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28.唇槍舌劍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6-09 02:42  |  字數:3505字

祝玉妍「噗嗤」一聲嬌笑道:「惹了一身麻煩,你這小子居然還想著到外頭炫耀,聽婠兒說你這人驕傲自大得很,看來果然沒有說錯。」

羅凡聳肩笑道:「祝宗主剛剛才說完大話,竟然轉頭便說別人驕傲自大,這不大好吧。」

祝玉妍柔聲道:「隨你怎麼想吧,再見!」

微一晃動,人已遠去。

幾人佇立一處瓦舍屋頂,往下方望去,只見一條河流從東方蜿蜒而來,一葉扁舟從河中緩緩駛來。

一個修長優美,作文士打扮的人,正負手立在船頭。

恰好從幾人眼前駛過。

她是如此年輕。

迎著洛水送來的河風,一襲淡青長衫隨風拂揚,說不盡的閑適飄逸,俯眺清流,從容自若。背上掛著造型典雅的古劍,平添了她三分英凜之氣,亦似在提醒別人她具有天下無雙的劍術。穿越之主角系統228

寇仲、徐子陵、跋鋒寒幾人雖見慣了沒人,心中亦不由湧起一陣驚艷的感覺來。

而一向美麗高貴的沈落雁,此時也不由在心中生出一種自慚形愧之感!

羅凡雙眼微微眯起,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頓時黯了下來,雙眼雖依然平淡,但因為微微眯起而顯得狹長的雙眼頓讓羅凡的整張臉都氣勢徊異起來。

一陣輕輕的微風拂過羅凡的面頰,漆黑如墨的長髮隨風飄『盪』,素白如雪的長袍微微擺動,配合他整個人的一種雋永別緻的氣勢。與舟上之人相映成趣。

羅凡背對著陽光靜立屋脊之上,默默地打量著這或許是整個天下最美的女人。

她的「艷」與婠婠不相同。是一種「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那麼自然的、無與倫比的真淳樸素的天生麗質。

就像長居洛水中的美麗女神,忽然興到現身水畔。

縱使在這繁華都會的核心處,她的「降臨」卻把一切轉化作空山靈雨的勝境,如真似幻,動人至極點。

她雖現身凡間,卻似絕不該置身於這配不起她身份的塵俗之地。

她的美眸清麗如太陽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遠保持某種神秘不可測的平靜。

就在幾人呆瞪著她。幾乎快提不起鬥志的時候,羅凡忽然率先開口道:「沒想到出門隨便走走都能碰見師姑娘,真巧啊!」

這位明麗得如荷花在清水中傲然挺立的美女聞言淺淺一笑,以她不含一絲雜質的甜美聲線柔聲道:「羅兄說笑了,妃暄實是特意來尋幾位的,只是未想到這麼早便能碰上而已。」

繼羅凡之後,跋鋒寒「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道:「師小姐仙駕親臨,為的自是和氏璧的事,請問準備如何處理?」

師妃暄並沒有向他們瞧來,丹紅的唇角飄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檀口微啟輕輕的道:「妃暄離齋之後,從未與人動手。但今次卻可能為了三個原因,不得不破此戒,你們想聽嗎?」

羅凡哈哈一笑道:「只聽師小姐有三個原因便知即使沒有和氏璧,師小姐也不會與我們幾人善罷甘休,所以此事不聽也罷。不過在下卻是有幾個疑問一直想不明白。不知師小姐是否可為在下解『惑』?」穿越之主角系統228

此言一出,寇仲等人頓時暗道妙絕。原本師妃暄的話便是想讓幾人生出好奇心,繼而順著她的思路走下去,但羅凡指出對方怎麼都不會善罷甘休,聽不聽都無所謂,接著再反過來提問,頓時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言辭的交鋒便是一場唇槍舌劍,羅凡先將對方的劍勢撥至一旁,繼而將自己的攻勢遞出,正合武學攻守之道,叫人防不勝防!

此時她那對令人神魂顛倒的秀眸『射』出銳利得似能洞穿別人肺腑的采芒,在羅凡臉上來回掃視幾遍後,以平靜的語調淡淡道:「羅兄請問。」

羅凡淡淡低『吟』道:「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師小姐既身為佛門中人,何以竟不時時勤拭這顆佛心,而偏要捲入這紅塵俗世的紛爭中來?」

師妃暄聽得這四句佛偈,美眸異采漣漣,扣人心弦,隨即贊道:「羅兄看來亦是深諳佛理之人,妃暄受教了。」這時候道出這句佛偈的神秀還未出生,師妃暄哪裡聽過如此深諳佛理的佛偈?

接著只見師妃暄輕仰長秀優美的脖子,那沒施半點脂粉,但光艷得像從朝霞中上升的太陽般的玉容『露』出一絲悲憫的神『色』道:「我佛慈悲,而今天下紛爭不斷,眾生皆苦,妃暄又如何能夠獨善其身?」

羅凡笑道:「就算如此吧,那師小姐又做了些什麼呢?擇天下明主么?我想請問師小姐,師小姐有真正體驗過民生疾苦么?有真正融入到這些平民百姓的生活中去過么?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嗎?或者說師小姐選中之人有過么?」

一連串的問題,即便以師妃暄的蕙質蘭心,也不由為之語塞一瞬。

緊接著羅凡又道:「在下只觀師姑娘當初化名秦川為和氏璧擇主之時,所問之人若非王候便為大閥便已知曉師姑娘根本看不起我們這些尋常百姓家的子弟不是么?但師小姐卻不明白,只有我們這些民間走出之人,才真正知曉民間的疾苦,能夠聽到萬民的心聲。請恕在下是個不會說話之人,師小姐在這些貴族大閥之中遊走得再久,也不過是一個上流社會的交際花而已。天下共主,從來都不需要某個人,或者某個勢力來選取,天下萬民無法心服,稱何共主?所以,在下懇請師小姐,將選擇的權利交給天下千千萬萬的百姓好么?」

師妃暄默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