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23.此物與我有緣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里后,才在一座山腳的密林處停下來。 在明月嵌於其中的星空照耀下,徐子陵攤開左手,微笑道:「看!藺相如就是因此寶而名傳千古。」 三人皆人目不轉睛地瞪著徐子陵手上的寶貝。 寇仲探手...

寇仲已笑得喘起氣來,指著徐子陵道:「他的樣子不只是很開心,而是非常開心,老跋你不覺奇怪嗎?」

徐子陵失笑道:「老子開心都不行嗎?關你寇仲的鳥事?」

羅凡淡淡笑道:「因為小陵剛剛感應到了和氏璧的氣息對么?」

這次輪到徐子陵訝然道:「師父如何知曉?」

羅凡道:「所以我說小陵是有緣人。」

徐子陵點頭道:「你們必須答應我一件事,就是不可殺傷廟內任何一個和尚。」繼而徐子陵傲然卓立,遙望燈火黯淡中的凈念禪院,油然道:「和氏璧確在銅殿內,我確實感覺得到。」

羅凡失笑道:「今夜我們是來盜寶可不是來搶寶,小陵你放心好了。」

徐子陵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我們只要做到一件事,今晚和氏璧就是我們的。」

寇仲與跋鋒寒兩人齊問道:「甚麼事?」

徐子陵看著羅凡面帶笑意,忽然問道:「師父是不是又知曉了?」

跋鋒寒忽然奇怪地問道:「羅兄對此似乎謀划已久?」

羅凡不以為然地道:「我知曉自己的天賦問題也不是一兩日之事了,自然要有些謀划。」

徐子陵微微點頭道:「那麼師父的計劃是否與我相同呢?」

……

四人如入無人之境,登上安放了重達千斤巨鐘的高樓上,俯瞰遠近形勢。

凈念禪院內主建築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對寺門的中軸線上,以銅殿為禪院的中心,規模完整劃一。

除銅殿外,所有建築均以三彩琉璃瓦覆蓋,色澤如新,卻不知是因寺內和尚勤於打掃。還是瓦質如此。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藍色最為耀眼。可想見在陽光照射下的輝燦情景。

他們處身的鐘樓位於銅殿與另一座主殿之間,但相隔的距離卻大有差異,前者遠而後者近。形成銅殿前有一廣闊達百丈。以白石砌成,圍以白石雕欄的平台廣常

白石廣場正中處詭了一座文殊菩薩的銅像。騎在金毛獅背,高達兩丈許,龕旁還有藥師、釋迦和彌陀等三世佛。彩塑金飾,頗有氣魄,但亦令人覺得有點不合一般寺院慣例。

在白石平台四方邊沿處,除了四個石階出入口外,平均分佈著五百羅漢。均以金銅鑄制,個個神情姿態不同,但無論睜眼突額,又或垂目內守。都是栩栩如生,與活人無異。

其他建築物就以軸上的主殿堂為整體,井然有序分佈八方,以林木道路分隔,自有一股莊嚴肅穆的神聖氣象。

在白石廣場文殊佛龕前放了一個大香爐。燃著的檀香木正送出大量香氣,瀰漫於整個空間,令四人的心緒亦不由寧靜下來,感染到出世的氣氛。

寺內已經不見半個人影,有種高深莫測。教人不敢輕舉妄動的情景。

最詭異的是除了銅殿前的白石廣場四周和佛龕內點亮了燈火外,連誦經的殿堂都是黑沉一片,使人意會到假若走上白石廣場,便會成為最明顯的目標。

不過今晚明月當空,照得琉璃瓦頂異彩漣漣,寺內外通道旁的大樹都把影子投到路上去,更添禪院秘不可測的氣象。

寇仲探首下望,低聲道:「一想到那老和尚我心中便會發毛,他已經走了對吧?」

羅凡點頭道:「這事還需要多問么?」

徐子陵哂道:「他那是做賊心虛。」

跋鋒寒道:「我們現在動手么?」

徐子陵笑道:「不用心急,呆會我一個人便可。只要我們能把和氏璧搶到手,便等若取到對付眾和尚的惡咒。但我們必須待至和氏璧異力對他們最有害的一刻才可下手奪寶。若誤了時機,便要等待它下一趟循環,但人家亦該有所預防1

羅凡點了點頭,到那時候,這些和尚的功力受限,而自己幾人不受限制,當是最佳的逃離時刻!

徐子陵剛欲縱身離開,羅凡忽然一把拉住他道:「別嘗試吸收其中能量,否則和氏璧中的能量便像一個開了閘泄洪的水壩一般,難以止住,恐有爆體之危1

徐子陵點頭道:「師父放心。」

羅凡心中想道:「原本徐子陵在拿到和氏璧之後便洗過一次髓,之後與寇仲幾人再洗髓一次,成就也沒見比寇仲高,可見純粹是浪費了。若能將這一次的能量節約下來,或許足夠四人使用了。」不過羅凡說的也是大實話,如果他吸收能量時沒人再打他一棍子讓他泄力,今夜徐子陵只怕要命喪於此。

猛提一口真氣飛身而下,繞往銅殿面向白石廣場的正門。

佛號四起。

衣袂拂動之聲,同時從四方八面傳來。

「當!當!當1

禪鍾連響。

這幾乎全在意料之中,銅殿的正面時時都有僧人看著,若徐子陵不願殺人,絕無可能不被發現。

徐子陵探手抓著兩個大銅環,運勁猛拉。

殿門應手而開。

徐子陵再出來時,已經抱著一方純白無瑕,寶光閃爍的玉璽,璽上鐫雕上五龍交紐的紋樣,手藝巧奪天工,但卻旁缺一角,補上黃金。

羅凡眼前一亮,成了!

一聲佛號響起,接著陰柔的聲音傳入來道:「貧僧不嗔乃本寺四大護法金剛之首,負起護寶之責,施主若肯迷途知返,不嗔可許諾任由施主離開。」

羅凡朝身旁二人道:「我去接應小陵。」

一道火光閃過,只見一名走在最前頭,鬚眉皆花白,年在六十許的老和尚,手中降魔禪杖揮出一股狂風,與空中火光相撞,火光如羽般四下飛射散開,一道黑影從火光中現出身形。

來人正是羅凡,羅凡與這老和尚在一個錯身間互拼三擊。

「!!1

三聲刺耳的聲響傳出,不嗔往手中禪杖上一瞧,只見三道指印清晰可見。心中登時大驚!

再看那黑衣老頭,一手作拈花狀,面露笑意。

這正是當年羅凡化身葉孤城四處挑戰時。在少林寺獲得的兩項絕技之一的拈花指!而之前那道火焰,自然是火焰刀!

老和尚單掌合十道:「閣下指功頗具禪意。可見與我佛門有緣,何以竟會與賊人同流合污?」

羅凡認得是不嗔的聲音,雙手合十朝他行了一個佛禮,嘿嘿笑道:「因為,此物與我有緣1

繼而轉頭對徐子陵道:「我們走1

不嗔一聲冷哼,雄厚有勁的聲音喝道:「一派胡言!雖不知你從何處習得我佛門神通,但若你們今日不立即放下寶玉。離開聖殿,休怪我不痴的降魔杖不留情。」

徐子陵會意,一步搶出殿門,一腳踏在殿牆之上。翻身而起落在銅殿上方,不嗔見狀大喝一聲:「將寶玉留下1飛身而上!

羅凡同時縱身而起,攔在對方身前!

手中降魔杖在四周明亮的燈火映照之下,化作一蓬金光,若不是有和氏璧壓制。這個老和尚所爆發出來的實力只怕已不下於羅凡!

羅凡雙手作拈花狀,瞬間化出無數道指影,在這昏黃的燈光之下只見四面八方皆是手指,二人一路從空中拆招到落下!

只見又有三個藍袍和尚圍了上來,羅凡心中暗道這幾個和尚若不會什麼金剛陣、伏魔陣之類的佛門陣法。打死也不信,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指力一變,羅凡化指為掌接下對方的一擊勢大力沉的杖擊,借力飛退數丈!

回頭一看,徐子陵寇仲等人早已掠出二十餘丈,羅凡雙足在地面一點,如川蝴蝶一般繞開眾僧的圍捕,所過之處,只見到一片無所不包的杖網!

一個筋斗,羅凡翻身而起,半空中兩根禪杖飛至,羅凡伸手在上頭一搭,飛身上了一處大殿,此時其餘幾人已經沒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不嗔口宣佛號道:「施主功力蓋世,輕功了得,想來不是無名之輩,可敢報上姓名?」

羅凡哈哈一笑道:「大和尚記好了,老夫唐三藏s會有期1說罷一個縱身,緊隨其餘三人隱沒在黑暗之中,夜空中只餘下一陣長長的笑聲。

幾人一口氣奔出二十多里后,才在一座山腳的密林處停下來。

在明月嵌於其中的星空照耀下,徐子陵攤開左手,微笑道:「看!藺相如就是因此寶而名傳千古。」

三人皆人目不轉睛地瞪著徐子陵手上的寶貝。

寇仲探手取過,「呵1的一聲道:「我的天!為何這麼燙手的。」

徐子陵一呆道:「沒有理由,明明是冷得像冰塊般。」

羅凡笑道:「你們可曾聽聞『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小仲你所練長生訣為陰,是以感到燙手,小陵所練為陽,是以感到冰冷,皆因為它能補足你們不足的那一部分1

寇仲恍然大悟道:「還是師父聰明。」

羅凡淡淡笑道:「現在有了小陵,我們已經無懼和氏璧異力,接下來我們只需把所有真氣收束在氣海下的生死竅穴內,令經脈內沒有半點真氣,即可吸收其中能量1

跋鋒寒訝然看了羅凡一眼道:「羅兄豁達,這種機密之事,若換了任何其他人,不想盡辦法獨佔寶物才怪。但你卻像請吃飯喝酒般,毫不在乎。」

羅凡聳了聳肩道:「只要留了一條命在,今後什麼樣的寶物沒有?今日我們失蹤了這麼久,和氏璧失竊之事有心人定要算到我們頭上,所以今夜索性來個人壁合一1

ps:

感謝hower童鞋的月票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