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24.太極納心方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被破開,和氏璧異種能量破入丹田! 生死一瞬! 若被這股來勢極凶的真氣破入丹田,羅凡必定丹田氣海碎裂而亡! 羅凡幾乎毫不猶豫地使出心劍抵抗! 但丹田氣海哪裡容納得了如何如...

三人齊聲問道:「什麼叫做人壁合一?」

羅凡解釋道:「就是說我們四人將和氏璧內的能量吸個精光,然後和氏璧完蛋大吉!事後即便有人懷疑到我們身上,我們確實沒有和氏璧,自然不會露出破綻1

寇仲肉疼地道:「這千古異寶就此毀了豈不太過可惜?」

羅凡白了他一眼道:「一個人吸必定爆體而亡,三至四人吸收能量為最佳,但和氏璧必毀,寇小子你覺得選哪種?」

寇仲連忙問道:「那兩個人呢?」

羅凡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到底要命還是要璧?拿小命去試么?」

幾人列陣而坐,徐子陵居前,跋鋒寒於中,寇仲在後,羅凡在最後。

后三人以掌按貼前面一人的后心,而徐子陵則把和氏璧握在手上。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后,道:「開始哩1

猛地運功,右足立時火般灼熱,真氣貫注全身,送入和氏璧內。

寶璧立時瑩亮生輝,彩光流溢。

四人同時劇震一下,有若觸電。

羅凡頓時感到一種難以描述的一種強烈感覺。

就像和氏璧活了過來般,放射出無與倫比的精神異力,要侵進他的腦袋和體內去。奇怪而陌生的景象紛紛呈現,令人煩躁得幾欲瘋狂大叫,似若陷身在不能自拔的噩夢裡。

徐子陵來自長生訣的真氣,催發了寶璧狂暴的一面。

但此時已是勢成騎虎,欲罷不能,四人惟有散去全身氣勁,緊守靈台祖竅穴的一點清明,堅持下去。

剎那間徐子陵只覺全身的氣血似都凝固起來,而和氏璧的寒氣卻是有增無減,源源不絕!

和氏璧內的異能洶湧澎湃地先沿著徐子陵的經脈闖入他的體內,跋鋒寒立時發覺情況有異。知道徐子陵對和氏璧的異能已完全失控,忽然間他面對著畢生以來最痛苦的決定。

假若他把手掌移離徐子陵變得寒若冰雪的背心,那他便可安然全身而退,但徐子陵則肯定完了。

如他依徐子陵所授心法施為,結果可能是同樣陷入其中!

不過既然羅凡說三到四人能夠承受其中洶湧異力。跋鋒寒一咬牙。拼了!

寒流像暴雨後的山洪般狂衝進跋鋒寒體內。

跋鋒寒「嘩」一聲噴出一蓬血兩,噴得徐子陵的頭、頸、背殷紅一片,觸目驚心。

手心則似橋樑般把兩人的經脈連接起來。

接著。身後的寇仲重複著同樣的情況,一口鮮血噴出,正在這時,和氏璧中的能量抵達羅凡掌心!

忽然間,羅凡面上露出極為意外的神色,「嘩1

鮮血衝口而出,一股灼熱至似能把他的經脈燒溶的狂流,一股冰寒似能將他血液凝固的寒流,外加一股鋒銳無匹說不出感覺的能量。立即貫滿全身!

剎那間,羅凡知道四個人的命運全操在自己手上!

若被這奇異無比的異種真氣征服,四人皆會爆體而亡!羅凡緊咬牙關,忍受著這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覺!

一道無聲的怒吼在羅凡心中響起,精氣神皆被羅凡在這一瞬間提升至最大,體內一陰一陽兩道真氣狂涌而出。玄而又玄地一轉,繼而在丹田內以一個極小的圓形軌跡運行!

灼熱能量與冰寒能量撞在這個圓上,頓時被帶得偏轉軌跡,就在羅凡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之時,那股銳利真氣轟地一聲重重地撞在這個真氣小圓上。這個真氣之圓竟被破開一道裂隙!

羅凡再吐出一口鮮血!

真氣瞬間被破開,和氏璧異種能量破入丹田!

生死一瞬!

若被這股來勢極凶的真氣破入丹田,羅凡必定丹田氣海碎裂而亡!

羅凡幾乎毫不猶豫地使出心劍抵抗!

但丹田氣海哪裡容納得了如何如此純粹的利物!幾乎就在羅凡擋住這道真氣的同時,丹田寸寸碎裂開來!

羅凡的心猛地一沉!若無心劍抵抗這股內力,羅凡必定爆體而亡,而若以心劍抵擋,則必定丹田氣海碎裂而亡!

「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的!?」羅凡心中完全沒有料到現在的情況,羅凡似乎都能聽到氣海碎裂的嚓聲!

羅凡手足皆是一陣冰涼!

這根本就是事先無法預料的情況!沒想到原本洗筋伐髓的如意算盤竟會演變成這樣的絕境!

在這一瞬間,羅凡忽然覺得心中一黑,意識一陣模糊!

隱隱約約間,羅凡只感到從前的記憶在腦海中紛至沓來!

「媽媽,我要買那個……」記憶中的自己,伸出小手向一個小玩具車抓去。

……

「打!給我往死里打1小巷之中,模糊的拳腳向自己砸來。

……

「你既已死,我又如何獨活?」懸崖之上,一道素白身影隨自己一齊躍下!

……

「師兄……」

……

「羅大哥……」

……

「以神為劍,以氣為鞘,原來如此1

「原本劍法高手使用的劍氣皆是內息真氣化來,只因劍氣鋒銳,無法儲存,因此平常多以內息的形式存於丹田。而小兄卻是以神為劍,內息則為溫養劍鋒之鞘,平常歸鞘養氣,恕老夫從未見過小兄這種練法。」

……

「臭丫頭凈亂說,龍兒收拾我之前小心我先將你收拾了1

……

「等等1

「以神為劍,以氣為鞘?」

「我懂了1羅凡心中一陣狂喜:「原來如此!原來如此1

「天地陰陽,太極納心方1

「轟1

四人全身神經像給激雷疾電猛劈了一下般,不由同時噴血。

寇仲感覺氣勁灌入,竟然不再灼熱!

跋鋒寒感到寒熱交纏的螺旋勁氣倒卷而回,但今次已沒有偏寒的感覺,而是恰到好處的寒熱平衡,有種令他說不出來的舒泰,亦是大大減弱了它的傷害性。

徐子陵本像結了冰的經脈立時和暖了少許,也就藉這些許差異。使他回復生機,忙以意行氣,右足湧泉穴火般灼熱,貫入體內去,同時把寒流物歸原主。反注往給他兩手緊握的和氏璧去。

這時候。若有人分神觀察,便會發現和氏璧之上漸漸亮起白光,接著這白光越來越亮。最後竟似一個小太陽一般耀眼!

不知是否出現了幻覺,羅凡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看到一道白光直衝天際!

四周似乎是一個奇異的世界,再也不是原先的叢林樹木了!

四人的經脈悉數相連。

「嗷吼1一紅一藍兩條巨龍竟從下方的黑暗中鑽出,繼而盤旋環繞著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奇異絕倫的軌跡!

羅凡似覺得兩條巨龍盤旋的軌跡有些眼熟!

就在羅凡思索到底在何處見過它們時,兩條巨龍的軌跡開始變化,亂像陡升!

與此同時,寇仲與徐子陵同時噴出一口鮮血!

白光忽然閃爍不定,但似乎並未過去多久,光芒竟是自己穩定了下來!

「不對!不是這樣的!這道軌跡不該這樣運行的1羅凡似乎心有所感。竟是開始糾正其中的錯誤,慢慢撥亂反正,也不知過了多久,這兩條巨龍繼續沿著一條奇異而又玄奧的路線盤旋飛舞!

「這不是!?」羅凡心中大為駭然:「長生訣1

「轟1羅凡只感到腦海中似乎被一柄大鎚狠狠敲了一記,他似乎隱隱感覺到一扇全新的大門正在他眼前打開!

洛陽城上空,忽然間烏雲遮月。鋪天蓋地!

似乎天地都為之變色!

曼清院內,勢同水火的曲傲與伏騫忽然同時停止進招,抬頭望向某個方向的天空。

四周觀戰之人心中一陣疑惑,心道這兩人同時看著天花板做甚麼?

不止是這兩人,城中所有高手在此刻似乎都心有所感。停下手中動作!

羅凡只見兩條巨龍沿著這道白色光柱不斷盤旋,不斷有黑暗被衝破,而這道白光似乎並無盡頭!

羅凡的心中只覺得這一輩子從未有過這般的震撼!

就在四人幾乎見不到任何東西的時候,極目望去,光芒的盡頭,兩條巨龍忽然間絞纏在了一起,又一道震天動地的咆哮聲傳來,兩顆龍頭互相咬合!

無數白色光柱從和氏璧中射出,和氏璧上漸漸出現裂紋!

裂紋越來越多,最後整塊和氏璧似乎都見不到一絲一毫完好的地方!

不知何時,白光早已隱沒至只剩下天空中的一小截!

天空中那道白光宛如一道流星般向羅凡墜lu!

這道白光實在太快了,竟在羅凡反應過來之前「嗤」地一聲沒入羅凡眉心!

羅凡的眉心多了一道細而狹長的紅色縫隙。

兩條巨龍緊隨其後,由這道縫隙沒入其中,羅凡忽然間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像是一個漲滿了氣體的氣球,馬上便要爆炸!

和氏璧周圍,似乎可以看到四人早已不復先前列成一排的姿態,只見寇仲、徐子陵、跋鋒寒三人分別立於三個方位,三人之間的距離連接起來,恰好組成一個正三角形。

而羅凡竟是不假於物緩緩向上飄起!

「呯」

和氏璧爆碎出一片光雨,灰飛煙滅!

一塊小巧的金角落在草地之中,發出一聲輕響。

一切回歸原位,似乎剛剛所有的一切皆是幻象,四人依然端坐如初!

白光,從羅凡額頭上透出,刺破羅凡臉上那張蒼老的面具,似又隱隱昭示著方才的一切並非幻覺!

此時羅凡整個人如同從淤泥中撈出來一般,全身皆覆蓋著一層極厚的污穢之物!而他額前的兩縷白髮,不知何時已是烏黑如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