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22.凈念禪院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 「叮!叮!叮1 三下清脆的磬聲,從做晚課的大殿傳來,念經聲倏然停止。 整座禪院萬籟俱寂,只有蟲鳴唧唧之音,逐漸填滿山頭與寺院的空間。 四人在山頭放眼向下望去,只見一...

寇仲哈哈笑道:「讓祝妖婦抓狗攆雞?我以前怎麼沒想過這麼好的點子呢?」

三人登時一陣失笑。

婠婠俏目生寒地道:「你們不要得意得太早了,師尊說過:若我們今趟仍不能除去你們,她將會親自出手。以師尊的慣例,到時必會教你們嘗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1

「是么?如果婠婠你那張漂亮的小嘴能將人說死,我們早死了不知多少次了1話音還未落下,亦不知羅凡從何處翻出一柄長劍,蓄勢待發的一擊破空出鞘!

「鐺1

短刃幾乎以毫釐之差格住羅凡這一劍,婠婠竟似是早有準備,整個身子借力盪起,輕輕飄過院牆,一對美眸閃過殺機,旋又被另一種更複雜的神色替代,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倏地飄退,消沒在瓦背之後。

其他長老亦隨之離去。

寇仲、徐子陵二人相視一眼,皆可看出眼中的驚駭,雖然方才說得輕巧,但實際上祝玉妍可不是什麼易與之輩!

跋鋒寒瞥了羅凡一眼,英俊的面龐上露出一絲驚疑的神色道:「羅兄為何如此淡然,難道心中已有應對之策?」

羅凡以心劍感應四周,確定已經無人之後才道:「這正是我要與你們說的,過了今日,祝玉妍也不過爾爾1

寇仲現在無心關心這些,皺眉道:「先不說這些,師父你說玉成他們真遇害了么?」

羅凡點頭道:「以陰葵派的作風,只怕是這樣,洛陽幫幫主上官龍是陰葵派的人,我們可以過去探一探。」

……

「砰1

洛陽幫香主陳朗的背背撞在院牆處,貼牆滑倒地上昏了過去。

刀光一閃,身首分離!

事情果如羅凡所說,寇仲的那幾個雙龍幫的手下,除段玉成逃出去以外,其餘皆被上官龍或其下屬所殺!

四人聚集在城中一處偏僻去處。寇仲虎目中露出仇恨的光芒,問道:「師父,你之前是否說過有辦法讓我們無懼祝玉妍?」

羅凡嘆了一口氣,點頭道:「原本我並不想將此事透露給太多人,不過現在說出來倒也無妨。」

羅凡雙目合起,半響,才睜眼開口道:「其實和氏璧的秘密我早已洞悉。」

「什麼!?」此言一出,三人皆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羅凡頓了頓又道:「甚至和氏璧今晚會出現在什麼地方,我們如何偷得,我都已經心中有數。」

三人滿臉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羅凡。寇仲連聲問道:「師父怎麼知道這些的?消息可靠么?」

羅凡點頭道:「定然是可靠的。至於消息的途徑。我便不多說了。」

徐子陵問道:「計將安出?」

羅凡答道:「今夜師妃暄會將和氏璧交給凈念禪院的主持了空。」

寇仲奇道:「聽起來好像是個挺厲害的和尚,我們能從他手中偷到和氏璧嗎?」

羅凡淡淡地道:「這便要看小陵的了,和氏璧會自動尋找它的有緣人,而小陵既然能感受到和氏璧。完全可以證明小陵是和氏璧的有緣人。了空拿到和氏璧之後一定會探尋它的秘密,但和氏璧異力變化萬千,又豈是他能探尋得了的?是以定會因此受傷。這一刻,小陵定然能夠感覺到和氏璧的異常。」

寇仲驚呼道:「也就是說那時候便是我們的盜寶時機!?」

羅凡點頭道:「是的,那時候我們只需小心他座下四大護寺金剛即可,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否則就只有找師妃暄或寧道奇保護下的李小子去搶了。」接著羅凡從懷中掏出四張臨行前魯妙子贈予的人皮面具道:「這件東西可以令我們變成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除非熟悉我們足音、眼神之人,他人定難認出1

徐子陵點頭道:「如果師父所說都準確無誤的話。這個計劃看起來確實可行,不過和氏璧真能令我們無懼祝玉妍那種等級的高手么?」

羅凡聳了聳肩道:「我只說我們四人聯手的話不用怕她,甚至有可能打敗她,但想單挑的話,再練個幾年吧。」

「幾年!?」這回輪到跋鋒寒吃驚了。要知道祝玉妍在二十年前便已經躋身江湖中最為頂尖的那一列高手!羅凡竟然說短短几年便能達到這種層次!

寇仲一雙虎目中露出神往的色彩,道:「事不宜遲,我們何時動身?」

羅凡看了看天色,答道:「等到晚上再說吧。」

……

夜幕降臨。

戴上面具的四人坐在一個山坡處,遙望著南方遠處位於一座小山上的宏偉寺院。

「當1

悠揚的鐘聲,從山頂的寺院內傳開來。

這是一座極為宏大的寺院。

寺內建築加起來達數百餘間,大殿廟宇數不勝數,儼如一座小城,只不過裡面住的都是和尚。

正中處就有七座大殿,為文殊殿、大雄寶殿、無量殿諸如此類,七座大殿後方,又有一座在燈火下黃芒閃閃,比其他殿宇小巧得睿那座小殿很怪,但卻似乎比其他大上十倍的殿宇更有地位。

羅凡找到這座小殿之後,當即指給幾人道:「看來就是那座小殿了,只有銅才能隔絕和氏璧無與倫比的異力。」

跋鋒寒精神大振道:「這簡直是一座能永存不朽的聖殿1

寇仲和徐子陵為之咋舌,首次感到這從未聽過的凈念禪院大不簡單。

這樣一座闊深各達三丈,高達丈半的銅殿,不但需極多的金銅,還要有真正的高手巧匠才成。

以楊州的饒富,似尚未有那麼一座銅鑄的廟宇。

跋鋒寒嘆道:「今次成了,若非要存放和氏璧,這些和尚哪會花費巨資打造一座這樣的銅殿1

寇仲雙目放光道:「那我們還不動手?」

徐子陵不悅道:「小心點好嗎?寺僧們現在都還未做晚課,至少該待他們睡了才可動手1

一個時辰后。

「叮!叮!叮1

三下清脆的磬聲,從做晚課的大殿傳來,念經聲倏然停止。

整座禪院萬籟俱寂,只有蟲鳴唧唧之音,逐漸填滿山頭與寺院的空間。

四人在山頭放眼向下望去,只見一個接一個的和尚,魚貫從銅殿後的大殿雙掌合什的走出來。

寇仲笑道:「念了這麼久的經,現在定是集體去方便后再睡覺。哈!若二百多個和尚去擠茅廁,定有些人等到忍他娘的不住,哈1

跋鋒寒和徐子陵為之啼笑皆非。

接著只見有若長蛇陣的和尚,不但沒有散隊,還在一名有著令人懍懾的體型,與其他身穿灰袍的和尚有別的藍袍和尚領頭下,筆直朝白石廣場這邊走過來。

除藍袍和尚手持重逾百斤的禪杖外,其他人都手掛佛珠,眼觀鼻,鼻觀心的,寶相莊嚴,但又不虞因視野收至窄無可窄而跌倒。

二百三十二個老幼和尚,整齊地在文殊菩薩和鐘樓間的空地列成十多排,面向菩薩龕。

除了領頭那身穿著藍色僧袍身段高大魁梧的大和尚外,另外尚有像他般身穿藍僧袍的三個和尚,形相各異,跟他分立四角。令人很易猜到他們就是凈念禪院的四大護法金剛。

兩扇高達一丈的重銅門無風自動般張開來,露出裡面黑沉沉的空間。

除非銅門的內部是木材或空心的,否則羅凡自問即使運起乾坤大挪移也沒有把它如此輕易推開的功力,這表示對方的功力已經達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內息直貫雙目,幾人清晰地見到一個高挺俊秀的和尚,悠然由銅殿步出,立在登殿的白石階之頂。

眾僧在四大金剛帶領下,合什敬禮。

他的身材修長瀟洒,又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樣兒,讓人一看便覺得舒服自然。

此人正是了空,他穿的是一襲黃色內袍,棕式外套的僧服,份外顯出他鶴立雞群般的超然姿態。

忽然間,一道深邃難測的眸子緩緩抬起,竟似越過重重殿宇,頗有深意地朝幾人所在山頭望了一眼!

四人嚇得立刻滑坐地上,臉臉相覷。

寇仲倒吸一口涼氣,低呼道:「我的娘!不會這麼遠都給他發現吧?」同時暗自慶幸方才沒有貿然闖入。

即便以羅凡的心境,也才剛剛回過神,低聲道:「我們退回林子里,將附著在雙眼上的內息撤了,不再看他,他肯定難生感應。」羅凡直到現在都不進寺廟的原因正是因為不願與這高深莫測的和尚有牽扯,沒想到竟還是給他發現了。

幾個閃身,四人沒入林子,徐子陵忽然問道:「我們這麼闖進去偷人家的寶貝,擾人家的清凈,是否不好?」

羅凡不假思索地答道:「小陵莫非沒聽說過佛度有緣么?你這個有緣人都到了,還有什麼不好?」

寇仲見徐子陵嘴角含笑,贊道:「陵少的修養真好,裁了這麼一個筋斗,仍像剛乾了個小泵娘般快樂。」

羅凡登時一巴掌打在他後腦勺道:「我說你小子能聞名一點嗎,怪不得人家叫你小淫賊,卻原來全是你這小子在外面敗壞我的名聲。」羅凡趁機倒打一耙。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你們一個師父欺負徒弟,一個徒弟欺負兄弟,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陵跟著你們真倒了八輩子霉。」

ps:

感謝jwzi童鞋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