姐賜教!」

兩大高手,終於到了以真材實學互見真章的時刻!

讓師妃暄奇怪的是,羅凡手中並無任何兵刃!

但他一站在那兒,師妃暄忽然有種感覺,有一柄劍正在緩緩出鞘!

色空劍終於出招!

電光激閃,劍氣漫空。

師妃暄的色空劍化作滿天光影,將羅凡籠罩其中!

她卻像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劍光中若隱若現,似被淡雲輕蓋的明月,森寒的劍氣則連遠在三丈外的幾人也感覺得到,其飄搖往來之勢有若狂風颳起的旋雪!

羅凡依然背負著雙手,絲毫未見動作。

陡然間,羅凡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猛地一凝。

「嗖!」

一道森寒的劍氣極為突兀地從羅凡身前飛出,朝著似雲若霧幾乎難辨身形的師妃暄激射而去!

師妃暄以她那飄逸如仙的身法險而又險地避開這道突兀至極的劍氣,色空劍似破雲而出,朝羅凡小腹刺去!

只見羅凡右掌似握著一個巴掌大的圓球一般向下一握,一道黑白太極在掌間成型。

「嘶~」

一陣極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色空劍從這太極之圓中刺出,繼續被羅凡右掌一引,一帶,色空劍從身側刺過,並將師妃暄的嬌軀帶得向前一傾!

左手掌心中一道極為銳利的劍氣吐出!

師妃暄輕扭長秀優美的脖子,連忙避開,這一劍的劍風帶起師妃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